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 夢幻神髓
萬古青天一株蓮,唯留虛空一聲歎,就此永遠消失,不在現于人世間.

許多人心中都無比的感慨,甚至很失落,這樣一位震古爍今的大帝,就這樣永久的消逝了.

逍遙他當年,他英姿勃發,豐神如yu,年少時也曾經狂,遠將同代人甩在身後,驚yan天下.

而今,英雄白首,永遠的逝去,歸于黃土.

屬于他的輝煌,淹沒整個時代,沒有人可與之爭輝,連天上的日月都不行,唯能暗淡.

同期的人早已逝去,被他遮掩,作古多年,唯有他孤寂于世上,卻也徹底的落幕了.

青帝二十歲時會是什麼樣子,何等的英姿偉岸;四十歲時又是怎樣的一番觀景,何等的英雄氣概:百歲時又是怎樣的蓋世無敵?

在場的人莫不在自問,若是同齡,將與青帝有多麼大的差距,若為同代,會被甩開多遠?

活彳茄級人物更是在自比,若為青帝,三千余歲時,會是怎樣一種境地?絕非為壽元將干dong而掙紮,多半早已古今無敵!

很多年輕的nv子,都心生漣漪,若相伴青帝旁,此生無憾.

一身青衣,英偉一生,終究是從混沌中來,歸混沌中去了,唯有一聲歎.

劍氣千幻風云起,一片劍光照耀泰嶺無窮大山,並非所有人都感懷,早已搶先出手,搶奪那塊綠銅.

各種法器並起,各種神兵利刃齊出,金鼎,石鍾,銅塔,銀爐等一起飛出,天空中密密麻麻,一起落下.

化仙池,為青帝誕生地,他紮根綠銅塊上,而今複出依然如此,沒有一個人不心動!

黃金太極圓出現,葉凡一聲大喝,大戰各路強者,湖水中沖起一片片仙光,為他提供滴天法力.

此圓一出,萬法不沾身,他將一位半步大能打飛了出去,.中咳血,身子搖顫.

"噗"

另一邊,北帝王騰出現,更為凌厲,武道天眼睜開,眸光爍爍,演化宇宙星空的奧秘,每一道光都如一道混沌劍.

"錚","錚"……

王騰眸光如海,武道天眼四she,如一柄柄天劍斬了下來,將那位大能祭出的一個火爐斬的七零八落,最終打穿.

"噗"

他黑發飛揚,眸子電光四she,手持那把天帝劍一步而至,橫斬而過,一道血光閃過,一顆大好的頭顱飛了出去.

一位大能就這樣被他斬了,尸首兩分,各飛向一邊,鮮血沖出去很遠,染紅了化仙池畔.

"砰"

一位妖主上前,就要抓住了綠銅塊,王騰腳下黃金神光沖霄,一輛古帝出現,九條真龍,九只神凰,九頭白虎,九只玄武繚繞,光華淹沒天地.

戰車一沖而過,將那位妖主震退,綠銅塊飛起,又成為無主之物,王騰探出大手向前抓去.

"鏗"

葉凡身化一條太極神圖的龍形道痕曲線撞來,將王騰的戰車打向一旁,轟然一聲劇震,差點掀翻.

"找死!"王騰很冷漠,舉劍就劈,一道金虹斬出.

另一邊,東荒幾位聖主動手,向前抓去,爭奪綠銅,各種聖主級兵器齊出.

"轟!"

突然,龍脈古xue那里,煙霞沖天,猴子舉大棍橫掃,將一條祖根打穿,十幾只生靈飛遁,有的為xiǎo馬,有的似飛燕……

"夢幻級神髓!"

眾人驚呼,那里馨香陣陣,即便相隔再遠,眾人也能夠聞到,幾乎浸入了人的骨子與靈魂中.

"砰"

猴子探出一只金se的大手,將一個狀若松鼠的生靈一把抓到了手中,仰天長嘯,竭盡所能,煉化為一塊龍髓.

"天啊,夢幻級神髓啊!"

所有的教主都不能平靜了,許多人放棄了綠銅塊的爭奪,直接向萬古龍xue奔去,對于壽元將盡的人的來說,那才是世上最珍貴的仙寶.

猴子抓到了一只,其他人皆激動,還有十多只仙靈,若是能夠全部抓到,那將是何等的神藏?!

當然,綠銅為中州至寶,不可能所有人絕頂人物都放棄,許多人依然在爭奪,全都奮力出手.

葉凡與王騰幾乎對在了一起,他以斗戰聖法演化黃金太極圓,萬法不破,以仙池之光補充神力對抗北帝.

兩者激烈對撞,一般的人物根本無法靠近,唯有一方聖主可與之對決,雙方都有死敵手之心,格外的慘烈.

"砰.

一跟金se的太極從天而降,與九龍,九凰,九虎,就玄武轟撞,發出震天的巨響,黃金戰車隆隆雷鳴,電光萬道,璀璨奪目.

在其上面,竟有一尊古帝虛影若隱若現,幾乎要真實顯化了出來,透發出一種讓人頭皮發木的可怕波動.

響聲不絕,轟然狂震,葉凡的黃金太極圓與古戰車都在震動,幾乎要打裂了開來.

在這一刻,葉凡心中驚悚,若非仙光如海一樣飛來,這輛古戰車真的難以抗衡,上面的那尊帝影太過恐怖.

"轟"

又一聲劇震,葉凡將禁仙六封等的全都施展了出來,化仙湖為己用,虛空中到處都是烙印,到處都是莫名的文字,如一只只xiǎo龍在游動.

而黃金古戰車也是如淵海一樣,黃金神光沖出,四大生靈,每一種各九條,如拱衛紫微古帝星一樣,讓人顫抖.

"轟"

終于,那尊古帝睜開了眼睛,發出一聲宇宙初開般的鳴音,一下子打穿了天地,葉凡渾身發寒,倒退了出去.

"啊……"

一片慘叫傳來,後方足有十幾人名強大的修士血染黃土,全都栽倒了下去,被古帝虛影打出的力量擊穿.

"葉凡你納命來!"王騰大吼,手中天帝劍立劈而下,武道天眼也睜開了,同時還有一種奇異的力量打來.

葉凡心中一震,他感受到了一種熟悉的氣機,對方身上有一種力量讓他熟悉與親近!

九秘!

對方動用了九秘在對他出手,很顯然一種可怕的絕學,在這一刻他施展行字訣,躲避向一方,而後展動各種絕學,諸多秘術合一打了出去.

一聲轟鳴,源術勾動仙湖,讓其沸騰了起來,如一片大洋一樣浩dang,對抗北帝.

"轟"

突然,遠處一聲劇震,大夏皇主重掌握了太皇劍,從遙遠的一座山峰上正在向這里趕來,極道帝威洶湧.

這是一種非常可怕的力量,盡管不如在一尊聖靈手中那麼恐怖,可斬掉域外的隕星,但是卻也可以磨滅此地的所有生靈了.

不過,他卻也不敢對所有人同時出手,畢竟這今天下不僅大夏有極道帝兵,其他大勢力也有,此時殺死所有人,日後必有人敢去滅大夏.

另一邊,赤龍道人與孔雀王也重掌了混沌青蓮,與太皇劍相互對峙,一下子抵消了大部分帝威,不然徹底還是要崩碎的.

"轟"

段德也終于出手了,竟與老瞎子站在一起,兩個殘缺的帝兵合在了一起,組成了最為可怕的上古吞天魔罐.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一陣膽顫,一聲幽幽歎息若隱若無的傳出,讓不少活化石級人物都驚悚.

"這件極道帝兵內的神袱始終活著,很容易複蘇啊!"所有人家mao都倒豎了起來,萬一打出一擊,百萬秦嶺都將不複存在.

段德與老瞎子並沒有打綠銅的注意,竟出現在了萬古龍xue前,爭奪夢幻級神髓.

所謂的夢幻級神髓,只有一株,但卻成長的很駭人了,在母株誕生出了一些xiǎo的生靈,雖然他們很靈活,擁有極速,但是帝兵下也難以全部逃走.

吞天魔罐一出,無上帝威洶湧,幾可達六合八荒,一下子就沖入了大地下,強行將兩今生靈給拘禁了上來,一只金se的xiǎo狗,一只粉紅se的xiǎo老鼠.

"哈哈……"段胖子狂笑,不過眼睛卻又瞄向了遠處的綠銅.老瞎子也是眼白直翻,露出了自己真實的天目,無比的激動.

見到這一景象,其他人的眼睛更紅了,爭奪綠銅塊的絕頂人物又有一部分人沖了過來,進入古xue中.

"轟!"

中皇出現,大開大合,每一拳都轟踏一片古xue,一步一步bī近龍脈最深處.

同一時間,姬家聖主,搖光聖主,姜家聖主等幾乎是染血過來的,擊斃了數名強敵,殺入龍xue中.

"吼……"

絕頂人物吼動山河,生死搏殺.

仙池畔,幾乎大戰到了白熱化,光聖主級人物就死了八人,這可是震動天下的大事,在古帝消逝的年代,他們是這片大帝的主人!

"鏘","鏘"……

葉凡與王騰戰斗,終于又分開了,王騰的金se古戰車真的有古怪,且其有無盡秘術,展現出luan古大帝的一種蓋世秘法,將第二位大能劈殺!

可以說,在這個地方,他駕馭金se古戰車,近乎無敵,所向彼靡.

"葉凡你納命來!"

"砰"……

又是一番激烈的大戰,黃金太極圓都差點被打碎,不過此地仙湖有無盡仙光可借用,彌補了葉凡法力上的不足.

他以源術還有聖法大戰,對抗這名強大的敵手.

面對金se的古戰車,不光葉凡忌憚,就是其他聖主與妖主也都很有懼意,不得不避退.

因為,一旦金se戰車上那尊古帝的虛影睜開眼睛,幾可抹殺一起強敵,任何人都得躲閃.

慘烈的搏殺,很多人死于非命,但是綠銅塊還沒有落入任何一個人的手中,但凡沖到近前者莫不殞落.

"轟!"

十幾名修士被打入了仙湖中,其中一人一聲驚叫,腳下踩到一個拳頭大的物體,將其腳掌穿裂,鮮血淋淋.

"這是……"

當其他人見到那一物體後,全都吃了已經,一塊傳世聖兵的碎塊!

"噗"

這名修士當場就被打成了血霧,一群強者撲了過去,爭奪那塊碎兵.

岸上,諸雄大戰,王騰本身可戰聖主,絕世無雙,再加上站在金se的古戰車上,上面不時有古帝睜開眼睛抹殺眾強,他所向彼靡.

在這里也唯有葉凡利用源術可與之爭鋒,不得不說源天書奪上蒼之奧,在這樣的絕世龍仙土中,可讓一個人無所不能.

終于,北帝占據了絕對的主動,第一個沖到地綠銅塊前,一把抓到了手中,眸子望向不遠處的葉凡,露出一縷冷光.

"咚"

然而,突然間綠銅塊一震,在王騰手中飛起,朝葉凡那里沒去,在這關鍵時刻,他終于施展出了初窺奧義的"兵"字訣,奪人聖兵!

"嗡!"

突然,虛空顫抖,可怕的飛仙力打來,襲殺向葉凡的脊背.遠處,三百六十五尊金se的神被虛影一起浮現,如一片星空在橫移.

今天中秋,祝大家中秋快樂,闔家歡樂!辰東被人叫去吃飯,飯後急匆匆趕回來,所以晚了一些.說下更新,明天還有事,更新可能會很晚.不過,後天開始我可以恢複兩章更新了,因為終于暫時沒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