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渡天塹
化仙池與千古龍穴並生,相距不是很遠,這讓幾人都很吃驚,兩個被世人所惦念的淨土在一個地方.

"怪不得每次都是先後出世,原來都在登仙地,這近乎是神話中的陰陽二穴!"

不要說是葉凡這樣精研源術的人,就是其他幾人也都看出了特別之處"這是一處天生的陰陽神土.

化仙池在一座巨山之巔,那里非常開闊"水澤可見,流光溢彩"充滿了霞光,噴薄而出,陽氣極重,撲面而來"如天火一樣.

另一邊那座大岳,山根處的古洞,吞吐龍氣,雖然神聖,但卻有一種太陰真力流動.

"秦嶺的千古大龍會動!"

幾人驚訝,那個龍穴所在的大岳並不是靜止的,在以常人不可見的速度挪移,非常特別.

"我們就這樣尋到了化仙池,還見到了秦嶺第一古穴,真是有些不可思議!"他們都有些不〖真〗實感,這是讓人快要窒息的天大仙緣.

此時,葉凡皺起了眉頭,雖然相距不過十幾里遠,但是每前進一步都會充滿殺機,不是那麼容易接近的.

"難于渡天塹"這是一條難以逾越的死路."他鄭重提醒每一個人,不要輕舉妄動,千萬不要前行.

登仙地雖然無限消弱了,但是最後這一段路程卻很可怖,難于上青天,被稱作"渡天塹".

"百里死關,九十里登仙路,十里渡天塹,這最後十里聖人都難過!"

"有這麼嚴重?"其他幾人皆生出寒意"每前行一步就相當于闖一次死關.

"比我說的還嚴重,渡天塹又可稱作仙人不渡,人力幾乎難以過去是天下最可怕的幾種地勢之一!"葉凡沉聲道.

他也沒有想到最後十里路是如此的逆天"竟是"仙人不渡",這種地形古今皆不可見,而此時此地卻出現了.

"這怎麼辦?"雖然來到了中州最古龍穴,但卻不能接近他們很不甘.

葉凡道:"而今,唯有耐心等待了,化仙池與古穴還不算真正降世,等上一些時日"仙人不渡,多半可以通過."

九十里登仙路,原本就是絕地,若是在平日根本不可能通過,聖主來了都要飲恨可隔斷天下諸雄,而今,只是因為化仙池自主降世,顯化世間,一切危險才被無限弱化,近乎消除,他們才能來到這里.

最後十里,渡天塹,並未被弱化,大成的王看來了只要前進一步,也都是死路一條.

十幾頭銀翅夜叉飛過,發出淒厲的叫聲"消失在地平線上,另一邊幾具老尸在山岩上吞吐晚霞說不出的詭異.

"這個地方很邪門啊,雖然神聖無比,但是怎麼有這麼多的死靈?"

大地上晚霞染紅了萬物"不時有人形生物出沒,但絕對不會是人類"很多都死氣沉沉.

"秦嶺地下多古陵,一些遠古尸骸有著驚天的來曆,有的通靈"來到了此地也不足為奇."

"這樣看來千古龍穴中真的葬進去了一今生物,滋養這麼多年誰能對付?"

突然,地平線上一陣騷動銀翅夜叉,飛天厲鬼等全部驚退,如萬獸奔逃一樣.

"不對勁,如百獸之王出沒,群獸皆驚一樣."地平線上,傳來巨響,一個高大的老人出現,焦黃的頭發跟野草一樣,一步一步走來.

他足有兩米多半,比常人高出很多,身體雄偉,力大無窮,每一步落下大地都顫抖一下.

"這個人的肉身近乎恐怖"到底有多麼沉重,怎麼跟一座山在移動一樣?"

近了,這個頭發焦黃,眼睛如金珠一樣的老人跟一堵山一樣壓的人喘不過氣來,來到了近前.

"這是九黎的一位超級老皇主!"幾人皆吃驚.

此人早已離世了,身上穿的皇者神衣都腐爛了,但依稀可見九黎神朝的印記,破敗不堪.

"這是與王者神兵並列的神衣,竟爛掉了,到底存在多麼久的歲月了?"吳中天瞳孔收縮.

"最起碼存在四萬年以上了,不然一件王者神衣不可能爛成這個樣子."姬皓月道.

幾人都心有忌憚,不過唯一讓人心安的是,這個古尸似乎剛開靈智,眼神還有些呆滯,不是很靈活.

"他肉身強大,但是手段不多,應該可以對付."葉凡暗自慶幸,若是遇到上次的金身老和尚,在場的人恐怕都得死.

"他沖我們來了!"

這個雄偉的老皇主,金色的眼珠帶著一層死氣,大步逼來,探出一只大手向前抓來.

"哧"

姬皓月彈指,一串五色血珠飛出,打在了這個紅毛生物的身上"這是神王血,蘊含有破邪之神靈力.

可是,神血力道強勁,打在老皇主身上"發出砰砰聲根本沒有穿透,無法傷他"並無用.

"壞了,這個人生前強大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是一個王體,雖然沒有修至夾成,但神血卻對他無用,因為他本身也擁有!"姬皓月驚道.

"什麼?!"眾人吃驚,這竟是一個老王體,消息實在夠驚人.

讓人慶幸的是,這個惡靈剛開靈智不久"只懂得吞吐日菁月華"還沒有什麼可怕手段,只是尸身堅固而已.

"碑,吳中天,李黑水等人出手"各種法寶一起打了上去,但是卻都無法撼動這個超級老皇主,全都被震開了.

"一位王者的遺體這麼堅硬!"

在場的人紛紛出手,碎裂了幾件法寶,都沒有傷到王體分毫,跟金剛不壞之軀一樣.

"讓我來!"龐博上前,祭出幾枚石釘"發出噗噗聲,一下子射穿古尸,王者血液靈性還未失,噴湧了出來.

"砰"

最終"這具老皇主的尸體倒了下去,人們慶幸他沒有通靈,渾渾噩噩,不然幾人就危險了.

"好強大與神秘的石釘!"姬皓月大吃了一驚.

這幾枚石釘大有來曆,乃是悟道古樹所制成的棺槨上的釘子,葉凡一並給了龐博,被他視為珍寶.

雖然僅是釘棺之物,但這是太古萬族心中的超越神靈的存在祭煉成的,有不可思議的力量.

"不死天皇,真不知強大到了何種程度"他棺槨上的石釘都這樣可怕……",","

在接下來的半個月里,葉凡繞著化仙池還有龍穴觀察了個仔細"也不知繪出多少源天紋絡.

他以源術推演"在十里外的地上刻的密密麻麻,源天紋絡如繁星一樣,數之不盡.

"我推算,再有十幾天此地將徹底顯化世間"仙人不渡,將可通過."

"太好了,再有半月個,我們將有大收獲了!"

"千萬要小心,縱然此地自主出現世間,但卻也只有八條生路,分向八方."葉凡鄭重提醒.

這麼多天的演算,葉凡心驚肉跳,最後這十里路有絕世殺機,任何一位皇主進去都可化成膿血.

"你們一定要仔細記下!"他在地上繪圖"標注出八條路線,通向中心仙池與龍穴.

在接下來的十幾天里,葉凡耗盡心力,布下無盡怨天紋絡,將這片地域的地勢都納入了進來.

"真正顯化世間,一定還會有其他強者進來,我們也只能搶占一步先機而已."

僅有八條生路可渡過去,他們正好八人,決定每人各走一條路,搶占先手"與後來者奪天緣.

"果然啊,有人來了!"

時間匆匆"九十里登仙路迷霧散盡,有人發現了此地"消息第一時間被傳了出去.

又過了兩日,最後十里天塹發生異變,殺機減弱,可以穿行了.

"不要妄動,再等半日!"葉凡攔住了幾人.

此地"也有其他人來了,不少人沖了過去,結果哼都未能哼一聲,當場被化了個乾淨.

"走!"

葉凡估算世間差不多了,八個人分別行動了起來,各選擇了一條生路,如飛前進.

他們每一步落下都很有講究,提前也不知道演化多少遍了,早已詳細記下了每一處落腳之地.

這十里路很特別,而今只有八條生路,所有人都不敢大意,生怕走錯路徑.

"哎呀"

一條路上,姬家小月亮一聲驚叫,相鄰區域姬皓月一驚,而後長出了一口氣,原來是姬家的聖主來了,跟上了他妹妹的步法.

"趕緊退走,此地你不要進來,太過危險了."姬家聖主道,一指點在了姬紫月的眉心,拘禁出一條路線圖.

"這個老狐狸"一定早就來了!"葉凡在另一條路上自語.

"家主,你帶我進去唄."姬紫月嘟嘴,搖動家主的手臂,不肯撤手.

"今天這里要死很多人,你趕緊退走."姬家聖主大袖一展,將她拋了出去,落在安全的一個落腳點.

姬紫月皺了皺秀氣的鼻子"轉身就跑,出來後追向葉凡所在的那條路,跟了進去.

遠處,姜家,搖光,風族幾大聖地的主人都出現了,跟來不少高手,其中無限接近源地師境界的歐陽曄也赫然在列.

另一邊,中州諸子百教"四大不朽神朝"各大教主紛紛現身,在他們身邊有一些尋龍地師跟隨.

天下不乏奇人,他們推演過後,追逐葉凡所指出的八條路跟了下來,許多強者跟進.

"嘩啦啦"

袈裟獵獵,一群老僧出現"有幾人腦後出現幾重佛光,神環罩體,悲天憫人,面帶疾苦之色,一看就是絕頂高手.

正東那條路上,一條年輕男子出現,駕駐金色的古戰車,雄姿偉岸,黑發披肩,王騰到了.

他修成了武道天眼,漆黑的瞳孔射出兩道光華,盯住姜懷仁的背影,周身光芒萬丈,追了下去.

"碲,金色的古戰車擦著姜懷仁的頭顱而過,讓他披頭散發,險些大罵出來,但見到是北帝"他也只能暫時忍住.

"你媽的,王騰,真以為你自己是天帝了,等著瞧."

金色古戰車上,王沖站在其兄長身邊,回頭看了一眼,不屑的冷笑,道:"一會兒進來,別讓我看到你們幾人,有多遠給我滾多遠.此前在秦城找我們麻煩的那個小子肯定是葉凡"這次我大哥真身來了"讓他洗淨脖子等著挨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