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匆匆一年半
葉凡一聲長嘯,緊追不舍,他擁有行字秘,速度何其快,眨眼就到了後方,激烈出手.

"砰"

戰斗持續,華云飛又一次口吐鮮血,李xiǎo曼的蓮花戰衣也被打碎,染血墜落,成為齏粉.

葉凡神se冷漠,並不多言,不斷追殺,這一路上也不知道翻過了多少座大山,一直到了後半夜還在劇戰.

明月皎潔,秦嶺地下多古陵,後半夜經常可見到一些老尸爬出古墳,對月吞吐菁華.

萬里大追殺,不時傳來神力波動,常有山峰倒塌,三人邊走邊戰,毀掉山巒無盡.

華云飛披頭散發,身受重傷,渾身骨頭斷裂多處.李xiǎo曼亦如此,五髒皆裂,渾身都被血水染紅了.

另一邊,葉凡也好不到哪里去,身遭受了極為嚴重的創傷,這次大戰他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華云飛已經連用去三座玄yu台,藉此橫渡虛空,可是葉凡身上也有陣台,緊追不舍,一路跟了下來,難以擺脫.

此時,華云飛終于是有一絲沉不住氣了,再這樣下耗下去,本源都要干涸,生命多半會走向終點.

葉凡除卻九秘外,沒有其他大帝級的秘術,因為那些都記載在各種古經的禁忌篇中,他不可能得到.

不過,他卻有幾種最強大的本源心法,在這一刻道經,西皇經,恒宇經,太皇經同時運轉,各個大秘境皆在發光.

葉凡的輪海,道宮,四極,化龍四大秘境,皆傳出誦經之聲,像是有四位古帝覺醒,天地星宇大動dang!

"轟"

他的各種異象不知何種原因,刹那合一,雖然一片模糊,無法看清,但是卻有一股可怕的力量震出.

縱然是葉凡自己也承受不住,差點粉碎在當中,若非有黃金太極圓守護,他恐怕會成為第一個被自己的異象滅掉的人.

葉凡化成一道金虹沖了出去,這是一次絕佳的機會,攻向華云飛,任這名強大的敵手如何對抗,都無法阻住.

"噗"

華云飛大口噴血,被那神秘的異象震的差點碎裂,接著葉凡連續出殺招,帶動神秘異象而行,整整踏出七步.

"砰"

華云飛半邊身子炸開,成為一片rou醬,骨頭渣子飛濺,場面很血腥,他大叫了一聲,倒退出去千百丈遠.

葉凡攻向近在咫尺的李xiǎo曼,然而異象卻也在這時消失了,他運轉太極圓,演化先天大道,將其三百六十五個金se漩渦撕開一角.

"砰","砰"-……-……

葉凡連續出重手,打向李xiǎo曼身前,終于是攻破了防禦,整整八十一擊,將最後一個金se漩渦震散.

黃金太極圓欺到近前,葉凡一掌按出,山崩地裂,李xiǎo曼奮力抗衡,但卻終于是慘叫了一聲,半戴身子被擊斷.

"噗"

她倒飛而去,胸腹一下,墜落下天空,被葉凡一掌截斷,遭受了難以想象的重創,眸子中金光熾盛.

此刻,形勢大不相同,戰局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葉凡占據了絕對的上風,"轟"

葉凡占據主動後,不顧自己的傷勢,連出重手,每一次都如海嘯連天,群山皆動.

"砰,華云飛如稻草人一樣,再一次倒飛,失去半邊身子後,他戰力大不如從拼了,且不敢繼續用凰劫再生術.

李xiǎo曼也好不到哪里去,葉凡一拳轟出,她難以承受,三百六十五個金se的漩渦暗淡,難以擋住.

若非有王者神兵守護,這兩人xing命危矣,很難逃過這一劫,縱然如此也連遭重擊,幾次撞斷山峰,倒在塵埃中.

葉凡展盡手段,一只金se的大腳自天空中踏了下來,險些將兩人踩在下面,將那幾座山峰踏成了平地.

兩人灰頭土臉,在塵埃中滾了出去,華云飛終于又尋到機會-祭出玄yu台,道:"走!"

他們橫渡虛空,消失了在了這片山脈中,葉凡冷漠無情,在後緊追不舍,同樣利用玄yu台追了下去.

又是一片甯靜的山脈,明月高掛,皎潔而祥和,又是一場追殺大戰,可是似有什麼不對勁.

突然,一股詭異的氣息浮現,葉凡激靈靈打了個冷顫,沖天而起,警惕的向後望了一眼.

與此同時,華云飛還有李xiǎo曼也變了顏se,倒退而去,感應到了危險的氣息.

遠處,一座古山裂開,一個紫se的xiǎo人不過一尺高,駕馭一輛青銅車沖出.另一個方向,一個老和尚渾身皮包骨,如黃金沈鑄,也飛了過來.

葉凡轉身就走,早已見識過這兩個可怕的生靈,上次搶了他們的龍髓,被他們追殺,差點發生不測.

華云飛與李xiǎo曼也遠遁,似乎認識這兩大恐怖生靈,他們的大道寶瓶沉浮,竟帶著他們開始穿空而行,不留痕跡.

"轟"

老和尚一聲大吼,召喚出了阿彌陀佛的虛影,追殺葉凡,速度達到極致.

另一邊,紫se的xiǎo人駕馭青銅車,追向華云飛與李xiǎo曼,如光似電,眨眼消失.

不得不說,這個金身老和尚極度可怕,召喚出的阿彌陀佛虛影,無物不摧,沒有什麼可以阻擋.

葉凡也不知道飛躍了多尖山脈,以行字訣穿行了幾萬里,才終于擺脫了那個恐怖的老和尚.

他找了一個古dong,靜靜療傷,涅盤經運轉個不停,渾身被金se的血氣淹沒,整座dong府都一片神聖祥和.這一次,他受傷極重,如果是旁人根本不可能活下來,不討他體質強大,慢慢恢複,並未有大厄難降臨.

最快〕手天光大亮,葉凡睜開了眼睛,可怕的傷痕好的七七八八了,他長身而起,一步一步走出古dong.

清晨,山嶺中有一層薄煙,在朝霞灑落下時,化成了彩霧,與青草,古木舟連,看起來頗為祥靜.

古藤上,綠葉間,一顆顆露出滾動,在朝霞的映照下,七彩紛呈,如一顆顆珍珠在滾動.

祥和的早晨,葉凡站在山地中,眉頭輕蹙,一場大戰下來,未能留下華云飛還有李xiǎo曼,讓他很遺憾.

"十年後,天下還有幾人可以制得住他們?"

這絕對是前所未有的大敵,他覺得將可與中皇,王騰幾人並論,因為照這樣發展下去,狠人必會再現于世上.

"不過,他們再強大,也要受制于八禁,只要我的境界跟的上,便可力壓他們!"

葉凡自語,有一種強大的自信,更有一種壓力,狠人大帝與他因果很深,其傳人修行速度太快了,讓他不得不跟上才行.

"只有不斷突破才行.大成聖體可與大帝叫板,同一境界,絕對無懼任何人"

葉凡相信,即便那兩人吞掉諸王的本源,走上古之大帝的道路,他只要境界並行,不落後于人,就可鎮壓他們!

而今,他與華云飛相差了三個xiǎo境界,必須要趕上去,不能再拉大了,不然將來會很危險.

而最讓他不安的是,李xiǎo曼到底借來了哪個存在的力量?他想了一夜,在腦海中尋了個遍,也沒有任何頭緒.

"到底哪里出了問赴……",葉凡一想到那種金se的漩渦,就會覺得有些不舒服,但卻說不上來為什麼.

那種神力,並非己身修煉而成,源自外界,就像持掌王者神兵,或者帝兵一樣,根本不受八禁所限.

這一戰,葉凡的收獲也是巨大的,他尋到了自己的"道"這非常重要!

遠古大帝從不走前人的路,最終都會開創自己的道,唯有如此才能超脫,昔日的古經都只用來作為參考.

時間匆匆,轉眼間一年半悄然而過,葉凡呈上奇珍異髓,早已成功進入秦men主峰,一直在尋找九秘,但卻依然沒有線索.

不得不說,進入主峰相當的危險,這一年來已經幾人喪生了-死因莫名,未能查出結果.

葉凡卻知道,多半是華云飛所為,肯定知曉他為九秘而來,不能算出哪個人是他,就逐個下手.

秦men掌教被驚動,遣出強大的碧落王,還有另外幾名大能出手,尋找真凶.

而今,葉凡已經知曉,華云飛在幾年前就進入了秦men主峰,不過卻在一年半前離去了,同時期李xiǎo曼也消失,沒有回返.

在秦嶺間的那場大戰中,葉凡並未見到對方施展九秘,但卻不能肯定對方未有所獲.

一年半來,葉凡實力突飛猛進,他感受到了壓力,不得不苦修,而今已達到化龍第八變,進境驚人.

在此期間,他還要抵抗另一種致命的威脅,那就是度神訣,他親眼見到同上主峰的兩人已經成為了虔誠的秦men弟子.

若非他神識力超級強大,多半也危險了,即便如此,他也是因為沒有過多去聆聽太上掌教講道才能無恙.

"這是一群老妖孽,十幾人天天誦經,即便是一個菩薩來了-時間長了也要被度化啊."

葉凡蹙眉,不去聆聽大道,就根本不可能接觸到九秘,這讓他陷入兩難境地.通過觀察他發現,病老人果然沒有上主峰,唯恐被度化.

且,東脈的書生似乎發現了月靈公主,有事無事總是向主峰上跑,不過他自己卻沒有加入進來.

這讓葉凡相當的驚訝,與他同上主峰的人中只有一個nv子,雖然姿容說的過去,但卻與中州第二美nv相差十萬八千里.

她只能算是中人之姿,如果說絕代佳麗,yan冠天下,那真是一點也不靠譜,差距太大了.

"想來她身上有秘寶,連我的神眼都可以騙過-……-",葉凡自語.

此後,他開始多加關注那個nv子,發現她時常去一座光禿禿的石山,一坐就是大半日.

這座石山與主峰相對,並不是很遙遠,上面寸草不生,藤蔓不爬,潔淨而干燥,什麼也沒有.

月夜,葉凡登臨這座石山,月輝如薄煙,他靜心感悟,可是枯坐大半夜,卻一無所獲,沒有察覺到一點異常.

他搖了搖頭,站起身來,向主峰飛去,這一次是從後山而歸,因為石山就在這個方位.

月華如水,皎潔柔和,後山石壁上,有少許壁刻,都是一些兵器,如鼎,鍾,塔,矛,劍等.

此前,他早已見識過,覺得當是某位弟子無腳時所刻,因為太過拙劣,缺少美感,且當是近幾十年所刻.

然而,就在這時,如白霧一樣的月光灑落,這些兵器印痕看起來有些不同了,竟有一絲古老滄桑的氣息透發而出.

"這是……"葉凡大吃一驚.

這些烙印,絕對存在很久的歲月了,此前竟可瞞過他的神眼,實在有些不可思議.

他越是凝視,越發覺得玄妙,那拙劣的痕跡看起來如一條條神凰在展動,將要破天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