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 八九千年
秦嶺,有兩處寶地,一為化仙池,另一處為千古龍穴,世間有傳言,得其一便可證道.

化仙池不必說了,連青帝都誕生在當中,那樣的驚豔人物自古至今有幾個?足以說明一切了.

秦嶺龍穴,不說是中州最強龍穴也差不多了,不然怎會有遠古皇主等競相來葬'此地就是因為有傳說可成尸解仙,才致使地下多古陵.

一切都因那個千古龍穴而起,所有人都想葬進去,希望有早一日可成尸仙,長存人世間,永恒不朽.

第三代源天師,源術奪天地造化,算盡一切,古今無人可尋秦嶺龍穴,卻被他定住了,葬身在當中.

這麼多年過去了,足足七萬載歲月,即便是一根雜草放在里面,也早已通靈了,就不要說一具奇尸了.

病老人推測,這具源天師的遺體吞吐月光,吐納秦嶺祖氣,被龍穴滋養,早已成為了長生肉,內蘊續命精華.

"有光就有暗,有陽就有陰,有生就有死,分明是一具遠古奇尸,但是卻飽受日月與龍穴的浸潤,有了長生的奧秘口,!

早已大賢想到,第三代源天師體內結出了神丹,就如同太陰中抱一點陽一樣,它吐納日菁月華,凝結出一枚陽丹.

以七萬載歲月交修,天知道神效有多麼強烈,一些古賢推測,當為一顆人世仙丹'易于人體吸收.

這是一枚無比稀珍,無法估量的仙藥,根本就沒有價值可標注,生死人肉白骨是小,它更大的妙處是,有證道的契機.

葉凡了解這一切後,忍不住咋舌,人形紅毛生物本讓他厭惡,代表了不祥,可如今看來內蘊無上仙珍.

"桊嶺千古龍穴,果然堪比化龍池,都有不世稀珍'得其一就可證道,看來並非虛言.

他怦然心動,與其去找化龍池,不如從古陵入手,他得到了源天師的傳承,在這方面有強大的優勢.

尤其是,第三代源天師的葬身之穴,一定會遵從源天書的觀察地勢法門,若是詳細推理,定刻發現蛛絲馬跡.

病老人道:"秦嶺,內伏有一條千古大龍,自然也有夢幻級神髓,不是在化仙池,就是在龍穴中!"

這又是一則驚人的消息,千古大龍它所生出的寶髓'那肯定是頂級神物,若是化成了生靈,堪比不死神藥!

世間一直有傳說,稱真實存在夢幻級神髓,有了自己的生命,很可能非常強大,但卻是無人見過.

"我感覺'這一次秦嶺要出驚世的東西了,說不定光夢幻級龍髓就足以讓五大域沸騰."葉凡自語.

病老人卻搖頭,道:'我卻不這樣認為,恐怕會出大亂子,這麼多年過去了,夢幻級龍髓就是化成一尊聖靈都不足為奇了."

"什麼,可與大帝爭鋒的遠古聖靈?!"葉凡大吃一驚,若是真有這種東西,這次來多少人都要死.

"李黑水也來了……"遠遠地,葉凡見到了李黑水,姜懷仁,柳寇,吳中天,而今實力提升了一大截.

上一次,李黑水被人羞辱,盡管葉凡事後為其報仇,將那些人都給殺了,但是他依然受了刺激,兩年多來拼命苦修.

葉凡將悟道古茶樹的棺材板都給了龐博,讓其送了一塊給李黑水,果然是發揮了大作用.

秦嶺中,巨山巍峨,老樹如虯,許多古木都有山岳那麼高,繁茂無比,這是一片充滿生機的古地.

方圓百萬里,對于中州來不過彈丸之地,但是真實地域卻大到無邊,比之星空另一端的地球也不知大了多少倍.

"太廣袤了,這條千古大龍伏于地下,根本難以找到……"葉凡終于知曉,他與源天師還有多大的差距'對方可定住真龍古穴,而他卻連門都尋覓不到.

"是他…"病老人神情一滯,怔怔的看著前方.

古木搖曳'前方有一個大湖,波光粼粼,碧波萬頃,給人以浩大與壯闊的感覺.

在大湖畔有一個男子,不過二十余歲,神武迫人'但卻面無表情,披頭散發,如一尊化石一樣站在那里.

"歲月催人老,故人埋黃土,一代天驕也擋不住,但他終是避過了,來到了這個世土……."病老人自語.

此時,他們站在山巒上,距離那座大湖還有十幾里,並不擔心被發覺.

"你在說他?"葉凡驚訝.

"中皇,一代人傑向宇飛,十九歲就力壓天下各路雄主,為那時中州最年輕的皇主."病老人慨歎.

葉凡一陣悚然,病老人到底什麼來頭'這種口氣有些不對勁,他活了多麼大的年歲了?

中皇是誰,九千年前的人雄,驚豔古今,雖然在當世複活了,但是見過的並不多,病老人怎麼這樣說話.

"你多想了,這個世上誰能活土九千歲……"病老人啞然失笑,搖了搖頭'道:"我見過他的生平記載,故有此感歎而已."

"你老真嚇了我一跳.

"當年,中州人傑地靈,出了幾個了不得的人物,可惜可歎了,除卻一個向宇飛被奇士府雪藏外,其他人都歸于塵埃中了."

"還有可與向宇飛並論的人物嗎?"葉凡吃驚,這等人傑出現一個就足以載入古籍中了.

"還有一個,驚豔古今啊,可惜一條路走下去,永不回頭,終究是抵不住歲月."病老人長歎.

"那個人是誰?"葉凡問道.

"蓋九幽."病老人只吐出這三個字,臉上出現一絲落寞,一閃而逝.

"是他!"葉凡一下子想起來了,這是一個了不得的蓋世人物.

八干年前,蓋九幽無敵天下,五大域沒有一招的對手,人們認為他可證道成帝,然而終究是失敗了.

青帝,才死去兩千年而已,身死道未消,這個世土無法誕生出大帝來,蓋九幽一聲悲歎,晚年遠走東荒,最終埋骨黃土中.

而今,東荒出了一個夏九幽,一個倔強而強勢的小女孩,得到了蓋九幽的傳承,九幽仙曲一出,可動九天.

"青帝真的太強大了,于後荒古年代證道'為後人踏出了另一條路,然而也正是因為他強大了,死去一萬年,道也難消,他人難成帝."

葉凡點頭,深表司意,從其種種事跡來看,這位妖帝強大的逆天,連身邊的人都不能仰望其達到了何等境地.

"逝水遠去,浪花淘盡英雄,青山依日在,幾度夕陽紅……"病老人搖了搖頭,道:"蓋九幽那樣驚豔,一路走到底,永不回頭,沒有接受奇士府的好意,終究是敗了,不過敗在死去的昔帝下,也不算丟人."

"一往無前,這必是一個傲骨錚錚的偉男子."葉凡歎道.

前方,中皇立在湖泊前,依然一動不動,像是失去了生命,默默的注視大湖,身如槁木.

很久過去後,還是如此,葉凡驚異,道:'他在那里做什麼?"

病老人若有所思,道:'昔年,向宇飛早逝,年不足二十,一個女子為他殉情,投湖自盡."

"啊……"一聲大吼,向宇飛蹤跡渺然,一下子就消失不見了,快到不可思議.

"九千年過去了,他縱然采摘到不死神藥也于事無補了,也只能在心愛的女子的隕落地黯然神傷."病老人搖頭.

"果然啊,這樣的人物,都有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有著自己的故事……"葉凡自語.

他與病老人司行,路上見到了不少故人,最終他又獨自離開,向大山外走去,他要搜集一些源天師才能用到的材料,准備探千古龍穴.

百萬秦嶺間,有一座古都,根本沒有人知道它存在多麼久的年月了,號稱中州最古十城之一,名為秦城.

城牆斑駁'鐫刻滿歲月的痕跡,城中人來人往"流不息,很是繁華,平民很多,但修士也不少.

雜耍,賣藥的,各種小吃的叫賣聲此起彼伏,熱熱鬧鬧'熙熙攘攘,萬丈紅塵氣撲面.

葉凡耗時五六天'花出去很多源,走進很多拍賣行,也不過得到少許神源石皮,根本不夠所需.

千古龍穴,孕有夢幻神髓,葬有第三代源天師,天知道會有怎樣的古怪,他需要各種材料,要用禁仙六封刻煉.

第七日,葉凡走向秦城赫赫有名的天都閣,這是一個超級寶闕,共分九層,一切稀珍之物皆有出售.

相隔很遠'他就聽到了爭吵聲,在那座宏偉的天都閣前,有兩方人在對峙.

葉凡一怔,有不少人故人在在天都閣前'形勢有些緊張,其中一方正是李黑水他們,龐博也在列.

另一方,則以一今年齡不大的少年為首,正是王騰弟弟,那個如今已經十一歲的小妖孽,非常強勢,俯視姜懷仁與柳寇他們.

在其身畔,有十幾名男女,一個個都很強大,全都在化龍秘境,皆是聖子與聖女級人物.

其中一個女子一邊譏諷李黑水他們,一邊極盡挑撥,讓王沖一方出手.

"你們陰陽教,難道想第三次換聖女了嗎?"龐博說話很不留情.

另一個男子輕蔑的掃了他們一樣,道:"這樣揭短沒什云意思,真要動手,你們幾個能活命嗎?"

"陰陽聖子,你說話可要當心啊,前車之鑒並不遠'要吸取教'."

陰陽聖子冷笑,譏諷道:"你是說那個聖體嗎,龜縮兩年多了'而今都不敢出來,可惜我教那麼多高手'想取他性命而不知身在何方."

他們沒有出手,只因姬皓月兄妹也在此,站在龐博的另一邊,連王沖都很忌憚.

"陰陽教又選出聖子來了,你們不嫌煩嗎?我覺得根本不需要存在!"葉凡笑著,從遠處一步一步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