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對決李小曼
巨山倒下,亂石穿云,大地沉陷,滿目瘡痍,寸草不生,成為一片焦土,生機俱滅,什麼都沒有剩下來.

李小曼一身雪衣,由遠而近,衣裙飄舞,烏發飛揚,眼神清澈,凌空而至,與以前相比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葉凡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平靜的看著,是攻是退,是平和是仇怨,全都在時方接下來的一念間.

李小曼來到近前,停在虛空中,什麼也沒有說,但眼神卻有一絲冷冽,讓現場的氣氛一陣微妙.

華云飛雖然遭受重到,但依然很從容而鎮定,以他的風采來說,利用一個女人除掉大敵,多少有些說不過去.

葉凡心中一凜,想到此人工于心計,定然知曉了李小曼與他的關系,這是要亂其心,攻破其平和的心境,瓦解其道.

昔日戀人反目成仇,生死相向,想來沒有一個人可以平靜相對.這當是華云飛的攻心術,故意如此,不然他豈會不知聖體血氣旺盛,神力難以干涸.

"小曼師妹,你如果想要吞天魔功大成,當需徹底斬斷過去,以明己心,超脫自我,方能證道."華云飛聲音平和.

山嶺間,一戰過後被打成廢土,成為一片不毛之地,連一縷風都沒有,一切都是靜止的,死一般的甯靜.

"鏘"

一聲輕響劃破枯寂,傳的格外悠遠,李小曼的身上出現一層蓮花戰衣,閃動金屬光澤,溢出五色神輝.

"鏘?",響聲不斷,蓮花戰衣輕鳴,清冽而鏗鏘,五色金屬光澤流轉,李小曼婀娜挺秀,神衣覆體,手握一杆銀色的鳳凰戈.

她緩緩抬起鳳鳳戈,銀光流淌,如一抹月華垂落,一聲凰鳴傳出,清悠而動聽,銀色的鳳凰戈閃動冰冷寒氣.

五色神衣遮體,李小曼有一種出塵的氣質,肌膚都因此而晶瑩聖潔了起來,她持戰戈遙指向葉凡,一縷殺機透出.

"我沒有想到,你終究還是持戈指向了我"葉凡看著她,盯著這個熟悉而又陌生的美麗女子.

同來自星空的另一端,昔日也有過一段愛戀,最終卻要生死相向,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料到會有這樣一天.

李小曼並未說一語,而只是一步一步前進,銀色的鳳凰戈指向葉凡的胸口,殺氣盈野.

葉凡知曉,兩人間的一切早已成為過去,他原以為即便相逢也是平淡如水,可是卻未想到竟是這種你死我活的局面.

他覺得兩人並沒有什麼仇怨,發展到這一步實在出乎意料,有些莫名所以,根本沒有什麼道理可言.

"你真的如此絕情,要對我動手?"葉凡平靜的看著她.

一陣沉默,"鏘"的一聲,李小曼放下鳳凰戈,平淡開口,道:"你走吧"

"我為什麼要走,還沒有除掉華云飛呢"

"那你是想留下來與我一戰了?"李小曼聲音平緩,但卻有一種冷冽.

"難道我還怕你們不成!"葉凡站在黑色的戰車上,獨對前方的兩人.

"你在逼我動手"李小曼身上蓮花戰衣閃爍,一道道漣漪一樣的光華波動而出,手中的銀色戰戈越發的璀璨了.

葉凡大笑,但多少有一絲落寞,畢竟來自同一片星空下,也曾有過一段往事,但到頭來卻這樣相對,道:"你們兩個一起上吧!"

"你幫定住那輛黑色的龍車."李小曼對華云飛開口,對王者神兵有一絲忌?憚,不過卻也沒有太在意,因為她手中的鳳凰戈很非凡.

"好!"華云飛點頭,懸在其頭頂上方的大星越發的熾盛了,擠滿了天穹,壓向黑色的古戰車.

李小曼蓮花戰衣展動,發出鏗鏘之音,她手持銀色戰戈終于出手了,一道如銀河一樣的匹練繚繞.

她手中的鳳凰戰戈如有生命一樣,吞吐天地精氣,發出一聲凰鳴,而後沖起一只銀色的神凰,撲向前來.

李小曼揮動戰戈,斜斬向葉凡的頸項,上來就是辣手,毫不留情,要劈掉其頭顱,非常的果斷與干脆.

與此同時,華云飛催動那顆大星,全力壓制那輛黑色的古戰車,讓葉凡無法以王者神兵對敵,疲于應付.

葉凡冷笑,輪動打神鞭,抽在銀色的戰戈上,發出一聲清冽穿云的聲響,如一口黃鍾大呂在轟鳴.

他巋然不動,立身在戰車上,道:"你還不行!"

李小曼身體劇震,倒飛出去很遠,不過卻也並無大礙,她的瞳孔迸發出兩道金芒,溢出一股強盛的氣息,口中發出一聲輕叱.

在這一刻,一股玄秘的神力波動湧出,她的眸子化成了金瞳,整個人多了一種莫名的神韻,如一尊聖靈降生.

這是一種很詭異的變化,她渾身流動出種金色的光彩,如一尊神明臨塵,在其背後出現一幅可怕的畫面.

一個未知的存在,如神一樣高高在上,在其腳下有諸多金身羅漢倒伏,甚至還有菩薩,流淌神聖血液.

李小曼變得有些妖異,淡金色的眸子開合間,射出兩道可怕的光束,但整個人卻也越發神聖不可侵犯了.

她的如云秀發都快化成了金色,蓮花戰衣也如黃金澆鑄,慢慢變色,唯有手中最不凡的鳳凰戈還是銀色,閃爍聖光.

"這種強大的力量,絕不止道宮秘境一一一一一一"葉凡心中一跳,他覺得李小曼很不對勁.

李小曼如金鑄成,肌膚晶瑩,但是卻籠罩黃金聖光,一步一步走來,根本沒有一絲凡塵氣息,帶著一種難以說清的威壓,與原來的氣質大相徑庭.

"這是誰的力量?!"葉凡一聲大喝,當先動手了,駕馭黑色的戰車,輪動打神鞭向前擊去.

天空中大星劇震,阻擋古戰車,華云飛以飛仙之力截殺,不讓他臨近.

葉凡一聲長嘯,體外的辜金太極圓絢爛奪目,轉動陰陽,流淌生與死的力量,生之門對准己身,死之門轉向飛仙之力.

"鏗"

李小曼出手,手中的鳳凰戰戈輕鳴,化成一只神凰沖了過來,與打神鞭劇烈碰撞,這一次竟平分秋色.

葉凡不相信她可以修到這種境界,那種金色的聖力絕不屬于她,妖異而神秘,讓他都無比忌憚,但卻摸不清狀況.

他並不懼怕,以斗字訣演化太極圓,立身在龍車上手持打神鞭大戰李小曼,神力不絕,血氣如永恒神爐,熊熊燃燒.

"你們兩個一起來受死!"葉凡冷哂,他將自己的戰力提升到了八禁領域內.

華云飛一聲朗笑,大道寶瓶沉浮,手持鳳翅鐳金鏡果斷出手,他可不是一個古板的人,什麼獨戰不過是浮煙,他行事百無禁忌.

葉凡與之大戰,本就是勁敵,而今又有大援到來,就更加難以對決了.

"嗡"

虛空一陣顫抖,李小曼身體流動聖潔神輝,像是披上了一層神圖,一個又一個金色的小漩渦呈現體表上.

每一個金色漩渦都像連著一個世界,深不可測,里面各盤坐有一道金色的身影,寶相莊嚴,如神靈在沉睡.

葉凡以黃金太極圓震退華云飛,瓦解飛仙之力,令其再次遭受輕創,而後如一道蛟龍一樣沖向李小曼.

一種浩大的天音響起,李小曼被金色的光華籠罩,那三百六十五個金色的小漩渦中發出如禪唱一樣的神音.

"這是什麼?!"

葉凡身體劇震,若非有黃金太極圓阻擋,他萬法不沾身,多半就會被這神秘的天音洞穿了耳骨,刺進心海中.

"轟!"

他演化斗字訣,輪動打神鞭,劈向李小曼的頭顱,以不可阻擋的神力破滅萬法,粉碎真空!

天穹崩塌,李小曼倒退,但是身上那三百六十五個金色的小漩渦更深邃了,綻放沖霄的光芒.

浩大的天音,如滅世的大磨盤在轉動,神音絞碎一起,不斷沖撞黃金太極圓,擁有億萬均之力.

"砰"

無盡虛空大破滅,在這中浩大的神音下,一下子破爛了,唯有三百六十五個金色漩渦在轉動.

"轟"

黃金太極圓劇震,葉凡以八禁戰力大開大合,將實力提升了極限盡頭,轟破那絢爛的金光,將打神鞭砸了下去.

"砰"

可怕的事情發生了,三百六十五個金色的漩渦中,各吐出一道神光,化成一只金色的手掌,擋住了打神鞭.

不然,形狀如劍棍一樣的木鞭,定會將李小曼抽個骨斷筋折,根本不可能承受的住.

"這不是你的力星!"葉凡心頭劇震,他感受了一種危險的氣息,似曾相識,但卻無法明辨屬于誰.

李小曼一聲輕叱,雙眼金光大盛,如一尊女戰神一樣,體內飛起一片金光,如一張古卷圖一樣.

三百六十五個金色的漩渦都在上面,脫離了她的體表,化成一幅圖遮攏向葉凡,要將其鎮壓在下.

在這一刹那,道音,禪唱,祭祀歌,像是是上古年間穿透時空而來,浩大而莊嚴,神聖而祥和,從金色的古卷中落下!

葉凡隱約間見到,三百六十五個金色漩渦中,盤坐的金色身影都睜開了眼睛,那絕對都是一個人,因為那種眼神一模一樣,屬于唯一的神兄"轟!"

禪唱響徹天地,一座由天音化成的金色神廟從天而降,當中金身羅漢喋血,菩薩伏尸,七彩神血流淌,顯得可怕無比,鎮壓向葉凡.

"這究竟是誰的力量,我一定見到過??",葉凡心中有一絲不安.

"轟!"

與此同時,華云飛催動大星也降臨而下,攜王者神兵磨滅他的神力,無情殺至.

葉凡大喝,身在黃金太極國內,化成龍形道痕,雙手推動陰陽,演化生與死的力量,獨抗兩大高手!

在這一刻,黃金太極圓與龍車還有打神鞭合一,他們凝結為一個整體.

華云飛頭上的大星顫抖,他的形體出現裂痕,而那座金色的神廟也劇烈搖動,難以穩定.

葉凡一聲長嘯,戰力沸騰,提升到八禁領域,沖天而上,硬撼兩大強者.

"轟!"

一聲巨響,圓滿的黃金太極圓與龍車合一,洶湧出一股汪洋一樣的力量.

"砰"

華云飛遭受重創,與大星一起倒飛了出去,與此同時李小曼身體也是一陣搖動,張最吐出幾大口鮮血.

葉凡眸子冷漠,化成一道神光追了過去,要殺兩人,道:"你們縱然聯手也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