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四章 王者無敵
大道寶瓶烏黑晶瑩,沉沉浮浮,它是"道"的載體,垂落下一道道烏光,將華云飛淹沒在下方,這是一條條法則!

在這一刻,他亦萬法不侵,整個人浩遠如道,越發的深不可測了,寶瓶護體,為他提供了無量法力.

此瓶,雖然沒有真正演化成型,但是早已有了無窮神能,有海量的法力,它每次吞吐都在與天地本源交還精氣.

"飛仙訣!"

"萬化訣!"

華云飛大喝,這一次有大道寶瓶與他合一,大不相同了,左手飛仙訣主攻,右手萬化訣瓦解對方秘術,天地交泰,龍鳳和鳴,遠勝從前!

波動一出,前方一片山脈就成為了備粉,不複存在,攻擊力多麼的可怕可見一斑,飛仙之力嚇人.

葉凡心中一凜,其他秘術皆無用,全都會被萬化訣化掉,此時他只運轉九秘,加持黃金太極圓.

這是一場生死大戰,不得不說,當今的華云飛無論是從體質,還是從戰力來講,都可以傲視同代,未來的成就不可估量.

生死大決戰,兩人打的天崩地裂,許多大山都被夷為平地,諸多大瀑布向天上倒流,還有地下沖起的岩漿更是染紅了天空.

黃金太極圓殉爛奪目,每一次轉動,都是一次陰陽生死,判別人的死,也判自己的生,神妙無雙.

而另一邊,大道寶瓶也越發的神秘了,衍化諸天法則,絲絲僂縷,垂落而下,將華云飛包裹在內,闡述道的妙理.

此時,無論是主攻的飛仙訣,還是瓦解萬術的萬化訣,都遠勝從前,萬界法則浸入,本源加持,變得可怕絕倫.

華云飛出手果斷,此時他冷酷無情,縱然只是沖下去的余波,只是輕輕一擦,大地上就成為了一片廢土,山川成粉,寸草不生.

葉凡心頭一跳,飛仙訣與萬化訣果然是奧妙無雙,若非他以斗字秘演化出太極圓,今日多半要飲恨收場了.

"砰"兩人大碰撞,生死對決,皆遭受了暗力,口吐鮮血,雙雙倒飛.

葉凡靜心凝神,演化自己的道,渾身晶瑩,如七彩琉璃一樣,太極成圓,為最根本的道痕,是大道的原始軌跡.

他呼吸天地精氣,感受整片大世界的脈動,與這方乾坤合一,成為了道的執行者,每一擊都破萬法,每一個動作都是道的意志.

"砰","砰,……"

兩大強者連續碰撞,各展無雙奧義,殺的天昏地暗,曰月無光,整片山脈滿目瘡疾,也不知道毀去了多少靈地,山河皆碎.

諸多大湖,都是一擊成空,不要說湖水瞬息蒸干,就是干涸的天坑都成為了沙漠,沒有什麼可以阻擋他們,萬物晉毀.

百萬里秦嶺,浩大無邊,沒有盡頭,不然若是打出去,必然會生靈塗炭,死傷無盡人類.

即使是這樣,眾多飛禽走獸也都進了大殃,很多都斃命在這驚世一戰中,全都隨那倒塌的山川一起葬進了塵埃中.

在這一戰中,光以化仙池命名的湖泊就已經消失三處了,不難想象他們大戰的范圍有多麼的廣,這是一場大劫.

秦嶺中,飛禽走獸,各種生靈全都戰戰兢兢,相隔很遠,就逃遁而去,"口惶不可終日,像是躲避末日浩劫.

大戰慘烈,兩人都已負傷,黃金血液還有五彩血液,不斷墜落下高空,但是他們的眸子卻越發的冷冽了,沒有一個人皺下眉頭,舍生忘死,搏殺不輾.

大道寶瓶,萬法垂落,絲絲縷僂,與華云飛合為了一體,烏光流淌,讓他越發的危險,飛仙訣,萬化訣,奧義盡出,如日懸空,圓滿而鼎盛.

"砰,,"砰,……

兩人劇戰,嘴角皆沾滿了血跡,雙雙倒飛,而後又沖向一起,雖然劇烈厮殺,但每一個人心中都很甯靜,在這種關頭還在揣摩對方的"道,.

黃金太極圓,越發神妙,每一次轉動,都是一次陰陽生死之分.

葉凡沐浴生之光,如一尊天神一樣,英姿偉岸,掌控山河,每一擊都會有一片死光飛出,破滅萬物.

在這一刻,有一種太初的氣息彌漫,仿佛回到了開天辟地前,一切都回歸原始,有的只是本源的演化,陰陽二氣流動.

"哧,太極圓輕轉,向外射出死光,攻伐大道寶瓶,決戰到了最後關頭.馬甲文字"砰,大道寶瓶內蘊無量法力,演化諸天法則,不可磨滅,它是一個完美的神物,只是在劇烈抖動而已,並不會損缺.

不過,葉凡的強勢攻擊卻也取得了效果,大道寶瓶不可毀,卻可隔斷,他以強大的戰力斬斷那些絲絲縷僂,想斬開與華云飛的聯系.

"砰,大道寶瓶終于是發生了一些偏移,不再居于華云飛天靈蓋的正中,差點飛出去.

兩人從午時一直打到紅日西移,所過之處皆是焦土,化為不毛之地.

這一刻,他們終于是分出了勝負,葉凡連續下重手,殺式不斷,一招接一招.

"啊……"

華云飛一聲大叫,披頭散發,到底還是吃了一個大虧,被葉凡以龍形道痕曲線打了出去,差點被立劈為兩半.

"轟,遠處,一座山峰被撞塌,他的身子跌落在那里,五色血液流淌,但是他很快就從煙塵中站了起來.

"你死,我活,一個人走出去."華云飛發狠,張口一吐,一顆星辰飛出,拳頭大小,懸在了他頭頂上方.

"不錯,你死,我活,一個人走出去!"葉凡也道,張口一吐掌心出現一個寸許長的黑色小車,烏光流動,如一條小龍一樣.

王者神兵!

可橫掃同階,天下無敵的寶兵,世間聖人不出,若掌控聖主手中,五大域都無人可櫻鋒!

他們在大戰的過程中早已感受到了對方體堊內有王者神兵,全都相互防備,這種兵器一出,必是血流成河,生靈塗炭.

華云飛頭頂上方,星辰閃爍,華光萬丈,這是太玄星峰的至寶,此前被封印這兩年來被他一重一重解開.

這是一宗神物,為太玄開教鼻祖留下的,傳說是一個真堊實的星辰化成,更有人說這其實是一件傳世聖兵不過被掩去了根本星魂.

"毒,星辰一轉,如世界開辟,一顆大星無量無盡,擠滿了天空,像是來到了天外星域唯一大星主宰諸天.

另一邊,葉凡手心那個寸許長的黑色小車,化成數丈長,漆黑如墨,上面雕龍鏤凰他已經立身在上.

這是他從王騰的弟弟一…那個九歲小妖孽手中奪來的戰車,當時以九神兵收服,不然還真很棘手.

如今九神兵送給了龐博,這輛黑色的龍車為他所有可對面其他王者神兵的挑戰,不用擔心.

王者神兵對決,摧枯拉朽,但凡有形生靈,只要被擊中,任你天大的英雄,也難逃一死,最是可怕.

兩者第一擊,就讓二十幾里內的大地整體沉陷了數十丈深,完全被削平了,更不要說地上的山巒了,第一時間就成為了塵埃.

"華云飛你不行了,其實你早該敗了,連續動用凰劫再生術,已經是強弩之末,我送你上路吧!"

葉凡站在黑色的龍車上,手持打神鞭,黑發如瀑,眼眸綻放冷電,如一尊仙王下界,面對那獨壓天地的大星,無比鎮定.

"今日一戰,我確實大傷元氣,凰劫術耗去了我大半的本源,需要休養很長時間.聖體果然名不虛傳,你這株人世神藥,他日我必采摘,入鼎煉掉!今天,你想留下我很難,我卻可讓你付出一定的代價."

華云飛嘴角流出五色血液,但是卻戰意高昂,催動頭頂的那顆大星,向下壓來,他手持鳳翅鑒金銑逼近.

壓滿天空的大星,垂落下萬道法則,每一僂都可以擊斃一名同階強者,只要被打中,很難成活.

黑色的戰車亦沖起無窮道痕,每一道都如一條真龍,開辟虛空界,打破萬物,摧毀一颯王者神兵對王者神兵!

同一時間,葉凡輪動打神鞭,與華云飛手中的鳳翅鎏金鏡激烈碰撞,大戰在一起.

在這個過程中,黃金太極圓,大道寶瓶也在浮沉,斗字秘,行字秘,飛仙訣,萬化訣亦呈現.

這是一場真正意義上的生死戰,兩人動用了一切手段,不再保留.

葉凡一聲長嘯,他下定決心留下華云飛,不想給其生路,張口一吐,精氣如江海,並入黃金圓中.

"當,,"當,……

他輪動打神鞭,一息間打出了成百上千次,完全可以將天地打裂,全部砸在了鳳翅鑒金鏡上.

鳳翅黎金鏡這是一件秘寶,永恒堅固,並無損毀,但卻承受了無窮神力,不能化于無形,震傷了主人.

"噗,,"噗,……

華云飛不斷咳血,半邊身子都被染紅了,閃動五色光彩,他縱有凰劫再生術也吃不住了,不可能永無止境的複生,那要耗盡他的本源.馬甲文字"咚,華云飛祭出一座綠銅塔,殘破不堪,原本九層,而今只剩下了五層,有一種嚇人的威壓.

"殘破的王者神唉……"葉凡眼中神光一閃,道:"除非你有聖人的兵器,不集現在你拿出什麼都無用!"

黑色戰車前沖,硬撼大星,他輪動打神鞭,閃電般出手,每一擊都可打碎天地.

"噗,華云飛被震的大口吐血,眼見是堅持不住了,將要遠遁,但卻笑了,道:"你殺不死我,不久後我會回來的,人世間諸多"不死藥,任我煉化,到時你將遠不是我的對手."

"這個世上,最強大的不是體質,不是古經,不是神藥,而是自己的心,自己的道,敢出現我面前,必殺你,就如現在!"馬甲文字遠處,一個麗人飛來,白衣勝雪,烏發如云,如凌波仙人,曼妙的嬌體在飄舞的衣裙的勾勒下,婀娜多姿.

"小曼師妹,殺了他,而今他也快力蠍了."華云飛道.

葉凡站在黑色的古戰車上,手持打神鞭,眸綻冷光,靜靜地看著李小曼,同來自星空的另一端,他本不想出手,但若對方露殺意,那他也只能無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