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六章 亂古帝符
王沖囂張不可一世,仿佛他才是北帝一樣,蔑視李黑水,姜懷仁他們,言辭放肆,指點幾人,動輒要生殺.

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妖孽而已,卻如此的飛揚跋扈,羞辱年輕一代聖子級人物,渾然未放在心上.

此時一只金色大腳從天而降,一下子將他踩在了地上,震的大地煙塵沖天,表層裂開,形勢逆轉.

王沖慘叫,他真的害怕了,丈許長的金色的大腳跟山一樣沉重,他的胸骨都斷了,喘不上氣來,整個人都近乎變形.

此時,葉凡神通一薦,高足有十丈,如以黃金鑄成,似一尊從天界飛來的戰神,力拔山兮氣蓋世.

葉凡腳掌碾動,跟踩一只蟲子一樣,王沖的渾身骨骼都在作響,要根根斷裂,雖然在同一境界,但是誰的肉身能與聖體相比.

相對而言,王沖跟一個玻璃人一樣脆弱,根本不可能承受住-口中向外噴血,眼神怨毒,不發一言.

"找死,放開他!"

"你敢下死腳,今日死無全尸,魂歸冥土,烙印上十八煉獄印記,飽受折磨!"

旁邊傳來兩聲大喝,兩個古生物一個高足有一丈,渾身密布金色鱗片,另一個高有兩米,生有一對銀色的神翅,全都猙獰凶猛,眼神如刀.

不過他,他們卻不敢妄動,葉凡一只腳下去,稍微一用力,王沖必將成為肉泥,骨頭渣子都刹不下.

"給我趴一邊去!"葉凡根本不在乎,大聲呵斥,腳下用力,小妖孽慘叫,大口咳血.

"你——真是不知死活,主人在此,豈能容你撒野,你想死都難了,一會兒將你熬制成人油,去點天燈."一個古生靈惘嚇,威脅葉凡.

"趕緊放開他,任你離去,不然你會後悔來到了這個世上,求死都不能."另一個古生靈大聲叫道.

"咔嚓"

回應給他們是只是用力一腳,王沖的骨頭瞬間斷了上百根,渾身痙攣,面帶恐懼,臉色雪白.

此刻,他只有一個頭顱露在金色大腳的外面,其余部位都被踏在腳底下,生死懸于一發間.

李黑水,姜懷仁,吳中天等人神清氣爽,見到這個情景全都長出了一口惡氣,剛才是在憋屈壞了,這個小妖孽囂張的過頭了.

"葉凡,你敢對我下死手,我兄長不會放過你的,無論你有什麼底牌,也逃不了一死!"王沖嘴硬,這麼多人看著,他不想求饒,不然光他兄長的臉都丟不起,依然在叫囂.

"趕緊放他起來!"兩個古生靈也大喝.

姬紫月擔憂,而今葉凡無論如何也不是王騰的對手,相差的境界實在太多了,在後小聲提醒,道:"別沖動"

"此地不宜殺似……",柳寇幾人也這樣說道,北帝的戰力有目共睹,此時與中皇對決,讓各方教主都忌憚.

"趕緊放我起來,不然你知道後果!"王沖叫道,他見幾人這個樣子,深知都心懼他兄長,放下心來,冷笑連連.

"你讓我放你?"葉凡笑了,大腳抬了起來.

"算你識相"王沖吐了一口血,就要爬起來.

"砰"

突然,金色的大腳又從天而降,這一次直接踩在了他的臉上,讓他半截身子沒入地下.

"你-……-……想怎樣?!"王沖驚懼了,他感覺害怕了,傳出神念,道:"你不要亂來"

葉凡稍微接腳,小妖孽滿臉恐懼,一嘴牙齒都被踩了出來,五官變形.

"砰"

葉凡又是一腳跺了下去,王沖頓時跟個柿餅子差不多了,身體破爛,被一腳踩壞了.


"救命啊!"-小妖孽再也顧不上其他,以神念大喊,無比惶恐.

"當我不敢殺你,這種境地了還敢囂張,今天我像踏蟑螂一樣跺死你!"葉凡冷笑.

"砰"

他收去了法相神通,化成常人大小,又是一腳踩在了王沖的臉上,根本沒有人模樣了.

所有人都吃驚,很明顯葉凡要結束他的性命,這樣下手,根本是不打算讓小妖孽活了.

"住手!"

兩古太古生靈向前沖,一金一銀,吞吐神光,如兩只凶獸一樣外了過來.

遠處,正在與中皇生死支戰的王騰,也刷的望了過來,眸子中射出兩道悚人的光束,懾人心魄.

"給你們!"葉凡冷哼了一聲,用力一腳踏了下去.

"噗"

鮮血四濺,金色的腳掌將王沖活活踏裂,而後成為一頓爛泥,飛濺了出去,他一身青衣不沾一點血珠.

諸雄面面相覷,鴉雀無聲,葉凡果真是膽大包天,當著所有人的面,將王騰的弟弟給踩死了.

搖光聖子,姚曦,大夏皇子,瑤池聖女,姬皓月,顏如玉等故人皆在此,全都動容.

中州,南嶺,西漠等大域也有不少年輕人在此,也都心中劇震,當著王騰的面踩死他的弟弟,有幾人敢這樣做?

縱然是老輩人物,一方霸主也都心驚,當今的北帝可與諸聖主爭雄,是一個讓所有人都忌憚的後起之秀,人中之龍,沒有幾人敢惹.

然而,葉凡卻這樣做了,百無禁忌,一只腳踏死了王沖,斃掉了這個天賦駭人的小妖孽.

"真是無所顧忌啊,連王騰的弟弟都給一腳跺死了!"

"這可真需要勇氣啊,還有哪幾個人敢這樣做?"

"可惜了這個小妖孽,雖然心性不過關,但是修煉天賦卻古今少有,還不足十二歲,就已是化龍第八變的強者,自古少見."

"東荒這個妖孽太膽大了真是什麼人都敢殺,估計聖人的弟弟電*腦*訪問來了,若這樣對他,也會被斬."

在場的人,無論是老輩教主,還是五域妖孽,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你-……-……"

"該死的你竟然殺了主人的弟弟!"

兩個太古生靈瘋狂了,向前撲殺,渾身跟燃燒起來了一樣,鱗片錚錚作響,萬劍齊發,一個細鱗片都是一把聖劍.

葉凡面帶冷笑,怡然無懼沒有其他動作,只是向前邁了一步,用力躲了一腳而已.

"轟"

突然,大地上一片青氣沸騰,龍形氣柱穿空,一條條撐天支柱出現,龍力如海截斷兩個古生靈的前路.

"秦嶺千古大龍出來了!"

中州的尋龍地師都變了顏色,發出驚呼聲.東荒的歐陽曄等出自源術世家的人莫不變色.

"不對,是秦嶺千古大龍的一口精氣!"


但凡對山川地脈有研究的奇人異士都吃驚,這種手段很可怕,需要極其高超的異術才能勾動出真龍精氣來.

葉凡鎮定自若,站在這里無懼眾人,在此地觀研一個多月,早已洞悉了一切,憑借源術他現在可與絕頂聖主一戰.

在這個地方他立于不敗之地,可借助秦嶺千古大龍之力為己用,而今他已經引動了地脈祖根.

"咦"

葉凡驚訝,見到遠處光芒一閃,王沖在痛苦的重組身體又將顯現出來了,在其眉心有一枚神符,流動異彩.

"怪不得王騰沒有過來,我還在奇怪,竟有這樣一枚護命神符!"葉凡大步走去又是一腳踏了過去.

"嗡"

那枚神符閃爍,輕輕一顫,帶著王沖倒退出去百丈遠,在其上有一道金色的力量流轉,隱約間映出王騰的影子.

"是王騰的那枚九轉神符,萬劫不朽,他可真疼愛王沖,傳給了他保命"暗中有一人驚呼.

"什麼,九轉神符真的存在世間?!"眾人全都震驚.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住了那枚神符,它不足一寸長,如真金鑄成,流動神華,有一種古韻,布滿了道紋.

九轉神符,為北原唯一的亂古大帝祭煉所成,它可替己身去死,有奪天地造化之妙,為護體的聖物.

由此不難看出,王騰的際遇有多麼的可怕,連亂古大帝的神符都得到了,多半早已得到了他的傳承.

"相傳,九轉神符不是被打裂了嗎,怎麼又出現世上了?"

"雖然是殘卻的九轉神符,但畢竟是人族大帝祭煉而成,依然有不死神效!"

所有人眼睛都紅了,王騰果然有大氣運,得到了這種逆天神物,且渾不在意的送給了他的弟弟.

"北帝該不會得到了亂古大帝的全部傳承吧?"

這位古帝,實力震古爍今,超級恐怖,沒有人知道深淺,相傳其可能另有根腳.

葉凡心頭一跳,一位遠古大帝的煉化的神符,即便是碎片,也是無價的聖物,他以大地龍氣隔斷兩個古生靈,殺了過去.

在這一刻,很多人都羨慕他,別人忌憚北帝,不敢動手搶奪,他卻肆無忌憚,要殺王沖奪符.

"兄長救我!"-小妖孽驚恐大叫.

遠處,王騰大戰中皇,難分難解,四大聖靈環繞他,真龍躍九天,神凰鳴河山,白虎嘯月,玄武拓海,他如紫薇大帝臨塵.

此時,他難以分心,中皇支開大合,每一招每一式都中正平和,有化腐朽為神尊的力量.

但是,在這關鍵時刻,北帝還是戰出了一劍,一道金色的聖劍飛出,透發著天帝神威,周圍有龍鳳繚繞,長達數百丈.

"轟!"

葉凡腳下源天紋絡浮現,大地下龍氣如火山噴發,一道接著一道,足足有八十一道天龍沖起,驚的所有人都倒退.

"鏘"

葉凡腳踩行字訣,迫到王沖近前,一只大手探出,劈頭蓋頂.

"砰"

小妖孽又一次碎體,眉心的九轉神符被奪下,葉凡一把抓到了手中,在其手心閃動瑩潤光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