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二章 大帝複蘇
這是一個還有一些稚嫩的年輕人,跌坐在仙湖淺水區,手中抓著一個拳頭大的綠銅塊,鏽跡斑駁.

最為奇特的是,有一株一尺多高的小青蓮紮根在上,堅韌而晶瑩的根須纏繞,兩者相伴而生.

葉凡頭皮發乍,心中劇烈翻了一下,這塊綠銅破爛不堪,與他體內那塊相近,很有可能同出一源!

而至為關鍵的是,綠銅塊上生有一株小青蓮,這與傳說太像了,當年妖帝就是這樣誕生的.

不光他盯住了綠銅與小青蓮,其他所有人也都將眸光投了過來,即便人們不知銅塊來曆,但是見到一株青蓮也動容了.

化仙池走出過一位大帝,可謂盡人皆知,見到這種情景沒有人不驚悚.

"仙湖無生物,連魚兒都沒有一條,然而現在…………又一尊妖帝要出世了嗎?"

"這塊綠銅,難道是極道帝兵碎塊,自太古至今沉入了不知幾多仙珍!"

幾位教主都心跳加快,怦怦跳個不停,一起向前邁步,年輕人手中的東西事關重大,必須要奪得.

東輕人顫抖,幾位教主逼來,他讓他毛骨發寒,感覺徘徊到了生死的邊緣,他知道拿到了不該得到的東西.

就在這時,一個胖子從遠處奔來,頭頂一口鐵鍋一樣大的破碗,腳不沾地,離地一尺高,飛了過來.

他是唯一一個在此能飛行的修士,如一個石墩子一樣墜向湖中,伸手探向綠銅塊,一臉的激動.

幾位教主齊出手,如山岳一樣壓落,阻擋無良道士段德,震的仙湖白浪沖天,胖子噗通一聲栽了進去.

人們心驚,幾位教主出手都沒有傷到他,被那個破碗震出的一片烏光給攔住了,只是墜進湖中.

"無量天尊,貧道前世今世都與它有緣!"段德又一次出手同時頭上的破碗垂落下千絲萬縷烏芒,罩落向下.

"大膽!"幾位教主大喝,皆再一次出擊,祭出器鎮壓.

這個年輕人被嚇住了,幾位大人物這樣相爭,讓他跟吃了苦瓜一樣,面色疾苦,進退不得.

對于他來說,本是一場天大的機緣,但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卻無福消受,根本不可能將手中的珍料收起來.

幾個教主凌空而降,破碗的萬道烏光也垂落了下來,可就在這時綠銅的上青蓮輕輕一抖,破開了所有.

"噗通"

它不過一尺高,但卻有不朽的神力,撞開一切,帶著綠銅塊沉墜向湖中心.

"啊……不!"段德撕心裂肺,跟死了老娘一樣,大叫著就要撲過去.

幾位教主也是心疼的要命,向前躍起,探出大手,竭盡所能向仙池深處撈去,可是這一切都是徒勞的,並未能抓住.

"天啊,又一次失之交臂,只差一點點,卻這樣錯過了."段德頭暈目眩,差點栽倒在湖中.

葉凡心頭也是一陣緊張,見到綠銅塊沉墜湖中心,悵然若失,催動湖中仙氣根本攔不住,無力回天.


"極道帝兵的碎塊,太古時期就存在的東西!"

"這個湖泊名為化仙池,說不定真的誕生過仙,那是仙兵碎塊也說不定!"

人們扼腕而歎,都覺得無比惋惜與遺憾,幾位教主與段德哭的心情都有了,恨不得以頭撞地.

"吼……",

遠處一聲大吼,湖水沸騰,煙霞沖天,此地氤氳瑞彩紛呈,一片晶瑩與燦爛.

另一座山根處,那里慘烈無比,人形紅毛生物出現後,大開殺戒,仙台一層天的人一瞬間死了十八位.

人形紅毛生物一沖而過,一只紅毛遍布的大爪子,將他們的頭蓋骨都給掀掉了,腦漿四濺.

"啊……"

終于,一位大能也遭難,口中發出一聲慘叫,半邊身子被撕下來了,鮮血噴湧,腸子五髒都流了出來.

他祭出的十幾道兵器,全都被紅毛生物一口給吞了下去,跟嚼豆子一樣嘎嘣嘎嘣作響,毀于齒間.

"啪"

紅毛生物將他的頭蓋骨掀開,"提溜"一聲吸了個乾淨,只有幾滴腦漿粘在其嘴角濃密的紅毛上,看起來格外的猙獰.

每一個人都寒毛倒豎,皮骨皆寒,這個人形的紅毛生物比厲鬼還可怕,殺性極重,無比殘忍.

"尸解仙,它難道要修行成了嗎,這麼恐怖!"

沒有人不心懼,連一位大能都殞落了,這還怎麼打,誰上去都不是對手,除非來一位人族的聖人,不然全都得死.

人形紅毛生物眼中閃動血光,泯滅人世間的一切的感情,像兩口血色的深淵一樣,可以活活嚇死人.

誰也沒有想到,所謂的神珠蘊有這樣一尊生物,稱之為魔珠還差不多,打碎了它等于打開了地獄之門.

"它是蔡族的先祖,為東荒第三代源天師,晚年發生了不祥,埋骨秦嶺萬古龍中,竟成了這個樣子!"有人知曉秘車,大叫了出來.

"一起動手,不然所有人都得死!"

連各方教主都不能鎮定了,一起怒吼,全都出手,祭出各種兵器.

"當"

鍾聲悠悠,一口金色的大鍾鳴動九天,如一個星辰一樣沉墜下來,打向人形紅毛生物.

"轟"

天火洶湧,一個八卦爐閃爍,巨大無比,以青金鑄成,垂落下大道本源則,鎮壓第三代源天師.

"隆隆隆"


一個黑色的大磨盤轉動,如烏黑的神金鑄成,碾壓而下,像是要磨滅世間的一切生靈.

各大教主全都出售,以性命交修的兵器攻殺,眼下非常危急,一個弄不好,將全軍覆沒,沒有一個人可以活下來.

人形紅毛生物真的非常凶悍,它化成一道血光,硬撼各種兵器,只在一息間就聽到了兵器折斷與大人物的慘叫聲.

鳴動九天的金色大鍾碎成數十片,熊熊大火燃燒的八卦爐裂成幾大塊,黑色的大磨盤被攥成一堆廢鐵,全都被毀!

"啊",一位大能慘呼,心髒被掏了出來,在紅毛大爪子中怦怦跳動,被其一口咬碎,吞了下去.

"哧,

人形紅毛生物一轉身,五指齊張,在另一位大能的頭蓋骨上留下五個指洞,五道白色的腦漿沖起.

"喀嚓"

它一扯,將第三位大能的右臂扯了下來,放在口中嘎嘣嘎嘣的嚼了起來,白骨茬森森,鮮血順著嘴角流淌.

此間場景血腥而又殘暴,第三代源天師像是自地獄打開枷鎖的惡神逃了出來,見人就殺,誰也不是對手.

它並沒有刻意運轉什麼,但是卻可以隨意揮動天道本源力量為己用,剛才的幾大高手都被它定住了,連掙紮都不能.

"人族聖人不來,根本無對抗他!"有人崩潰了,一位大能恐懼的大叫著.

"當世只有兩個聖人,一個遠在東荒,另一尊斗戰勝佛在須彌山,遠在天邊,根本沒有辦來鎮壓!"

突然,一聲長嘯傳來,孔雀王發絲飛揚,赤龍道人道袍獵獵,兩人從顏如玉手中接過一把兵器,發出萬丈青光.

古之大帝的氣息彌漫,一種如宇宙星空大破滅一般的悚人波動在浩瀚起伏,萬古青天都將要成空!

極道帝兵出複蘇,青帝神威再現于世間,各方教主都忍不住要跪拜下來,太古的神靈都要因它而顫抖.

這是一株混沌青蓮,九葉撐天地,一株翠碧藤根壓神祗,這仿若是一尊活著的妖帝,因為這是以他的本體煉成的!

帝兵一出,幾乎要壓塌了諸天萬界,近前的一些大能終于忍不住,跪倒了下去,承受不住這種大帝威壓.

人形紅毛生物驚恐,停止了殺戮,微微打顫,不斷的倒退,發自內心的恐懼.

這就是妖帝之威,後荒古時代,唯一證道,打破天地規則,力壓這片大世界的無上大帝!

"錚"

在這一刻,又一聲龍吟傳出,一把龍劍飛出,像是可以震塌諸天,擁有舉世無雙的攻擊力!

龍頭劍鋒,九爪劍紋,龍尾化作劍柄,縱然萬輪太陽聚在一起,也沒有它的光芒盛烈.

太皇劍出世,不讓十萬年來第一人專美于前,兩兵齊耀,日月無光.


"噗"

不少教主大口咳血,縱然他們是當今這片天地的統治者,也承受不住這種威勢,全都踉蹌後退,臉色雪白.

兩把帝兵如兩道永恒之光,讓人根本抵抗不住,這是發自內心的臣服,縱為聖主也忍不住要叩首膜拜下去.

人形紅毛生物很強大,殺一方教主如摘花除草,但是此時卻生出退意,它再強大也不敢與帝威攖鋒.

不斷的倒退,而後它一聲大叫,沖出古洞,向另一個方向奔去.

"壞了!"

仙池畔,這邊舟修士脊背生寒,人形紅毛生物沖上了這座山峰,沖他們而來,跟催命一樣.

"哪里走!"

後方,赤龍道人,孔雀王大喝,手持混沌青蓮,流轉開天辟地的力量,追殺了上來.

大夏皇主頭懸太皇劍,化成一條黃金大龍,也殺了下來,此劍一出,天地皆顫.

"啊……",

人形紅毛生物沖上了山巔,還沒有出手,仙湖岸邊就傳來了慘叫聲,東荒的幾名源術宗師,無一例外,全都生出了紅毛,如厲鬼一樣,在地上打滾.

葉凡覺得渾身欲裂,關鍵時刻,黃金聖血燃燒了起來,一種驚悚的氣息被擋在了體外,他是唯一一個沒有倒下去的源術師.

所有人見到這一幕都從頭涼到腳,這種景象讓他們心神欲裂,根本不知為何這樣,

在這一刻,眾人噤若寒蟬,大氣都不敢出,靜等極道帝兵到來,無人敢去奪怪物體內的你那顆人世仙丹.

"聒噪!"

突然,一聲大喝傳來,山根下古洞最深處,傳來一聲大喝,像是有一個無上存在從沉睡中驚醒了過來,發出一股汪洋一樣的可怖波動.

一輛古老的戰車沖了出來,高不過一尺,由一頭一尺多長的紫色小麒麟拉車,還有一條一尺多長的青色小龍盤旋在上,另有一只半尺多長的赤血神凰在後飛舞.

此外,七八名多半尺高的小人,在前開路,顏色各不同相,一個個玉雕一樣,在前面奔跑.

古戰車上,立著一個一尺多高的人形生靈,如一尊神祗一樣,繚繞一百零八道神環,大喝道:"何人在此喧嘩,將我族不朽的上古大帝驚醒?!"

它是一個上位者,並非那個不朽的上古大帝,但是卻有一種滔天的恐怖威勢,雖然只有一尺多高,但是卻將要這天地崩裂.

"大帝!?"

"有一位活著的上古大帝?!"

所有人都呆住了,不敢相信這一切,後世怎麼還會有這種存在,竟有一位古帝沉睡在秦嶺萬古龍脈中,他是誰?!

過幾天忙完後,恢複兩章時會告訴大家的,這幾天不要等很晚那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