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苦戰
"砰"

黑se的古戰車撞在了那顆大星上,這是屬于王者神兵攖鋒,迸發出一股毀滅xing的波動.

下方,早已化成沙漠的枯寂大地,瞬間成為一片岩漿地,如一片汪洋一樣洶湧,打上高天,震散云朵.

猶如一場末日浩劫,強大的王者神兵對決,造成的可怕災難超乎想象,非人力所能對抗.

在這一刹那間,黑se的龍車與那個星辰黏在了一起,不斷震動,烏光還有星光四溢,粉碎真空,破毀萬物.

葉凡身在黃金太極圓內,輪動打神鞭,打出千百次,如一條青龍在飛舞,絞碎蒼穹.

華云飛奮力抗衡,手中鳳翅鎦金镋錚錚作響,火星四she,化成一只神凰鳴動九天,虛空都被打的破爛了.

"噗"

華云飛張嘴咳出一口五se血液,如一朵神花在綻放,流動妖yan的光華,血液蘊含神力,他倒退而去.

"不好!"

葉凡感覺很不妙,上當了,天空中那座原本不穩固的神廟,突然凝實了起來,如一座永恒的帝兵一樣降落,透發著莫大的威壓.

華云飛以身為you餌,料定葉凡殺不了他,為李xiǎo曼的殺招鋪墊,要重創敵手,以大星黏住古戰車,讓其難以移動一寸.

這是一座宏偉的金se神廟,流動神光,每一塊磚瓦,每一個石階都有光彩,無比的神聖與威嚴,如神明誕生之地.

它重若億萬均,可壓塌天地,rou身難以抗衡,鎮向葉凡,bī他離開龍車,不然定會被壓成rou泥.

"砰"

大地沉陷,如世界末日一樣,遠處地平線上的山脈不斷崩塌,煙塵沖天,一片可怕的景象.

葉凡幾次嘗試,都無法催動黑se的戰車,它與那顆大星無法分開,沒有辦法揮動,王級兵魂不能出擊.

他只得催動斗字訣,打出一片熾盛的光輝,硬撼那座金se的廟宇,黃金太極圓一片璀璨,光芒淹沒天地.

葉凡竭盡所能,打向高天,震耳yu聾,神力澎湃,如一片汪洋湧動.

他終是擋住了金se的古廟,讓其近乎瓦解,金se的院牆裂開,廟men墜落了下來,金光如水一樣流淌與垂落.

"轟!"

葉凡演化黃金太極圓,沖天而上,終于是震開了金se的古廟,讓其四分五裂,一拳打出,山崩天裂.

李xiǎo曼大叫了一聲,秀發飛揚,口中連續噴出幾大口鮮血,身子倒飛了出去,蓮花戰衣碎裂一大塊,光澤暗淡.

華云飛出手,頭上大道寶瓶垂下上萬道烏光,絲絲縷縷,讓其飛仙之力倍增,再一次截殺葉凡.

葉凡被阻,只能停下來大戰,這是一個超級勁敵,無法輕視,錯過了追殺李xiǎo曼的一次機會.

天空中,李xiǎo曼停住身形,口誦古經,通體晶瑩,飛出一片神光,化成一張金se的古圖,演化古廟,非常的神秘.

道音,禪唱,祭祀音像是從上古年間傳來,彙聚在一起,澆鑄成一座全新的金se神廟,讓其越發的神秘了.

兩件王者神兵定在了一起,葉凡與華云飛激戰之際,李xiǎo曼再一次殺來,動用妖異的力量出擊.

金se古廟壓落,廟men大開,具有一股吞天之力,將葉凡強行收了進去,這座神廟很強大與可怕,鎮壓一切生靈.

此時,葉凡渾身劇痛,竟要被煉化在內,各種古老的神音一同響起,像是有三千神僧在一起誦經.

若非他開創出黃金太極圓,萬法不沾身,這次多半就危險了,這是一種可怕的祭煉,要將他化在金se的古廟中.

葉凡守住心神,演化太極圓,天人合一,大道自然,每一擊都包含天地妙理,將古廟院牆撕開,一步一步走出.

然而,就在這時一種驚悚的氣息透來,金se古廟內光芒閃動,一具又一具金身羅漢的尸體橫陳.

此外,還有一些菩薩伏尸,七彩神血流淌,讓這古廟妖異而神秘,顯得可怕無比.

同一時間,一具金se的身影一步一步bī近,金身羅漢與菩薩皆伏尸其腳下,如一尊神明從遠古走來.

像是就在眼前,又像是遠在天邊,難以捕捉其本源氣息,看不真切,唯有一種可怕的力量在洶湧.

"似曾相識,不知是誰……"葉凡心中有萬般疑惑,但是卻沒有工夫細想,而今殺敵才是最主要的.

"轟!"

滔天神威沖來,在這座金se的古廟中,那道身影如一個主宰者,摧毀一切生靈,連菩薩都無法與之攖鋒.

葉凡心神差點崩裂,嘴中溢出一縷金se的血液,他自語道:"這些並不真實,僅是李xiǎo曼借來的一種神力,是昔日的重現,而今沒有那種威能!"

"刷"

他睜開了源天神眼,堪破虛妄,直視本源,所謂的金se廟宇,還有那些金身羅漢,菩薩等,全都是金se的法則jiāo織的,就是那個主宰者也一樣,並非實體,是一縷神念入主.

"哼!"

葉凡一聲冷哼,眉心的那汪金sexiǎo湖光芒熾盛,一個金se的xiǎo人邁步而出,與他一模一樣,亦如一尊神明.

他屢渡天劫,神念強大無比,以其攻向法則中,這是一場特別的對決.

葉凡催動皆字秘,不斷運轉,不久後觸發成功,他眉心走出的金sexiǎo人頓時強大十倍,如一尊神明一樣沖向前去.

強大神念化成的金sexiǎo人睜開神目,能夠清晰的見到每一條法則,將古廟不斷的瓦解.

前方,那個金se的身影如神魔一樣,殺了過來,這是古廟的主宰者,是一道神念所化,力量驚世.

兩者激烈對決,迸發出可怕的念力波動,所過之處虛空崩塌,無法擋住.

葉凡心驚,李xiǎo曼到底借來了怎樣的力量?這道神念竟如此可怕,若非觸發皆字秘,多半要飲恨收場.

要知道,他的神念極度驚人,還是一個xiǎo修士時,就已經鎮住了很多人,就更不要說是現在了.

然而,此時竟還需要十倍觸發皆字秘,才能壓制古廟中這個如神一樣的存在,兩者大戰,震的金se神廟的院牆四分五裂.

終究是葉凡眉心的金sexiǎo人更加強大,將那個存在磨滅,一閃而沒.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各種禪唱,祭祀音全都消失了,葉凡眉心的金sexiǎo人一拳打碎古廟,不複存在.

不遠處,李xiǎo曼驚叫了一聲,咳出一口鮮血,差點墜落下高空,一片金se神光沒入她的體內.

另一邊,華云飛終于無力壓制黑se的古戰車,收起了那顆星辰,倒退了出去.

葉凡站在龍車上,眉心光芒一閃,金sexiǎo人沒入進去,他手持打神鞭盯著兩個大敵,冷漠相對.

到了現在,唯有生死決戰,誰也不想收手,都想除掉對方.

葉凡眉頭一皺,華云飛本身就是一個大敵,可與他攖鋒,而今又多了一個擁有神秘力量的李xiǎo曼,這一戰恐怕將極為艱苦.

虛空一顫,在他的頭頂上方出現一個鼎,萬物母氣垂落,如雨簾一樣,千重萬縷,玄黃氣流轉,將他護的嚴嚴實實.

而今,此鼎已jiāo織出部分法則,可堪大用,因為就其堅固而言,無可比擬,盡可用來防守,很難攻破!

即將拼命,將要生死決戰,葉凡才動用此鼎,不然不會取出.

他身上還有天庭的權杖,可惜那是被封印的,而今不過是與他境界相對應的一把凡兵而已.

繁星點點,銀月柔和,夜se如水,大戰再一次開啟了,雙方皆盡全力出手.

華云飛不顧危險,強行以凰劫再生術將自己恢複到了巔峰狀態,以飛仙之力大戰葉凡.

李xiǎo曼頭上也出現了大道寶瓶,垂落下一道道烏光,與體表的三百六十五個金se漩渦相連,妖異無比.

她在重新演化,每一個金se漩渦內都盤坐有一條金se的身影,背後連著一個世界,每一次對決,都會有可怕的力量震出.

到了最後,那些金se漩渦中甚至會有金se的手掌拍出,有各種神兵法寶沖出,鎮壓而下,極其可怕.

葉凡心中一驚,金se漩渦中盤坐的神靈真不知有多麼強大,在古廟中粉碎的絕不是其真正神念.

李xiǎo曼是如何借來的這種力量,難道說只要修煉這種天功,就自然能夠使用不成?

這一戰,極其艱苦,他們一直打到深夜,全都負重傷,但依然沒有分出結果來.

華云飛本就能與葉凡一戰,而今再加上一個強大的李xiǎo曼就更不用說了,縱然葉凡以萬物母氣鼎護身,也難以斃掉兩人.

戰到最後,葉凡打出了真火,李xiǎo曼與人一起殺他,讓他很心寒,他用盡手段對抗兩人.各種異象齊出,無盡的金se神海浩dang,一株青蓮相伴身旁,混沌氣繚繞,更有仙王臨九天,還有錦繡河山.

行字秘,斗字秘,皆字秘同時展開,葉凡身在太極圓中,演化諸多異象,且眉心光芒閃爍,金se的神識化成xiǎo人沖出.

萬物母氣鼎沉浮,打神鞭輪動,黑se的龍車沖擊,所有手段盡展,這片天地都狂暴了.

各種異象齊出,極其恐怖,竟將要演化成唯一異象,可惜太過朦朧,無法看清,但也威力奇大無匹!

同時,強大的神念在皆字秘觸發下,亦同樣恐怖,讓華云飛與李xiǎo曼無比忌憚,不斷躲避.

黃金太極圓演化到了圓滿的境地,萬法不沾身,攻殺不止,讓他勇不可擋.

"轟!"

虛空大崩潰,這片天地劇烈動dang,後半夜時,華云飛與李xiǎo曼雙雙咳血,遭受重創.

打到了現在,華云飛再也不敢動用凰劫術,不然他的本源就要干涸了,必殞落無疑.

而李xiǎo曼也是臉se蒼白,失血過多,遭受了嚴重的創傷,戰力受損,三百六十五個金se的漩渦都暗淡了,頭上的寶瓶更是差點被打碎.

葉凡自然也是身負重傷,但是他神力永不干涸,戰力不減,越殺越勇,終是將兩人要壓制了下去.

葉凡竭盡所能,不斷演化,整個人消失了,成為一個圓滿的太極圖,祭了出去.

"啪"

華云飛如稻草人一樣飛起,右肩及整條手臂成為rou泥,胸骨等也都塌陷,骨頭多處裂開.

"砰"

太極圖中沖出一株青蓮,源自葉凡的苦海,打在李xiǎo曼的身上,將其三百六十五個金se漩渦差點震散,在其胸口穿透而過.

"你們兩人一起出手,也不過如此!"葉凡有信心斃掉兩人.不過,他擔心兩人遁走,若是如此,他多半難以攔住,很難殺死對方.

"聖體名不虛傳,將來我定會采你這株神yao,入鼎煉化!"華云飛開口,沖向遠方.

李xiǎo曼則一言不發,體表金se漩渦轉動,快速恢複傷勢,金se眸子閃動,最後看了一眼葉凡,轉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