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又見吞天魔功
度神訣,這種秘術神秘而又厲害,可將一個有異心的人度化為虔誠的山men護法,這到底有多麼逆天.

要知道,這並不是控制神識,而是從其本源內心入手,一切都是順其自然,正常度化的,絕非奪占心志.

秦men雖xiao,不過一百多人而已,但卻深不可測,讓葉凡生出了一絲敬畏之心,連碧落王都被度化了,這可真是一件大事.

按照病老人所說,主峰上被度化的人絕不止碧落王一個大高手,三十年來當還有其他人,必為驚yan人物.

事實上,能夠為九秘尋到此地者,肯定都是非常人,當中的餃佼者自然是人中龍鳳,遠超同輩.

葉凡與病老人分別,心中想到了很多,秦men古怪很多,萬不可輕視,若是他這個聖體也被人度化了,那就樂子大了.

同時,他心中有一絲不安,度神訣為南嶺天帝所創,疑似是狠人的另一世,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華云飛應該是是秦men中,這種秘術對其肯定有致命you惑,若是被他得到無意義如虎添翼,本就是源自一脈.

"內men還是要進,不然無法得到九秘,但要防備被度化"葉凡心中思量,他心中有了一定的的對策.

"而今,還是先想辦法提升實力吧,且想進入內men不是很容易,趁這段時間去尋龍髓."他打定了主意.

夜風吹來,成片的矮山在點點繁星下一片朦朧,林木婆娑,山脈深處傳來野獸的嘶吼.

新月彎彎,月華有限,林地間很暗淡,葉凡獨自行走,在午夜觀看山脈地勢,尋找龍髓.

遠處,一片松林很幽靜,一條清泉汨汨流淌出,夜鳥在輕鳴,草木的芬芳飄溢.

忽然,他神se一動,駐足于此,見到了一個麗人,盤坐于一塊青石上,五心朝天,被一股潔白se的光輝環繞.

星月暗淡,可是松林深處卻有不少星輝與月華淌落,凝聚向她的身體,讓那里一片潔白與朦朧.

"李xiao曼-……-……"葉凡驚訝.

她所修行功法絕對是一種奇功,周身出現三百六十五個金se的漩渦,非常的絢爛,聚納十方jing氣,吞吐日月菁華.

"諸天星龐-……以身體對應三百六十五顆主星嗎?"葉凡驚異不定,這種玄功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他運轉源天神眼,仔細觀摩,想要看個究竟.

驀地,他心中震動,在那三百六十五個金se的漩渦中,各盤坐著一個金se的身影,如一尊神明一樣.

十方草木jing氣,大地龍氣,星華月菁,全部如水一樣凝聚,流入三百六十五個金se的漩渦中,鑄造那一尊尊金se的身影.

葉凡想要看個仔細,可是金se漩渦中的身影太朦朧了,根本沒有具體的容貌,只能感受到一種威嚴與高遠,有一種神靈的氣息.


"好強大的奇功,人體自身與諸天主星對應,在每一個金se漩渦中鑄成一尊神祗,修行到最後會有何等逆天的神通?"

葉凡思索,頗為吃驚,最終他發現那三百六十五尊金se身影其實是一個神靈,分住在人體不同位置而已.

"塑出一尊-……-……無以倫比的神靈來,真是玄妙."

突然,他身體一震,見到了一幅更為奇異的畫面,在李xiao曼的背後浮現一片古圖,一尊金se的神靈站在上古戰場上,睥睨諸神.

古戰場上,一韓金se流動,倒下很多尸體,血液五se紛呈,一看就不是凡人,神秘無比.

葉凡大吃了一驚,那些尸體中竟有金身羅漢,仔細觀察後,還有七彩菩薩,全都橫尸在地.

"好強大的一尊神靈,踩著菩薩與羅漢的五se血液而行——"

群山微微抖動,漫山遍野,無盡地脈中蘊含的jing氣全都噴發而出,向著李xiao曼的身體聚去,進入三百六十五個金se的漩渦中,澆鑄那尊金se的神祗.

在這個過程中,李xiao曼的身體不斷閃爍神輝,晶瑩如yu的肌體被反複淬煉,與三百六十五尊神靈合一.

她的眸子開合間,竟是點點金芒,說不出的妖異,如一尊上古的妖神一般,美麗而野yan.

天上的日菁月華,地上的祖根靈氣,化成一條條河流沒入她的體內,吞吐jing氣速度讓人驚憾.

此地,距離秦men足有上千里,倒也不擔心被人察覺,她盤坐在那里一動不動,修行這種從未記載于古籍中的天功.

"她從哪里學到的?"

忽然,李xiao曼身體一震,秀發飛揚,在其頭頂上方出現一個黑se的寶瓶,起初不太清晰,而後越發的凝固.

"這是……,-",葉凡的眸子一下子凌厲了起來.

絲絲縷縷的烏光從李xiao曼的天靈蓋中溢出,在其頭頂上方鑄成一個寶瓶,烏光閃動,流動道韻,看起來古樸而自然.

寶瓶樣式很簡單,如大道的載體一樣,似可鎮丵壓諸天萬界,玄秘莫測.

太熟悉了,這個大道寶瓶與吞天魔罐幾乎一模一樣,李xiao曼以自身jing氣鑄成了瓶體,修到了這等境地.

黑皇曾說過,對吞天魔功領悟到一定境界,可選擇鑄成大道寶瓶,這是"道"的載體,將來可藉此聚納無量法力.

烏光流動,寶瓶澆鑄而成,在其頭頂上方沉浮,那三百六十五個金se的漩渦一震,全部隱去,唯有寶瓶與她合一共修.

更新o"她也修煉了吞天魔功",-……"葉凡眼神犀利,但卻沒有任何動作.

毫無疑問,李xiao曼修有兩種天功,第一種無從推測,但這後一種魔功就容易辨認了,大道寶瓶沉浮,有鎮丵壓諸天之勢.


"轟"

山林齊震,蒼穹輕鳴,責之天帝開創的法men擁有無窮奧妙,大道垂落,一條條法則呈現,與那寶瓶jiao織在一起.

且,諸天萬物一切生靈等全都受影響,絲絲縷縷的神力,從四面八方聚攏而來,比那三百六十五個金se的漩渦還甚.

"刷"

忽然,李xiao曼的雙眼睜開,呈淡金se,向葉凡這邊望來,如兩道閃電一樣.

她肌膚如yu,絕麗出塵,神秘而又詭異,如一尊美麗的妖神複生,似感應到了什麼.

葉凡利用源術,與這山川地脈合一,沒有一點人類氣息,而後腳踩行字訣遠去,憑空消失不見.

"她看起來只是在道宮秘境,但怎麼會有這樣敏銳的靈覺!?"

葉凡心中很吃驚,李xiao曼身上有古怪,修成兩種天功也就罷了,還能發覺到暗中有人窺探.

"依依曾說過,李xiao曼亦進過荒古禁地外面的仙宮,難道在那里得到了大機緣?"

可他還是覺得有些不對勁,第一種玄功修行時太詭異了,在金se的漩渦中塑造一尊神靈,踩著金身羅漢與菩薩的尸體而行,很妖野.

"她到底有了怎樣的際遇,實際戰力絕對遠遠高于道宮,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

葉凡沒有任何舉動,不想打草驚蛇,他想引出華云飛,這個人隱藏的太深了,到現在還沒有一點線索.

秦嶺地下多古陵,每當山洪暴發,都可能會從大山中沖出一兩具古棺來,在當地早已不算是稀奇.

葉凡沿路修行,在chun嶺山脈中出沒,他在觀察山川地勢,尋找奇珍異猛,以作悟道時突破用.

在這半個月來,行走了十幾萬里,在地脈中已經發現八具古棺,全都是聖主級的尸體,早已**不知多少年了,連他們的兵器都爛掉了.

最久遠的一個人,竟距今有十八萬年,因為yu棺中有一些清晰的銘刻,是當初的一位皇主.

然而,他卻並沒有發現一滴異糙,深入了也不知道多少大山的腹部,見到了龍氣,但始終不能得猛.

"這百萬里秦嶺匍匐有一條驚天的大龍,必孕有不世神猛,只是這片地域實在太大了-……"

葉凡蹙眉,立身在天穹上,俯視茫茫秦嶺,百萬里浩瀚無邊,怎麼可能望到盡頭,但是卻可見到驚天龍氣凝聚.

這種氣很特別,唯有得到源天師傳承的人才能夠看到,竟是一體數十萬里長的大龍,實在過于磅礴了.


"難怪秦嶺多古陵,這條龍實在太大了,蘊含無盡生機,有生死奧秘,一定是遠古時就有人窺到了這種秘密,故紛紛來此葬身."

龍脈太大,很難斷定所孕生的寶猛在哪個部位,且有諸多假龍糾纏,難避真偽.

"一定有夢幻級神猛,堪比不死yao,多半早已化形成生靈了"葉凡做出這樣的推斷.

又是一個幽靜的夜,圓月當空,大地上一片銀白,如有一層薄煙在繚繞.

葉凡尋覓多半個月了,依然沒有收獲,不知不覺來到了chun嶺深處,遠離秦men早已足有十幾萬里了.

"嗷-……"

突然,一聲似鳥鳴又如狼嘯的聲音傳來,群山皆動.

"轟","轟"-……-……

遠處,接連十幾座大山全都被吼碎了,煙塵漫天,遮住天上的那輪神月.

"這是多麼強大的生靈?!"葉凡變se.

一頭怪鳥渾身青光閃爍,身體如一頭青鵬一樣,但卻生有一只狼頭,它長達三十幾丈,聲音正是它發出的.

"上古異種—夜天狼"

"吼……-",

又是一聲大吼,另一片山脈中傳來隆隆巨響,一頭高足有百丈的銀se巨猿走來,將一些低矮的山嶺都踩踏了.

兩個生靈一見面,就如同有支仇一樣,撲向了一起,青光與以銀光沸騰,聲聲劇震,附近十幾座山峰都被掃平了.

葉凡吃驚,這是兩只異獸王,聖主來了都難以收服,實力極度強橫.

"它們要爭什麼?"

"砰"

遠處,一座雄偉的大山崩塌了一半,一輛破爛的青銅車馳出,由幾頭陶瓷馬拉車,看起來頗為怪異.

在後面,一個身穿古舊龍袍,頭戴you跡斑駁龍冠的老人駕車,他面部成死灰se,沒有一點生氣.

"一個上古皇主化成了尸王,在為人趕車……"葉凡相當的吃驚.

在破爛的青銅車內,有一個一尺多高的xiao人,通體呈紫se,光輝流淌,很奇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