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化仙池
太古年間,幾位"皇"可摘星捉月,手段超凡,無可想象,全都是逆天的生靈.

而今,人們從猴子的實力推測出了老斗戰聖皇的一絲戰力,要知道猴子被封上百萬年,修行不過二十年而已.

那活了無窮歲月的斗戰聖皇將有多麼可怕?恐怕上窮九天,下進九幽,煉化星辰"吐納太陽,無所不能.

猴子打出了真火,堅決不退出,輪動烏鐵棍大戰王騰,力可破天,火眼金睛,渾身mao發成金黃se,閃動光澤.

葉凡也沒有辦法,猴子的xing情如此,他多說也無用"肯定拉不開,不將敵手打成rou泥,烏鐵棍不會停下來.

不得不說,王騰真的太強大了,以一口天帝劍生生擋住了烏鐵棍,各種本源法則齊出,有攻有守,並無敗相.

"嗡"

他的眸子很可怖,每一次眨動都讓天地齊鳴,如大道經文在響動.

在其雙眸開合間,如一片星域一樣,深不可刻,幻滅了又重生,一瞬間的流逝,仿佛萬古青天千萬年.

這就是武道天眼!

所有動作,所有招式,所有秘法,在其眼中根本沒有什麼秘密,可直透本源,再快的動作在其眼中也如蝸牛一樣遲緩.

連各方教主都沒有天眼,而他卻修成了,這是修煉路上的一種證道的體現,是一種質的飛躍.

有的人即便成為了聖人,也無法成就天眼,這是極其難得的rou身升華,世上沒有幾人能夠擁有.

王騰眸子合開間,會流動出極其可怕的力量,如大磨盤一樣可將人碾碎,武道天眼光束,可破滅萬物.

"當","當……"

猴子的烏鐵棍輪動,打在在這些光束上,火星飛濺,每一擊都重若億萬均,猶如宇宙星辰相撞.

遠處,眾人駭然,武道天眼如此可怕,力道這樣驚人,堪與猴子的天賦神力比擬了.

"不僅能直視萬物本源,一切速度在其眼中都遲緩"還有這樣可怕的攻擊力,誰人能擋?"

沒有人不心驚rou跳,東荒的聖主,中州的皇主,西漠的神僧,南嶺的妖主等皆動容,心中忌憚.

年輕一代,姬皓月,瑤池聖nv,各大神朝的皇子與公主等,南嶺的妖nv等也都倒吸冷氣.

"嗡"

虛空如一張畫卷一樣抖動,王騰的雙眸中迸she出九個古字,烙印空中,武道天眼光芒嚇人,發出一種可怕的氣機.

像是要磨滅這個世間,那雙眸子明滅不定,如星域在誕生與潰滅,九個古字轉動,有一種開天的氣息.

眸光she出,打的烏鐵棍飛起很高,差點穿云而去"若是其他兵器早已成吝粉,可碎滅萬物,但這是誕生出神視的凶兵.

可怕的力道,無以倫比的磨世法則,這是古之大帝留下的九個字,擁有匪夷所思的本源之力.

猴子手中的烏鐵棍差點飛出去,他一聲大吼,渾身金semao發倒豎,這才穩住,差點吃一個大虧.

"刷,,

兩道犀利的眸光she出,猴子的金睛也一陣駭人,他亦有天眼,這是與生俱來的,都斗戰老聖皇的傳承.

"鏘鏘……"

天眼對決,眸光如刀刻,撞在一起,光華四濺,割裂天地,極其嚇人,這只是兩對眸子的力量.

"九個古字,有這樣的妙用……,,葉凡mō了mō下巴,認真琢磨了起來,他是否也能將掌握的就個古字煉入眼中呢?

可惜,他只得到一卷道經,並沒有講述如何利用大帝的文字,一旦煉化入眼,天知道會發生什麼.

且,不一定是煉化進眼內,也許是其他身體部位.

沒有無缺的古經,總覺得差點什麼,不能貫通.

猴子發威,又展開子凌厲的攻擊,壓制北帝倒退,斗戰聖皇的子嗣不僅有力道"還有各種皇級秘術,大戰越發jī烈.

"luan古大帝的聖術!",

眾人齊驚,越看越覺得王騰的秘術與古籍終記載的luan古經相像,神威絕倫.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luan古大帝與斗戰聖皇的決戰,通過yan們的繼承者展開.

猴子越戰越猛,天賦無可比擬,但是luan古經也極度可怕,在王騰手中展現出來"難有抗手.

葉凡再次傳音,他覺得猴子不會敗,但是想殺北帝不易,還如不讓他借助泰嶺大龍的力量對決.

"不行,我非要親手斃掉他."猴子的脾氣上來了"越戰越勇,大棍輪動的跟個黑se的大風車一樣.

所有人都一陣無言,這兩人太強勢了,爭著搶著要殺王騰"那可是堂堂的北帝啊,少有人可匹敵,怎麼現在成了獵物了?

"不要打了,要錯過時間了,泰嶺千古大龍開始移動了!"有人驚呼.

泰嶺古xue會動,世人皆知,在一個地方停留一段時間就會消轉移,不會長時間駐足,這也是千古來無人尋到的原因.

"走了,方才聖體勾動大龍本源力,驚動了龍xue,它早已誕生了靈智,將要離開了."一位尋龍地師說出了真相.

"什麼,快沖過去,不要錯過時間!"許多人叫道.

然而,猴子與王騰橫在前方,大戰不掇,擋住了所有人,沒有辦法通過.

"兩位不要戰了,不然將錯過干古仙藏!"有人勸道,真不希望他們繼續了.

葉凡觀察地勢,心神一動,大龍的確在移動,再拖延下去恐怕真的會活過機緣了.

"猴哥不要打了,化仙池與龍xue得一就有望證道,干萬不要錯過.",

猴子聞聽此言"放緩了攻擊力力度,而王騰也後退,不想再生死搏殺了,進入化仙池或者龍xue最緊要.

"隆隆……",

那條龍脈移動,山根處的古xue噴薄jīng氣,一聲龍yin響動三十三層天,如從莽荒透出.

就在這一瞬間,很多條身影沖了過去,諸多教主,各大聖主,會都在行動,沒有一人耽擱.

北帝並沒有動,眸子冰冷無情,盯住了葉凡這一邊,立身在金se的古戰車上,睥睨下方.

"我沒有來晚吧."老瞎子出現,一招手將李黑水幾人叫了過去,掃了一眼王騰,道:"你就終究是沒有成帝呢,你敢luan傷我後輩,我就敢上北原去殺你的族人.",顯然,他聽到了北帝此前的話語,他身為活化石級人物,這種話一般是不會說的,但今日王騰揚言要殺李黑水,吳中天,柳寇等人,讓他很不滿.

東荒聖地何其強大,還從未有一個大能向大寇子孫出手呢,因為都有忌憚,十三大寇若是發狠,也可殺光他們的弟子.

另一邊,赤龍道人,孔雀王出現了,站在顏如yu身邊,一招手將龐博叫了過去.

大妖龐博,在妖族有特殊的身份"地位不次于顏如yu,名義上為青帝的傳承者.

王騰神se一震,腳下金se的古戰車光芒熾盛,隨時可穿透虛空而去,他即便再強大,面對幾個活化石也是沒轍.

這些人一個能傷他,兩個就可讓他形神俱滅,活化石不可揣測,實力擺在了那里.

王騰瞳孔收縮,未發一語,葉凡,猴子,赤龍等人都能威脅到他,駕馭金se古戰車沖進仙土深處.

"猴哥,不要去龍xue,那里有一個可怕的生物,這里沒有人能夠對付."葉凡傳音.

"不行,我需要龍xue中的那枚人世仙丹,化仙池中沒有."猴子一縱而起,沖向古xue.

"猴哥,在故鄉時我最崇拜你了,沒有想到真有你這樣的存在,都是石頭里蹦出來的."龐博叫道.

猴子一種無語,撓了撓頭,不知道他在說什麼,扛著烏鐵棍"眨眼不見了蹤影.

赤龍道人,孔雀王,老瞎子沖葉凡點頭,也分別行動了起來,沖向龍xue,他們這樣的活化石,都想尋夢幻級龍髓延壽元.

葉凡一番提醒,幾人皆點頭,眨眼消失不見了,另外有顏如yu跟了下去,料想攜有極道帝兵,可保幾人xing命.

老輩人物大多都沖向了古xue,那里的仙珍對于對他們來說無價,不死神丹,夢幻仙髓人世不可見,終于有了線索.

葉凡,龐博,李黑水一行人沖向化仙池,姬皓月已經與家族的人彙合在一起,不過姬紫月卻像個xiǎo尾巴一樣跟著葉凡他們溜走了,沒有去見宗老.

化仙池,在一座巨山之巔,那里流光溢彩,煙霞四溢,非常的夢幻,水澤如yu一樣,靈氣洶湧下來,山體都被淹沒了.

來到近前後,沒有一個人可以飛行,全都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阻住,只能徒步上山.

即便是各大教主也不行"唯有一步一步向上攀登,盤山路上有很多人,全都是高手.

葉凡在沿山道而行時,見到了不少故人,瑤池聖nv嫣然一笑,百huā失se,加入了他們的行列.

"葉兄弟好久不見了,我來了."一個身穿獸皮衣,皮膚呈古銅se的野蠻人大步流星,走了過來"手中拎著一條狼牙**āng,正是東方野.

"野人."龐博笑著捶了他一拳,自然認識,東方野在奇士府赫赫有名,因為有一次拎著**āng子差點把王沖給拍死.

這一次中州第三美人雨蝶公主為未來,不然的話,當初洗劫段德三人組就聚齊了,他們皆笑了起來.

"我剛才見到那胖子了"估mō著也上來了."東方野道.

"趕緊把九神兵藏好,那胖子可不是個善類."葉凡提醒龐博.

"放心,九神兵與我的妖帝九斬煉化合一了,他見到也沒轍."龐博道.

"不用怕他."姬紫月黑寶石一樣的大眼睛烏溜溜的轉動,尋找段德,氣鼓鼓,道:"他敢出現,我族聖主不會放過他,太壞了!"

段德離開東荒前,曾光顧姬家陵園,終究是讓他盜開了一座神王大墓,氣的姬家族老追殺了數十萬里,但到底還是讓他跑了.

"這死胖子真不得人心."葉凡笑了.

"怎麼來了這麼多教主級人物?"李黑水覺得不妙"那可是大能,實力高深莫刻,他們很難競爭.

並非所有老輩人物都沖向了干古龍xue,也有不少人沖化仙池而來,全都是雄霸一方的大人物.

"這一次是神算子推演出來的,與以往大不相同,故此來了很多人."瑤池聖nv開口,明麗動人.

"這個神算子可真不簡單."葉凡不知第一次聽說了,一直想將他那個高足抓出來呢.

"的確很神秘,少有人知曉其來曆."瑤池聖nv一笑傾城.

"瑤池的姐姐你可真美麗,跟我一樣漂亮了."姬紫月有點調皮兼xiǎo自戀的說道"大眼彎成了月牙狀.

"真自戀."葉凡在其光潔如yu的額頭上敲了一下.

"這叫自信好不好?!"姬紫月將他的手拍開,磨動晶瑩閃亮的xiǎo虎牙,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一行人很放松,從容不怕的來到了山巔,在這個過程中,沒有人敢對他們不利.

在這個地方"葉凡可勾動泰嶺龍源,剛才都敢要去殺北帝,連老輩人物都躲著他,不敢觸零頭.

在這一刻,葉凡頗有聖體初成的威勢,所過之處無人敢擋.

"無去……"他媽今天尊!"遠處,一個胖道人出現"來到了山上,遠遠的盯住了葉凡與野蠻人.

段德想吐血,上一次被扒了個jīng光,連為秘寶的鞋與抹子,都被野蠻人穿在了自己的腳上.

最過分的是,他後來還跟兩人合作過,直到葉凡動用九神兵,他才恍然大悟,知曉是哪個王八蛋將他給洗劫了.

"道爺我給你沒完!"段德咬直咬後槽牙.

終于,葉凡他們臨近了化仙池,水澤流淌霞光,氤氳蒸騰,一片絢麗.

"老哥你也來了."在這個地方,葉凡見到了病老人,上前見禮.

龐博他們也不敢怠慢,也都上前相見,早已聽葉凡說起過,知曉這多半是個了不得的異人.

"不對呀,仙池中有生命,難道又誕生出了青帝一樣的生靈?"一些老輩人物驚異.

自古至今,此湖有著太多的秘密,綠銅塊這樣的珍料不知有多少,青帝都紮根其上誕生的.

相傳,太古年間,這里就沉墜過帝兵碎塊了,很難想象,到了今日會有多少神物.

自古以來,沒有令人成功進入,這一次很特殊,被人推演了出來,群雄齊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