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八圖
第六百一十五章十八圖

斷壁殘垣,寸草不生,長達百余里的巨大深淵,黑洞洞,一眼望不到底,竟是一道指印所留.

葉凡呆呆發愣,那篇野史的記載成真了嗎?一個人站在萬里外,一指點出,滅掉了一個堪比神朝的古老家族.

青帝!

荒古後唯一證道的人,來曆神秘,修為不可測,一個充滿了迷一樣的大帝,震古爍今.

葉凡體會到了妖帝的可怕,站在萬里外輕彈了一指,就讓一個不朽的傳承灰飛煙滅,這是何等浩大的神威?

"我想他若是願意的話,打出萬里長的指印也不成問題……"

百余里長的大峽谷很有講究,恰好摧毀了蔡族的淨土,而沒有蔓延出去,控制的范圍很精准,妙到毫巔.

"古之大帝太厲害了,抬手間抹除一個神朝也不會有任何難度!"

青帝,那是何等的人物,後荒古時代唯一的大帝,必是古來最驚豔的人物之一,會為了九秘而抹殺一個古世家嗎?

九秘,為道教最高神術,的確引動人心,但還不至于讓一位大帝這樣行絕滅之事吧?葉凡思索,卻很難想透.

"難道還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辛不成,亦或是涉及到了仙的秘密……"葉凡思來想去,能讓一位大帝動手的理由,實在太少了.

他覺得,蔡族一定很多秘密,居然讓青帝都出手了,若是能尋到該族,也許會揭開一段曆史迷霧.

當世,除卻這個家族自己外,恐怕沒有一個人知曉當年的種種因果.

葉凡在這片廢墟中行走,沒有任何發現,想來這一萬年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此憑吊過了,總有線索也不會留下了.

他沉入無底洞下,感受到了這一指的威力,深達萬丈,地底干硬,無論是岩石還土層都被抹平了.

葉凡帶著一絲悵然與敬畏離開了這里,一個輝煌的家族,傳承久遠,最終卻擋不住青帝一指,讓人慨歎.

按照龐博給他的資料來看,蔡族並沒有全族俱滅,當時有一些人在外,肯定是逃過了一劫.

這萬載以來,有幾個新興的門派被懷疑為蔡族幸存者,認為他們改頭換面,繼續傳承了家族的輝煌.

葉凡也相信該族並沒有全滅,不然怎麼可能會有一個老聖人呢,臨死前曾遙望西方,化道天地自然中.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他開始了漫長的尋覓之旅.

朱雀教,一個興起于八千年的大教,占地很光,地處一片秀山中,位于中州西部.

葉凡這一次是橫渡虛空過去的,因為距離太遙遠了,他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在最近的兩個月里他去了很多地方,但卻都一無所獲.

這片山地,以紅土為主,若無草木掩蓋,如一片烈焰在燃燒,朱雀教近幾千年都很鼎盛,教中高手如云.

這幾乎已經是葉凡最後一個目標了,如果還是沒有蔡族的後人,那他真的快沒轍了.

幾日後,葉凡化身為一名地師,在此徘徊,了解到了很多詳情,該教有靈峰七十二座,弟子門徒過萬.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並未聽聞該教有什麼特別神術,不知是掩藏的好,還是又找錯了地方.

又過了幾日,葉凡得悉,這是鳳凰殞落地,鮮血染紅了山川,所以這里的土石也為紅色,該教最強絕學名為少陽真經.

"是太陽真經的殘篇演化出來的經文!"他很驚訝,怪不得該教日漸鼎盛,掌握的一篇殘經,來頭很大.

五分之一的太陽真經,就讓一個大教立足一方,足以說明太古時期人族至高典籍太陰與太陽兩經的博大精深.

半個月後,葉凡花費一塊神源,從該教一個名號為萬事通的弟子那里了解到一則秘密,開派祖師的確姓蔡,可是並未久留,創教五百年後就離去了,一切都交給了弟子打理.

"兄弟,你是來尋九秘的吧?這八千年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來過了,不要浪費時間了,根本沒有."這個萬事通拍了拍葉凡的肩頭,意味深長的說道.

葉凡也笑了,看來這個辦法肯定行不通了,很多人都早已用過了.

"這樣跟你說吧,我們的祖師真有可能是蔡族幸存者,但是卻沒有傳下什麼九秘,只留下一部殘經."

"萬事通"說了很多,八千年來有不少驚豔人物尋訪而至,最終都無奈的離去,根本不可能得到什麼.

九秘,為道教最強九種神術,蘊含了太多的秘密,遭天妒,無法合一,而今失落四方,且斷絕了幾種.

這樣尋找,無異于大海撈針,根本不可能有什麼線索.

"你花一塊神源來買消息,看來還夠大方,我就免費提醒你一聲吧,我們的那位鼻祖一路南去了,聽說去了一個叫漢川的古地."

葉凡苦笑,都已經過去八千年了,想尋一個人的線索太艱難了,他甚至有些懷疑該教祖師就是化道的那個老聖人.

不過,為了得到九秘,他只能一路尋下去,盡管知道很多人走過這條道路,但還是希望能夠發現珍貴的線索.

他一路西來,而今又要前往中州的南部,路途極為遙遠,依然只能橫渡空間.

還好,所謂的南部,是與西部接壤的那片地域,不是最南端,不然他真要瞪眼了.

他身上的玄玉台足夠多,到現在為止他自己都會刻刻了,當然都是最簡便的,每次只能橫渡幾萬里那種.

這一路上,葉凡橫渡虛空,也不知道遺棄了多少玄玉台,根本難以計數,終于是到了中州南部的漢川.

這塊地域方圓百萬里,但在浩大的中州南部,這僅是一隅之地.

漢川是一片平原,此地有十一座巨城最為出名,聚納天地間的龍氣,每一座都極為古老,氣運鼎盛.

每一座古城,都是一個大勢力,葉凡感覺陣陣頭疼,密訪了半個月也只得到一點線索,蔡族的人的確來過,但後來不知所蹤了.

最後,他用盡手段,終于得悉,蔡族本欲在此浴火而生,重塑輝煌,但最終還是離去了,不明原因.

下一站,遠在中州東部,已經快接近東荒了,從南到東,跨了多半個中州,更為遙遠.

葉凡想要繼續前行,普通的玄玉台肯定不行了,除非他背負一座山那麼多才能夠揮霍.而今,需要超大型神陣,距離實在太遙遠了.

"蔡族的人在成心折騰人嗎,先到西部,又到南部,而後又去了東部,再下次是不是要去北部了?"

葉凡覺得,這樣尋找肯定不行,萬載以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尋找蔡族的九秘,既然未流傳于世,證明這些人多半都失敗了.

那麼,他如果繼續沿著這條路走下去,也注定難以成功.

"不能與前人一樣的思維,需要換個角度考慮."

而後,他開始揮花費手中的神源,在中州三大古教中購買信息,推測九秘在何方.

百曉門,天機閣,紅塵軒,三個古教都位列中州諸子百教之內,起源古老,可追溯到荒古前,消息最為靈通,對外出售訊息,一字千金,很精准.

"只能期盼華云飛尋到了線索……"

葉凡很不希望此人得到九秘,但如今卻也只能從他入手了,華云飛先他而去那座小道觀,多半得到的線索比他多,就是老聖人留下了什麼也說不定.

他不再尋找蔡族,而是開始花費大量的源,借助這三個古教來尋覓華云飛的蹤跡.

首先,葉凡發布一條委托任務,統計天下子級人物殞落最多的地域在哪里.

他深知,華云飛修有吞天魔功,為了吞噬超絕的本源,那些聖子級人物絕對是其喜歡的目標.

很快,百曉門就有一封密信送來,提供了相關信息,一看之下他頓時哭笑不得.

上面寫的很簡單,聖體葉凡的出沒的區域,是聖子的級人物殞落的最多的地域,標注了火魔嶺,奇士府,仙府世界等地.

"怎麼尋到我自己身上來了……"

還好,百曉門又送來一分更為詳盡的資料,中州西部一些大教的傑出弟子最近兩年死了一些,中州南部消失了幾位傑出人物,中州東部一些天賦超絕的年輕強者神秘失蹤.

葉凡心頭一動,最近兩年中州一些驚豔的人物莫名消失,留下不少懸案,不過由于地域太大了,根本無人察覺什麼.

"是華云飛做的嗎,可是太分散了,無從推測他的位置……"他在地圖上畫了幾個圈,分化成十幾片地域,都有可能是其出沒之地.

他花費不少時間,將這些人的死亡時間與地點串連了起來,整理成一幅軌跡圖.

"以此來推測華云飛的出沒軌跡,還是有些不靠譜,變數太多了."

而後,葉凡花費大量的源,委托三大古教調查很關鍵的一環,搜集兩年多來發生過天劫的地方.

這個難度很大,一般渡劫的人都會找到一片無人區,不會讓人發覺的.

然而,三大古教非同凡響,竟真的送來了一些非常有價值的消息,標注了一些地域,言之確鑿,有人曾渡劫.

葉凡藉此,又繪出一幅圖來,但依然不能作准,他認真琢磨了很長時間.

這些還遠不夠,天下太大了,這些信息綜合起來,也不足以推出華云飛在何方.

葉凡與黑皇在一起時,詳細了解過吞天魔功的種種特性,知道其修行時會發生的種種問題與困難.

此功,有干天和,是九死一生的魔道,吞噬他人本源時,易遭天譴,需以幾種古老的藥方調和.

這些藥方,除卻黑皇外,那些神朝的人都不見得知曉,當世沒有幾人明白其作用.

葉凡列出了幾種很稀珍的靈藥,為古藥方的主藥,世間不好尋到,若有出售,當可有跡可循.

這則消息事關重大,不久後葉凡得到一份資料,是紅塵軒送來的,他根據靈藥出售的世間與地點,又繪出一幅圖來.

"吞天魔功一旦小成,在試煉的過程中,就可吞噬山川了,黑洞粉碎一切."

他根據黑皇所說的種種,又發布一則任務,查各地山川異動,是否有些地域消失了一些山脈等.

……

就這樣,葉凡根據種種細節,共發布了十八條任務,每一條都花費了大量的源,根據十八組信息繪出十八張圖來.

而後,他歸納,綜合,將十八圖合一,繪成一幅最終的軌跡圖,代表了華云飛的行跡.

"其中五個地域最可疑!"

深夜,葉凡伏案觀圖,細心琢磨,確定了五個地域.

"華云飛,我來了!"

第二日,葉凡上路,開始去尋找,圖中的五片地域,需要逐一前往.

這是一個枯燥的過程,他花費一個月的時間,將其中四片地域排除,最終又來到了中州西部,不過卻不是朱雀教,而是一片名為秦嶺的地方.

這一次,葉凡耗時更久,一個多月下來,到底還是發現了一些線索,但卻不能確定最終的位置.

秦嶺,是一處神秘之地,有不少古教,其都極度強大,但卻與蔡族沒有什麼關聯,大多都存在很多萬年了.

但是,葉凡在這片地域發現了華云飛的蛛絲馬跡,與他所繪的十八圖很吻合.

"我相信你就在這片地域,可是秦嶺太浩大了,我只能慢慢推進,一定能將你找出來."

半個月後,葉凡路過一個沒落的小門派,此地沒有什麼凝聚祖根龍氣的古城,而只有幾座無靈秀,無麗景的矮山.

突然,他見到了一條熟悉的身影,就在一座矮山上,與這個沒落的小派的幾名弟子同行.

"李小曼……"

正是與同來自星空另一端的故人,近三年未見,她清麗不見,一如過去,白衣飄動,帶著一絲出塵的氣質.

刹那間,葉凡想到,華云飛必在此地無疑,他尋對了地方.

"想必九秘也在此吧,不簡單啊,華云飛僅用了兩年多的時間,就找到了別人苦尋八千年而不得的九秘."

一個沒落的小教,不過幾十名弟子,九秘真的在此嗎?葉凡站在遠空,看著李小曼,靜靜思量了一番.

"她成為了該教的弟子,沒落的小教恐怕並非想象中那麼不堪……"

謝謝大家,昨天居然將近五百,感謝啊……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