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七章 血染仙土
處"哧","哧……"…………

在葉凡的背後,升起九九八十一道倒流向天的大瀑布,如萬馬奔騰,如汪洋倒灌,直上云霄!

這是湖水中飛出的仙光,化成一片神力瀑布,擋在葉凡的身後,防禦可怕的攻擊.

飛仙訣,一種非常可的秘法,狠人大帝專為對付九秘而創,有飛仙之力,超越了人類的極道范疇.

一片璀璨的光芒,對撞一個個金色的漩渦,那里傳出陣陣禪唱,仿佛從上古時代傳來!

這是一種駭人的景象,三百六十個金色的漩渦,每一個都如星域初開,有一尊神被盤坐當中,悠悠的睜開了眼睛.

"轟"

一聲劇震,所有漩渦中的神抿都交織出一片金色的法則,一座金色的古廟從天而降,金身羅漢,菩薩等尸體沉浮,繚繞四周.

飛仙力與這種可怕的金色力量合一,可斬天破地!

"李小曼……"葉凡眼中冷光閃動,驀地回頭,只見遠方法力如淵海,洶湧而來.

昔日,華云飛有一個守護者,被李若愚老人斃掉一個的化身,都是可怕的半步大能,其真身這一次終于出現了.

他竟然是一位聖主級人物,此時正在催動滔天法力,灌向一個白衣麗人,展動驚世秘術.

一個烏黑的寶瓶在其頭上沉浮,無盡恐怖的波動傳來,李小曼在借一位大能之力出手,秘術極其恐怖!

葉凡一聲冷哼,眸子一下子變得深邃如宇宙星空,黃金太極圓鳴動九天,慢慢轉動.

與此同時,禁仙六封齊出,演化這方天地"地,火,風,水輪動,有絲絲縷縷的混沌氣息彌漫,像是在開天辟地,演化萬物初生之氣機!

接著,道經中所記載的九個古字"一個接一個的跳出,烙印在虛無間,凝聚在那方被開辟出的小世界內.

激烈的對撞,無聲的熾光,淹沒了化仙池畔,葉凡將那金色的古廟還有飛仙之力等全部打的崩潰了.

然而,這樣一阻擋,王騰已經殺了過來,眼眸如冰劍,殺氣騰騰,盯住他那塊綠銅,向前攻殺而至.

這是一場不死不休的大戰,除了王騰外還有其他大能趕來,面對故老口中的中州至寶,那些老古董怎能不激動,不可能讓他帶走.

"妖帝九斬滅形!"龐博大喝"一支兩寸長的紫色小劍從其口中吐出,晶瑩欲滴,而後電射了出去.

葉凡催動以源術勾動無盡仙光,強行灌入了龐博的〖體〗內,讓他也有了無窮法力"參與到了這場大戰中.

人們不得不驚駭,《源天書》實乃為一部奇書,在這樣的特殊地方有不可思議的神妙奧義"驚仙懾神.

不過,葉凡也是處在了一種艱難的狀態中,源術施展,格外耗費精力,面對這麼多強敵,實在力不從心.

啊………………

紫色的小劍,雖然兩寸多長"晶瑩如水珠,但是卻絕世犀利,化成一道紫光飛過,將三位半步大能的頭顱給切了下來.

"毒!"

葉凡與王騰硬拼了一記,如兩尊戰神碰撞,神光浩蕩,將大能級人物都震退了,雙方殺紅了眼睛.

"殺………

喊殺震天,諸多高手前仆後繼,從四方沖來,葉凡感受到了強大的壓力,這麼多的人都是沖著他手中的綠銅來的,根本殺之不絕.

更何況,當中不乏聖主級人物,這樣的可怕修士對他的威脅的太大了,沒人一擊都讓他會碎滅掉.


"妖帝就斬神傷!"

龐博在此大喝,他的雙眼銀光爍爍,射出兩銀色的真龍,纏繞在一根三寸長的赤玉小矛上,斬滅一切虛妄,剖向眾人的本源.

啊………………一位襲殺向葉凡的大能慘叫,眉心被劈中,裂開一道縫隙,再也無法閉合了.

妖帝九斬每一斬都驚天地泣鬼神,這一擊借助仙光之力著實恐怖無邊,連大能被劈牟結實,承受不住.

"噗"

一聲輕響,那個人的頭顱裂開,而後化成了一團漿糊,死手非命,再也沒有一絲複活的希望.

周圍,眾人毛骨悚然,看向龐博的眼神有驚懼,也有不可思議,青帝剛死去,神威難測,而今就有人施展出了其無上秘術.

"轟"

葉凡得龐博相助,撞開金色的古戰車,以黃金太極圓護體,沖殺了出來,以道經中的九個古字封向一位大能,連片的仙光從湖中飛來.

啊"慘叫長嚎,九字旋轉,將其鎮封在一個小世界牢籠中,而後化成了一堆灰燼.

"走!"葉凡大喝,當先向山下殺去,這個地方絕不能呆了,盡管湖水中可能還有帝兵碎塊,但是綠銅到手,他成為了眾矢之的,再不走絕對會死在這里.

"殺",殺聲震耳,他們如飛而行,殺出一條血路,奔向山下.

"哪里走!"王騰駕駐金色的古戰車在後追擊,其他強者更是不斷截殺,這是一條染血的道路.

"錚","錚"…

葉凡抗擊北帝,龐博亦神勇,妖帝九斬齊出,與九神兵合一,大殺四方.

九把玉兵,雖然都很秀小的,但卻都是王者神兵,所向披靡,根本無法阻擋,同階的人都要避退.

葉凡也將黑色的古戰車取了出來,立身在上,同時手持打神鞭,頭懸萬物母氣鼎,橫掃諸強.

這是一條染血的路,但是強敵真的太多了,殺之不竭,他們渾身是血來到了山腳下,所經過的道路上,也不知道有多少尸體倒在地上.

但是,北帝太強大了,駕駐金色的古車而來,根本甩不掉,還有一些聖主級強者追殺,他們的境況很不妙.

"我看你們能逃到哪里!"北帝有絕對的自信,只要出了這個地方"葉凡的源術將無用武之地.

"架!"

旁邊,一條烏黑的大鐵棍砸了過來,猴子出現了,火眼金睛,手持無上凶兵"幾乎要壓塌了天地.

他一棍輪動而下,抽在金色古戰車上,差點將王騰掀飛下去,猛烈的攻殺了過來.

葉凡的壓力頓時輕了不少,專心對付其他可怕的強者,向外沖殺,可走到了此地他們能動用的仙光少了很多.

"嗖"

突然,不遠處的萬古龍穴中飛出一道紫霞"一條小蛇沖了出來,不過一尺長,通靈而晶瑩,後面一群大人特追擊.

夢幻神楗母株生長出的天一今生靈!

這是無價仙珍,六群老輩人物眼睛都紅了,全都追趕,連圍攻葉凡與龐博的人都為之一滯,各展神通搶奪.

"鏘","鏘……"

九神兵齊震"葉凡將所能集納來的仙光全都灌入了龐博的〖體〗內,讓其催動王者神兵斬了出去.


這是一種駭人的威勢,九神兵齊出,交織片熾烈的神網,摧枯拉朽"讓前方崩塌.

"轟"

那條紫色的小蛇被王者神兵禁錮,一下子拘禁了過來,被龐博一把抓在手里.

"走!"

兩人知道遭了大忌"他們戰果太豐厚了,早已讓人眼紅,恐怕絕大多數人都要殺他們而後快了.

突然,太皇劍輕顫,攻擊力舉世無匹,透發出一縷極道威壓,向這邊壓來縱然這里為一片仙土"也承受不住,大地即將崩碎與沉陷"所有人都有末日來臨的感覺.

青霞閃爍,混沌迷蒙"孔雀王與赤龍道人祭出了妖帝之兵,抵住了太皇劍,化解了危局.

葉凡他們浴血搏殺向外沖,這個地方太危險了,再多呆一分鍾都有生死大厄難.

"嗡"

另一邊,又一種可怕的波動浩蕩而起,這天地都要毀滅了,又一件極道帝兵出現,演化諸天萬物,要毀滅一切.

所有人都心寒,不朽的傳承早有准備啊,還有人請來了無上帝兵,誰能抗衡?

"轟"

上古吞天魔罐複蘇,幽幽歎息直達人心里,一個巨大的黑洞演化,一個可怕的寶瓶沉浮!

老瞎子主導這一切,擋住了另一件帝兵,同時將李黑水,吳中天等人從亂軍中傳送了出來,讓他們離開這是非之地.

"各大勢力瘋狂了,已經出現四把帝兵了,恐怕還會有一兩件,這麼多大帝的兵器對決,這是十萬年來從未有之事!"

"這片仙土都將被打廢,化仙池等可能都將不複存在了,所有仙珍都將被攫光!"

眾人驚悚了,這個地方沒辦法呆了,沒有帝兵只能死,不朽的傳承在角逐,將要徹底剖開化仙池與萬古龍穴.

"這邊……",不遠處,姬紫月揮動玉手,向葉凡還有龐博傳音,引導他們逃走.

這是姬家控制的一條道路,牢牢被掌握在手,姬紫月帶著他們順利通過,逃離了混亂的戰場.

很快,他們又在外部地域與吳中天,姜懷仁,李黑水他們相遇,一起向外逃走,將要離開這片流血的仙土.

"嘿嘿……",冷笑聲傳來,兩位大能聯袂走出,在一座山上冷笑著盯著他們.

"等你們多時了,而今沒有了龍力,沒有了化仙池,我看你還如何借力!"這兩人眸光陰鷙,殺氣森森.

"陰陽教,又是你們!"葉凡生怒.

兩人一步一步逼來,一切盡在掌握中,源術在外面無用了,他們有恃無恐,身為大能,法力無窮,絕對可以橫掃這些人.

後有追兵,前有大能相阻,悄況非常危急,葉凡嘗試調動秦嶺地下的力量,但卻發現很艱難了.

"我來!"姬紫月磨動閃亮的小虎牙,大眼中蘊有驚人的靈氣,盤坐虛空中,道:"我來借天地之力!"

"轟!"

一片仙光飛來,沒入她的〖體〗內,而後全部貫沖向葉凡的天靈蓋中,一下子將其淹沒了.

"這是什麼體質?!"所有人都大吃了一驚,說借天地之力就真的借來了.


葉凡頓時充滿了方才的強大感,不再多說,殺向前去,展出了聖體的異象,天地都發出了鳴聲,隆隆作響.

同一時間,他將龐博的九神兵都借了過來,更是立身在黑色的王者戰車上,一沖而過.

此時,他有大能的戰力,再揮動王者神兵,可以說同階無敵!

異象展動,王兵盡出,這樣的殺傷力外人都看的驚悚,就更不要說身處戰團中的兩位大能了.

啊………………

葉凡手中持一杆放大的玉戟,將一位大能活活給立劈了,從頭而裂,血huā四濺,成為再半,死于非命.

"噗"

異象展出,無所不破,與黑色的古戰車一起碾壓而過,將另外一名矢能打成了一灘爛泥,連吭都未能吭一聲.

姬紫月臉色一陣蒼白,這樣強行借來天地仙光,很顯然有付出很大的代價,她輕咳出了一小口鮮血.

"紫月你沒事吧?"葉凡問道.

"沒事."她只是嫣然一笑,催促眾人趕緊上路,離開這片險地.

眾人一路飛遁,逃離死地,想要遠離而去.

突然,葉凡一陣悚然,道:"不對,這條路很不對勁."

"怎麼了?"李黑水問道.

"一種本能直覺,這條路很糟糕!"葉凡驀地抬起頭,望向四野,沒有鳥鳴,沒有獸吼,一切都很安靜.

"嗡"

突然,這片山川大地間,沖起一道又一道烏光,在天空中彙聚成一個巨大的黑色寶瓶,沉沉浮浮,懸在那里.

"一角殘缺的大帝陣紋!"

"天上那個巨大的寶瓶形似吞天魔罐,是狠人大帝的陣紋!"

"是他們…………又出手了!"葉凡神色冷漠,凝望前方.

"你是在說李小曼嗎,她再絕情也不應該如此."龐博道.

"無妨,雖然是大帝陣紋,但是他們連萬分之一的威力不能發揮出來,殘缺的太厲害了,我們有生路可逃."姬紫月眨動大眼.

"還想走嗎?"一聲冷笑傳來,華云飛的守護者出現,立身陣玟中,負手而立,無比的漠然.

遠處,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立身山巔上,靜靜的關注這里的一切.

"年輕人,真的以為倚仗外力就天下無敵了嗎,這個世上能制你的人真的太多了."另一邊,一個活化石走來,婁是陰陽教主王陽戰.

又一聲冷哼傳來,蕭太牟出現,站在東方.

西邊,腳步聲響起,東荒兩大勢力,紫府與萬初皆有大能出現,阻攔在那里.

"嘩啦啦"

一杆黃金大旗獵獵招展,北原黃金家族的高手出現,橫在前方.

葉凡的許多仇家都到了,將他堵在了此地,簡直就是一個死局,無路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