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 登仙地
葉凡一陣頭大,無垠的星域,一顆又一顆古星,古路連向何方.

他與龐博面面相覷,想到了很多很多,這顆古星絕非終點,很有可能只是一處"驛站".

想要前進,想要回家,唯有超脫出去,只能不斷變強,才能離開這個世界,不然如困籠中.

浩瀚宇宙"無垠的星空,到底有著多少秘密,先秦煉氣士離開了地球,走向了哪里?

"唉,別想那麼多了,我們也沒打算去跟那些古賢湊熱鬧,回家才是正途."龐博歎道.

如今,他們就算有那些念頭也無用,想要進入星域最起碼也要與遠古聖人並論才行,不然只能依靠五色祭壇.

"也許還有其他星門,不一定只有荒古禁地那一處祭壇,我們想要回家需要多了解這個世界."葉凡暗中傳音.

姬皓月以天演神術推算,將兩塊烙印看了個遍也一無所得,這是神體特有的天賦,與戰斗中有大用.

最終,他們離開了這里向前走去,那個干涸的湖泊有迷霧升起"看起來不遠"但卻難以接近.

"咦,很不簡單!"葉凡露出驚色.

"我們已經來過一次了,但是卻無法過去,特異准備了一些材料,都是可突破虛妄的陣紋,想破開試試看."李黑水道.

姜懷仁,吳中天,柳寇他們出手"將一些星辰石,枯龍木等祭出,填在石林前方,擲進湖中.

煙水繚繞,不見減弱,隨著幾人靠近卻更濃了,只有一個水注的干湖"漸漸起了大霧將整片石林都遮攏了.

"不行啊,跟上次一樣,沒有辦法通過去."龐博蹙眉.

霧靄很濃,很快就將這里淹沒了,讓人迷失不辨東南西北,他們不得不退後,此地很古怪.

他們抓住一只獨狼,趕入迷霧中,幾乎一瞬間就化開了,人間蒸發,骨肉不存,很是可怕.

"這個地方還真是有古怪…………"他們祭出法寶不久後也發出碎裂聲,毀于霧靄中.

"難道真的是化仙池?"葉凡怦然心動"若是仙池,將有莫大的機緣!

它已經干涸了,成為了一個小水窪,如果有仙珍的話可以輕易發現與取到手中.

"釋迦個尼,老子都來過,說不定真的就是秦嶺仙池為青帝誕生地."龐博搓手.

"從太古以來,仙池中沉入也不知道多少神物了,相傳有碎裂極道帝兵,有仙寶."姬紫月知道的很多,漆黑的眼瞳閃動靈慧之光.

"都別輕舉妄動讓我仔細看一看."葉凡退出,在霧靄外遠觀這片山勢.

石林叢生,絕壁凌空干涸的湖泊附近"少有綠色植被,周圍的山峰生機旺盛.

"這個地方很不一般,我怎麼越看越覺得眼熟,"",他咕噥了起來.

沒有人打擾他,因為都知道他得到源天師的傳承,對山川地勢的研究,堪稱權威人士.

"這是登仙地!"葉凡心中劇震這與源天書所所記載的地勢很像,連向奧妙莫測之地.

其他人都吃驚光聽名字就知道絕非凡土,肯定有無比神異多半臨近了化仙池.

"顧名思義,這是天下罕見的妙地,連向一方仙土,途中艱難"必有大險."

在源天書有記載,登仙路只有傳說,卻不曾見到,連幾位源天師都未集有幸目睹"只是推測出了這種地勢而已.

在這秦嶺中有這樣一條路"毫無疑問是指向化仙池,所謂的登仙路,源地一定是那里.


"容易通過嗎?"姜懷仁問道,很是希冀.

"九死一生,相當于闖死關,很難過去."葉凡道"這比之東荒的各種絕地,不遑多讓.

"這……難道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前方可能是化仙池啊,自太古以來,也不知道有多少仙珍碎塊等沉了進去."

登仙地,光從名字就可聽出來,絕對是一條橫斷世人前路的可怕地方"不然所有人都登臨過去"還算什麼仙地.

"可以一試,而今它自動出現,應該是危險降到了最低,有不少希望."

登仙地,平日間根本不可見,常年隱于虛無中,唯有修成天眼的人才能見到,但卻也很難.

它每隔上萬載或許才會重臨塵世間,化形而出,這時才能被世人捕捉到痕跡,窺出一二來.

葉凡終于知曉化仙池為何無人可尋到了"一萬年才一現,處在虛無中,根本不屬于紅塵間,名副其實的仙地.

"幾乎是從另外一個世界降臨一樣!"

這也是機會,不然若是正常情況下,即便偶然以天眼捕捉到其蹤,也根本走不進去,九死一生.每當它自主降世時,就會無限消弱,不是那麼的可怕了,若是手段高超"當可通過去.

"持一件遠古聖人的兵器開道,應該能夠走進去."葉凡開口.

"除此之外就沒有辦法了嗎?"龐博很不甘.

"哥哥,你去跟聖主稟明"一定能恭請出一件聖兵來."姬紫月撲閃著大眼睛道.

"咱們不是早就說好了嗎"這個地方平分,要是把你們家族那幫老東西請來,我們也去請各位大寇爺爺."李黑水道.

真要驚動姬家,他們幾個小土匪肯定得跑路,就是將他們的爺爺請來,也得拎著吞天魔罐才行.

"先不要急,我可能嘗試打開一條通路."葉凡道.

依照源天〖書〗記載,他觀察周圍的山川地勢,感受這里的世界脈動,不斷的推演,在地上刻出很多源天玟絡.

好久之後,葉凡站起身來一步一步向干涸的湖泊走去,在其腳下自動浮現源天紋絡,如一片片星域在閃動.

"葉子你有把握嗎,不行咱別去了!"龐博勸阻,怕他出現危險.

"放心吧"我只是試探呢,絕不會讓自己陷入險境."葉凡微蕪"你要小心哦,千萬不喲啊逞強."姬紫月小聲叮嚀,皺了皺俏鼻,揮了揮雪白的纖手.

"小葉子"千萬要小心!"李黑水幾人也提醒.

不多時,霧靄中傳來葉凡的聲音,讓幾人進去,他初步判斷此路可行,大不了還可以退出來.

龐博,姬紫月幾人都進入了霧靄中,如斬在云端,打量四周.大霧很濃,相對而立都不可見"很是詭異,總讓人覺得不安.

葉凡腳下怨天紋絡閃爍,繁複玄奧,與大地脈動合一,獲取想知道的路徑與秘密.

幾人緊跟其後,深一腳淺一腳的前行,內心緊張而又激動,畢竟是在逼近傳說中的化仙池.

青帝的誕生地"綠銅塊這沉浸當中,究竟還有什麼,沒有人說得清,給人以無盡期待.

"你們千萬不要遠離我"一定要在十丈范圍內"不然縱然是一位大能走錯路,也要被化成膿血."葉凡鄭重提醒.

"這麼可怕?"姜懷仁犯嘀咕,連大能都化掉"讓人腿肚子轉筋.

"不對,我們進入干涸的湖泊了,怎麼沒有一點水澤,怎麼像是踩在山地中?"吳中天起疑.

葉凡道:"我們所見到的一切,大多都是虛妄的,並不〖真〗實,除非修成了天眼通"不然難以看透."


他們小心謹慎,跟在葉凡的後方"幾乎是踩著他的腳印而行"前行了多半刻鍾"走出去很遠,霧靄更濃了.

忽然,他們覺得有些不對勁,全都說不上來怎麼回事,一路上太安靜了"多了一股妖異的氣息.

"媽的,我們當中多了一個人!"龐博發毛.

此語一出,所有人都心頭劇震,明明八個人才對,可是眼下卻出現了第九個人,跟著前行.

迷霧很濃,站在很近都無法看清,一個人形生物站在他們當中,不知哪一個是後來者.

在這一刻,幾人都頭皮發麻,竟多了一個人,實在不是什麼好兆頭,隱約間他們聞到了一股腐爛的味道.

"哼!"

姬皓月一聲冷哼,指間彈出一串血珠,如一片彩虹一樣照亮了大霧,穿透了過去.

如厲鬼哭嚎一樣的淒厲聲音響起,迷霧中那個人形生物被射穿"踉蹌逃遁而去,眨眼消失了.

可是,那種可怕的叫聲還在回響,讓人覺得有些發毛,如一個千年厲鬼詛咒,冰寒而怨毒.

"那今生物很強大,不比仙台一層天的人弱,皓月兄竟然彈指間就將它嚇退了."葉凡吃驚.

"神血破邪,相克而已,那是一具腐尸.其實"你的〖體〗內的聖血一樣可用,可將其染成友燼."姬皓月道.

姬紫月很是敏銳,烏溜溜的大眼轉動,小聲咕噥,道:"我怎麼覺得不像走進仙池,不然怎麼會有那種死靈?"

"登仙地,路上有這些不足為奇."葉凡解釋.

半個時辰後,他們走出了迷霧區,前方晚霞如血,染紅了天空,同時還淡淡的金色光彩.

"這是什麼地方,在外觀察地勢時,根本沒有見到這樣的地貌."李黑水蹙眉.

"這才是此地的真貌,以前所見到的都為虛妄."葉凡道.

這片地勢很不凡,山岳巍峨,谷地開闊,龍氣繞山,入眼一片壯麗,氣象萬千.

"砰"

前方地表裂開,一具破爛的木棺幾乎腐壞了,一個長滿紅毛的大手探了出來,爬了出來.

"這是什麼地方,真是登仙地嗎,怎麼又一具死靈出現了,簡直就像是一處葬地."姜懷仁發毛.

這是一具高大的尸體,在學士血色夕陽下非常滲人,眼神呆滯"向幾人逼來.

葉凡彈指"八九顆金色的血珠飛出,落在其身上,哧啦一聲,黃金火焰燃燒,將其燒的慘嚎,如飛而去.

遠處,有十幾頭銀翅夜叉,渾身如白銀鑄成,閃動金屬光澤,但卻不敢接近,死死的盯著葉凡.

前行不久"一座巨山橫在前方,在其頂部是一片池水,在夕陽下閃動光澤,流動夢幻般的光彩.

"仙池,一定是化仙池!"幾人都很激動.

"咦,不對,你們看不遠處還有一處奇地."龐博指向另一邊.

在其旁邊,有一座大岳,在其上有一個古洞,吞吐龍氣,引動人的心神"兩株芭蕉也不知有多少萬年了,綠霞閃爍,生在古洞兩邊.

"秦嶺的千古龍穴!"葉凡心中震動,第三代源天師可能葬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