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八章 對決北帝
猴子,跟黃金鑄成的一樣,金芭的毛發閃爍燦燦光華,火眼金睛,手中烏黑的大棍上捅天下抵地.

葉凡一眼認出,這是從神源中切出來的那把驚世凶兵,曾經洞穿不止一位太古的王,飲過無上王的血.

凶兵內蘊的神被雖然陷入了沉睡中,但是依然有一種可怕的魔性,一旦讓其蘇醒,將無以倫比.

矛鋒被猴子磨掉了,而今化成了一條烏黑的大鐵棍,雖然坑坑窪窪,但是卻難以斷掉,也不重有多少萬鈞,壓的虛空都塌陷了.

太古的聖皇子這個身份太敏感了,本身又這樣強大,而今古族將出世,有幾人誰敢惹?許多人眼皮直跳.

兩個古生靈不情不願,給葉凡磕頭賠罪,讓遠處身為主人的王騰眼睛都立了起來,入鬢劍眉倒豎.

"不服就死過來!"葉凡出言,邁大步向前走去,地下有一道道龍柱沖出,穿透地表.

其他人都驚異,葉凡敢戰北帝,難道還真的有勝算不成?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過來.

"他成長很快,不過幾年而已,可與老輩人物爭鋒了,不愧是聖體啊."

僅僅數年過去,葉凡的戰力已提升很多,人們相信照這樣是速度下去,要不了多少年就少有人可壓制他了.

"那我就成全你,以你聖血染我帝劍!"王騰走來,步履沉穩,手持金色聖劍,相隔很遠他就斬了過來.

葉凡平靜相對,腳下一踏,源天紋絡閃動,與天上星辰對應,一片又一片的流動.

"啵",突然,大地裂開"上沖起一條真龍,青色鱗片閃動,龍軀粗大,巨爪寒光閃爍",雄渾不可擋.

"真龍!"

"雖知是龍氣所化,但是栩栩如生,太像了,與活物根本沒有什麼區別.",這條青龍橫展身體,如一道青刀一樣劈來,與天帝劍撞在了一起,發出一片刺目的光華.

王騰冷哼,大步逼來"舉劍斜斬,可是青龍不滅,騰躍而起,橫擊上前,又一次阻擋住了他的步法.

"外力而已,于我無用,斬盡之後就是絕命之時!",王騰黑發如瀑,眼神犀利.

葉凡從容自若"一聲輕叱,地下成百上千道青龍沖出,一條條都如血肉之軀,強大無匹.

後方,諸多聖主終于變色,這樣的攻擊讓他們都覺得眼暈,這是秦嶺大龍的力量,葉凡竟可隨意召喚.

兩條……幾十條還好說,可是現在數百上千條,攻擊力驚人,萬龍爭雄,吞吐神珠.

歐陽曄等人都全都變色,源術的奧妙無窮無盡,這是源天書中記載的獨一秘法,勾動龍源"讓他們無比嫉妒而又羨慕.

"在這個地責,聖體真的可與北帝一戰!"

瑤池聖女,大夏皇子,月靈公主等人全都動容"年輕一代敢向王騰揮刀者太少了,眼下葉凡卻想殺北帝!


各方教主心中都一陣悸動,在這個地方千萬要小心,萬一給聖體以源術擊殺,那可沒地方哭取.

"源術竟這樣可怕,可斬聖主級人物!"

萬龍齊出,青色閃電一道道,雷動九天,此地一片龍氣繚繞.

王騰大開大合,在萬龍中間沖殺,但是龍力永不枯竭,被斬一條還會再出現一條,到處都是龍影.

"給我破!"他持劍大吼,法則之力盡展,所有龍身都崩碎了.

"〖鎮〗壓!",葉凡也是一聲大喝,雙手結印,斬動虛空,九個古字先後從他舟指尖跳出.

道經中有九個神秘古字,可〖鎮〗壓己身實現永恒,玄奧無比,不可揣測,葉凡一直在研究.

昔日,也曾用過對敵,不過卻不能通透,而今此地有無盡龍力可借用,相當于滔天法力.

此時,他自然想起了這門神術,這是九個帝字,擁有莫測之神妙力量,唯有人族大帝可以辨認.

一個又一個古字跳出,在空中出現一個牢籠,九字封天,沒有一個人認識有何意義.

"九個帝字交叉成了一個牢籠,太神秘了!"眾人驚呼.

九字壓落,慢慢合攏,一個小世界乍現,如開天辟地,流動混沌霧氣,所有這一切力量都是秦嶺大龍在提供.

瑤池聖女,月靈公主美目泛異彩,葉凡真的要〖鎮〗壓北帝,這實在讓人驚訝.

許多老輩人物都驚悚,化龍第八變的修士而已,借助秦嶺大龍之力,展現出了這樣一種無上神術,過于可怕.

"嗡",世界牢籠將要合攏,王騰終于變色,舌戰驚雷,送出一段神音,武道天眼睜開,如一片星域幻滅.

九個古字,從他的眼中射出,一個個可怕無比,似可亂動天地!

葉凡心中一驚,對方絕對有掌握有古經,這亦是九個帝字,可與他掌握的九個字並論.

且,王騰實力驚人,參悟差不多了,將九個古字煉化入了雙眼中,讓人驚悚.

"他的武道天眼該不會是這樣煉成的吧?"

虛空劇震,十八個帝字的對決,發出恐怖的波動,那個正在開辟的小世界不斷演化,但王騰皆自己的九個字沖了出去.

眾人駭然,葉凡在此地真的有與王騰一戰之力,並非虛言,最起碼現在並不落下風.

兩者分開後,並沒有立刻沖向一起,皆立身在空中.

"砰",,"砰",……


另一邊,猴子抬起毛茸茸的大腳丫子,一頓狠踹,當著王騰的面,將兩個古生靈踩的鬼哭神嚎.

"丟人的東西,給人當奴隸,我都替你們的王感覺臉紅,自己找塊豆腐撞死算"這哪里是踹兩個古生靈,眾分明是在削王騰的面皮.

"夠了!"北帝一聲斷喝,龍行虎步,倒提天帝劍逼了過來,眼神深邃如星空.

猴子斜睨了他一眼,踏在兩個古生物的身上"手持烏鐵棍點指向前,道:"我給死一邊去!"

他與葉凡的話語一樣,如出一轍.

仙土中,所有人都心驚,時至今日有幾人敢喝斥王騰?連絕頂聖主都發怵,沒有人敢招惹.

可是,猴子與葉凡一樣,渾然未放在眼中,動輒就要以鐵棍打來,根本無懼擁有天帝之姿的人.

"鏗"

王騰是誰?而今擁有帝姿的人,縱然古之大帝年輕時也不過如此!他當即抽了聖劍,指向猴子的喉嚨.

"敢指向我?",猴子性格很烈,手中烏黑的大棍"咚",的一聲杵在地上"整片仙土都在抖動.

一個是太古的聖皇子,另一個號稱人族古帝轉世,兩者若是碰撞,這可真是彗星撞大地.

"嗡",猴子說打就打,手持烏鐵棍,輪動了下來,烏光掃過,萬物皆動"這是純粹的力量,強勢而霸道.

王騰黑發披肩,沒有避退,手持天帝劍也劈了過來,似乎有一種開天之力!在其四周"真龍,神凰,白虎,玄武呈現,景象驚人.

一聲劇震,在場的人都心駭"被一股颶風一樣的力道逼退,很多人都如稻草人一樣飛起.

有幾名仙台一層天的大人物咳血,因為他們站的過于靠前,受到了沖擊,全都負傷.

猴子出手了,北帝相逸,兩者劇戰,稱得上是山崩海嘯,兩今年輕一代的絕代人物爭雄"牽動了很多人的心神.

"當!",又是一擊,猴子烏鐵棍無雙"他神力蓋世,打的天帝劍都一陣哀鳴,王騰手臂一陣發麻.

在太古前,萬族林立,斗戰聖猿一族雖然稀少,不過兩三只,但卻以戰而著稱于世,號為斗戰聖族.

王騰神色漠然,黃金聖劍再起,無盡法則擊出,天宇都暗淡了下來,一顆又一顆大星轉動,被劍鋒推動.

此時,龍鳳和鳴,繚繞在王騰四周,光華萬丈,他如一尊古帝複生,推動諸天星辰,壓向猴子.

猴子吞吐日菁,法相神通一戰,頂天地里,大棍輪動開來,一棍打碎一個星辰,驚的多人人臉發白.

一力破萬法!


他的戰力讓許多教主都頭皮發麻,心神搖曳,這猴子太強了,一棍子可以打死一個大能.

這樣的人,根本無法硬撼,只能有滔天法力對付,不然的話一棍砸下來,聖主也要骨斷筋折.

猴子輪動大鐵棍,一口氣打碎一百零八顆星辰,這才發出一聲長嘯,向前縱去,勇不可擋.

大鐵棍打下,與聖劍撞擊,不斷發出鏗鏘巨響,許多人慘叫,捂住了耳朵,一些修士雙耳都向外淌血.

王騰以天帝劍阻擋,承受了山岳一樣的壓力,猴子的每一擊都如一片天穹壓來,渾身欲裂.

他連續倒退了九步,身體劇震,若非天帝劍其神物,早已折斷了,他感受到了猴子的強勢與霸道.

"這只猴子太強了,北帝都要避其鋒芒,難怪被稱作斗戰聖族,在力道上來說,無人可比擬!","太古老聖皇的唯一子嗣,無敵的血脈傳承,果然恐怖,這個猴子身體年齡不大,卻有這樣的威勢."

眾人心驚,各方教主都直犯嘀咕,這只猴子該不會與他老父比肩,將來成長為一代斗戰聖皇吧?!

猴子得理不饒人,一棍猛似一棍,運轉天功,足足打出了八十一棍,若非化仙池還有龍穴吞吐神華,此地早已被打沉八十一回了.

什麼山川萬物,什麼天穹大地,全都擋不住鐵棍一擊,足以讓無盡山脈崩塌,成為塵埃.

王騰整整倒退了八十一步,虎口都裂開了,鮮血滴滴答答,淌落而下,在力道上來說,沒有人與可猴子爭雄.

"你號稱北帝?趁早給我收起來,口氣倒不小,憑你也想殺這個,斬那個,我送你上路算了!",猴子喝道.

"哼"

王騰一聲冷哼,並不多語,開始了凌厲的反擊.

他的實力雖然可與年少時的大帝並論,但對方卻也是一個真正的聖皇子,尤其是肉身稱最,他的力量確實不能相比.

不過,王騰何許人也,堪與古帝之姿並論,可為人族一段曆史的主角,自有超凡之處.

此時,他以秘術,法則等攻擊,天帝劍如虹,始一打出,天地間淹沒滿了神輝,九條真龍,九只神凰,九頭白虎,九個玄武全都浮現而出.

他一聲大喝,向肅殺去,攜無敵之威,將猴子避退出去八十一步,一劍強過一劍,鋒芒貫沖霄漢.

北帝之強大,也超出了眾人的想象,虎口雖然受傷了,但是卻不影響他的戰力,此時依然可力抗猴子.

兩者大戰,各不相讓,無比激烈!

"猴哥,讓我來斃他性命吧!"葉凡開口,勾動秦嶺最本源的龍力,想要出手.

所有人都無言了,北帝何許人也,而今接連跳出兩個來,都揚言要宰掉他.

一個都是太古的聖皇子,另一個是人族的聖體,全都曆來非同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