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 飛仙訣
第六百二十一章飛仙訣

雷海散盡,天劫已經消失,華云飛藍衣飄動,站在虛空中,無比的從容與鎮定,帶著自信的笑容.

下方的大湖,煙水mimeng,碧bō萬頃,很安甯,沒有什麼鳥鳴獸嘯,有的只是一幅一淡淡的水墨畫.

華云飛是個聰明人,並沒有繼續說下去,多說無益,兩人間想要把酒言歡那是不可能的,唯有生死一戰.

"葉兄你來自域外,那個地方可真是讓人向往,希望有朝一日我能走上一趟."華云飛lu出一縷淡淡的笑意.

葉凡心中一震,李小曼將一切都說出去了嗎?不過如今他也無懼了,已經成長起來,縱然天下皆知又如何,哪里都可去得,無人能攔住.

在這一刻,華云飛果斷出手,故意讓其心緒bō動,刹那的失神,以搶占一步先手,上來就展出了最凌厲的手段.

"轟"

他雙手結印,用力一拍,一口巨大的黑洞呈現,直接將葉凡吞了進去,第一擊就展出了吞天魔功

葉凡雙眸如電,黑發凌亂,他亦上來就動了無雙聖術,抱山印,人王印,翻天印,連著打了出來.

這是一種驚世古術,演化天,地,人三印,以人為本,代表天地意志,鎮壓諸界,掃平一切神祇.

一瞬的永恒,有古老的禪唱與祭祀音響起,如一曲不朽的戰歌,穿透無垠虛空,征戰諸天萬界.

"咚"

葉凡一步邁了出來,渾身精氣沸騰,身後黑洞崩塌了,但卻在瘋狂掠奪他的金se血氣,將一切都吞噬.

"砰"

他第一次將三大古印連著打出,有無上玄妙,內在相連,威力大的嚇人,承接下來,似是在開辟世界.

黑洞塌陷,葉凡渾身每一寸肌體都晶瑩,流動出無窮神力,以三**印打出一條通路,最終徹底擺脫.

"轟"

葉凡金se的大手一探,將湖中的一座島山拔了起來,與抱山印合一,向下打去,借助浩瀚大地偉力.

華云飛從容不迫,一指點出,烏光崩現,將這座大山化了個乾淨,塵埃融入一道黑se的大裂縫中.

葉凡吃了一驚,三年未見,此人果然深不可測了,這是一個生死大敵,孰弱孰強難以預料.

"一念huā開,君臨天下"

華云飛輕喝,一片又一片剔透的huā瓣飛落,從天穹降下,每一片上都刻上了大道的痕跡,每一朵都可斬斷大山.

在大湖上方,一片片潔白與晶瑩,華云飛飄然若仙,立身在一片一米多長的huā瓣上,發絲飛揚,肌膚閃動光澤.

葉凡如刀刮骨,感受到了一種壓力,渾身都要崩裂了.

huā雨彌漫,每一朵都是悟道之huā,烙印上了華云飛的印記,此時此際,一條條大道之光從huā瓣上垂落而下,如成千上萬條瀑布飛下.

"轟隆隆"

這天地間,一片璀璨,一念huā開,大道印記墜落,磨滅一切阻擋,道的軌跡,抹除一切.

"當"

葉凡演化斗戰聖訣,或是金se的拳頭,或捏印成龍,或推動日月而行,與每一片huā瓣碰撞,與每一條大道之光接觸.

天地間一片刺目,時隔三年,葉凡再一次大戰華云飛,與其無雙神術攖鋒.

"葉凡我很期待你的本源"

無盡huā雨飛落,片片晶瑩,華云飛像是拈huā而笑的神靈,無瑕無垢,聖潔無比,每一片huā瓣都刻上了他的印記.

"嘩啦啦"

清風拂動,一眼望去,漫天都是華云飛的身影,分不清是huā瓣,還是他化生出千萬身體,真假難辨.

時間仿佛像是回到了三年前,又是這樣一式,但卻比以往強大了很多倍,展現出了無雙聖術的真正奧義.

難言的壓抑,毀天滅地的氣機,世界末日仿佛來臨了.

黑皇曾說過,狠人大帝開創有"一念huā開,君臨天下"這一聖術,每一個都可化成真身,為蓋世殺術

葉凡神se凝重,雙手劃動,以斗戰聖法演化太極,yīn陽圖浮現,他弓身如龍,瞬息沖了出去.

"轟"

劇烈的大碰撞,大湖浪濤沖天,遙遠的一處岸邊上,山峰崩塌了一大片,兩者間發生了劇烈的大碰撞.

針尖對麥芒

葉凡粉碎漫天huā瓣,將千萬華云飛都給斬了,唯留下本尊立身在那片huā瓣上.

太極神圖的龍形道痕,未能斬殺眼前的大敵,葉凡心中頓時一沉,自從他以斗字訣演化出此術,無往不利,沒有殺不了的敵手.

今日,雖然強大如往昔,但卻只是破了對方的聖術,而未能擊斃.

華云飛眸子閃動,lu出一絲驚容,但很快就平靜了下來,主動出擊,向葉凡山來.

萬化聖訣

他展出了另一種神術,有奪天地造化之妙,任你何種秘術都會被化為平凡,端的是化神奇為腐朽,恐怖到極致.

葉凡心中凜然,雖然早已見識過,但還是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萬化聖訣讓他的各種妙術都受到了影響.

不愧為狠人大帝的開創的奇術,擁有不可思議之的力量,無限消弱對手的戰力,克制天下諸般神術,化為凡俗.

葉凡打的極不順手,若非九秘加身,以斗字訣催動各種神術,恐怕早已被化的一敗塗地.

縱然他演化斗戰聖訣都受到了一絲壓制,萬化聖訣號稱蓋世無敵的奇術,不是沒有道理,是古之大帝的心血結晶.

此時,葉凡不可能保留了,諸般秘術同出,全部以斗字訣推演.

"轟"

無窮殺機迸發,葉凡第一次施出了天庭的諸多殺生大術,腳踩行字訣,整個人化成了一片光,殺招無盡.

華云飛也是盡展手段,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驚世奇術頻出,都以萬化聖訣相輔,可怕無比.

兩人驚天大戰,從大湖深處一直殺到了岸邊,萬重大浪如海嘯一樣,將群山都給淹沒了.

他們用力一震,滔天湖水退去,下方成片的山脈倒塌,如沙堡一樣不堪一擊,一片浩大的地域被夷為了平地.

葉凡瘋狂提升戰力,一直觸及到了八禁領域,足可以大戰仙台一層天的中期人物,神勇不可擋.

華云飛感受到了一絲壓力,祭出鳳翅鎦金镋大戰,化成一道道烏光,發出陣陣異嘯,天地大動dang.

葉凡輪動打神鞭,展出各種秘術,與之硬撼,兩者jī烈爭鋒,大戰不輟.

"轟"

忽然,一道二十幾里長的山嶺,被華云飛一把攝到了手中,化成一米多長,向葉凡抽來,壓塌天地

葉凡心中凜然,對方將萬化聖訣運轉到了極致,竟有這種偉力,達到極盡境界,絕對可以摘星捉月.

"砰"

他不敢有絲毫大意,以金se的拳頭相迎,重重砸在一米多長的龍形山嶺上,它沉重的幾乎可以壓垮蒼穹.

"轟"

金光萬丈,葉凡將其震碎,頓時顯示出本體,二十幾里長的山嶺粉碎,無盡山石與塵埃墜落下高空,煙霧沖天.

兩人大戰到了白熱化,葉凡一聲長嘯,各種異象浮出,要以此困住華云飛死戰,金se苦海沸騰,出現在腳下.

一株青蓮搖動,hun沌繚繞,相伴在他的身旁,更有錦繡小世界呈現,籠罩他的軀體.

"轟"

當然,最先出手的還是空中的仙王,大手如岳,劈蓋了下來.

仙王攜九重天鎮壓,威勢滔天,如一尊真實的神明下界

"飛仙訣"

華云飛一聲長嘯,攻擊力刹那間變得驚世無匹,竟生猛的硬撼異象,主動沖了進來.

葉凡終于見到了這種秘術,相傳攻擊力舉世無雙,若為狠人大帝施展,有飛仙之力

世上無仙,但相傳古之天帝可展現出那樣匪夷所思的力量來,可以說無堅不摧,無物不破.

葉凡心頭一跳,但卻主動收起了異象,對方既然敢近身搏殺來,他大可放手一戰,以無上聖體壓制.

他們沖到了一起,近身搏殺,聖體肉身無雙,攻擊力無人可比.然而,飛仙訣震動古今,有飛仙之力

"不好"

葉凡感覺大事不妙,飛仙訣的恐怖絕倫,絕對可以傷到他,但這並不是讓他驚心的地方.

讓他心驚肉跳的是,華云飛沒有防守,任他一掌將其身體打的四分五裂,不過卻也藉此將飛仙訣印在了他的身上.

葉凡身體劇震,強大如聖體的無雙肉身也承受不住,五髒皆碎,筋骨齊斷,黃金血液飛淌.

不得不說,飛仙訣比傳說還要恐怖,若是古之大帝施展,絕對有超越人體極限的偉力——飛仙之力

葉凡的軀體裂開,破爛的不成樣子,還好沒有化成肉醬,他沒有想到華云飛這麼狠,不惜兩敗俱傷.

"好狠……"他不敢有任何耽擱,因為他知道對方為何敢這樣做,快速療傷.

一聲凰鳴,震動九天,不死火焰熊熊燃燒,遠處碎裂的華云飛,他的肉身在重組,在快速的愈合.

凰劫再生術

華云飛有大氣運,除了得到古之大帝的傳承外,還得到了這樣一種逆天奇術,有九死再生的神效.

上一次,在東荒南域大戰時,他就曾此法逃過了死劫.而這一次,他卻更徹底,利用這種秘法,對自己足夠狠,來斃葉凡,差一點就成功.

葉凡的肉身比聖主都要固與堅,幾乎不可傷壞,但飛仙訣太可怕了,名副其實,此時他傷的極其嚴重.

骨頭斷裂上百根,筋脈皆裂,髒腑都碎了,他咬緊牙關,運轉安妙依傳給他的涅槃經,同時他觸發皆字秘,讓這種療傷聖術十倍疊加.

"咯嘣咯嘣……"

他渾身的骨頭在快速接續,無盡金se血氣在燃燒,涅槃聖術耗的是本身的精血來療傷.

聖體最為強大之處就是肉身,擁有永不枯竭的神力,血氣無比旺盛,如汪洋一樣,金se血氣將其淹沒在里面.

兩人爭時間,搶速度,誰先複原,誰就占據了絕對的主動,可以強硬手段打斷對方,將之抹殺.

時間好快,又到月底了,兄弟們,還有月票的可以投來了,這個月快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