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七章 度神
"師伯,不久後該向內men選送弟子了,我師讓您做好准備."李xiao曼行禮,清麗出塵,青絲飄舞,衣裙潔白,不染塵埃.

"我知道了."東脈的山主點了點頭.

葉凡心中一動,進入內men是否可以離九秘更近一些呢?一定要把握住機會,想必其他人都有這樣的想法.

最近,他一直在留意李xiao曼,可並未見到她與什麼特別的人接觸,無法見到華云飛的行跡.

他覺得華云飛一定在秦men,只是不知道究竟是誰,想通過李xiao曼尋覓,卻一直沒有什麼破綻與線索.

"師伯,我告退了."李xiao曼施了一禮,衣袂展動,如謫仙子一樣飛向遠空.

地dong中煙塵散盡,一口朱紅se的大棺材橫陳地下,三個鼻涕娃在下面哇哇大哭,還有ji鴨luan跳luan飛.

山主看到下面嗷嗷哭喊的三個xiao屁孩,頓時被氣樂了,道:"瞧你們這點出息,整日偷ji摸狗,再不聽話將你們就關在地dong中."

"山主救命,我們就偷過這一次,以後再也不敢了."三個鼻涕娃哭哭啼啼,挨著大棺材,被嚇壞了.

仙台秘境的強者一甩袖子將他們與棺槨一起卷了上來,"哐當"一聲橫在了地上,帶著一股chao氣.

這口棺木埋在地下超過一萬年了,但卻沒有一點腐朽的跡象,依然保持如故,是以紅絲龍木刻成,相當的珍貴.

"砰"

棺蓋被打開的刹那,一道綠光飛出,竟是一只蜈蚣,長達兩米,如碧yu一樣晶瑩,口中噴吐碧霞,ji鵝全部化成了膿血.

仙台一層天巔峰的山主,身為一個半步大能,實力自然超級強大,大袖一卷,將所有孩童全都帶走了.

"蜈蚣天妖!"

許多人大叫,這是一只明顯成了氣候的蜈蚣,雖然不是駭人的粗大,但卻也夠嚇人了.

"砰!"

山主親自出手,與之對決,祭出無窮法力,不斷煉化,碧綠的蜈蚣dong穿虛空,竟然逃了出去.

所有人都吃驚,這是一只修行了八百年以上的異蟲,雖沒有化形為人,但卻有了半步大能的實力.

它走的是蟲王路線,不選擇進化為人,而是以蟲體強勢修行下去,更為可怕.

"噗"

一片碧光噴出,它的一口毒素將這座矮山都給dong穿了,前後透亮,可想而知有多麼強絕的威力.

山主一聲長嘯,口中噴出一個青se的xiao葫蘆,無窮金se水汽沖出,將毒素淨化,向碧綠的蜈蚣淹沒而去.

"太陽真水!"


許多人都叫了出來,連葉凡都一陣驚訝,太陽真水與太yin真水相對應,雖然為水,但卻蘊含至陽,專克黑暗蟲獸.

"噗"

碧蜈蚣張口吐出一道碧霞,化成了一道蜈蚣形狀的碧綠短劍,切裂虛空,沖向太陽真水還有那個葫蘆.

"不好,這只蜈蚣道行很深,你們速退!"山主大叫.

他與碧蜈蚣沖上了高空,連續碰撞,下方一位長老化成一道光束快速趕往總men,稟告此地的危機.

此時,人們又是緊張有是驚悚,那口朱紅se的大棺中有一具尸骸,血rou並未腐爛,但卻漆黑如墨.

"這是紅絲龍木,可保任身體不朽,可長存世間兩萬年,為不世奇珍,此人生前必為一代皇主級人物,不然絕不可能有這樣的棺槨."

"可怕啊,這頭蜈蚣將尸骸中的本源jing華給吞食了,難怪它如此強大."

眾人見到棺中的一切,皆渾身不自在,一個皇主死後成為一只毒蟲的食物,死都不能安甯.

幾個鼻涕娃更是臉se發白,嚇得簌簌顫抖,剛才他們與死神擦肩而過,若非蜈蚣看不上他們的血rou,恐怕早已死去多時了.

"轟"

天空中,那只蜈蚣身體劇震,綠光大盛,一下子化成了十幾丈長,如一條蛟龍一樣,軀體巨大,一節又一節,百足齊動,割裂虛空.

"仙台一層天巔峰的天蜈,非大能不能收,它的毒xing太烈了."

"噗"

十幾丈長的碧蜈蚣,吐出一片碧水,將一座矮山的山巔化了個乾淨,憑空消失,這種至毒讓眾人心驚rou跳.

"妖蟲納命來!"

遠空,一聲長嘯傳來,一位大能駕云而之,隔著很遠就探出了一只大手,鋪天蓋地而下,抓向碧蜈蚣.

"一位絕頂大能!"葉凡吃驚,主峰上果然有超級大人物坐鎮,一下子就來了一個皇主級人物.

"噗"

天蜈橫空,碧光如練,口中毒素噴薄,一口氣將五座矮山都化成了塵埃,不複存在,它左中右突,想要遁走.

然而,絕頂大能手段通天,將空間徹底禁錮了,向下抓來,"啪"的一聲將其捏住,而後生出一片霞光,開始煉化.

"這就是絕頂聖主級人物,鎮丵壓一個半步大能級別的天蜈王,真跟捏一只普通的蟲子一樣,沒有什麼區別."葉凡凜然.

碧綠的蜈蚣身有劇毒,不斷的噴吐綠霞,但是卻沖不破光幕,被法力煉化,快速縮xiao.最終,化成了巴掌長,碧綠如yu,出現在大能的掌心中,一動不動了.

"孽畜,身為五行毒蟲之一,正好可用來培養蠱王."這位總men的大人物一聲冷哼,將其納入一個xiao鼎中,就此遠去.


這就是絕頂大能,在沒有聖人與大成王體的年代,代表了天下最強戰力,是大地上真正的統治者.

"那只蟲子可真不簡單,竟吞食了尸骸的殘破本源."

"那幾乎已經不是蜈蚣了,早已化成了一只蠱,吞食同類與其他生靈,會越來越強大的."

蠱,是將各種蟲王關在一起,讓它們相互吞食,最終只剩下一條,培養起來的一種神蟲,起源五大域中的南嶺,那邊的人擅長養蠱.

此刻,葉凡聽到他們的話語,激靈靈打了個冷顫,他想到了吞天魔功,不就是如此嗎?修這種天功的人,吞食人類種的王體,強大己身,最終化成為人類中的蠱王,簡直如出一轍!

"古之天帝,開創這men無上魔功時,多半就是受了盅王的啟發."葉凡想到這里,心中一震,道:"壞了!"

秦嶺,是一處神秘古地,多古陵園,遠古時期連神朝的人都來此葬墓,天知道這些山脈有多少古葬.

華云飛來此簡直如魚得水,萬一被他發現一些不朽的rou身,絕對是一場"盛宴"!

保存完好的絕頂人物的尸體,其本源多半還會殘余部分,若是落在華云飛手中,光想想就讓人發怵.

"用不了十年,他就可以橫行天下!"

葉凡第一次覺得,華云飛的將來比他想象的還要可怕,如果現在不能制衡,一旦成長起來,恐怕無人可敵.

數日後,東脈山主宣布了一則消息,兩個月後將選送弟子進入內men,山中一干人皆意動.

"四脈比斗,第一名可入內men,僅此一個名額."山主說道.

眾人一陣發呆,唯有四脈第一人可進入主峰,條件太苛刻了,一番大戰下來,其他人都只是徒勞.

葉凡心中一凜,據他所知,光這一脈的弟子中,達到化龍秘境的有三四人,絕對都大有來曆.

而其他三脈並不弱,想要爭奪第一,必是一場龍爭虎斗,這絕對是秦men故意的,他們早已知曉men下弟子動機不純.

"他們為九秘而來,我只是為月靈公主你而至,到底化成了何人,在哪一脈?"東脈的書生秦月自語.

這是近期日間,葉凡留意書生還有病老人唯一獲得的消息,他以源天神術勾動地脈,聽到了這則言語.

"中州第二美nv,九黎神朝的月靈公主也在秦men?!"葉凡相當的驚訝,在這彈丸之地,不過一百多人的xiao教,伏龍隱凰,天知道還有哪些厲害人物.

現在不用想也知道,那個清秀書生是神朝皇子級人物,不然怎敢追月靈天nv而至,他是一條潛龍.

"東,西,南,北四脈,到底有多少個月靈公主,華云飛這樣的人,他們都是如何尋來的?"葉凡不解.很顯然有的人都已經來了一兩年了,甚至更早.

兩日後,東脈山主又宣布了一則消息,若能為秦men做出大貢獻,也可進入主峰,修行最高秘典.

"怎樣才算有大貢獻?"有弟子問道.


"尋到龍髓為主峰宿老續命,亦或呈上可煉王者神兵的珍料……"

眾人發怔,每一種寶貝都是價值數以百萬斤源的奇珍,這可真是超級"大貢獻"!

葉凡覺得,秦men肯定早已dong悉這些弟子的目的,現在這是獅子大開口呢,向神朝等大勢力收學費.

"老大哥你打算進主峰嗎?"人群散盡後,葉凡問病老人.

"內men還是不進為妙."病老人搖頭.

"為什麼?"葉凡不解.

"一些驚才絕yan的人物進去,一生都無法離開了."病老人道.

"都有哪些人?"葉凡動容.

"比如說碧落王."

"什麼!?"葉凡一驚,他一下子想到了九天碧落鍾,那是兩萬年年前的無敵王者留下的.

此碧落王,自然不可能是兩萬年前的那個人,病老人毫無忌憚,說了一些隱秘.

三十年前,就有人尋到了此地,碧落王當時還英姿勃發,未過一年就進入了主峰,結果就此常住了下來,不再離去.

"並非他不想離去,而是……"病老人搖頭.

"難道還有什麼隱情嗎?"葉凡詢問.

"自然有."病老人講述了一則讓人吃驚的隱情.

秦men主峰,隱藏有不世高手,不弱于諸聖地,且最為可怕的是他們有一篇秘術,名為度神訣.

此訣,可將一代王者度化,若說佛可普度眾生,那麼此訣則可度化世間諸王,越是天賦高的人所受影響越大.

碧落王,進入主峰不足三年就成為了山men護法,可想而知他的心路曆程,而今更是成為了秦men的太上護法.

三十年過去了,他未曾離開一步,紮根在了秦men,正式成為當中的一員.

度神訣,並不控制神識,而是從本源著手,讓一個人真心的拜服men下,這近乎妖邪.

"秦men人雖然少,但是主峰上刻絕不缺少高手,碧落王只是其中之一罷了,而今三十年過去了,他最起碼可戰絕頂聖主了."

"主峰這樣深不可測……"葉凡發怔.

"自然,度神訣來曆嚇人,相傳是南嶺天帝留下的一種蓋世神術,可度盡世間諸王."

"這……"葉凡瞠目,世間有傳言,南嶺天帝就是狠人,這里竟有他的一種無雙聖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