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二十章 人世采神藥
湖泊很大,煙水迷蒙,也不知道有多少萬頃,一眼望不到盡頭.

周圍,古木如虯,有些比山還要高,草被繁盛,靈藥飄香,生機勃勃,許多老藤粗大的嚇人,從一座山上纏繞到另一座山峰.

葉凡心中犯嘀咕,不知這是否為真正的化仙池,那塊有裂紋的石碑看起來有些年頭了,要以萬年為單位,上面的字跡如刀似龍.

無窮群山中,竟有這樣一個浩瀚的大湖,碧波千萬頃,無邊無垠,如一片大海一樣.

這麼多年以來,人們在百萬里秦嶺中見到過不少化仙池,有的如一口井一樣小,有的則碧波萬頃,根本不知哪一處是真.

化仙池,有許多傳說,古時有仙舉霞飛升,後更有傳青帝在當中誕生,自然引動了天下人的目光.

這片大湖蘊納靈秀,湖天相連,水霧迷蒙,當中青蓮閃動,翠綠如霞,且水中有異獸出沒,角鱗森森.

湖水深處,雷聲震耳,如山洪似海嘯,像與那太初之音連為了一體,聲勢極為浩大.

葉凡貼著湖面前行,前行數十里終于見到了一幅可怕的畫面,漫天都是雷電,到處都是血芒,將大湖上空徹底淹沒.

"數十人在渡劫……."他神情一滯,在無盡血色電海中有三十幾道人影,顯得無比的詭異.

當然,讓他更為吃驚的是,這種天劫的強度,極其可怕,比燕云亂的雷劫要大上很多倍,比他所經曆的小不了多少.

"都是此什麼人?!"葉凡心中頗為震動,恐怖的大劫每一道閃電都打碎虛空.

這種天劫很慘烈,以血色電芒居多,似一片血海一樣,且當中不時有混沌芒流動.

太陰真劫,太陽真劫,地火風水大劫,不死鳳凰劫……天空中雷暴沸騰,血色雷海中有各種雷劫出現,打的虛天顫栗.

"好強大的天罰,這根本就是打算抹滅,不想讓渡劫人成功!"葉凡心中凜然,快抵得上他所經曆的劫難了.

而要知道,他的體魄近乎不朽,在年輕一代中,肉身強度舉世無雙,所以才能經受這樣的天罰,此地都是一些什麼人在沖關?

葉凡仔細觀察,在那無邊的雷海中足有三十二道身影,被刺目的光華所掩埋,在對抗大天劫.

"怎麼會有這麼多人?"

雷光甚烈,無比刺眼,那些人都如身在太陽中一樣,一片熾盛,很難正視與看清.葉凡凝神,雙目神光湛湛,見到了一些人的容貌.

在這一刻,他倒吸了一口涼氣,所見到的諸人太詭異了,裝束等各不相同,男女老少皆有,分屬于不司朝代與時期.

"這是什麼人,一群厲鬼在渡劫嗎?!"

三十幾道身影,一個個詭異無比,有身穿破爛道衣的老道人,像是剛出土一樣,帶著一股腐朽的氣機.還有頭戴鏽跡斑駁龍冠的皇主,像是剛才古陵中爬出來.也有身穿天蠶神絲衣的天女,可惜衣裙快腐爛了.更有身披爛袈裟的羅漢,肌休干癟,卻如黃金鑄成.

都說泰嶺地下多古陵,難道是一群遠古的強者成為古尸,同時爬出墓穴,出世渡劫不成?

怎麼看這些人都不可能處在同一個時代,那種陳日的衣服幾乎爛掉了,像是一群活化石剛出土一樣.

"這可真是詭異……"葉凡驚疑不定,所見到的這一切有此不可思議.


他能見到十幾人,其余者處在雷海最深處,只能見到模糊的身影,這些人的穿著都是上萬年前的樣式.

甚至,他看到一個老皇主,他頭戴的紫金冠與古籍記載的五萬年前的樣式相仿,可以說古老到讓人眼暈.

在雷海中心另外的十幾道身雖然模糊,但卻可見到現代人的服飾,其中一個竟是一個不朽神朝的皇子裝扮.

"跨越幾萬年,從現代到古時,這此人怎麼走到了一起了,且一起渡劫,快與我所經曆的大天劫相仿了."

在這樣劇烈而可怕的雷光中,這些人的衣服不應被保存下來,葉凡運轉源天神眼,仔細觀探,透過虛空,直視本源,終于看清了虛實.

"本源精氣所化,並非真身!"

葉凡心中一驚,雙目射出兩道冷電,他開始尋找第三十三人,一定存在,其他人都被其主導.

"有古代的皇主,神僧,老道人,還有當代神朝的皇子,天女等,好大的手筆!"

終于,他在雷海的最中心發現了第三十三人,此時其狀態很奇妙,整個人融入了虛空中,一個黑色的寶瓶懸在天靈蓋上.

"果然是吞天魔功的修行者,竟吞噬了這麼多人…"

葉凡心中凜然,秦嶺地下多古陵,此人尋到這麼多不朽的古尸,每一個只汲取一點本源,也夠驚世駭俗了.

況且,還有許多當代的英傑被其斃掉,奪了本源,這是一個不可想象的大敵,難怪天劫如此恐怖.

"華云飛,又見到你了!"葉凡站在遠處,臉色漠然,來到秦嶺這麼久終于發現了這個可怕的敵手.

在雷海中,華云飛與天地相融在一起,一如過去,即便在面對雷劫,也顯得無比空靈出塵,如一尊謫仙一樣.

萬道天劫劈落,他竭盡所能抗衡,頭上的寶瓶吞吐電芒,神秘莫測.這是一個讓女子都要嫉妒的男子,豐神如玉,俊美的過分,超塵脫俗,如仙人轉生.

"化龍第八變的天罰!"葉凡例吸了一口寒氣,對方的修行速度有些嚇人.

兩天前,他經曆可怕劫罰,才晉升入第五變而已,進境已經很快了,沒有想到對方也有如此駭人的速度.

當初,在東荒南域他大戰華云飛,那時他在四極秘境第二層境界,華云飛則在化龍第一變,兩者相差三個小境界.

而今,幾年過去了,葉凡突飛猛進,一路高歌,直達化龍第五變,可以說鼎盛之極,這幾年都有大氣運.

然而,華云飛比他不遑多讓,依然高于他三個小境界,速度司樣恐怖驚人.

葉凡這幾年機緣頗多,在飛一樣上沖,旁人要有他這樣的速度很難,然而華云飛卻做到了,司樣一日千里!

恐怖的化龍第八變,且所經曆的天劫不比他弱多少了,這實在駭人心神.

吞天魔功果然可怕,舉世皆是藥鼎,但凡強者皆可被其吞掉本源,強大己身,擁有這樣的手段,想不沖天都不行.

此術有干天和,故此每一次晉階都是毀滅性的天罰,上天恨不得一下子將他劈成灰,如此雷海無窮,快與聖體相仿了.


"一路殺下來,老天也如此相迫,修煉這種魔訣,只要不死,想不強大起來都難!"葉凡輕歎.

以此法證道,經曆太可怕,這一路必然是千難萬險,九死一生,唯有驚豔世間者,才有希望活下來.

難怪有人預測,只要華云飛不死,十年後就可以縱橫天下,禍亂五大域,按照現在的進境來看,絕對會成真!

短短三年的時間,華云飛已經得到了三十二高手的本源,其中有十一人為上古奇尸,二十一人為當世俊傑.

此時,華云飛在渡劫,那些被吞噬的人精氣溢出,顯化成真身,在一司渡劫.

"這麼強大的天劫,他竟可抵住,成功闖了過來,接近尾吉""

葉凡並沒有進入雷劫中,因為他才剛沖關成功,即便此時沖進去,弓來自己的天罰,也只是憑白挨一頓雷劈而已,不可能再進一階.

而且,華云飛能夠抵住這種天罰,他弓動來強一些的雷海,多半也劈不死對方.

"照這樣發展下去,將來沒有人治得了他,當他得到各種體質的本源,必然會天下無敵!"

當世,各種人傑,天下諸王,就好比一株株不死藥,華云飛修行這種天功,就相當于在人世采神藥!

葉凡踩著湖面,一步一步來到了虛空中,向將要消散的雷海逼去,既然遇到了,一場生死大戰是免不了了.

"哧啦"

當最後一道閃電消失後,所有精氣都歸回華云飛的休內,身穿破爛龍袍的皇主,彩衣蒙塵的天女等全部消失了.

葉凡英姿挺拔,黑發濃密,眼神清亮,輪動打神鞭砸塌天穹,像是揮動一片星河一樣打了過去,如一尊遠古的聖靈再現.

"當"

華云飛手持一杆鳳翅鎦金銳,直接擋住,發出一聲海嘯一樣的可怕聲音,下方大湖沸騰,遠處山崩地裂.

兩人見面,僅僅第一擊,就造成了極度可怕的景象!

"葉兄又見面了."華云早已換上一身藍衣,清雅而高潔,帶著祥和的笑容.

"是啊,人生何處不相逢."

"其實,我們完全可以坐下來談一談,並不一定要生死大戰."華云飛衣袂展動,空靈若仙.

"你不是一直憩吞噬我的聖體本源嗎?"葉凡向前一步一步走來.

"此一時彼一時,你裁幾乎都成為了天下共敵,不如聯手如何,沒有必要分出生死."

葉凡笑了,道:"聯合我一起為你殺人奪本源嗎,最終你再將裁吞噬?我一直對狠人大帝的古經心有向往,你讓我好好見識一下各種無雙聖術吧!"

"葉兄,而今可不是三年拼了,我無所顧忌,放手一搏,誰生誰死很難說."華云飛淡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