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三章 青帝複生
大帝,兩字可壓塌古今未來,代表了戰力的極致,道的極致,人的極致!

自古至今,人族大帝就那麼幾位,每一個都留下了豐功偉績,功震青史,不可超越.

後荒古時代,十萬年來唯青帝一人證道成帝,而今他死去不過一萬載,就尖出現一位大帝了嗎?

這則消息如宇宙爆炸,星河熄滅,幾乎讓人無法相信,過于震撼,人們心中悚然與驚懼.

這一隊生靈五光千色,一個個晶瑩剔透,全都不過一尺高,如一群神玉精靈,但卻都極度強大.

古老的戰車像是與世並存,是以石器打磨而成,只有一尺過高,三十公分長的紫色麒麟拉車,沖出古洞.

"打擾大帝沉眠者死!"石車上,那個一尺多高的人形生物低吼,一百零八道神環籠罩,高聲大喝.

他輕輕一揮,一片古字飛出,刻印在虛無間,幾位大能慘叫,如幾張破爛的畫卷一樣飛了出去.

每一個字都如一把神錘,將大能砸的吐血,骨斷筋折,強大不可抵禦,那是道的本源體現,一個字是一種道.

其中兩位大能身體碎裂後,就再也沒有重組,形神俱滅,另外三人神魂暗淡,身體無血色.

眾人見狀,沒有遲疑,都如飛遁去,這個古洞根本沒有辦法呆了,出了這樣的恐怖的存在,還怎麼抗衡,比那個紅毛生物有過之而無不及.

"哪里走!"

如玉精一樣的小人大喝,身上的神環光芒大盛,在後喝道,驅車追了下來.

其頭上,不足尺長的青色小龍與多半尺長的赤血神凰跟著舞動,一同追擊,此外在前開路的七八名多半尺高的小人也都各舉刀兵,攻向前來

化仙池畔,龐博眼露精光,道:"這些小人手中的都是玉兵,不會比我的九神兵差多少啊!"

人們驚悚,這到底是怎樣的一群生靈,這麼矮,但卻都一個個強大的離譜,根本無一個人可以抗擊.

"戰車上的生靈,有神環籠罩,當世除卻老瘋子與須彌山上的斗戰勝佛外,恐怕都不是其對手!"

"我感覺到了一種破滅一切的力量,那個生靈與人形紅毛生物都幾乎快通聖了,戰力嚇死人."

那些教主級人物都沖上了化仙池所在的大山,而今唯有此地的混沌青蓮還有太皇劍可壓制強敵,不然的話他們逃向哪里都得死.

"古之大帝的威壓不容褻瀆,你們驚擾了他的沉眠,只能以死謝罪."那個人形生靈像是在宣布末日審判.

紅毛人形生物大吼,在仙池畔震碎一地尸塊,不少人死于非命.

來自東荒的幾名源術宗師,全都紅毛直立,不再翻滾,從地上爬了起來,站在他的身邊,眸子中血光幽幽,泯滅人類一切情感.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怎麼還帶傳染的?!"人們驚恐.

赤龍道人,孔雀王手持混沌青蓮,大夏皇主頭頂懸太皇劍,兩件帝兵交相輝映,有貫穿過去,現在,未來之勢.


絕大多數人都跪在了地上,難以擋住古之大帝的威壓,第三代源天師眼中血光湛湛,不再避退,要再次出手.

見到他這個樣子,手持帝兵的幾人也一陣犯嘀咕,真大打出手的話,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

極道帝兵的確厲害,可是他們能發出幾擊?可滅聖人,但是後面的一群玉精追殺了上來,不可能總是催動帝兵,因為所耗甚巨.

一群修士被夾在了化仙池前,可謂前有狼後有虎,進退不得,教主級人物都發怵,不知如何是好.

"先殺掉人形紅毛生物,可後面的十幾個玉精靈怎麼收拾?"太皇與赤龍老道相商.

此時,第三代源天師也看出了他們的忌憚,發出咆哮,身體沖出十幾道血光,又有很多聲慘叫傳來.

中州的那些尋龍地師,沒有一個例外,全都著了道,一個個都變成了人形的紅毛生物,狀若厲鬼.

與此同時,葉凡體內的黃金聖血又一次燃燒了起來,一層妖異的力量被推拒在外.

"壞了,現在真假難辨啊,他入主了這麼多身體,到底哪一個才主魂的寄身之地?"

人們都很心驚,敏銳的覺察到第三代源天師這是在分化神魂,即便帝兵打出,它也能逃過一劫.

"生出紅毛的都是源術師與尋龍師,難道常年行走在地脈深處的人,身上早已沾染了一種可怕的印記?"葉凡自語.

與此同時,一尺長的麒麟拉著古戰車到了,出現在山巔,孔雀王與大夏皇主手持帝兵,不知先殺哪一方.

"真正的帝兵,這可是一場盛宴,我族大帝正好缺少兵器,你們一並呈現上來吧"戰車上那個小人冷笑道.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煩了"赤龍老道低喝,持混沌青蓮就要向前掃去.

"你以為我怕你們不成,我族主上早已成為大帝,在這片升仙地他就是主宰者,一切都為他所用.

麒麟車前,八名多半尺高的小人各自抱著一杆令旗,分別在站在八方,開始祭天,而那條青色的小龍還有多半尺長的赤血神凰則開始鳴動.

秦嶺劇震,無窮龍氣沖霄,彙辜成一條巨大的真龍,凝聚在天空中,俯視下方,龍威如海,壓的人窒息.

"這是萬古龍脈,所有龍力都沖了出來,要與帝兵對抗!"人們吃驚,這是中州最強龍脈'長存萬古,綿延百萬里,早已誕生出了祖根神祗,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這是要以中州祖根對抗極道帝兵啊!"

人們震撼,中州最強大的祖根,代表了中州的大氣運,而今卻用來對付古之大帝的兵器,可想而知事情的嚴重性.

若是龍力被打散,中州將從此發生劇變,天知道會有什麼可怕後果,因為這是大地精元的崩潰.

從而不難看出帝兵的強大與恐怖,需要整片浩瀚無垠的中州大氣運來對抗,這是怎樣的霸道與強絕.

"人類,你們縱有帝兵又如何,我族大帝還活著,他將出世,你們誰人能抗?"那個籠罩一百零八道神環的人形生靈叫道.


但是,他的身軀卻忍不住顫抖,完全是被極道帝兵壓制的,縱然強大如他,在古之大帝的氣息彌漫下,也承受不住.

不過,雙方都沒有打出,秦嶺大龍與帝兵一旦碰撞,那將是災難性的,而今他們只是相互威懾,不到萬不得已,誰也不敢動手.

"哼"

孔雀王冷哼了一聲,道:"中州大氣運,與一件帝兵抗衡已經很勉強了,我們這里有兩把,你拿什麼來壓制?"

突然,大地深處傳來一聲了冷哼,一縷帝威沖了起來,帝兵之威一下子小了很多,近乎被封住了.

"什麼,真的有一位大帝?"

人們瞠目結舌,許多人以為是玉精靈在惘嚇,而今知道真有一位無上存在,沉睡地脈深處.

"無知的人類,你們驚擾了大帝,縱死也難以洗滌你們的罪孽,將帝兵獻上來"人形生靈立在戰車聲叫喊.

另一邊,第三代源天師帶領十幾個紅毛生物一步一步走向葉凡,逼了過去,殺機無盡.

葉凡施展源術,一片又一片紋絡飛出,烙印在虛空中,正是源天書中記載的秘術.

在這一刻,第三代源天師身體一僵,轉瞬的失神,竟有些呆呆發愣.

"祖師!"葉凡呼喚.

第三代源天師發出一聲低吼,眼中竟有血淚滾動而出,充滿了無盡的絕望與悲傷,伸出手想要抓住什麼.

葉凡失神,源天師到底遭遇了什麼,竟是這樣一副神情,晚年的不祥究竟是怎樣?

然而,第三代祖師突然抬起了頭,一切情緒都消失了,露出無盡冰冷的氣息,快如閃電一樣撲了過來.

"刷"

葉凡悚然,腳踩行字訣,一閃而沒,來到了孔雀王的身前,混沌青蓮一顫,紅毛生物大叫了一聲,倒翻了出去,不敢靠近.

"啊……"

慘叫此起彼伏,第三代源天師連續出手,見人就殺,根本無人能抗.

混沌青蓮,太皇劍分別被秦嶺大龍,還有那種近乎大帝一樣的殺機擋住了,他們都不敢分心阻擋.

"是夢幻級神髓,他一定通靈化成了人形,難道真的證道成功,成為了一尊大帝?"

"啊",

慘叫聲並起,第三代源天師還有那個身體籠罩有一百零八道神環的生靈同時大開殺戒,連教主級人物都死去了幾人.


這是一場浩劫,人們無力抵抗,紛紛哭喊,躲閃向太皇劍還有混沌青蓮,以求庇護.

"人族不過如此,你們這樣的實力,也配成為這片大地的統治者,實在太弱小了,不堪一擊!"麒麟古戰車上那個人形生物殘忍冷笑.

人們知曉,即便是老瘋子來了,或者須彌山的斗戰勝佛降臨,都不一定能夠解決問題.因為,龍脈中那個如大帝一樣可怕的存在,所透發出的威嚴越來越強盛了,即將出世.

"啊……"

一個少女哭喊,被麒麟石車沖撞而過,如花的年齡,鮮活的生命就此終結,被碾壓成了兩截.

"太弱了,人族這種生靈真是不堪一擊,堪比螻蟻."戰車上的生物冷笑連連.

不遠處,第三代源天師也是殺出了魔性,渾身都被鮮血染紅了,地上伏尸無數,他口中也不知道吞了多少顆心髒.

"你們就是所謂的強者嗎,弱不可言啊"戰車上的人形生靈叫道.

"嘩啦"

就在這尸山血海沉浮時,仙湖中水花四濺,一塊綠銅出現,上面生長有一株小青蓮,搖曳青華.

"刷"

光影六閃,小青蓮化形,一個英偉的男子身影出現,從湖水中一步一步走上岸來,眸光一掃,青光崩現.

"啊……"

戰車上,那個籠罩一百零八道神環的生靈發出一聲慘叫,當時就斷成了三截.

這是何等的力量,僅僅是眸光瞥了一眼,就讓這個大殺四方教主的恐怖生靈軀體斷裂,簡直駭人心神.

"青帝!"

"竟然是青帝!"

"青帝未死,他竟然還活著!"

有妖主驚叫,也有聖主驚呼,全都駭然失色.

妖帝死去不過一萬年,在不朽的大勢力手中,有其畫卷,這個英偉男子絕對是青帝無疑,不會有差.

"沒錯,是青帝,他真的沒有死"九千年前的天驕中皇向宇飛一陣失神.

"祖上!"顏如玉驚叫.

"青帝一直都活著……"病老人眼眸中有星辰幻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