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故人相見
"你是誰?"陰陽聖子面色難堪,陰沉似水,這是陰陽教之殤,最恨別人這樣說.

旁邊,那些聖子與聖女級人物也都望來,皆神色不善,一起盯著葉凡.

"一個路過的人,怎麼還想去滅我師門不成?"葉凡笑道.

"不用想也知道,你為那幾人出頭,如此姿態,渾然禾將我等放在眼中,真是好囂張."陰陽聖子冷聲道,將王騰等人也拉了進來,想司仇敵愾.

旁邊,姬紫月大眼撲閃,狐疑的盯著葉凡,微微皺了皺瓊鼻,認真觀察他的一舉一動.

兩年多過去了'她沒有什麼變化,一如當年,黑寶石一樣大眼'非常的靈動,睫毛很長,臉土有一對小酒窩,有一種俏皮與可愛.

在她另一邊,姬皓月黑發披肩,夕眉入鼻,虎目有神,英姿偉岸,神王氣息更濃烈了,以秘寶隱去了修為,不可揣測.

若說最讓葉凡吃驚的還屬龐博'竟然與他一樣,達到了化龍第八變,真不知道他是如何修行的,不比他慢一分.

龐博天生魁偉,高人一兩頭,雄姿偉碩,濃眉大眼'一條胳膊抵得上別人一條腿那麼粗,強健有力,可謂天生異稟.

"你的進境怎麼這麼快,不會走火入魔了吧?"葉凡忍不住暗中傳音.

"葉子是你……"龐博大喜'暗中回應.

而今,葉凡十七八歲的樣子,清秀有神,如一名出塵的謫仙,他服食過聖藥,故此總是少年姿態.

還好,不再像以往那樣,總為十五六歲,而今終于是長大了一些,聖藥影響可見一斑.

葉凡進入秦城,自然掩去了真容,不想出現問題,他傳音道:"你的進境怎麼這麼快?"

龐博喜出望外,但面上卻很平靜,不露聲色,暗中嚎叫道:"為了修行,我豁出去了,這兩年我吃下去了一大塊棺材板."

此話一出,葉凡的下巴差點掉在地土,他沒有想到龐博的性情還是這麼猛,想到做到,百無禁忌.

他將不死天皇的棺槨搶來一半,帶出來後,最終全都給了龐博,因為他自己有菩提子,不需要用.

龐博給了李黑水一塊,余下的他除了打坐在上外,這兩年被他生生吞掉了一塊,徹底煉化了.

"你可真行……"葉凡也只能這樣說了,不過細想過後也不擔心'因為這絕對是瑰寶'肯定能吃.

太古前,不死天皇被萬族奉為超越神靈的存在,冠古絕今,伐悟道古樹,煉成棺槨,這一切都是神抵的排場,古今唯有他這樣做過.

悟道古茶樹是什麼?這是一株不死樹,天地間最稀珍的靈根,它生出的葉子都可用來悟道,有大道烙印,更迫論是它的主干!

"媽的,我遭報應了,吃了一塊棺材板,這兩年沒少遭雷劈!"龐博憤憤不已.

葉凡都快無言了,自己這個兄弟太生猛了,吃出天劫來了,足以說明悟道古茶樹的神妙'內蘊諸多大道碎片.

"修為能精進就行."

"沒錯,我也是這樣想的,還給你留著一大塊呢,到時候我們一起吃."龐博笑道.

"算了吧,我不需要,你……把剩下的也吃掉吧."葉凡想笑卻不能笑出來.

"上次,我被那個老瞎子罵了個狗血噴頭,數落我暴殄天物'說這種不死樹怎麼能吃呢,可傳承下去'能繁盛一個大教."龐博道.

老瞎子拎著吞天魔罐,去過幾次奇士府,為小土匪撐腰'如此才讓王沖等心有忌憚'不敢真正動手.

"發什麼呆,嚇傻了吧."旁邊,有人椰擒,久未見葉凡回應,不知他在想什麼.

"我也不想為難你們,過來行大禮賠罪,便不與你們計較."王沖開口.

"小屁孩,哪涼快哪呆著去."葉凡停止與龐博的傳音,獨自一人向這十幾名聖子級人物走去.

"你太也狂妄了,可知都是些什麼人,未將在場的諸位放在眼巾嗎?"陰陽聖子拱火,希望王沖等人齊出手.

"陰陽教真是死不長記性,總是選聖子'難道笑柄還不多嗎,難道還想推選出第四任嗎?"葉凡很隨意的說道.

"你……該死!"陰陽聖子沉下了臉,道:"那個聖體,他活不長久,他不可能一輩子都像個烏龜一樣躲著不敢出來."

"換來換去多麻煩,我覺得你們陰陽教不需要聖子."葉凡開口,而後一步就到了近前,探出一只大手劈了下來.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他如入無人之境,讓人難以防范,速度太快了,一只晶瑩的手掌如玉石一樣落下.

陰陽聖子避無可避,舉雙手迎擊口空中,剔透的掌指流動道紋,有一個個符文閃爍,那是道的力量.

一聲輕晌發出,一樣聖子的雙手如紙糊的一樣.寸寸折斷,接著他整個人委頓了下去,空中的大手拍下,他無力抵抗.

"噗"

陰陽聖子未能發出一聲慘叫,劈頭蓋頂一掌,直接將他壓成了肉醬,骨頭都化開了,不成人形.

旁邊的人全都快速倒退,驚出一身冷汗'那可是陰陽教的聖子啊,被人一巴掌就給拍死了,駭人聽聞.

現場一片嘈雜,李黑水等人自然高興'另一方人則心神不甯,連王沖都不由自主倒退,心有懼意.

一片喧囂後,所有人都知道,陰陽教肯定要瘋了,短短幾年間,聖子連死了三任,這實在不成樣子,必會成為中州笑柄.

"葉子,你也太不厚道了吧,陰陽教的老教主壽元將干涸了,自己沒死,也要被你氣死了."龐博嘿嘿的傳音.

"他們總想找我麻煩,恨不得立刻除掉我,沒有辦法,我讓他們今後不敢再選聖子."葉凡笑道.

而後,他一步一步向前走去,逼向王沖這些人,十幾位聖子級人物一齊倒退,沒有人敢攖鋒,全都有些懼怕.

昔年,王騰親手將小妖孽鎮壓,而今出關,他雖然依然很囂張,但卻比兩年前強多了,沒有敢嘴硬.

秦城有很多修士,人們都很吃驚,未曾想到一個少年將五大域的十幾位人傑逼退,一個個都不敢出手.

"你不要逼人太甚."王沖咬牙.

葉凡不為所動,一掌櫃出,如狂風掃落葉,十幾人都全都大口噴血,倒飛了出去.

只有王沖無恙,他被兩個強大的古生物擋在了身後,一個如黃金澆鑄,高足有一丈,另一個如白銀鑄成,非常威猛.

最終,這一戰斗未進行下去,天際一輛金色的古戰車橫空,王騰如天帝出行,沖向秦嶺深處.

"主人接到了密報,有重大線索'我們走!"兩個古生靈帶著王沖遠去.

"不會是我們發現的那個地方被王騰知曉了吧勺"龐博驚叫.

"哎呀呀,我們快走,不能讓人捷足先登'反正所需要的東西已經准備的差不多了,趕緊回去."姬紫月叫道.

"你們發現了什麼?"葉凡驚訝.

"見到了一個和尚的烙印,還有一個騎牛的留下的標記,通向一片將要干涸的湖泊."龐博道.

"什麼?!"葉凡驚叫了出來.

葉凡暗中傳音,向李黑水等人表明了身份,幾人驚喜,差點叫出來,故人相見,分外熱情.

不久後,他們離開秦城'深入百萬里秦嶺中,趕往姬皓月,龐博,李黑水他們發現的那片神秘之地.

不得不說,姬紫月的靈覺太敏銳了,前行不足半刻鍾,就皺著瓊鼻,磨動晶瑩的小虎牙,揪住了葉凡,道:"是你,為什麼要隱瞞,當我們是外人,不想理你了!"

葉凡露出真容,捏住她的瓊鼻,笑道:"我怕被你家的大人追著打."

"敢捏我……"姬紫月磨亮晶晶的銀牙,黑寶石一樣的大眼眨動,揪住了葉凡的耳朵.

"撒手."葉凡捏她的瓊鼻.

另一半,東荒神王姬皓月黑著一張臉'想說什麼,更想將葉凡扒拉到一邊去,忍不住大步走了過來.

"你是妹妹揪我耳朵呢,我可沒傷她,趕緊讓她放手."葉凡搶先開口.

"把你的手從我妹妹的鼻子上拿開."姬皓月黑著臉道.

"姬皓月,我可救過你的命,對你的恩人客氣點."葉凡咕濃.

"這是兩碼事."姬皓月平日很睿智,但是此刻卻額頭青筋直跳.

姬紫月大眼彎成了月牙狀,笑個不停,扯了葉凡耳朵幾下,輕靈的飄了出去.

龐博,李黑水幾人也都笑了起來,嘿嘿的不懷好意,唯有姬皓月與葉凡互相瞪眼.

不多時,他們橫渡虛空,進入秦嶺深處,來到一片石林間,此地有一個干涸的湖泊,在一塊巨石土他們見到了一個和尚的印記,而在另一邊見到了一個騎青牛的老者的圖案.

"如果沒有意外,這當是釋迪車尼,另一個騎青牛西去,當是老子,紫氣東來,連石壁上都有紫氣啊!"葉凡動容.

"這……"龐博震動,也唯有他與葉凡知曉,這兩個名字有著怎樣的意義.

兩千五百年前的古人,竟在星空這一端顯現,他們沿著星空古路到底要去哪里?

"老子西出函谷關,自古中國消失,不曾想卻曾路徑這里……,"龐博覺得有此不可思議,老子的"西行之路"真的太遙遠了!

"難道此地就是化仙池?"葉凡自語.(未完待續)

意猶未盡,那就看看最熱門的其他了哪些章節吧!

┊┊┊┊┊┊┊┊┊┊┊┊┊┊R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