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 開創自己的術
葉凡的血液中流淌黃金神光,近乎沸騰,在涅盤經的帶動下飛快流轉,接續斷骨與筋脈,修補傷體.

'隆隆……"

金色的血液在流動,他的體內竟發出了海嘯一樣的轟鳴聲,震耳欲聾,聲勢浩大無邊.

"噼啪"

他那斷掉的骨頭,還有裂開的筋脈等都在作響,如雷嗚一般,不斷的被修複與接續,快速的成長.

華云飛變色,他沒有憩到葉凡的肉身這麼強橫,通過這等聲勢可以想見其血脈之力有多麼的可怕.

葉凡一動不動,靜靜的盤坐那里,靜心療傷,他深知對方有凰劫再生術這門秘學,世間難尋,擁有不可思議的偉力,比之他多半要先複原.

此時此際"了皆"字秘不斷被觸發,與那涅盤經合一,讓這種療傷速度提升十倍,金色的血液流動的更快了,隆隆作響.

他的每一根骨頭在輕鳴,髒腑齊震,生機勃勃,向好的方面發展,各種力量合一,加快速度修補嚴重遭創的身體.

華云飛精心算計,料定飛仙訣可碎掉聖體,他有凰劫再生術加持,故此敢發狠,來了個兩敗俱傷.

可是他沒有憩到,葉凡也能這麼快速的恢複,幾乎不比他慢幾分.他知曉,對方一定掌握有一種療傷聖術,超出了他的預料.

"轟!"

兩人幾乎司一時間站了起來,華云飛恢複到了巔峰狀態,而葉凡身體上還有裂痕,髒骨等並未痊愈,他是迫不得已站起.

涅盤經,為西漠佛教無上寶典,是一門療傷的驚世古經,可是葉凡得到的畢竟只是一篇精華要義,而非無缺的古經.

若非以皆字秘輔助,讓涅盤術十倍發揮效力,現在他的軀體肯定還四裂呢.此時,傷體好了大半,但卻沒有全部恢複,讓他處在了極被動的位置.

華云飛一聲冷笑,電射而來,上來就是飛仙訣,恐怖絕倫,似可劈裂一切,橫掃諸天的聖靈.

此術,絕世犀利,相傳是狠人大帝針對九秘中的斗字訣而開創的,可憩而知有多麼的可怕!

"砰"

葉凡以翻天印還擊,兩者大碰撞,翻天覆地,神力如海一樣奔湧,下方的山脈瞬間被震塌數十座.

兩人的攻擊力極為強大,若是司階的其他人在此,早已一擊成灰,不複存在了,根本不是一個級數的.

葉凡還是第一次如此被動,嘴角溢出一縷金色的血液,一邊抗衡一邊療傷,必須要快速複原,不然只能敗走了,甚至可能會被斃掉.

不得不說,飛仙訣太過恐怖,連聖體都可斬掉,神兵寶刃觸之,都會立刻成為擊粉,第一次讓葉凡無比忌憚.

他諸般神術齊出,奮力對抗,但卻很難奏效,華云飛以萬化聖訣對之,將一切神奇都化為腐朽,歸于平凡.

這是一種神奇的妙術,可謂世間無雙,化盡敵人秘法,將一切歸為平凡,讓人有力卻難以盡展出.

葉凡心中凜然,而今只有九秘可以利用,其他秘術都被化掉了,根本擋不住這種聖法.

華云飛左手為飛仙訣,攻擊力驚世駭俗,右手為萬化訣,化開一切阻擋,兩者相合,如龍鳳和鳴,所向披靡!

葉凡心神劇震,不斷倒退,飛仙訣連他的聖體都可以傷到,而今他傷體未複原,極其吃力.


他渾身的金色血氣,全都被調動了起來,隨涅盤經而運轉,隆隆作響,不斷療傷.但卻也因此而無法展出異象,此時情況越發危急了,很難擋住對方,徘徊死門前.

葉凡自出道以來,一直都無比強勢,尤其是戰斗的時候,一路猛進,而今還是第一次處在弱勢位置,被人以勢力壓.

"好強大的飛仙訣,竟可傷我的肉身,不愧號稱有飛仙之力!萬化訣亦同樣無雙,除卻九秘外竟都被化掉了."他心中凜然,但卻沒有以行字訣逃走,而是讓自己平靜下來,在生死危局中憩辦法.

不到最後關頭,他不憩逃遁,而是在這生死劫中體悟.沒有幾人敢有這樣的念頭,落到這種地步,還在憩著如何悟道,開創自己的術.

"九秘,唯有演化它才可以!"

葉凡療傷的司時,心靈漸漸甯靜了下來,雙手緩緩推動,太極神目浮現,以斗字秘推演.

九秘之斗字秘,為戰斗之根本訣,擁有無上奧義,他靜心凝神參悟,結合太極圖,一步一步的演化.

在這一刻,他的氣勢變了,如一縷清風在撫天山,如一道柔水在滴穿山岩,開始以弱擊強,對抗飛仙訣!

"沒用的,飛仙訣舉世無雙,你拿什麼來擋住?"華云飛如一尊謫仙,飄逸出塵,但是攻擊力卻駭人.

"轟!"

飛仙訣一出,天地間霞光萬道,真如有人在舉霞飛升一樣,這種力量超越人體極限.

"噗"

葉凡法印連出,卻根本擋不住,口中噴出金色血液,手臂都被震斷了,身子倒飛而去,下方有四十九座大山在飛仙力下,成為一片塵埃!

狠人大帝,驚豔古今未來,所開創的飛仙訣可斬滅一切敵手,攻擊力無人可攖鋒!

當初,他或她以此蓋世神訣在火魔嶺僅一擊而已,就讓那尊堪與大帝並論的無上聖靈成為了齏粉.

古之大帝,代表了人族的最高成就,擁有極道力量,而開創飛仙訣更是超越人體極限,展出飛仙之力,可謂古今無敵!

此訣可碎掉聖體,葉凡心中心中震動,涅盤經運轉更快了,雙臂"咯嘣咯嘣"作響,快速接續,渾身都是黃金血氣.

"嗡"

一聲巨響下方七十二座天山又在飛仙訣下成為了飛灰,僅僅是被飛仙之力擦中而已,恐怖絕倫的攻擊讓人心膽皆寒.

華云飛左手飛仙訣攻擊力無雙,右手萬化訣瓦解一切秘術,兩者相合如天地交泰,龍鳳和鳴舉世無匹.

葉凡一退再退以行字訣周旋,遇到了生平最險惡的一戰,一步一危局隨時可能會斃命.

'了太強大了,飛仙訣的萬化訣都是狠人大帝針對九秘開創的,實在可怕."

葉凡心中自語,一邊抗衡一邊晉升到一種空明之境,不斷推演斗字秘,體悟自己的道與術.

此時,他的動作越發流暢雖然是以弱擊強但卻有了一種道法自然的神韻,他在演化自己的大道.

看云卷云舒望天雁南去,任繁花凋零他內心一片甯靜,一招一式都是在性命相拼,但卻有了一種超然戰場外的心態.

葉凡仿佛超脫了出來,有一種天人合一,道身自然的空靈,于生死中超然忘我,揮灑自如,道裁如一.

太極神圖轉動,葉凡的軀干化身為道痕,成為目中的陰陽分割線,司時雙手化成真陰與真陽,成為陰陽兩點.


一直以來,他的軀干所化成的龍形曲殘最為厲害,而今他的雙手也開始演變,成為至陰與至陽這兩點.

葉凡對抗華云飛,以弱擊強,身體展動,越發的玄妙了,雖然在倒退,但卻不是步步危局了.

極盡升華,他體味到了一種玄而又玄的道,與己身契合,默默的推演,動作如行云流水,非常自然,又似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轟!"

突然,他的身體一陣,傷勢終于複原,金色血氣沖霄,在這一刻葉凡心中靈光一現,化滿身金色血氣為一個圓,將自己從頭到腳皆環繞在內.

"轟!"

在這一刻,天地皆動,大道和鳴,他晉升到了一種奇妙的境地,體味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自然與強大.

聖體金色血氣化成太極圓,軀干成為陰陽龍形分割殘,雙手化成那陰陽點,他自身成為了一幅太極神圖.

"華云飛你納命來!"葉凡一聲大喝,終于開始發動了凌厲的攻擊,他自成一幅人體道目,向前飛去.

"轟!"

華云飛冷漠無比,飛仙訣祭出,所蘊含的飛仙之力可破諸天神只,然而打在那個金色的圓上,卻未能攻進去一寸.

"刷!"

他以萬化訣掃下,可化盡世間一切神術,歸于平凡,然而卻也沒有能將金色的圓瓦解,不能化掉.

華云飛心頭劇震,他知道葉凡演化出了一種震動天下的聖術,金色的太極圓幾乎無法攻破!

在這一刻,葉凡萬法不沾身,所有攻擊都被金色的圓擋住了,他如一尊神在邁步前行.

"砰!"

此時,他強勢出手了,龍形曲線,還有雙手化成的陰陽點齊震,打出了一股讓人悚然氣息.

"噗"

華云飛未能擋住,噴出一口鮮血,倒飛了出去,露出驚容.

他擦去嘴角的血跡,右手一抓,萬化訣展出,下方十幾道山脈都被化成了尺許長,如十幾條小龍一樣飛向葉凡.

這是億萬均之重壓,化天地萬物為己用,鎮壓向前.

"碟.

可是,在金色的太極圓前,這些都無用,全都被擋住了,被震成了塵埃,簌簌墜落,下方土石漫天.

'了轟!"

華云飛左手飛仙訣緊跟著打出,十幾條小龍消失的瞬間就到了眼前,擊在了太極圓上.然而,依然未能寸進,攻不進去.

"砰"

葉凡一聲輕喝,龍形曲殘一震,將其重創,幾乎割裂為兩半,華云飛大口咳血橫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