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 綠銅塊,源天師齊出
萬古龍xue中,龍yin陣陣,古dong中忽明忽暗,有燈籠一樣的眸子在閃動,讓人窒息.

"龍,該不會真的有這樣一尊神祗吧?此乃飛仙地,也許真有這樣一個存在!"

秦嶺龍xue名傳萬古,伏有一條真龍不是沒有可能,因為在太古以前有神靈的種種傳聞.

"這個古xue中沉睡有唯一真龍?!"

太古萬族所用文字是神文,為神靈開創,若說某一段古史中有這種無上存在,有些人自可接受.

古dong明明暗不定,不斷吞吐龍元,猶如複活了一樣,一顆神珠出現,鮮紅yu滴,在萬道元氣中沉浮.

此珠一現,人們石化,而後許多人眼睛都紅了,爭先恐後向前沖去,活化石級人物都瘋了!

"真龍吐出的珠子!"

"神祗!"

"傳說中的龍珠出現了,真的有這種仙珍!"

鮮紅yu滴的珠子如瑪瑙一樣晶瑩剔透,直徑能有一米多,是一顆碩大的仙珠,夢幻般的se彩讓人心醉.

萬古龍xue前,所有人都血脈噴張,內心激動,大多都為教主級人物,功參造化,奮力爭奪.

龍元洶湧,古dong幽深,吞吐日菁,神珠一閃而沒,所有人都沖了進去,沒有一個人能鎮定.

古xue前,再無人停留,全都消失不見了,人們一擁而入.

仙池畔,諸多修士面面相覷,許多人後悔為何沒有選擇龍xue,那可真是一顆神珠啊,親眼所見,可與天奪造化,讓人證道.

"真龍留下的神珠,這是在間接證明仙存在嗎?!"

人影閃動,有兩名教主向山下奔去,改選萬古龍xue奪機緣,因為那顆碩大的神珠太重要了.

"xiǎo葉子你看出什麼沒,我們能去奪龍珠嗎,那可真的是一枚仙珍啊!"李黑水搓手.

"別去,那里多半有一尊遠古聖靈,當世無人可戰,比此地更加危險."葉凡神se鄭重.

依照他的判斷,山根處的古dong有進無出,除非以極道帝兵護體,不然進去多少人都得死.

"年輕人可否借源天書一觀?讓我等共參,以便堪破仙池,讓在場同道都有仙緣"歐陽曄手撚長須,不yīn不陽的說道.

"這老東西要動手了,你們不要離我太近"葉凡暗中叮嚀.

"那怎麼行,現在龍源內斂,你無法借秦嶺大龍之力,讓我們來助你!"東方野道.

"無妨,我自由手段斃他"葉凡搖頭.

其他人也上前開口,要與他一起出手,道:"他不過是一個源地師而已,我以妖帝九斬滅掉他完全沒有任何問題"

"放心好了,秦嶺大龍的力量雖然內斂了,但是地下還有其他妙處,這里是萬古仙池,內蘊無窮玄機,可為我所用."葉凡微笑.

幾人聽他這樣說,頓時放下心來,李黑水瞥了一眼歐陽曄,道:"老貨,你真是吃飽了撐的,找死!"

"不知天高地厚的xiǎo輩"歐陽曄沉下了臉,盯著葉凡,而後掃視四方,道:"葉凡你想獨吞仙池,諸多道友不會答應的.人心不足蛇吞象,說不定連你身上的萬物母氣鼎都要丟在這里"

這絕對是撕破臉皮要動手了,故意點出大帝專屬聖物,想讓其他人也出手擊殺葉凡.

"你可真是個勢利xiǎ凡無懼,趟著湖水前行,一步一步向歐陽曄走去,殺氣騰騰.

"年輕人不知深淺,雖然有xiǎo名氣,但也不該對老輩人物不敬!"不遠處,四名老者走出,其中兩人赫然是半步大能,擋在前面.

歐陽曄帶著笑意,好整以暇,一甩大袖,背負雙手,昂首而立,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置身事外看熱鬧.

"倚老賣老,都給我閃開,我想殺歐陽曄誰也擋不住!"葉凡沉聲道.

"到底還是年輕啊,火氣這麼沖,不知道這樣很容易死掉嗎自古英才多天折,你也想步他們後塵嗎?"其中一人yīn聲道.

"滾!"葉凡一聲喝斥,袖子一展,化成一片藍光向前chōu去.

"xiǎo輩找死!"其中那名仙台一層天中期的人yīn冷的開口,舉手就打了過來.

"砰"


兩者劇烈碰撞,葉凡巋然不動,那個老者則如一個爛木偶一樣被長袖打了出去,大口咳血,面如金紙.

另一人見狀上前,掌心神芒乍現,祭出一口龍蛟剪,化成一道流光飛來,兩條蛟龍相jiāo,要將葉凡攔腰截斷.

"砰"

葉凡張口吐出一道先天jīng氣,如吹蠟燭一樣破滅龍蛟剪,混元一氣將此人震的吐血,橫飛出去.

"不過如此!"他昂然而立,向前大步而行.

"什麼?!"眾人驚呼.

幾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葉凡輕描淡寫,將兩個仙台一層天的強者擊成重傷,這並非借龍氣為己用,而是他自己的力量.

"仙台一層天的強者都這樣慘敗了,可兩者相差了七八個xiǎo境界啊!"

"八禁,他觸及到了八禁領域!"

當場,就有教主級人物變se,一下子猜想到了事實真相,不然絕不可能跨這麼多境界對決.

人體共有五大秘境,分別為:輪海,道窖,四極,化龍,仙台.其中以仙台最為特殊,每一層天都相當于過去一個大秘境,實力差距巨大.

仙台一層天都相當于過去九個xiǎo境界,不過卻沒有那樣細分而只是以初階,中期,絕巔而論.

"八禁,這麼久的歲月後,又有人觸到了八禁領域!"老輩人物無不變se,這樣的人自古少有,一般都會成長為驚天動地的無敵強者.

葉凡上一次露出八禁戰力,可卻並無人傳揚出去,故此世人不知,而令人舟才第一次嘩然與震驚.

"八禁啊,……"眾人也只能念叨這三個字了.

瑤池聖nv露出異se,搖光聖子閃現過一縷驚容,中州第二美nv月靈公主眸綻神輝,五域諸王皆動容……年輕一代眾人心緒各不相同.

各方教主也都難得的露出了無比鄭重之se,皆一語不發,心思電轉,不知在想些什麼.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葉凡身上,八禁古今少見,一旦觸及,早晚有一天會天上地下無敵,這是古人給出的詮釋.

"不過八禁而已,在沒有成長起來前,也就那麼一回事,殺死了什麼也不是,不為大成的聖體,一切皆有可能."歐陽曄yīn惻側的說道.

這是在點醒眾人,殺人要趁早,現在是最好的機會,還有萬物母氣鼎可拿.

還聲下兩名老者擋在前方,此時全都下狠手,這是兩位半步大能,仙台一層天絕巔的人物.

一人張嘴吐出一座銅塔,有一寸高,刹那間放大到十幾丈高,向下降落,籠罩葉凡的頭頂,將要他鎮丵壓.

"xiǎo輩,縱然你成就八禁又如何,我以絕對境界撚殺你如踩蟻蟲,在沒有成長起來前你什麼都不是!"

另一個人也眸光yīn鷙,張嘴吐出一個青銅xiǎo人,起初不過一寸高,但是快速化成一個巨人,力拔山河,一步邁出,山岳大震.

"未能大成,不過是一只螻蟻爾,一腳踩死,一了百了,所謂的未來,不過是一場空,我不會讓你長成下去!"

兩人yīn冷的笑著,各祭法器,要將葉凡抹殺,早有決斷,不給他成長起來的機會.

"轟"

突然,元氣暴動,法力如海,仙池中沖起一片仙光,葉凡右手放大,一把抓住了十幾丈高的銅塔,搶奪了過來,而後像輪動稻草一樣砸了下去.

"什麼?!"那位半步大能吃驚,果斷倒退.

可是已經晚了,葉凡如一尊神明一樣,手持銅塔壓了下來,將半步大能震碎,化成一堆血泥,根本無法反抗.

"咚"

葉凡輪動銅塔,重重的打在了那個青銅人身上,兩件法器發出絢爛火光,全都碎裂.與此同時,那名半步大能也被砸了個骨斷筋折形神俱滅,什麼都沒有留下來.

轉瞬間,兩位半步大能斃命,仙池畔眾人倒退,鴉雀無聲.

葉凡可引動仙池中的力量,依然可戰絕頂聖主,讓很多人感覺大事不妙.

"源天書果真非凡……,,歐陽曄驚悚,他都無法召喚此地的力量,而葉凡卻做到了,他嘿嘿冷笑,腳下源紋浮現.

刹那間,葉凡mao發皆豎,強烈的危機感湧上心頭,腳踩行字訣如飛遁向一旁.


"砰"

一輪xiǎo太陽飛了出來,金光熾盛,將葉凡方才的立身之所蒸干了,煙霞流動,一切都不複存在了.

神源塊!

這是一塊人頭舟神源塊,上面密密麻,刻滿了紋路,蘊有無窮奧義,可于一瞬間將無盡山脈夷為平地.

神光盛烈,另外三塊神源浮現了出來,大xiǎo相仿,定住在半空中,劇烈的神力波動摧毀一切,源紋密布.

"歐陽曄你瘋了!"葉凡心底發寒,如墜冰窖.

每一塊神源都價值五十萬斤純淨源,足足有大塊,刻上了繁奧的源術,一旦破開,方圓百里都將生機絕滅,成為焦土.

"放心,這是四象源天陣,只會將你煉化,不會傷害其他人,xiǎo子我送你去見曆代源天師!"歐陽曄嘿嘿的笑著,讓人mao骨悚然.

四顆人頭大神源塊,排列在四方,將葉凡困與中心,流動出恐怖的氣機,金se神光沖霄,如四輪太陽懸在那里.

密密麻麻的源天神紋發光,一並沖出,每一個神源塊都化形出一只仙靈,流動出一股讓人窒息的力量.

一條xiǎo龍,一只神凰,一頭仙虎,一只玄武,全都不過一尺長,皆為金se,栩栩如生,分守四方,各自張口吐出一道匹練,開始煉化葉凡.

一聲劇震,萬物母氣鼎浮現,懸在葉凡的頭頂上空,垂落下絲絲縷縷的玄黃氣,將他護在里面.

四個神源塊蘊含無窮神力,帶給他的壓力過于巨大,盤坐在地上,雙手結印,牽引仙池中的仙光為己用.

他在虛空中刻字,鏗鏘作舟,每一個字都閃動金屬光澤,烙印在了虛無間,錚錚而鳴,如天劍出鞘.

"禁仙六封!?"歐陽曄大吃一驚,葉凡在源術的上的進步太快了,超出了他的理解,這才幾年而已,這種源天禁術已達三封了!

禁仙六封的在源術中的地位,如同人族大帝推演的蓋世秘術,處在絕巔,擁有無窮奧義,神妙不可言.

"我連大能都可以封死,你"歐陽曄臉se煞白,蹬蹬蹬倒退.

葉凡展出禁仙六封,一個又一個古字蹦出,烙印在虛空中,組成一片紋絡,將四象源神陣撕開了一角.

他頭懸萬物母氣鼎,站起身來,緩緩向外走來,bī向前去.

"不好!"歐阻曄變se,露出一絲恐懼.

"無妨."就在這時,他身邊的一位大能站了出來,喝道給我滾回去!"

這是中州蕭家的大能,同yīn陽教一樣,與葉凡有大怨,歐陽曄就是他們請來的,探出一只手蓋向那個缺口,想將葉凡打回源陣中,讓其化成灰燼.

"不要妄動!"歐陽曄大叫,但是為時已晚,葉凡引動這位大能劈來的神力,快速無解源陣,一步邁出.

一尺多長的xiǎo龍,神凰,仙虎,玄武全都發出一聲哀鳴,沒入了神源塊中.

"錚","錚"…………

葉凡刻出的那些古字,在虛空中閃爍,如一聲聲劍鳴,驚天動地,四塊神源被壓制.

光華一閃,葉凡祭出鼎,將它們收了進去,道:"這可真是一份大禮,為了感謝你,我親手送你升仙!"

他每向前邁一步,湖水中就有一片仙光沖出,將他繚繞中心,九步之後渾身璀璨,每一寸血rou都近乎透明.

無窮仙光將他籠罩,舉手抬足,幾可號令天地,揮動大道本源,可雄視諸多大能!

"你殺不了他"蕭家那位大能冷笑.

此外,yīn陽教也有兩位大能在仙池附近,一起從暗中走了出,bī上前來,他們的主力在龍xue那里.

三位大能出手,一起要殺葉凡,歐陽曄終于鎮定了下來,他的盟友沒有扔開他,冷笑不止,盯著葉凡.

"擋我路者,伏尸腳下,血濺五步!"葉凡堅定不移,向前走去.

年輕一代,瑤池聖nv,搖光聖子,月靈公主,五大域的諸王,全都心中震動,盯住了前方,關注這一戰.

各方教主也都神se凝重,盯住了場中的幾人.

"嘩啦"


湖水沸騰,沖起無盡仙光,將葉凡淹沒,大戰開啟了,四條身影如龍騰云,山崩海嘯,激烈大戰.

"在這個地方,他的戰力真的可與聖主並論!"

葉凡大開大合,仙光如海,他如一條真龍在騰躍,掌指不斷拍塌虛空.

不久後,歐陽曄大叫:"不好."可惜太遲了,一切都已不能阻止.

但凡被葉凡拍過的虛空,都有烙印閃爍了出來,禁仙六封出現,將三位大能封在了當中,他借仙光之力完成了這一切.

"我說過擋我者死!"

葉凡將鼎中的一個神源塊祭出,而後引動,他chōu身退出這片封印地.

"轟!"

耀眼的神光沖起,一片狹xiǎo的空間內一切都不複存在了,xiǎo天地被熔煉,歸于原始.

"啊……"大能撕心裂肺的慘叫發出.

刻有無窮先未紋絡的神源塊爆發,景象駭人,跟太陽崩碎了一樣,不過這一切都被禁仙六封擋在里面.

"和……",歐陽曄大叫,神源塊是他煉制的,耗費極大,成本駭人,到頭來卻害死了己方的人.

"該死的禁仙六封!"他嘶吼著.

所有觀戰者都從頭涼到腳,在這種地方,葉凡召喚仙池的力量為己用,實在太可怕了.

足足三位大能啊,就這樣完了!

當一切平靜下來,烙印在虛空中的文字也都暗淡了,仙光也支撐不住了,神源塊引動後的力量太可怕了.

狹xiǎo空間解封,其中一人形神俱滅,另外兩人身體殘缺,跌跌撞撞逃了出來,但法力盡失,不能戰斗了.

"砰"

葉凡一掌擊出,一具軀體碎裂,抬腳側踢,最後一人也成飛灰.

"別殺我!"歐陽曄大叫,驚恐倒退.

現在誰還敢擋,三位大能都慘死了,沒有人願意在這個地方與葉凡對抗,太不值了.

"我說過,誰也救不了你!"葉凡上前,一指點出,歐陽曄頭顱上出現一個血dong,他一聲厲叫,仰天栽倒在地上,死于非命.

"轟"

另一座大岳的山根處,龍dong劇烈震動,各方教主都在出手,爭奪神珠.

"啪嚓"

直徑一米多的神珠,在諸多聖主的力量下,終于就是裂開了在當中一個渾身長滿紅mao的人形生物跌落了出來.

"什麼,龍珠中蘊有這樣一個生物?!"眾人驚異.

"吼"人形紅mao生物睜開了眼睛,she出兩道血光,一聲大吼,讓諸聖主氣血翻湧,差然昏厥過去.

"那是什麼?"仙池上,眾人向下觀望,見到了古dong中的一切,全都駭然失se.

"第三代源天祖師,晚年發生不祥,成長到現在這個樣子了,他到底是什麼?"葉凡心中震動,睜開神眼,仔細觀察.

源天師的晚年有著太多可怕的秘密,這必然是第三代祖師,所有的不祥集于一身,也許將要被揭開了.

"轟!"

有一股更為讓人悚然的氣息爆發而出,自萬古龍xue最深處沖了出來,讓每一個人都心神戰栗,幾乎要跪伏下來.

"真的有一尊遠古聖靈!"病老人的眸子she出兩道駭人的光束,自語道:"古之大帝不出,誰與爭鋒?"

"哎呦!"仙池畔,許多人承受不住這種威壓,軟倒在地上,其中一個年輕人更是栽倒湖中,掙紮爬起時,從湖底抓起一個綠銅塊,上面生有一株xiǎo青蓮.

五千字長章.不過今天還是只有一章了,抱歉兄弟們,辰東現實中有一些事情,這幾天會很忙,每天只能一章更新,這幾日忙完後會立刻恢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