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五章 妖帝逝去
"亙古常如此,從未見兩個大帝相遇,這兩個人若都為帝,那絕對是古今未有之神跡!

秦嶺龍脈下,沉睡有一個太古的皇嗎?

"我不相信,一定是虛幻的,有大法力者讓所有人都產生了幻覺."有人堅決不相信.妖帝負手而立,一身青衣飄展,他看起來很年輕,英姿偉岸,看起來是那樣淡然,但是卻有一種無形的大帝威勢.

赤龍道人,孔雀王,強絕如他們也忍不住顫抖,手中的混沌青蓮在搖曳,絲絲縷縷的混沌霧繚繞,與那青衣大帝呼應.

此時,他們根本無法承受,根本無法持有這株帝兵了,全都跪伏了下去,青帝並未壓制他們,只是一種本源的氣息,讓他們就忍耐不住.

這是就妖族大帝,縱然平平淡淡,靜靜的立身在那里,而今最強大的妖王都只能仰望,發自靈魂的顫栗.

遠處,葉凡心中震動,妖帝這是何等的威勢,遙想其驚才絕豔的一生,正是讓人敬畏.

可以料想,妖帝縱然在年輕時,也定然是傲視古今的強者了,那時多半會所有同齡人絕望,難以望其項背.

"錚","錚……"

萬劍齊鳴,一道道巨大的光柱直沖霄漢,每一根都如大岳一樣,全都是太皇劍所發出的絲絲威壓.

這不是劍氣,也不是劍芒,只是它複蘇時自然流動的些許能量波動,但縱然如此就已經要破天而去了.

可以想象,帝兵一旦複活會有怎樣可怕的偉力,難怪需要整片中州的萬古大氣運來對抗都不行.

太皇劍異動,這一切都是因為自稱中州不朽之皇所致,他在引動此劍,想要奪取過去"對抗妖族大帝.

但是,太皇劍畢竟複蘇了一些,它擁有自己的生命,最強力量等若一位人族大帝複生,雖然離活過來還差的遠,但卻也不是那麼容易被人收去的.

"錚","錚"…

太皇劍輕鳴,妖帝彈指,點在了其上,此劍一下子安靜了下來,被一代妖族無敵的存在鎮住了.

"咝"

遠處,人們都往下咽了一口冷氣,青帝太強大了,就這樣平平淡淡的收起了太皇劍"讓這號稱古來攻擊力無匹的仙劍都不敢掙紮.

"你是想將此劍拿在手中嗎?"妖族大帝平靜的問道.

不遠處,古老的戰車上,那尊如神明一樣的存在通體發光,立身在那里沒有動,他感受到了一種威壓.

"那就拿去吧."青帝一彈指,太皇劍發出一聲鳴顫,化成一條大龍向前飛去,張牙舞爪"絕世鋒銳.

"櫸"

太古戰車上,那尊神靈一樣的存在,抬手握住了太皇劍,整個人的氣勢一下子提升了一大截,百萬秦嶺全都一陣顫抖.

所有飛禽走獸都一陣哀鳴,即便遠在天邊也全都匍匐了下來,根本沒有一絲反抗之力,不斷的頂禮膜拜.


而在場的人"近在咫尺,感受就更深了,莫不恐懼,幾乎所有人都歸了下去,渾身都在顫抖,體弱篩糠.

除卻青帝身後平靜無波外,其他地域都是駭浪一樣可怕"劇烈搖動,唯有他的後方那些人才能立身.

"你太托大了!"中州的不朽之皇冷漠無情的開."手中的太皇劍錚錚而鳴,射出一道破天的劍氣"一下子打穿了.

在這一刻,中州許多傳承久遠的大勢力都驚駭,即便相隔數以千萬里也都感應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

"妾!"

太皇劍繼續發光,化成一條大龍,一下子洞穿了霄漢,沖入了星域中,沒入黑暗與冰冷的宇宙內.

"犁,永恒與枯寂的星域中,一顆飛過的陌星的被那粗大的劍芒大成了*粉,另外有一片陌星區域被掃過,成為塵埃.

這就是太皇劍的威力,被人持在手中催動,還沒有徹底複活,就展現出了悚然聽聞的嚇人威能.

一個人立身在這片大地上,卻可以斬掉天外飛過的隕星,這幾乎如神話一樣,威力強絕到了讓諸強崩潰的境地.

"這是怎樣的一種力量啊?"

"神靈也沒有這樣的攻擊力吧!"

諸多教主都失色,臉上無比的慘淡,這樣的威勢,縱然他們苦修一百世也達不到.

"這只是一把沒有徹底複蘇的帝兵啊,真正複活,或者真正的大帝有怎樣的力量?!"

"傳說,古之大帝站在地上,揮動帝兵,可以輕易的將宇宙中的星辰斬下來,無論多麼遙遠,看來是真的!"

當人們想到這則傳聞,所有人都顫栗了起來,這樣的威勢太可怕了,就是毀掉這個世界也根本不成問題.

"怪不得,古往今來,大帝都為禁忌,他生他已死,他死他才生,兩帝難相逢……"

"嗡"

太古遺存至今的戰車上,那個頭戴大帝冠,身穿古皇聖衣的無上強者,口中連連贊歎,道:"好,好,好!"

他繼續揮動太皇劍,用力一震,一道更粗大的劍芒貫穿進了宇宙星字中,驚悚之極.

在這一刻,中州大地上的一些活化石都驚的睜開子眼睛,他們不可思議的望向那浩瀚蒼穹.

"大帝之威!"

"有人在全面催動帝兵,一件遠古的大帝兵器複活了,這怎麼可能,到底需要多麼強大的力量才能做到這一切!?"

太皇劍被一股無上力量催動的幾乎要複活了,中州最強大的一批人都有了微妙的感應,全都被鼻動了.


尤其是四大不朽神朝,就更加不安了,他們洞悉,這是太皇劍在複活,誰在主導這一切,到底想干什麼?

化仙池畔,青帝依然不為所動"靜靜看著前方,眼眸中星辰演化,宇宙誕生種種玄機全都在一起流轉.

"青帝你太托大了,真以為我不知你的虛實嗎?我送你去解脫,永遠的從世間消失吧!"

太古戰車上"那個不朽之皇一聲大吼,突然揮動手中的帝兵,向前斬來,用以滅世的氣息.

這一劍無比浩大,若是劈落下來,不要說化仙池,就是百萬里秦嶺都將毀滅,不複存在!

青帝一怔歎息"什麼也沒有說,只是伸出兩指向前夾去,瞬息而至.

"掌中世界!"來自西漠的神僧震驚.

一沙一世界,佛陀之手可演化星宇大世界,擁有無量神通,為佛教不傳秘術,而青帝卻可以演繹出.

"叮!"

一聲輕響,妖帝兩指延伸十幾里"夾住了神威莫測的太皇劍,輕易的將其定住了,縱然這將要徹底複活過來的帝兵也動彈不得了,不能斬落.

"剛才連天外陌星都斬掉了,此刻連兩根手指奈何不了!"

人們寒毛倒豎"妖族大帝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境地,真的是沒有辦法衡量了.

"妖帝,不愧為十萬年來第一人"開創出後荒古時代盛世!"戰車上的不朽之皇道.

"我給了你機呢………………青帝平靜的開口.

"你……",給了我什麼機會?"這個如神靈一樣才存在倒退,古戰車隆隆作響.

"借你太皇劍不是讓你來殺我,而是讓你去斬掉自己的惡念,留下一顆無敵仁心."妖帝搖頭.

"你少要擺大帝姿態,別以為不知你虛實,早已死去一萬年了,而今的你早已不複當年鼎盛之姿!"

"你快要成為聖靈了"九竅通靈,數百萬年才成形"很是不易,殺你上天都會怪罪"我本不願殺生,但而今卻不得不再出手了."青帝道.

眾人吃驚,原來這個所謂的不朽之皇並非真正的大帝,只是一個快要成為聖靈的存在,還有一段道路要走.

"你自己也不過是一段殺念而已,早已不是當年的你,能乃我何?!"這尊幾可與聖靈並論的生物大喝.

人們又一次震動,實在太意外了,妖帝也並不是複生,而只是一段殺念.

至此,人們才釋然,一個時期怎麼可能會有兩個大帝呢?原來兩人皆不是,當中有隱情.

"果然是他,為了殺蔡族祖上而長存于世的青帝殺念."病老人自語.


葉凡恍然,早前曾聽聞過一段秘辛,妖帝在坐化前,在東荒曾發殺念,要斃掉為禍秦嶺的人形紅毛生物.只是當時,秦嶺大龍移動,沉入了地下,第三代源天師消失在了地上,沒有能夠尋到.

青帝功參造化,殺念已發出,只要不斬中目標會永遠長存下去,自動汲取天地間的精華,補充殺念之力.

"紮根一塊綠銅上,化成一株小青蓮,沉于當年誕生地……"所有人都驚醒,琢磨出了前因後果.

"可是,那塊綠銅…………"許多人都露出了貪婪的目光,青帝既然為一縷殺念,必然會消失,那這塊綠銅自然將成為無主之物,這絕對是至寶.

"進神墟,走南天門,躍天宮,我曾在那株不死蟠桃樹下斬殺過兩尊真正的聖靈,而今本不想殺第三尊,但卻也不想看你為禍天下."青帝平靜的開口.

此話一出,人們都全都頭皮發木,妖帝到底有多麼強,聽其話語,似乎連斬兩尊聖靈根本沒有大費力氣.

"東荒七大生命禁區之一神墟中的兩尊真正的聖靈被你殺了!?"這今生物聲音很不自然.

"九竅通靈,孕化數百萬年,才真正成形,走動這一步,都是上天鍾愛者,我本不想開殺戒,奈何留你必為禍天下,稱無仁者之心,上天若怨,我以帝力一並化之!"青帝變得威嚴了起來.

人們驚悚,傳聞若殺得上天大氣運者,會降下無窮災難,飽受天罰,必死無疑.每一尊聖靈,都是演化數百萬年才成形的,可以說聚納了上蒼的大氣運,殺他們將會有無邊大禍.

自古至今,也唯有人族大帝敢殺,可憑一己之力,化去上天厄難,熔煉上蒼.

"轟"

這尊將成為聖靈的存在,一邊輪動太皇劍,一邊奪混沌青蓮,想以兩件帝兵大戰要妖帝.

然而,青帝根本不在意,任他昔日的兵器混沌青蓮飛走,只是淡然的道:"我為大帝,帝兵不在手,就殺不死你嗎?"

在這一刻,他緩緩抬起了手,慢慢的向下壓去,沒有光華,沒有恐怖波動,但是兩件帝兵斬來,卻全都被定住了.

"轟"

大手落下,這尊聖靈大叫了一聲,身體一寸一寸碎裂,一寸一寸燃燒,與古戰車一起化成了一片光,被蒸干了.

一個成為聖靈後堪與大帝爭雄的存在就這樣被輕易抹殺了,人們心中無比的震撼!

"叮!"

一聲輕響傳來,一塊綠銅降落在地,妖帝的身影虛淡了下去,而後徹底的消失了,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地上,唯有一塊誘跡斑駁的綠銅在證明方才的一切都是真的.

"青率!"

"祖上!"

各種聲音傳來,許多人驚呼.

"生又如何,死又如何,從混沌中來,回混沌中去,萬古青天一株蓮………飄渺的聲音最後傳來,而後所有的一切都寂靜了下去,什麼也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