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六章 秦門
秦嶺,方圓不下于百萬里,稱得上廣闊無邊,但相對來說,卻也只是中州西部的一隅.

這是一片神秘的古地,外界很難了解,有很多傳說,自古多強者,且極度強大,卻少為人知.

有人說,半年一位遠古聖人無敵天下,走遍五大域難逢一抗手,結果來到秦嶺後卻對一個放羊的老人打的伏在地上.

縱是在近古,兩萬年前也有類似的事發生,八位大能來到秦嶺尋古,被一位漁農全都扔進了湖中.

這是一片古地,有著自己獨特的傳承,對于外界人來說很神秘,籠罩著一層迷霧.

秦嶺百萬里,到處都是山脈,地下更是多古陵,曾有人在半年內連挖出十二位遠古皇主的陵寢.

這片地域,很是不凡,遠古神朝有的皇主死後,總會想方設法將自己葬進秦嶺大地下,讓人不解.

有人說,這是一片通仙之地,故老相傳,曾見到有過有人舉霞飛升.

更有人說,這是一片不可理解之地,地下多陵園,有人在修行,以求證道,不為外界所知.

關于秦嶺有著太多的秘辛,甚至有人傳稱,驚豔古今的青帝,亦是在毒嶺誕生,後來才遠走東荒.

在當地有一則傳說,秦嶺有一個化仙池,三萬年前一株青蓮有了靈智,不久得道化形,後來一步一步成長,成就了後來震古爍今的青帝身.

"秦嶺,多隱世高手,多地下古陵……"這是葉凡來此一段時間後,得出的結論,有些小慨歎.

他雖然見到了李小曼,但不可能去相認,而是留了下來,異走在這片古地,靜中觀察,想尋出華云飛的行跡.

沒落的小教占有矮山四座,總共不過二十人而已,可以說小的可憐,李刁,曼為其中一座矮山上的弟子.

葉凡曾遠觀,覺得有些古怪,這些人修為參差不齊,弱者不過輪海秘境,強者竟有仙台一層天的實力.

"不對啊,這樣一個沒落的小教,竟有聖地太上長老級的人枷……"

且,他發現有兩三個弟子極為強大,修為達到了化龍秘境,不比奇士府的年輕強者弱,這實在古怪.

這些人都在隱藏修為,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看透,也唯有葉凡修成了源天神眼才能堪破虛妄,透視本源,知其修為.

"很不簡單,當中肯定有什麼因故,我得小心一點."葉凡常住了下來,詳盡的了解這一切.他得悉這個沒落的小教名為秦門,此地不過是一處分支,也算是外門.

"這樣小的一個外門就有仙台一層天的大高手……"他覺得不可思議.

秦門,規模不大,總共也就一百多人而已,共有東西南北四個分支,也就是所謂的外門.

總門,位于這片山地的中心,與東西南北分支間不過二三十里而已,相距很近.

這片地域,散落著一些山村,都是一些普通的百姓,與秦門為鄰,有些頑皮的孩童經常跑到矮山上來嬉耍,並無人管.

可以說,這個不過百余人的沒落小教,真的沒有什麼嚴厲的門規,看起來很松散,一點也不像一個隱世秘教.

"九秘在這個小門派中?"

秦門,掌教一脈為秦姓,與蔡族似相差甚遠,似沒有什麼聯系.

唯一讓人生疑的是,這個沒落的小教竟然有長達數千年的曆史,相對于凡世來說,也不知道有多少個王朝更迭了.

附近這些小山村都不能知曉秦門可追溯到什麼時期,因為太古老了,似乎自他們祖先那代起就存在了.

"不為蔡姓,但一個小教卻傳承這樣久如……"

葉凡很謹慎,這些天都在觀察,除卻李小曼所在的南支外,其他東,西,北支也差不多,有仙台一層天的高手,且各有一兩位化龍秘境的弟子.

這超出了常理,縱然為頂級大教,也不過如此罷了,這麼少的人,年輕弟子怎麼可能這樣強大與多呢?

最後,他悄悄接近中心主峰,想看一看總門的實力.

說是主峰,其實不過干余米高,比周圍的矮山高了兩三百米,沒有巍峨的氣勢,也沒有氤氳神秀,很是平凡與普通.

倒是與那位老聖人所在的小道觀有異曲同工之妙,看起來平凡而普通,但卻有些返璞歸真的味道.

不久後,葉凡心頭一跳,他發現了一位大能,在山門前打坐,一動不動.

"這真的是一個小教嗎?剛到山門就見到了一位大能!"

他心中吃驚,這廑矮山上有一片建築物,是否會有更厲害的人物,甚至有幾位大能呢?

葉凡沒有更進一步接近,這等人物靈覺超凡,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感應到,若非他眉心的金色小湖經雷劫洗禮,神識超級強大,且有源天神術,早被發覺了.

"這是一個隱世秘教!"

現在,他已經可以確認,這個看起來沒落的小教非常不凡,有不為人知的秘密,盡管不為蔡姓,但多半值得在此駐足.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葉凡將這片地域的縣志,州志等看了個仔細,發現本地斌昔年有一個大姓————蔡.

可悍,也不知道在什麼年代,這個姓的人就舉族搬遷了,不知去向.

"蔡族故枷……,"

不久後,葉凡無意間在當地一個望族的藏書閣中發現一本古籍,了解到了更多.

極其久遠個古代,本地只有唯一的一個大姓,也就是蔡族,不知為何,在三萬年前舉族搬走,就此消失不見.

"三萬年前,不就是傳說中的青帝化形得道的那今年代嗎?"

蔡族,當年生活在秦嶺,而有一則傳言則稱青帝也是從這片地域走出去的,起源于化仙池中.

"十有八九,秦門就是蔡族的人,他們回到了故里,不過卻改頭換面了.然而,青帝在萬年前坐化了,他們還怕什麼?"

葉兄沒有發現華云飛的影跡,但卻相信他應該就在附近,甚至就在秦門中.

"他身上多半有一件秘寶,隔絕了氣機,我的源天神眼也無法看透,這很麻煩."

葉凡考慮矗三,覺得也只能先加入秦門,慢慢尋找九秘了,不然根本無法光明正大的接近.

李小曼所在的南脈應帶回避一下,不然毋一被她發現蛛絲馬跡來,後果很不妙.

幾個支脈相距不過幾十里,必然有照面的時刻,不過只要不露出以往的習慣,憑借他從源天書中學到的改天換地大法,當無問題.

秦門東脈,矮山三座,長老以上人物四人,弟子十五人,另有雞鴨鵝等上數百只.

葉凡有些哭笑不得,明明有一個仙台一層天的大高手坐鎮,卻養了數百只家禽等,像是世俗界一樣.

他之所以選擇這里,是因為東脈要開山收徒了,正好趕上了這個時機,想渾水摸魚進去.

"狗娃子,上山後要好好修行,不要再偷鴉蛋了,現在是你的師門了."一個獵戶盯住自己的孩子.

葉凡有些無言了,跟他一起上山的有四個異涕娃,都是山下村落中的孩子,沒事竟跑山上來玩,而今竟要成為弟子了.

這毒門收徒也太不講究了,他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就地取材,都是附近的娃子,根本沒有什麼挑根骨一說.

"隱世秘教不可以常理度如……"他也只能這樣自語了,幾個鼻涕娃不過六七歲的樣子,都好奇的看著他.

葉凡還真有點不自在,跟一群小屁孩要成為師兄弟了,還好不久後又有兩人上山,也是要拜師學藝.

其中一人十八九歲,清秀儒雅,頗有氣質,書生打扮,帶著一股書卷氣.另一人年過半百,頭發稀疏,瘦骨嶙峋,病怏怏的樣子,胡子都白了,居然也跑來修道.

秦門卉脈來者不拒,全都收下了,四個鼻涕娃再加上葉凡他們三人,共七名弟子拜入門牆.

隱約間,葉凡覺得這個書生還有病老人不簡單,但是在人前也不好輕易動用源天神眼榨查.

"這個隱世秘教根本無懼這些,來什麼人都敢收,足以說明他們的底氣."

這是在山上呆了幾天的真實感受,那個書生是一位化龍秘境的強者,那個病老人竟是一個修單一秘境的特殊修士,他還是頭一次見到,實力不好推淵.

葉凡咋舌,小小的一個秦門東脈,不過三座矮山,總共二十幾人,在這些弟子中除卻書生與病老人外,還另有兩名化龍秘境的年輕修士.

"說出去要嚇死人啊,這個隱世秘教,幾座支脈加在一起,弟子的質量幾乎堪比聖地了."

總計才一百多人而已,卻有這樣的成就,跟天方夜譚一樣,說出去沒有人會相信.

"這些人多半都與我一樣,通過某種線索尋到了九秘的氣枷……"

葉凡詳細了解後,他覺得這片彈丸之地藏龍臥虎,有某些無上大教的最傑出傳人,難以揣淵.

"轟!"

不遠處,煙塵沖天,緊接著雞飛狗跳,一個鼻涕娃哭哭咧咧,從雞舍旁跑了出來.

"師兄救命啊……"

"怎麼了,狗娃子?"葉凡笑著問道.

"小石頭他們掉進地洞里了,里面有一口朱紅色的大棺小……"四個鼻涕娃跟沒上山前一樣頑劣,跑去偷蛋,結果莫名地裂,墜落進地洞中.

山上很多人都被驚動了,趕往那里,一見之下都吃了一驚,竟有一座地下古陵露天了.

葉凡不得不驚歎,秦嶺果然多古墓,連山門中都出現一座,還真是奇特.

"拜見師伯……"煙塵還沒有散盡,天空中降下一道麗影,李小曼來到了秦門東脈,向仙台一層天的山主施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