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大殺十方
九黎圖,一件恐怖的極道帝兵,可抹殺人間一切高手,為世上終極兵器!

此時,被葉凡一把攥在了手中,嘩啦啦抖動,一種踏遍三界六道,毀滅萬物蒼生的波動瞬息如潮汐一樣沖出.

啊………………

一片慘叫聲傳來,在那前方一群修士如稻草人被點燃,幾乎一瞬間就四分五裂,而後成為了灰燼.

在極道神威下,任你絕代天驕,擁有天大的神通也不堪一擊,如土雞瓦狗一樣,會于瞬間被打個稀巴爛,什麼都剩不下.

"嘩啦啦"

九黎圖展動,如一片又一片的大世界在起伏,摧滅眾生,所有生靈都消逝,世界歸于原點,攻擊力嚇人到窒息.

這是一股非人力所能對抗的可怕神能,沒有一個人能夠抵禦,擋者披靡,全都在第一時間成為了菁粉.

啊………………

很多修士只發出一聲驚懼的叫聲,就永久的從世間除名了,當中包括近二十名半步大能,更有諸多名宿.

"都給我去死吧!"葉凡大喝,他是打出了真火,被人圍攻,又有極道兵器〖鎮〗壓,九死一生,終于破局成功.

一只金色的大船龜裂,兩位大能跌落出來,全都在第一時間死于非命.

一口金色的古塔炸開,又一位絕頂人物墜落下高空,當場成為一片碎骨與爛泥,而後灰飛煙滅.

一聲巨響,一盞聖主級銅燈爆裂,火焰滔天,一位大人物魂飛魄散,什麼都沒有留下.

"噗","噗……"…………

血光沖天,接連五名大能被九黎圖鎮死,都只發出一聲不甘的慘哼或低吼"就永遠的從世上除名了.

九黎圖,根本不可擋,如古之大帝複蘇,擁有無窮力量,可毀滅任何敵手"強大如聖主在他的神能下也都如螻蟻一樣.

"姓蕭的你想走嗎?!"葉凡眼睛很犀利,見到了天際盡頭的蕭太師,腳踩行字訣就追了過去,抖動九黎圖.

這樣一件極道帝兵,常人根本沒有辦法想象,擁有它就如同掌握這片大世界的生殺大權,幾乎是無所不能.

任你天大的英雄,被其覆蓋在下方"也只有死路一條,連只蟲子都算不上,無一絲還手之力.

"不!"蕭太師神色慘變,整個身體都燃燒了起來,點燃自己的本源,化成一道流光,沖出去上百里.

但是,一切都是徒勞的,九黎圖遮天,嘩啦啦抖動,一下子就鋪展了開來,快速蔓延至近前.

一位絕頂大能亡命飛遁,都根本逃不出其恐怖神能范圍"古卷橫天,一下子就淹沒了天地,卷了過來.

"噗"

蕭太師大口噴血"軀干當時就裂成了七段,沖向四方,鮮血染紅了長空.

啊………………

他驚恐大叫,生死就在眼前,一切都是因為他的別子蕭明遠而起,到頭來將整個蕭家都搭了進來.

"住手!"他心中惶惶,恐懼到了極致,如果可以,他願意付出一切代價來換取生的希望.

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藥,到了這一地步根本不可能有回旋的余地.

九黎圖"如一片汪洋一樣在一刹那間鋪展數百里,將這方天地淹沒,蕭太師直接汽化,被蒸發了干乾淨淨,神魂亦干涸,永遠消失.

另一個方向,九黎神朝的皇主口誦咒語,如一只大鵬一樣遠遁,根本沒有片刻停留,暫時舍棄極道帝兵.

葉凡大殺四方,尋找敵手,他恨透了這幫人,讓龐博,李黑水等重傷,讓姬家小月亮垂死,此時他想將所有人都給干掉.

"王騰你給我滾出來!"

終于,葉凡發現了王騰的蹤跡,在數百里開外,拎著九黎圖就追了下去,古卷如天,浩瀚無邊,鋪展向天際.

"咚"

金色的古戰車翻了過去,王騰如滾地葫蘆在虛空中翻騰,無匹的極道神威,強大如他也承受不住.

不過,好在他足夠遠,在數百里外,並沒有真正在恐怖波動中,只是受了一點波及.然而,即便是這樣他也遭受了重創,大口咳血,形體差點碎滅,渾身都染血.

"咚"

九黎圖鋪展,如洪水滔天,無邊無際,葉凡大戰八方,擋者披靡!

北帝遭受重創,但卻根本不敢停留,不然的話那些大能便是前車之鑒,死無葬身之地.

"砰"

僅僅是波動最外圍的一絲帝兵威壓,就將其金色的古戰車打翻出去上千丈遠,而後重重的撞在了他的身上.

"噗"

他大口噴血,渾身龜裂,骨頭咯嘣咯嘣作響,跟炒豆子一樣,差集寸寸斷裂.

"毒!"

不得不說,古之大帝的兵器太恐怖了,有無窮無盡的神能,九黎圖依然在展動,蔓延向四面八方,將天地都遮蓋了.

關鍵時刻,金色的古戰車上出現一尊古帝虛影,驀地睜開了雙眼,幫其擋住了席卷而來的"洪水",但是這尊古帝卻也碎掉了,被打的破滅.

王騰披頭散發,亡命飛逃,這是他出道以來最慘的一次,何曾被人這樣重創過,連諸聖主見到他棄發怵.

"王騰你給我去死!"

葉凡大吼,徹底盯住了他,不過短時間卻難以追上,催動帝兵太耗費力量了,強大如他的體質,渾身精元都快干涸了.

"砰"

王騰又一次被金色的古戰車撞飛了出去,骨頭斷裂了數十根,但是眸子卻很冷冽,口中默誦古咒語.

"轟"

虛空大開,一個金色的洞穴出現,像是通向無上天界,金色的古戰車載著他沖了進去,即將消失不見.

"嘩啦啦"

九黎圖展動,葉凡拼盡力氣出手,想留下北帝,因為這是一個超級可怖的大敵"當世稱雄,將來沒有幾人可制衡.

"啵"

虛空中的金色的洞穴被打的崩裂了,可以清晰的見到北帝身子扭曲,而後變形,渾身都染血,白骨茬森森.

但是,金色的洞穴終究是消失了,不知其生死如何,不見了他的蹤影.

不論他的生死如何,堂堂北帝被打成了這個樣子,總算是讓葉凡出了一口惡氣,當然如果將其給活劈了,他會更暢快一些.

到了這一刻"葉凡真的有些支撐不住了,方才發揮出那樣的威勢還有姬紫月早先的功勞,度給了他無窮的法力,堪比一代聖主.

而今,姬家小月亮已經半昏迷了,重傷垂死,不能再為其傳送法力.

縱然如此,葉凡手持極道帝兵還是非常恐怖的"他為姬紫月等人灌生命神泉,自己也在大口喝,只為催動帝兵.

"真是緣分啊,你們都給我下地獄去!"

葉凡橫掃諸敵,在這個方位遇到了萬初與紫府的十幾名太上長老"當時就殺了過來.

"嘩啦啦"

九黎圖一展,這些人面如死灰,死命逃遁"渾身神焰熊熊燃燒,恨不得將自己的本源于一息間燒個乾淨.

佩,……

慘叫聲此起彼伏,在古之大帝的兵器下,無敵的王者來了都要飲恨,就不要說他們了.盡管都是聖地的大人物,但是此時卻都如喪家之犬一樣"俚惶不可終日.

一片驚恐的大叫"這些人如落葉一樣,簌簌墜落"而後崩碎在天地中,全都死于非命.

無盡虛空盡頭"許多強者見到這一幕皆渾身都發寒,從頭涼到腳,這如何抗衡?聖體發狂,無盡秦嶺都顫栗,也不知道要死去多少人.

葉凡徹底殺到狂了,這一路上也不知道有多少強者墜落下天空中,這片天空都變成了血色,中心區域無人可留全尸,遙遠的天際尸體簌簌墜落了一地.

"是你們………

前方,一杆黃金大旗獵獵作響,一群人在飛逃,正是北原黃金家族的太上長老,以及他們的一位少主與一位大能.

"葉凡,你這樣大開殺戒,天下都將無你容身之地!"其中一人大叫,明顯是色厲內荏.

"見你們不殺,天理何在?!"葉凡龍行虎步,如一陣狂風一樣沖了過去,大喝道:"今天神被來了我都照殺不誤,管他洪水滔天,我的朋友若是死去,我將中州都掀翻過來!"

"轟"

他一抖九黎圖,這方大世界幾近崩潰,前方北原黃金家族諸強全都驚懼的大叫,而後如水餃下鍋一樣,噼里啪啦的向下墜落.

一具又一具死尸栽落下天空中,包括他們的一位少主還有一個大能,以及諸多太上長老全都死于非命.

葉凡又一抖,這些尸體全都崩碎,接著下方的山峰,方圓數百里被徹底抹平,夷為平地,遠處更有無盡山脈崩塌,亂木拔地而起,殘葉飄零.

這簡直是一幅滅世的景象,這還是因為葉凡法力不繼,難以維持的原因,僅是一縷極道神威,不然真的無法想象!

"到底是誰干擾了極道帝兵,讓我奪了過來?"葉凡大殺十方,精疲力竭,慢慢冷靜了下來.

除非是聖人出手,以道家九秘之兵字訣感覺干擾了古之大帝的兵器,不然其他人來了根本不夠看!

"難道說西漠的斗戰勝佛真的來了?"他覺得肯定不是老瘋子.

到了現在,葉凡真是很難支撐了,挾這件帝兵之威打出了一條血路,快速朝秦嶺外沖去.

而在這個過程中,九黎圖依然在顫動,吸收他的無窮精元,法力如水一樣流出,他感覺無比的虛弱.

"壞事!"葉凡暗呼不妙,他幾乎要墜落下高空了.

"帝兵歸位!"遙遠的天際盡頭,九黎神朝的皇主還有一些大能盤膝而坐,口中大喝,在念再一種古老的咒語.

與此同時,萬初聖主,紫府聖主,搖光聖主,北原黃金家族之主,南嶺妖主,西漠神僧等超級絕頂人物出現,不急不緩的跟了下來.

且,有帝兵神能波動,有人持極道武器而來.

突然,另一邊也傳來一種無上神威,快速逼近,一聲大吼傳至,道:"誰敢傷我妹妹?!"

姬皓月披頭散發,頭頂上方懸有一面古鏡沖了過來,在其身後還有姬家聖主與兩外兩名大能,在為其催動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