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八章 兵字秘
一輪神月當空,皎潔而明亮,如水月華灑落,這片山地如籠罩著一層薄紗,素淡膛朧.

石壁上,兵器印記不多,刻跡拙劣,但此時卻大不相司了,月輝灑落,一片祥和,兵印在發光,且在流動.

"不一樣了,化腐朽為神奇……"葉凡驚異,眸子一瞬不瞬的盯著.

拙劣的刻痕化成了道的神韻'每一條痕跡都似一條真龍'一頭鯤鵬,一個麒麟,一只神凰,神妙不可言.

月滿中天,神華如水,流淌而下,石壁土所有印記都活了,刻痕移動,與剛才所見大不相司.

一種古老的氣息迎面撲來,有一種滄桑,更有一種大氣,屬于道教的印記閃爍'一種飄渺的神音傳來.

葉凡心中一震,他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原本一組拙劣的兵器圖,此時卻翻天覆地,完全不一樣了.

他見到了一只大鼎,三足兩耳圓鼎,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代表了道的有形痕跡.他看到了一口大鍾,天地間唯一,代表了時間與永恒.他望見了一座古塔,共分九重,代表了九重天,空間無艱.

鏡,爐,矛,夕,棍等其他兵器'也逐一呈現,各代表一種神秘法則,有各自不司的世界演化,深奧繁複.

葉凡被吸弓住了,心神難以移開,完全沉浸了進去,洗惚間聽到有人在誦經,從域外傳來,直入心海.

他放開心靈,神識一片甯靜慢慢體悟'仔細觀摩,如在聆聽開天大道,無比的沉迷,眼中盡是古兵.

可是當他努力想抓到時,卻又覺得有些飄渺與遙遠總是無法靠近近在質尺,又像遠在天涯.

鼎,鍾,塔,矛,夕等一此兵器輪轉,壁刻閃爍此時宛若化成了一面玉璧,漸漸晶瑩了起來,吞吐月光.

葉凡無我無物'站在石壁前,一動不動,在他的眉心,那汪金色小湖熾盛一個金色的小人邁步走出懸在額前.

金色的小人與葉凡一模一樣,盯著石刻通體閃爍道紋,那是道的印記有一種說不出的神韻.

在這一刻,鼎,鍾,塔,爐,鏡,矛,夕等全都轉動了起來,開始重組'而後竟然分解,僅僅化成一個字兵!

這個字一出,天地星宇皆動'葉凡感覺耳鼓"嗡嗡"作響,一種宏大的天音從域外降下,振聾發聵.

字字如刀,句句如夕,斬人的神魂,一般的人根本無法承受住'幾可摧裂人心,劈開人的識海.

葉凡的神識,那個金色的小人經過十幾次天劫洗禮,吐納天雷'早已得到過淬煉,故此承受了下來.

不過,他依然受到了沖擊,像是有一件永恒的仙兵在鎮壓,讓其受到了極大的震動,幾乎要仰天大吼.

"兵字秘!"

葉凡忍受這種兵鋒臨體,將要碎裂的痛楚,忍不住驚叫了一聲'千呼萬喚始出來,費盡心機,尋遍主峰'也不可尋.

最終,他未曾想到在後山的石壁上見到了九秘之兵字訣,這是一種無法言喻的喜悅,山重水複疑無路,最終卻得見真經.

兵字秘,與此前幾秘很不相司,如一件驚世仙兵一樣,字字誅人心神,撼動修者的魂魄,且經文很長.

主峰並不巍峨,不過比其他矮山高了幾百米而已,後山古木婆娑,月輝流淌,很是安甯,偶爾有夜鳥啼鳴,顯得更為幽靜.

葉凡耳中隆隆雷鳴'每一個字都像是一道驚雷炸開,而外界卻依然很平靜,沒有人知曉這一切.

在他的眉心前'那個金色的小人盤坐,頭上懸有一顆菩提子'垂落道光'與他一起連向那個兵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從這種妙境中醒轉過來,神月皎潔柔和,後山一片潔白,如很多神羽散落.

"這就是兵字秘!"

禦夕術,控器術等與此相比,不過小道爾,根本算不了什麼'這才是真正控兵聖術,對如何掌控"器"'給予了最高論釋.

"如果掌握了此秘,敵人縱有王者神兵,甚至傳世聖兵,都有可能奪來!"

葉凡心中震動'那樣的無敵兵器,若持有一件,可以橫行天下,幾可無敵,而兵字秘卻可對抗,徒手奪聖兵.

可以料想,如果修為足夠強大,修行到一定境界,甚至可奪極道帝兵,這簡直駭人聽聞,讓人顫栗.

"這一秘太可怕了,即便是不朽的聖地,或者永恒的神朝,擁有古之大帝的兵器'也不見得世上無敵."

葉凡驚歎,如果一位聖人掌握了兵字秘,說不定真可以奪來極道帝兵!

兵器,修者的最大倚仗,可讓戰力無限提升,但是兵字秘一出,這對很多人來說一種噩耗,將打破平衡.

"九秘,每一秘都這樣逆天,怪不得要遭天妒,被人拆分,斷了傳承."

此秘一成,天地間一沙一石'皆可為兵,甚至敵人的兵器都是為自己而生的,神妙不可言.

葉凡難以平靜,兵字秘太可怕了,必須要掌握手中,將來會有無窮妙用.

不過,這一秘很難修成,條件極為苛刻'欲控萬兵,必先掌一兵,修成自己的仙兵,這是根基.

葉凡體悟過後很吃驚,祭成自己的唯一仙兵,與以前他所奉行的一器破萬法很像,但卻更繁奧了.

唯一仙兵,是兵字秘的根基所在,是修者的唯一證道之器,是為兵祖!

"從祭煉自己的兵器開始……"葉凡很激動'兵字秘到手,他可更好的錘煉證道之物萬物母氣鼎.

他僅是體悟了片刻,就覺察到了王者神兵以及傳世聖兵的可怕,那是活著的兵器,從某種意義土來說,是持有者生命的延續.

至于極道帝兵,則已經逆天,與土天奪造化,奧妙不可言,要遭天嫉,唯有演化到那一步才可理解.

葉凡默默的參悟,兵字秘博大精深,從錘煉兵器,到養兵器,再到控器,包羅萬象,從一把兵器的誕生到如何使用它,極為詳盡.

"以兵字訣煉化我的鼎,可讓其臻至完美!"

後山很甯靜,沒有一個人來打擾,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葉凡一抬頭,明月偏移,石壁暗淡,兵圖消失了.

葉凡來到秦門,前後長達兩年之久,而今終于得到了想要的九秘.說起來,他要感謝月靈公主,因緣而成,不然天知道要到何時才能尋到.

"秦門掌教一脈果然是蔡族的後人,他們有度神訣,還有兵字秘,極度強大啊,還有哪些傳承呢?!"

葉凡並未離去,他總覺得秦門有很多秘密,連一萬年前的青帝都對他們出手,真不知有何等秘辛.

不得不說,秦門主峰是一片淨土,如果不去聆聽太上掌教等人的大道,不用擔心被度化,很適合修行.

此後,葉凡一邊修行一邊留意,發現月靈公主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換一座山,但都圍繞主峰,不會太遠.

不久後'他發現病老人也在轉悠,但卻不是在秦門附近,而是常入百萬大山深處,時常出現在一些湖泊前.

葉凡驚訝的發現,病老人在尋找化仙池,每當遇到刻有那樣的古碑,他都會跳入湖中,一陣搜索.

化仙池是否存在,難以確定,有仙之遺秘.且,世人皆言,青帝誕生當中,更為其增添一抹神秘色彩.

"無窮山脈中,立碑的化仙池就有數十上百個,天知道哪個為真,甚至可能都是假的,他想做什麼?"

古往今來,也不知有多少強看來尋覓,但都不能確定哪一處為真正的仙湖,從來都是敗興而回.

"老哥你到底在尋什麼?"有一天,葉凡終于忍不住了,向病老人問道.

這名老人高深莫測,葉凡看不出深淺,此前曾指點過他,告知主峰有度神訣,去了多半會有厄難.

"我在尋仙緣,可慌……可遇不可求,看來我是沒有什麼希望了."病老人輕歎.

"化仙池……有什麼仙緣?"葉凡驚異.

"你可知青帝為何能在後荒古時代證道成帝,震古爍今,成為十萬年來第一人?"

"難道與仙池有關?"

"起初有很大關聯啊,他在化仙池中誕生,得到了莫大的好處."

病老人很神秘'知道許多不為人知的秘辛,說出來的一番話語讓人瞠目結舌.

"那是一個仙池,天知道當中都孕有怎樣的寶貝,青帝為一株青蓮,初生之際,紮根在湖水下淤泥中,植于一塊綠銅上."

"什麼?!"葉凡一驚,他一下子想到了體內的綠銅塊.

相傳,這是青帝臨坐化前從中州搶來的,惹出乎天大的風波'五大域皆動,發生了大亂.

"化仙池,是一方真正的仙池,自太古年間到現在,內蘊無窮神材,更有一此仙珍沉浸當中."

按照病老人所說,綠銅就是一枚仙珍,不過是一塊碎片,可與土天奪造化,也許仙池中還有幾片.

"蔡族有大機緣,也曾有人進過化仙池……"病老人道.

葉凡心頭一跳,覺得青帝滅蔡族的秘辛將要被揭開了,三萬年前的迷霧馬上被吹散,這個仙池來曆嚇人.

病老人輕歎,並沒有繼續說,反倒說起了另外一些秘辛,道:"仙路盡頭誰為峰,一見無始道成空,十幾萬年前,那位大帝想以仙珍祭煉出一口帝鍾,也來過化仙池."

"無始鍾的材料取自化仙池?"葉凡驚訝.

病老人點頭,道:"是沉在仙池中的一塊仙珍."

葉凡真的很吃驚,無始鍾的煉制還有這樣的隱情,無始大帝竟來過化仙池,看來這口古池實在非凡.

"兩手年前,一個騎青牛的域外來客也進入過化仙池,不久後一個自稱為釋逛車尼的和尚也進去過."

"什麼勺!"葉凡騰的站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