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聖皇子
九轉神符不足一寸長,以神金鑄成,殉爛奪目,堅而不朽,滴溜溜轉動,想從葉凡的手心飛走.

"想走,給我定住!,葉凡合攏掌指,將其握在手心,全力煉化,亂古帝符光芒沖霄,讓人無法正視.

這種神華極其耀眼,透過掌指映射而出,將整片登仙地都給染成了金色,一片通明,神力澎湃.

半空中,一把聖劍劈來,真龍與神凰相伴在旁,長達數百丈,壓的大地劇烈抖動,如果不是仙土,無窮山脈都將成為塵埃.

這一劍威力太大了,如天帝劈出的一劍斬斷時空,殺機透體,直逼人的神魂,刻未至,殺意已到.

"噗,不遠處有些人站的過近,承受不住這種威壓,大口吐血,被這種劍意差點斬滅形神,要知道這僅是劃空而過的余波而已.

眾人駭然失色,因為吐血的人中竟然有兩位半步大能,這樣驚豔一刻讓許多教主都心悸,過于恐怖.

葉凡身畔,八十一道龍狂沖起,如撐天支柱,沖霄而上,力貫仙地,每一條都有山嶺那麼粗.

龍吟響起,震耳欲聾,如莽莽大荒中走出的遠古聖人在咆哮一樣,許多人都心驚,這是泰嶺大龍的力量.

"這怎麼可能!,很多人都不解,這種力道絕對可撼聖主,一個化龍秘境的修士怎麼能展現這種強絕的攻擊力?

八十一條真龍粗大而可怕,絞住天帝聖劍,一齊長吟,清冽而鏗鏘,穿金裂石,地下祖根複活,無窮力量噴湧.

"擋住了天帝劍!,人們吃驚的發現了這一事實,八十一條真龍不斷被斬,一條又一條的消散但終究是讓黃金聖劍慢了下來.

瞬息間,八十條大龍被殺了個乾淨,僅余一條截住金色的聖劍但也虛淡了下來.

"刷,天帝聖刻一沉,墜落而下,並沒有斬向葉凡而是發出更為絢爛的光芒,生成一片金色光幕,將王沖碎裂的身體裹住.

此時葉凡終于將掌心的亂古帝符壓制,化成一枚溫潤晶瑩的珍物,流動黃金光彩.而後,他竭盡所能,調動大地下的龍氣圍堵這把聖刻,更是想將那具碎裂的軀體磨滅.

地脈跳動,一條赤金神龍沖了出來赤氣沸騰,天龍擺尾,鱗片爍赤霞,栩栩如生,跟一條真堊實的龍沒有什麼區別.

圍觀的人莫不驚異,尤其是幾名尋龍地師還有歐陽曄他們,更是心頭震動這是勾動泰嶺大龍借來的力量,手段嚇人.

他們雖然都是奇人,但是岡進來不久,不可能尋到地下的龍脈走向,根本做不到這一切.

赤金真龍如有生命,盤繞于天,截住了天帝聖劍的去路,透發出真龍之力,一震之下萬物皆碎.

可惜,人們見不到萬山崩塌的景象因為這里是仙土,永恒不滅,不然那種景象必會駭人心神!

"砰,黃金聖劍抖動光華被赤金真龍磨滅了少許,當中的碎裂肉身差點墜落出來.

北帝分堊身無暇此時他大戰中皇到了白熱化,雖然劈出了天帝劍,但畢竟只是神念入主,不能長久加持.

"我弟弟如果死了,我會大開殺戒,將你身邊的人一個一個都斬掉,我不管他們有什麼來曆!,王騰聲音冷漠,遠遠的傳來,龍鳳和鳴,在其頭頂上方盤繞飛舞,神聖而強大,他沐浴無窮神輝,如古帝轉世.

所有人都心中凜然,北帝說的到做的到,他這等強大人物堪比諸聖主,如此發誓,那是很可怕的.


赤龍擺尾,躍入虛空,跟一條神脈一樣,橫貫蒼空,絞殺了過去,天帝聖刻搖搖欲墜.

"轟隆隆,不遠處,那輛金色的古戰牟沖了過來,碾壓虛空,摧滅時間的阻攔,瞬息而至,流動宇宙洪荒的氣息.

"砰,金色戰車沖破阻擋,空中出現一口金色的洞穴,帶著天帝聖刻無聲的沒了進去,消失不見.

"亂古大帝的戰車?!,一群人石化,身體冰涼,全都心驚肉跳,心底向上冒涼氣.

"不對,亂古大帝的戰車怎麼可能會這樣弱,若走出現,足以鎮死在場所有人!,"可是"…這輛金色的戰牟真的太像了!,人們認出九轉神符後,又見到這輛金色的古戰車,自然會產生出這樣的聯想,全都有些頭皮發麻.

"王騰的際遇太可怕了,他難道得到了亂古大帝的一切不成?!,在場的人都心驚肉跳,在人族史上但凡有這種大氣運者,莫不會成為天地間的主角,力壓與統治一段古史.

此時,王騰未脫離戰場,與中皇依然在大戰,兩者都是人中龍凰,古來少有,人族大帝年少時也不過如此.

他們無法分堊身,戰況激烈,牽動了所有聖主的心神,老輩絕頂人物都在緊張關注.

而就在這時,葉凡一步一步向前走去,無懼任何人,竟真的要對王騰出手,想在此斬掉他.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過來,姬家聖主,大夏皇主,西漠神僧,南嶺妖主等都露出異色.

瑤池聖女,搖光聖子,顏如玉,古華的皇子,中州第二美女月靈公主等,年輕一代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一滯.

前方那可是王騰,有天帝之姿,與中皇都戰的難分難解,讓各方教主都心中忌憚,化龍第八變的聖體卻無懼,敢來挑戰?!

所有人都還記得,剛才王騰揚言要殺他的朋友時,葉凡說先來斬掉北帝,竟然真的上前了.

這片地域蘊含千古大龍,葉凡觀研了一個月,早已洞悉每一寸土地,可借龍力為己用,足以戰諸聖主.

"兄台,這是與我王騰的對決,你不要出手.,中皇開.,黑發披散肩頭,一拳一式中正平和,有上古聖皇的氣韻.

"好!,葉凡只吐了這樣一個字,就此止步,沒有再前行,靜等這一戰的結果.

王騰神色漠然,向這邊看了一眼,道:"以我帝劍染聖血!,"你還未成帝呢!,吳中天等人冷笑.

"我弟弟若是有恙,你們這些人都將被誅個乾淨,沒有一個人能活下來.,王騰冷漠無比.

"好大的口氣,將我也包括在內嗎?,一個聲音傳來,鏗鏘有力,如金鍾在轟鳴.

"咚,一條烏黑的大棍捅破天穹砸了下來,雄渾而有力,天地法則與之共鳴,所有教主都心驚肉跳.

烏黑的大棍重若億萬鈞,仙土都被壓的崩裂了,若是在別處,無盡的山脈都要成為疥粉.

"當,王騰手持天帝劍迎擊,斬在黑色的大棍上,火星四射,如一片流星雨飛了出來,那些大能都快速躲避.

沒有人可以想象,這一棍有多麼的可怕,烏光流動,幾乎要壓塌了天地,絕對要讓諸聖主頭疼.金色的聖劍與烏黑的大棍交擊,王騰感受到了一種巨力,虎口都有些發麻,知道來了不世大敵,武道天眼睜開,金光射斗牛,讓許多人無法正視.但是,另一邊偏偏也射來兩道刺目的金光,一對金睛如兩輪神陽一樣,有火焰在燃燒.

這是誰,所有人都驚疑,敢插手到中皇與北帝間的戰斗中來,可謂膽大包天!


"砰,又是驚天動地的一擊,鳥黑的大鐵棍差點,將這片仙土打沉,力量太恐怖了,在場的大能皆失色.

終于,王騰,中皇,神秘人分開了,暫時停了下來.

場中多了一個渾身金毛的聖猿,火眼金睛,手中一條黑色的大鐵棍,上捅天下抵地.

猴子來了,李黑水等人長出了一口氣,這可是一個讓諸聖主都沒轍的主,實力強悍的"一塌糊塗,.

"轟!,不遠處,那兩只太古生靈終于沖破源天紋絡,大吼著沖了過來,撲殺向葉凡,還不明這里的一切.

"該死的小子,我要殺了你!,"替主人將你抽魂扒皮!,猴子見到這兩個古生靈撲來,當時就惱了,未等葉凡出手,一只長滿金毛的腳掌,高高抬起,用力踏了過去.

他的法相神通更可怕,毛蘋蘋的大腳跟碾兩只蟲子一樣,將兩個無比強大的古生靈踩進了地里.

"你們不嫌大丟人嗎,你們這一族的臉讓你們丟盡了,還認起了主人!?,猴子沒要他們的命,因為那樣不解氣,一頓狂踩.

他簡直像是一個吞天神猿,跟山一樣高,可憐兩個強大的太古生物,被踩成了柿餅子,癱在了那里,渾身顫抖,差點嚇死.

"你是"…聖皇子?,"聖皇子……饒命啊!,猴子,那乃是太古的斗戰老聖皇唯一的子嗣,他們這一族太稀少了,但凡見到,沒有認不出來的.

兩個古生靈跟老鼠見了貓一樣,不說戰力的差距,單是種族族森嚴的等階,可怕的威壓,就讓他們戰戰兢兢,嚇的癱軟了.

"丟人的東西,給我滾過來!,猴子脾氣很烈,化成正常人大小,呵斥兩個古生物.

所有人都面面相覷,這猴子太強勢了,恐怕也唯有他敢當著北帝的面這樣訓斥其奴仆.

"聖皇子饒命啊,我們有苦衷.,兩個古生靈體若篩糠,連滾帶爬的跑了過來.

"你們既然願意給人當奴才,就別怪我要替你們的王清理門戶,先過來給我兄弟叩首賠禮.,猴子一指葉凡.

兩個太古生物一百二十個不願意,但是在猴子的神威下,卻也不得不硬著頭皮,跪在了那里賠罪.

所有人都心驚,斗戰聖猿跟葉凡關系如此莫逆,這讓很多人眼皮直跳,這可不是好消息啊.

猴子是誰?太古的聖皇子!

諸多古生靈都不會忘記那個叱咤風云,天上地下無敵的老斗戰聖皇,敢與天爭,對其子也發自內心的驚懼.

在場的人早已了解到一些隱情,畢竟東荒古族出世了,見到這一場面,都心中凜然.

葉凡自己就敢與北帝動手,剛才都逼上前去了,而今強勢的猴子又來了,所有人都露出異色.

"該死地猴子!,"聖體怎麼與猴子有這樣的交情!,許多人都忍不住詛咒.

輕輕搖動猴子的金箍棒,呼喚月票.

強大的周一,不得不要大聲請求月票與推薦票支援,周初特別,請兄弟姐妹們一定要支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