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三章 大道寶瓶
九秘,為道教最高之秘法,十種寄術代表了九種不同領域的極致盡頭,不可超越.

葉凡推演自己的術,參悟自己的道,這一切的本源皆是斗字秘,為戰斗之根本訣,擁有無土奧義.

體內黃金血液沸騰,血氣沖出,化成一個金se的圓,將他從頭到腳都籠罩在內,他以斗字訣演化出太極圓,萬法皆不能沾身.

葉凡雙手式動,兩條yīn陽魚游動,一條至剛至陽,一條至柔至yīn'jiāo纏在一起,吐納道的氣機.

"砰"

yīn陽互動,他雙手齊震,yīn陽魚躍起,飛出太極圓,兩魚吞吐大道氣息,將十方jīng氣于一息間chōu干,天地都一陣暗淡.

"轟!"

華云飛再一次被擊飛,渾身淌血,依然未能擋住,形體出現裂痕,竟有五se光華閃爍,他的血液內蘊五光.

"吞天魔功將他的體質蛻變到了這等境地……"葉凡驚異,大敵不僅rou身強橫,連血液的顏se都變了.

華云飛神se肅穆,藍衣染血,但依然有一種空明的氣質,通體染上一層五se神光,雙眸清澈如xiǎo湖.

"嗡"

這片天地在抖動,他心中甯靜,又一次祭出飛仙訣,超越人體極盡力量如銀河一樣傾瀉,而後發出一聲轟鳴,向前洶湧.

山塌海嘯,luan石崩云!

飛仙訣一出,風云齊動,天地失se,他雖然不為大帝,不能真正弓動出飛仙的力量,但也無比可怕!

大地上,一座又一座大山崩塌,一條又一條山嶺沉陷,土石迸濺,煙塵漫天,這是一場大崩潰.

天空中,十方云朵俱滅,全都被這種恐怖的波動震散了'掃平了一切.

這就是飛仙訣,攻擊力堪稱震古爍今,讓任何人見到都要生畏,進而顫栗'是狠人大帝的驚yan聖術.

"砰"

葉凡身如虯龍,軀干彎轉,身為黃金太極圓內的yīn陽分割線,奮力一震,一下子電she了過來,硬撼飛仙訣.

"嗚……"

狂風大作,飛沙走石,這天地間茫茫一片,全都被塵沙遮蔽了,隱約間可以見到一座又一座大山,如稻草一樣被卷到了高空.

兩者激烈大戰,山崩海嘯,一片末世的景象,成片的山脈都被沖缶的飛向了空中,如漂移的大陸.

"轟!"

劇烈碰撞'山石四飛,大山碎開,沒有一座山峰可以保存下來,在這驚天動地的一擊中全都成為粉塵.

"砰"

葉凡倒飛,嘴角溢出一縷黃金血液,但快速止住了身形.

另一邊,華云飛大口咳血,血水閃動五se光華,將他的衣襟浸濕,倒飛出去千丈遠才停下來.

下方,一片沙漠呈現,不要說參天古木,就連山巒都消失了,自大地上抹去,被打成了一片黃se的沙漠.

一片草木豐盛的山地,生機絕滅,寸革不生,成為一片不mao之地,什麼都沒有留下.

遠處,大山聳立,郁郁蔥蔥,在百萬秦嶺中出現這樣一塊沙漠說不出的詭異,讓人瞠目結舌.

這就是兩大強者全力一擊的結果!

華云飛再次遭受重創,體內發出一聲凰鳴,響動九天,五se神焰熊熊燃燒,他的軀體又一次複原了.

凰劫再生術!

他並未退走,而是神se冷漠'又一次出手了'展動萬化聖訣,圍繞著葉凡進攻,嘗試攻破黃金太極圓.

這兩人一旦大戰,可以說景象驚人,下方的大沙漠都被他化掉了,五行運轉,四極崩塌,一片mi蒙.

萬化聖訣號稱可化盡世間一切奇術,破盡萬法,但卻始終無法攻進黃金太極圓,無法瓦解這條渾圓的道痕.

可是,華云飛卻鍥而不舍,已數次遭遇重創,但依然頭沖了上來,不斷攻伐,根本沒有逃遁的樣子.

葉凡心中一動,他知道對方與他方才的心思一樣,不斷大戰,在生死對決間揣摩其聖術,單純的為了提高己身.

"走了,他有凰劫再生術,從而有恃無恐!"

"炭,

不得不說,華云飛手段過人,實力強大,將成片的山峰都化成了彈丸大xiǎo,不斷打向葉凡,非常駭人口他在心中慢慢推演神圖,思索破解之法.

"我看你能撐到幾時!"葉凡大喝'加大攻殺力度,整個人一沖而過,如一條真龍彎曲,連碎八十一座大岳.

塵沙飛揚,秦嶺無盡大山抖動,兩人激烈對抗,不時有血液淌落'流動神xing光彩,讓人驚異.

"殺!"

葉凡一聲輕叱,黃金太極圖轉動,他如一道浮光一樣沖了過去,雙手化成yīn陽魚,一yīn一陽同時躍起.

"轟!"

華云飛被打飛,骨頭斷裂多處,身體幾乎被打爛,渾身流淌五se血液,光華點點.

"你還有什麼手段嗎?不然沒有機會了!"葉凡向前bī講,黃金血氣化形,渾圓天成,將自己身護在里面.

"狠人大帝一生不弱于人,古今無敵'針對九秘而開創飛仙訣與萬化訣,不弱任何一術!而今不能力壓你,不是兩術不及,而是我未能徹底悟透."

華云飛平淡道來'凰鳴響動,他修複己身,整個人沒有一點沮喪,反而無比的超然.

"你觀我法,想藉此悟道,瓦解我的聖術嗎?"葉凡道來,根本不在意.

"孰弱孰強,現在說還早了一點,飛仙訣,萬化訣皆為蓋世奇術,你們會見到它們可怕的一面."

在這一刻,華云飛的氣質變了,空靈氣質內斂'一種舍我其誰的獨尊姿態展現了出來,黑發凌luan眼眸深邃如星空.

"轟"

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機發出,場中出現滔天的波動,萬靈皆顫栗,十方俱抖動,如遠古的大帝出現在世土.

在他的頭頂上空烏光閃動,快速jiāo織化成一個黑se的寶瓶逐漸清晰與堅固,仿若永世不朽.

華云飛如同一尊神魔一樣,有一種恐怖的波動擴散開來他靜靜的立身在虛空,眸子無比的空dong,吞噬人的心神.

絲絲縷縷的烏光自他的天靈蓋中沖出,在其頭頂上方鑄成一個寶瓶,烏光流動'如墨yu一樣晶瑩.

它古樸而自然,樣式並不繁奧給人以大道至簡的感覺這像是道的載體,可鎮壓諸天萬界玄秘莫測!

華云飛以自身命元鑄成大道寶瓶,這是"道"的有形之體將來可聚納無量法力,而今就已經有了莫大神能.

葉凡心中一凜,早就聽說狠人唯我獨尊,天功玄妙無雙,可力壓太古神視,而今種種玄秘在一一呈現.

華云飛雙手合印,高舉過頂,結出大道寶瓶印,瓶口位于雙手相結處,吞吐日月菁華,天地元氣.

極度恐怖,無窮殺機在這一刻如洪水爆發,葉凡覺得有萬刀吾骨,被大道寶瓶對上後,渾身yu裂.

這是一幅很妖異的畫面,烏光閃爍的寶瓶對上了黃金太極圓'兩者間皆在吞吐大道氣息,一條條法則jiāo織.

"轟!"

在這一刻,一場驚天大對決爆發,他們沖向一起,展開了最為恐怖的戰斗.

烏光閃動的大道寶瓶'鎮壓諸天萬界,擁有不朽的威能,吞吐大世界本源'鎮壓而下.

黃金太極圓,道法自然,金光摧璨,亦是無土大道的載體,穿透諸天,永久長存,萬劫不朽.

這是大道的碰撞,是一種不司奧義的對決,兩者間烏光與金光沖霄,淹沒了諸天地,什麼都不複存在了.

廣袤的沙漠熔化了,成為了一片紅se的汪洋,岩漿沸騰,沖向四面八方.

遠處,大山如稻草一樣,恐怖波動襲來,全都倒伏,快速崩塌,從大地土被抹平.

另一邊,化仙池霧氣騰騰,也不知道有多少萬頃的碧波全部蒸發,大湖徹底干涸,成為一個巨大的天坑.

一瞬間,摧枯拉朽,黑se的大道寶瓶與黃金太極圓對決,造成的後果太過可怕,巍峨山岳也不知道消失了有多少.

"轟!"

更遠處,一座又一座大山相繼坍塌,煙塵扶搖直上萬丈,天地一片昏暗,兩人激烈對抗,生死搏殺.

黑se的寶瓶與黃金太極圓劇撞也不知道多少次才停下來,兩件"道"的載體橫空,天地間瞬息平靜了下來.

葉凡嘴角溢出一縷縷黃金血液,身體起伏不定,太極圓轉動,光澤未暗,並沒有被瓦解.

另一邊,烏光閃爍的大道寶瓶沉沉浮浮,也並損傷,但是卻脫離了華云飛的天靈蓋,遠在數百丈開外.

他的身體破破爛爛,幾乎碎掉了'遭受了無法想象的創傷,若非有凰劫再生術,這次葉凡可將他斃掉了.

"嗡"

華云飛身體發出烏光,天靈蓋處,血氣更是貫穿了霄漢,他的身體僻啪作響,黑se的大道寶瓶第一時間飛來,懸在頭上.

葉凡一步一步走來,擦淨嘴角的金se血液,道:"看來你沒有機會吞噬我的本源了,我送你歸乾淨土中吧."

華云飛冷淡了笑了起來,道:'我對聖體本源越發的看重了,一切都還沒有結束."

如墨yu一樣的大道寶瓶,沉沉浮浮,吞吐天地本源,垂落下一道道烏光,將他淹沒在下方'這是一條條大道法則!

遠處,一道麗影將方才的一戰的結果全部看在眼中口李xiǎo曼如謫仙凌空,衣袂飄飄,站在一座山巒上.

八月倒計時"還有月票的朋友,可以投出來了,這個收藏沒有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