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 合體
一角殘缺的大帝陣紋困住了葉凡他們一行人,一群強大的敵手虎視眈眈,殺機森森,圍住了幾位年輕高手.

無論是哪一方,都是無比強大的敵手,此時他們陷入危局中,根本無法擺脫.

龐博咬牙,見到遠處那個白衣nv子,他無法理解,道:"李xiǎo曼你真的如此絕情嗎,連同窗都要出手?!"

遠處,清風吹動草木,卷起山上飄落的野花之瓣,拂起一角衣裙,李xiǎo曼站在山上並無一句話.

"怎麼辦?"李黑水也蹙眉,現在情況真的太不妙了,這群強大的敵人一個比一個厲害,被困帝紋中,根本沒有生的希望.

"葉凡啊葉凡,我弟弟死不瞑目,托夢于我,讓我將你挫骨揚灰,今日終于見到你了!"一杆黃金大旗下,一個中年男子很雄武,黃金se的長發齊腰,正是北原黃金家族的高手,在其身畔還有一位大能.

"在帝紋中我看你如何遁走?"yīn陽教主臉se很冷漠.

"豎子,你死無葬身之地!"萬初,紫府的大能也都是殺機畢露,他們的聖子死也就罷了,連聖主也是死的死傷的傷,折損于萬龍巢中.

另一邊,華云飛的守護者則笑的yīn森森,運轉神目盯住了葉凡的本源,沒有多說什麼.

"你們這群老王八蛋,吃飽了撐的沒事干,為什麼總是來惹我們?"龐博根本不在乎,罵罵咧咧.

"一群老兔崽子!"葉凡也吐出這樣幾個字.

yīn陽教主,蕭家大能等人當時額頭青筋跳動,何曾被人這樣咒罵過,當場催促華云飛的守護者,道:"動手吧!"

那個聖主級守護者yīn惻惻的笑了,一步一步向前走來,運轉這片殘缺的陣紋,要困殺幾人.

"跟我來,這邊走,一定要沖出去!"姬紫月道,一身紫衣飄飄,如一個jīng靈一樣輕盈,娥眉輕蹙,率先向前行去.

"咚"

天空中,那只巨大的寶瓶一震,垂落下一大片烏光,萬縷千絲,密密麻麻,如雨簾一樣落下.

"噗"

姬紫月咳出ǎo口鮮血,遭受創傷,她的身體閃爍晶瑩仙輝,倒退了回來,若非秘寶護身,方才一擊已經成為齏粉.

"闖不過去!"葉凡將她拉到了背後,祭出萬物母氣鼎,懸在頭頂上方.

"是這條路沒有錯,不過卻也要強行闖過才行."姬紫月道,她對陣紋頗有一些研究,看出了唯一生路.

"被困于大帝神陣中還想活命,真是癡心妄想,垂死掙紮吧,我很樂見!"華云飛的守護者森然冷笑.

"真的沒有辦法了嗎?"龐博祭出九神兵的,但卻不敢luan動.

"我這里有黑皇留下的幾塊yu石,刻有無始大帝的殺陣,不過卻更為殘缺,不足這片帝紋的三分之一."葉凡暗中對幾人傳音.

"足夠了,我已經觀到了唯一生路,我們可以藉此一舉貫通沖過去,又不是破整片神陣!"姬紫月信心滿滿,臉se有些蒼白.

"叮"

yu石輕響,葉凡投了出去,在虛空中劃出幾道玄妙的軌跡,它們集納了古之大帝的殺陣殘片,始一出現,就有驚天地泣鬼神的異象.

這是葉凡的殺手锏,原本不到萬不得已是不會拿出來用的,但今日被bī到了這里,不得不動用了.

"轟!"

僅僅一息間,前方的山嶺被掀翻了,大地沉陷,天穹潰滅,唯一生路被打通,出現一條可怕的空間通道.

"快走!"葉凡在前開路,當先沖了出去.

人影閃動,姬紫月,龐博,吳中天,柳寇,李黑水,姜懷仁一起向外沖,藉此大帝殺陣碎片逃出絕地.

這條生路不過打開了一瞬間,天空中那個烏黑的寶瓶頓時灑落下億萬烏光,徹底將方才的道路淹沒了,摧毀一切.


遠處,眾人齊變se,沒有想到他們能夠逃出來,這是一個不xiǎo的變故.

"真是出人意料,連大帝陣紋碎片都被破開了,你身上的有東西還真是不少!"yīn陽教主為活化石級人物,第一個bī了過來,反應迅速.

葉凡與龐博用王者神兵對抗,但卻都在第一時間打飛了回來,全都大口咳血,這個老古董活了三千歲了,法力無邊!

"借天地仙力!"姬紫月嬌喝,如同一個紫衣仙子,渾身充滿聖潔的霞光,盤坐虛空中垂落向葉凡一縷縷神力.

與此同時,葉凡展出異象,將所有人都護了進來,得到姬紫月度過來的無窮法力,實力快速提升.

"噗"

葉凡揮動打神鞭,當場將萬初的一位大能chōu飛了出去,一力破萬法,將其法寶震碎,神識擊傷.

"豎子,你今日留下xing命吧!"紫府的大能bī來,一個漆黑的大葫蘆從天而降,如一口黑do樣要將葉凡吸進去.

"給我破!"葉凡一聲大喝,揮動龐博的九神兵,逆天而上,將這個可怕的黑葫蘆打出九個xiǎodong來.

"嗡"

華云飛的守護者出手,上來就是飛仙力,凌厲無匹,在背後出手,將葉凡他們震的大口吐血,橫飛出去很遠.

與此同時,活化石級人物yīn陽教主又到了,舉手抬足間法力如淵海,瞬息以大手蓋住了天空,將幾人壓在了下方.

"砰!"

葉凡以王者戰車沖擊,黑se的古車劇震,如同雷鳴一般,烏光四she,但卻不能沖破阻擋,差點墜落下來.

"活化石級人物比之一般的大能要可怕的多,無法硬撼啊!"

此時,他們陷入了險境,被圍困當中,幾位大能連番出手,手段凌厲而可怕.

姬紫月搖搖yu墜,在虛空中臉se雪白,借天地之仙力讓她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不能長久堅持下去.

"這樣不是辦法!"李黑水焦急,不能突破出去,光這樣耗他們也得死.

葉凡拼盡全身力氣,開始展動異象,希望諸般威能合一,展出聖體的終極異象,在此給予yīn陽教主致命一擊.

"我們都化成異象,連接為一體!"忽然,龐博大叫道.

當初,他差點被一個老妖王奪舍,自己的主神念被困識海數年之久,在葉凡與黑皇的援救下才脫困,卻也因禍而福,得到了許多傳承.

這是一種古老的秘法,可與他人異象凝結,威力將數倍的激增,非常的可怕.龐博快速傳音,將秘術告訴其他人,而後他們全都行動了起來.

葉凡展動異象,幾大上古最強異象紛紛呈現了出來.

仙王臨九天一出,龐博第一個動了起來,持九神兵與那尊仙王合為一體,化為一種異象,神武無比.

錦繡河山異象一出,吳中天身體虛淡了下去,化成了山川大地,與這種異象合一,強盛氣息浩dang.

李黑水,柳寇,姜懷仁也分別與一種異象合一,成為一種大道的體現,排列在葉凡的身邊.

姬紫月最為特別,要為葉凡提供天地神力,她化成了那株青蓮,相伴身邊,又于金se的苦海凝結為一體.

七個人成為了一個整體,葉凡展動異象威勢滔天,一下子強大了很多倍,大開大合,想殺出一條血路沖出去.

"噗"

紫府的大能被他以萬物母氣鼎砸開,硬打出一條血路沖了出來,然而就在這時一聲大喝傳來,一輛金se的古戰車殺至.

王騰手持天帝劍劈了過來,大喝道:"哪里走!"


他的戰力超級恐怖,一般的大能上去都要飲恨而亡,關鍵時刻趕來一下子又封擋住了道路.

"錚","錚"……

仙王臨九天異象震出,龐博與之相合在一起,催動九神兵抗擊,發出滔天的恐怖波動.

兩者激烈對碰,發出無窮神光,讓四野八荒都一片刺目,全都是能量風暴.

"噗"

可是,相伴葉凡身邊的姬紫月卻吐了一口血,這樣的大戰,她負擔極重,需要為強絕的法力,連續遭創.

"哧"

yīn陽教主也殺了過來,一只大手差點轟開錦繡河山,吳中天大口噴血,葉凡身體劇震,姬紫月臉se又一陣發白.

一群強大的敵人在此,他一個人渾身是鐵也難以全部抗之,畢竟他只是在通過姬紫月借天地之力,根本不是自己修行來的.

大敵太多,北原黃金家族敵人撲殺,又一次打來,葉凡各種異象齊動,將一個金mao怪物震飛出去,但是自己也倒退數十丈遠,姬家xiǎo月亮連連咳血.

"紫月你沒事吧?"

"沒事的,快走!"她雖然說沒事,但是眸子卻有些暗淡,搖搖yu倒,不過卻依然在拼命借天地之力.

"拼了!"葉凡咬牙,渾身震動,強行燃燒自己的聖力,將道經中的九個古字烙印向身體.同時,他將萬物母氣鼎倒翻過來,對准每一個攻來的強者!

"xiǎo子你還有什麼生路,納命來吧!"yīn陽教主大吼,其他幾位大能跟至,一起出手.

滔天法力湧來,葉凡各種異象都快被打滅了,他縱然再強大也不可能是這麼多敵人的對手.

"嗡"

萬物母氣鼎一震,yīn陽教主大手探了進去,想要抓走,眼中閃動激動的光彩,宛如一下子年輕了上千歲.

"啊……"

突然,他一聲慘叫,整條手臂都被震碎了,半邊身子都骨碎,大叫著倒退了出去.

就在方才這一刻,他抓住了一個神源塊,但卻沒有帶出來,反將自己震成重傷.

"噗"

葉凡展動仙王臨九天異象,等于他與龐博一起出手,一柄藍se的xiǎo錘重重敲了下去,將其破爛的半截身子徹底打成了血泥.

yīn陽教主倒飛,須發皆張,怒吼連連,也不知道有多少年了,恐怕最少也要有彩虹沒有吃過這樣的大虧了.

"嗡"

葉凡身上九個古字與其肌體相合,震出一股莫名的可怕力量,他大叫了一聲輪動打神鞭chōu了出去.

"啪嚓"

紫府的大能頭顱成了一塊破西瓜,被打成了爛糊狀,死尸墜落在地上.

姬紫月咳血,法力如海一樣湧動,強行催進葉凡的體內,她的肌體越來越暗淡,但卻依然在堅持.

"去死!"

葉凡大吼,各種異象轟鳴,竟于刹那間出現了短暫的合一,七個人如七尊神祇,法力滔天.

"噗","噗"

北原黃金家族的一位大能四分五裂,萬初的一位大能身體成了篩子,被各種神光dong穿.


葉凡那里如一個世界在開辟,各種開天神光沖出,破滅一切阻擋.

"轟"

北帝王騰沖來,金se的古戰車被掀飛了出去,他手中的天帝劍火星四she,武道天眼差點給反dong穿,他自己亦倒翻而去.

"殺!"

葉凡見到姬紫月充滿靈氣的大眼在暗淡,失去了光澤,心中大急,奮力沖殺,要離開這里.

"你們都給我去死!"

他展動異象,一躍而起,終于跳了出來,可是就在這時飛仙力打來,華云飛的守護者又出手了!

"早就等你多時了!"葉凡大吼,身體上九個古字快速向肌體內烙印進去,他不顧一切的催動戰力.

"嗡"

他輪動打神鞭,將這天地都給chōu塌了,一擊而下,華云飛的守護者身體跟瓷罐一樣噼里啪啦的碎掉了,形神俱滅.

"有我在,你逃不了!"北帝重新掌控金se的古戰車,手持天帝劍殺來,九條龍壓頂,九只神凰翔舞,九頭白虎躍天,九個玄武拓海,光華萬丈.

"咚"

兩者劇撞,葉凡又一次將鼎倒翻,差點直接祭出太古的聖人,一股莫名的威壓穿透而出.

"轟!"

王騰神se大變,如避蛇蠍,手中的天帝劍脫手飛出,整個人倒飛而去,總算他反應迅速,沒有被傷到.

"給我收!"葉凡大喝,要將此劍收入鼎中,"鏘"的一聲,金se古戰車轟鳴,一尊古帝浮現,一把抓住了聖劍,未能飛走.

"咳……"姬紫月輕咳,眸中幾乎沒有了一絲光彩,差點倒下去,生命垂危.

葉凡急忙向她口中灌生命之泉,而後頭也不回的遠去.

"哪里走!"北帝在後緊追不舍,殺氣沖霄.

同一時間,化仙池方向沖來很多人,向這邊追擊而來,不少強者過來了.

葉凡不想耽擱,行字訣展開如電而去,他眸光冰冷,掃了一眼遠處山崖上的李xiǎo曼,一句話也未說,只是不斷喂姬紫月生命神泉.

也不知道逃出去多少里,突然天地劇震,一幅巨大的古卷橫空,遮攏整片世界,無上威壓透發而出,向下罩來.

前方,有一個絕代傾城的nv子,讓日月都黯然無光,如從九天降落而來,豐姿絕世,正是九黎神朝的月靈公主,也是中州的第二美nv.

在天空中,有九黎神朝的一位老宗祖在祭帝兵,要將葉凡收進去!

古之大帝的兵器,號稱極道,雖然剛開始複蘇,但是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對抗的,葉凡心中劇震,近乎絕望.

九黎圖,包容天地萬物,收納三千大世界,可將一切鎮壓與煉化,後方追來的一些大都被震的倒退,大口吐血.

這張古卷,無上威壓彌漫,震動古今未來,諸天萬界都在齊搖!

"嗡"

一聲輕顫,葉凡自化仙池得到的綠銅塊出現,同一時間苦海中的青蓮搖曳光輝,自主飛出,紮根此銅上.

所有人的顏se都變了,全都駭然失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