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 虎口奪食
第六百一十九章虎口奪食

一輪銀盤高掛,皎潔的月華灑滿地上,在這秦嶺大山中幾大生靈已經住手,不再jī戰.

一條銀se的小瀑布在遠處垂落,在夜月下格外的瑰麗,相距較遠,聲音並不大,給人幽靜的麗感.

三十幾丈長的夜天狼,通體青se羽翼閃爍,與一只青金大鵬有沒有區別,唯有狼頭猙獰,白齒森森,降落在一座山崖上.

百丈高的銀se巨猿,如一座山一樣,吞吐天地精氣,每一次都如潮汐澎湃,渾身銀se毛發爍爍放光.

破爛的青銅車飛上了半空,懸在那里一動不動,被月華籠罩,升起一層薄煙.

遠處,低沉的嘶鳴,一只se彩斑斕的大蜘蛛爬來,高能有四五丈,身體如五se玉石刻成,晶瑩閃動.

不用想也知道,這是一只異種蟲王,被它咬上一口,聖主也tǐng不過去,絕對會立刻斃命.

另一方向,一個皮包骨頭的老和尚踏月走來,他渾身金黃,像是以黃金澆鑄而成,顯然是羅漢金身修到了極高的境界,身上披著一張快爛掉的袈裟.

這個老僧沒有一點生氣,修有佛陀的丈六金身,渾身閃動金光,其實早已坐化多少年了,而今只是一具古尸.

但是,他已經通靈,成為了一名尸修者,顯而易見這種存在活不長久,總有一天會遭天譴而亡.

葉凡咋舌,躲在遠方以源天神術隱去氣機,同這片山脈合一,靜靜的觀看,這實在太古怪了,這五大巨頭為何聚于此.

可以清晰的感知到,這幾個生靈極為強大,比之絕頂聖主只強不弱,一個個道行高深,隱在秦嶺中也不知道修行多少年了.

"異髓歸我."那頭銀se的巨猿發出強大的精神bō動,眸子開合間,兩道銀芒直沖蒼穹,很難想象它的精氣有多麼旺盛.

一聲嘶鳴,如玉石雕琢的五se大蜘蛛發出靈魂bō動,吞吐霞光,天上的月華與它連在了一起,咬定奇髓歸它.

另一邊,丈六金身的老和尚,雖然皮包骨頭,但是實力雄厚,盤坐在一座懸崖上,口吐白光,誦出一段古經.

一座巨大的佛陀,憑空化出,出現在他的後方,金se佛光萬丈,似要普度眾生,禪唱之音響徹天地.

這個老和尚,雖然死去了,但是卻依然有佛教神通,且相當的精純,讓其他幾大巨頭深深忌憚.

"別爭了,寶髓為我而生."破爛的青銅車中,那個一尺多高的紫se小人開口,精神bō動極度強大,讓遠處那條瀑布短暫停止,不再垂落.

它的神念之力,如一片海一樣起伏,壓制一切bō動,讓老和尚的誦經聲都差點停下來.

五大巨頭中,當屬它與老和尚最強,連為它趕車的都是一位皇主尸,它紫se的身體一片剔透,非常可怕.

"這是什麼生靈?"葉凡對它對為感興趣,起初還以為是夢幻級神髓出世了,不曾想並非如此.

"石中玉你還有五百年的壽元,大限還遠,為何與我們爭?"夜天狼低吼,渾身青羽皆張.

葉凡吃驚,那個一尺多高的紫se小人是一塊紫玉化形而生,這是一塊稀世瑰寶,是遠古聖人打造傳世聖兵的驚世神物.

這種東西可遇不可求,在那遙遠的上古年間,聖人都幾乎尋不到,故留下的兵器只能傳承五到十萬年,毀于歲月下.

"這是一塊神物,遠古聖人見到都要動心,但卻通靈了,化成了人形"

葉凡眼中火熱,那個一尺多高的紫se小人比龍髓的價值都要高,拿出去拍賣肯定會讓幾大神朝都要震動.

可是,而今它修煉有成,實力比絕頂皇主只強不弱,根本不可能將它壓制,想打它的主意純粹找死.

"它還有五百年的壽元,如果不能突破,神念就會散掉,重新成為一塊聖人鍾愛的瑰寶."

可以預見,五百年後再來取它,當不會有任何阻力,只要記得這片地域一定能尋到,到時純屬是撿神物.

"各憑本事奪取."銀se的巨猿發音,"啪"的一掌將一座大山給拍塌了.

其他幾個生靈各自一聲低吼,眼眸中光芒明滅不定,而後他們站在此地全都一動不動了,如石化了一樣.

葉凡不解,他學有源天神術,反複觀察了地勢,並未見到奇珍異髓,這幾只強大的生靈如何判斷的,他們發現了什麼?

午夜時,一聲龍吟突然響動天地,在皎潔的夜月下傳的格外悠遠,群山都在搖動.

遠處,那座垂掛有一條銀瀑的山峰,龍氣彌漫,沖出一道碧霞,勾動了星輝月華,連接在一起,如大龍飛騰.

"我明白了,秦嶺的祖根是活的,可以四處移動,今日地下有龍子騰躍,這五個巨頭看來早已見過這種景象了."

幾個強大的生靈一起向前沖去,瞬間就到了主峰前,各自伸出一只大爪子拍了下去.

"轟"

這座巍峨的大山裂開,倒落向地上,如果不是他們在控制力道,肯定什麼都不複存在,此山必然成為飛灰.

在大山底部有一個龍洞,碧光沖天,如一片煙霞在彌漫,龍氣溢出,一片芬芳.

"果然如此,移動的龍脈,今日沖出地脈,汲取星月之力"葉凡自語.

"砰","砰"……

五大巨頭交手,方圓十幾里內,所有山巒都如紙糊的一樣,在他們的力量下成為了塵埃,再無一山tǐng立.

葉凡悚然,這幾個生靈比他想象的還要可怕,那里成為了一片神光的海洋,將一切都淹沒了.

他運轉源天神眼,透過五種神光觀看那口龍洞,綠光閃爍,旁邊形成一個碧綠的石盆,當中有六滴神液,碧綠如瑪瑙,馨香撲鼻.

每一顆都足有荔枝那麼大,沒有一絲雜質,碧綠的huo人心神,且竟發出陣陣海嘯一樣的聲音.

"上品龍髓,比以前所見到的紫龍髓的品質還要高"

香氣濃烈,沁到人的骨子里,對下的龍子早已逃遁了,只留下這幾顆碧綠的寶髓,將天空都映照的一片綠瑩瑩.

"這真是瑰寶,這六滴神液抵得上過去的三十六滴"

葉凡心中大動,眼中神光湛湛,五大巨頭大打出手,每當有人要出手抓向玉盆時都一會遭到其他人的攻擊.

他們相互牽制,誰也無法靠近,都在遠處爭斗,圍繞著碧綠的奇髓大戰個不停,力道很小心,都沒有人敢攻擊碧玉盆.

葉凡不再遲疑,運轉源術與這片地脈合一,隱去氣機,沒入了這片大地下,以行字訣極速逼近那口龍洞.

這就是源天師的手段,行走大地龍脈中只要沒有生物阻擋,如入無人之境,快到不可思議,駕馭龍氣而行.

葉凡屏住一切氣息,出現在那口龍洞下方,而後猛的躍起,探出一只金se的大手將六滴神液收到了手中.

"吼"

五大巨頭震怒,萬萬沒有想到有人虎口奪食,在他們幾大強者手中奪異髓,全都祭出滔天法力向下打來.

葉凡極速而行,在地脈中如一道光一樣飛遁,現在如果被抓到,必然死無葬身之地,五大巨頭沒有一個是善茬.

一聲讓人頭皮發麻的長嘯遠遠的傳來,遠古聖人都要視若珍寶的石中玉極速追趕,一尺多高的紫se小人渾身璀璨,嘯音震塌無盡地脈.

"轟"

它張口吐出一道紫玉神光,那是他先天孕生出的精氣,最是可怕,連斷八十一條地脈,沖出數十里,幾乎追上了葉凡.

"這麼邪乎"

葉凡變se,行字訣運轉到極盡,化成了一道浮光,以源術開道,在地脈中穿行.

"砰"

一縷先天紫氣,在地脈中噴發,跟開天辟地一樣,將地表上的數十座大山都震塌了,就更不要說地下世界了.

"噗"

葉凡噴出一口金se的血液,強大如他的肉身也給擊傷了,渾身劇震,氣血翻騰,換作其他早已形神俱滅.

還好,挨了這一擊,那道先天紫氣沒有追上來,被甩開了一段距離,不然他xing命危矣,對方是在太強大了.

"咦,不好"

那個老和尚也追了下來,背負浮現一尊巨大的佛陀,比和尚的速度快了十倍,追了下來.

"嗡"

金身佛陀張開大手,一個佛手印拍了下來,地脈不斷的崩塌,摧枯拉朽,地表如怒海一樣在起伏,群山皆毀,沒有什麼可以阻擋.

佛手拍落,未能打實,僅僅擦了葉凡一下,就讓他橫飛了出去,口中大口咳血,五髒皆傷,骨頭都差點斷裂.

他心中大駭,這個佛陀強大的離譜,縱然是一個大能剛才挨了那一下,肉身絕對碎掉了

"這個老和尚生前修為有多麼恐怖?"

葉凡不敢停留,這還是近來頭一次感受到死亡的威脅,後面的兩個巨頭太強大了,根本無法抗衡.

突然,紫霞大聲,那縷先天紫氣又沖來了,石中玉沒有這麼快是速度,但是它突出的先天本源卻具有極速.

"噗"

葉凡只被紫氣末梢掃了一下,並未被結實的打中,就大口咳血不止,左肩骨都被打裂了.

他心中震動,難怪遠古聖人要以這種神物祭煉兵器,其蘊含的先天紫氣太強大了,縱然是一位聖主來了,都早已被打爛了

"阿彌陀佛"

一聲佛號傳來,金身佛陀又追了上來,他以超越老和尚十倍的速度在前行,佛手印又一次拍落.

"砰"

葉凡金光震的橫飛,脊椎骨都出現了裂痕,其他地方亦發生了骨折,這法則與力的結合,化生出阿彌陀佛的虛影,為佛教最強伏魔神通之一.

虎口奪食,葉凡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這兩尊神強大的超乎想象,他渾身yu裂,咬牙提速.

他又挨了幾擊,終于在半刻鍾後擺脫金身阿彌陀佛還有那縷先天紫氣,逃出去數千里才停下來.

"連遠古聖人都要動心的紫玉王都被我碰到了,太恐怖了,以後我來收你"

"**,連阿彌陀佛的虛身都召喚出來了,那個死和尚生前是什麼身份?"

葉凡詛咒不已,他的聖體差點被打裂,骨頭也不知道斷裂了多少根,這是他出道以來與人交手受創最嚴重的一次.

此時,他去掉了半條命,若非肉身實在堅固,早已成為一灘爛泥了.

這樣的攻擊力,足以讓十幾位聖主的肉身成為塵埃,也唯有他能硬tǐng過來.

這就是虎口奪食的代價,葉凡差點被兩大巨頭斃掉,當即吞掉幾大口神泉,而後運轉安妙依教給他的涅槃經.

無盡金se血氣燃燒,他的骨頭噼啪作響,足足持續了一個時辰,他才睜開眼睛,骨頭接上了,裂痕消失.

羊脂玉鑄成的小鼎中,六滴龍髓滾動,皆有龍眼那麼大,竟有陣陣海嘯之音發出,將半邊天空都映照的一片綠瑩瑩.

"這種寶髓很不凡,一滴足以抵得上以前的六滴,是難得的上品,這次的傷也值了,可以進入化龍第五變了"

葉凡欣喜,雖然險死還生,差點被那兩大巨頭干掉,但是收獲也是巨大的,這幾滴奇珍異髓價值無量.

不久後,他返回了秦門東脈,靜靜調養了幾日,讓身體恢複到了巔峰狀態,而後又離開了.

這一次他開始閉關,必須要不斷突破,見到李小曼的修行的時的景象,他感受到了一種壓力,華云肯定會更恐怖.

最近幾個月他都在悟道,而今又有龍髓相助,因此一切都順利了很多,六滴龍髓中所蘊含的大道法則碎片果然比以往多了六七倍.

半個月後,葉凡出關,而後動身,遠去足足十萬里之遙才停下來,而後又再此地靜靜觀察了兩日,見五異常,才開始渡劫.

這場天劫很浩大,但是卻難不住葉凡,他淬煉萬物母氣鼎,洗禮神識海化成的金se小人,錘煉肉身,曆經幾個時辰,順利進入化龍第五變.

"強大的了力量,又前進了一大步"

葉凡渾身繚繞神光,渾身每一寸血肉的閃動晶瑩寶輝,蘊含有無窮恐怖神力.

他向秦嶺更深處飛去,觀察山川地勢,他相信一定有堪比不死藥的夢幻級神髓.

兩日後,葉凡聽到雷鳴,響聲巨大,群山抖動,遠遠的傳來.

"沒有烏云,碧空如洗,這是……有人在渡劫"

他心中一驚,當世能渡劫的人可並不多,快速朝前飛去,隱約間他有一種期待.

一座巨大的湖泊,出現在群山間,且葉凡在此見到了一塊古碑,上面刻有三個字:化仙池.

"青帝誕生的地方?"

化仙池是一個傳說,許多人都言稱,並不一定存在,他不知道是否見到了真正的化仙池.

"誰在化仙池中渡劫?"

上章幫人做的那個廣告名字有誤,應該是《指裂山河》,感興趣的朋友可以重新搜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