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四章 指向青帝
像西漠的神秘頭陀身體被截為兩段,xing命垂危.燕云luan這個妖孽的人頭更是被摘了下來,將要殞落.

這是一幅染血的畫面,兩大強者在葉凡化成龍形道痕後,全都飲恨,無法抵住太極圖的yin陽分割線.

葉凡單手提著燕云luan的頭顱,另一只手化成一面金se的天碑,將頭陀的上半截軀體鎮堊壓,立于場中.

此地,落針可聞,鮮血在流淌,一滴一滴墜落,像一曲幽寂的黃泉音,兩大高手被一人力壓,形體斷裂,讓人心悸.

遠處,眾人鴉雀無聲,葉凡最後演化斗字秘,摧枯拉朽,手段強絕,讓他們有窒息的感覺,過于可怕.

很久之後,才有人出言,低聲議論了起來,心中充滿了震撼.

"傳說中的九秘斗字訣,果然在他手中,可推衍諸天戰技,演化一切斗戰之法."

"可惜,苦頭陀的"噸,字真言不全,無法與道教的斗字秘櫻鋒."

"佛教六字真言必會重現世間,日後多半有會與道教九秘真正分個高下."

葉凡bi視頭陀,道:"斗戰聖佛是怎麼回事,他有什麼來曆?"

這亦是其他人想知道的答堊案,在後荒古年代,佛教竟還有一尊車佛,果然是底蘊強大,無法想象.

苦頭陀不予回答,他極度不甘,但卻一語不發,噸字真言不全,讓他心中抑郁.

"不說就讓你se即是空,死即是空."

"住手!",忽然,遠處傳來一聲大喝,兩個老者飛來,盯著葉凡手中的燕云luan的頭顱,露出驚駭之se.

"放開云luan!",另一人大叫道,臉上充滿驚容.

他們乃是燕云luan的守護者,不過平日間也並不是寸步不離,此時已經知曉來遲了,自然都變了顏se.

"你們說讓我放就放?"葉凡並不在意.

"趕緊住手,放開云luan!",兩人向前沖來.

"我要是不住手呢?"葉凡問道.

"你如果敢動云luan,沒有好下場,燕族不會放過你……"

"我最討厭別人威脅我."葉凡直接打斷他們的話語,"砰"的一指點碎了燕云luan的頭顱,就像拍碎一個核桃那麼簡單.

"你……我要殺了你!"

兩個人的臉se雪白,沒有了一點血se,心像是跌落進了深淵中.葉凡百無禁忌,什麼聖地,神朝都根本不懼,乾淨利落的就斃掉了燕云luan.

"云教……姓葉的xiao子你納命來!"燕族這兩人撲來,發絲凌luan,狀若瘋狂.

"既然你們如此想念他,就一起追隨他去吧,讓你們團聚."葉凡將燕云luan的青銅戰衣還有天戈收了起來.

"殺!",兩大高手沖了過來.

奇士府中,一座秀麗的山峰前,兩名年輕人猶豫不決,站在王騰的dong府外,不敢喧擾.

"誰在外面,進來吧."一個平和的聲音傳出.

石men隆隆打開,一片氤氳靈秀沖出,五光十se,仙氣環繞,兩今年輕人緊張的走了進去.

dong府中,一張玄yu床上,一個男子靜靜盤坐,長發濃密,烏黑光亮,眼中有無盡的星辰在幻滅,深不可測.


"見……見過王兄."一人開口,聲音有些顫抖,眼前這個男子比他的祖師給他的壓力還要大.

"你們有什麼事嗎?"王騰平淡的的問道.

"聖體葉凡出現了……"一人快速講述了外面發生的事情.

可是,等了很久,王騰都沒有說什麼,這兩人頓時面面相覷.

"王兄……"

"我知道了."王騰僅吐出這幾個字,根本沒有去出手的意思.

"他用出了九秘,以斗字訣擊敗了燕云luan還有一個頭陀,佛教噸字真言也出現了."其中一人說出這則消息.

"是嗎,九叭……",王騰眸子幻滅,一各神光從他的天靈蓋中沖出,一輛金se的古戰車隆隆浮現.

神光化成一條雄姿偉岸的身影,通體被貫沖天穹的金光籠罩,背負一口聖劍,如天帝降世,立身戰車上.

此外,在其周圍,神光璀璨,有九條真龍,九只神凰,九頭白虎,九只玄武,閃動炫芒,化成四象,將他環繞.

"帶路!",這尊身影一聲輕喝,震動長空.

兩今年輕人發現,他們立身在了戰車上,早已沖出dong府,向天空飛去,兩人不禁心顫.

王騰的一道化身就如此強大,立身在金se的古戰車上,龍凰和鳴,白虎嘯天,玄龜拓海,金光萬重,璀璨一片,跟古帝巡天一樣.

"是……王騰!","王騰駕馭戰車出去了!","這是他的一僂化身,背負帝劍,要去斬誰,難道要與中皇決戰了嗎?"

奇士府,秀麗山峰成片,許多人見到了這一幕,都無比的吃驚,一道道人影沖起,跟了下來.

王騰一舉一動,都被受人關注,他的一道化身出行,自然牽動了諸多人的心神,一路尾隨.

"他是要去斬東荒的妖孽!","什麼,聖體葉凡又出現了,他在遠處大戰,這次多半危矣."九秘出現了,王騰有志要收全道教九秘,全部修成,難怪要親自出手."

一路上,人影綽綽,數百人跟了下來,奇士府有大半人都被驚動了,都想一睹北帝風采.

九秘出現,北帝出關,金se古戰車,風馳電掣,一路上龍yin凰鳴,白虎耀天,一片殉爛,大氣磅礴.

可是,當戰車趕到時,戰場早已冷清了下來,一切都結束了,守護燕云luan的兩大強者敗亡,葉凡離去多時了.

苦頭陀亦身死,只留下一角破爛的僧衣,所有強者都被葉凡斃掉,未有一人逃過一劫.

"可惜,又錯過了,未能趕上."有人遺憾,難得見到王騰出關,卻不能見到他的無敵風采.

葉凡並不知曉這一切,他q已遠在千里外了,與龐博還有李黑水等人話別,倒也不擔心他們的安危.

北域第二大寇近來出沒中州,曾拎著吞天魔罐出現奇士府中,後輩爭鋒,他也許不會干預,但有人想取他們xing命,活化石肯定不答應.

"相距不三十幾萬里,也不是多麼遙遠,可常見面."葉凡與他們道別,一路西去.

不得不說,奇士府很神秘,各種古籍都有,龐博為他尋到很多資料,面今可以推測出一個大致范圍了.

萬年前,中州有一個鼎盛之級的蔡族,傳承久遠,底蘊嚇人,疑似掌握有九秘中的一種,可是卻在一夜間讓人滅掉了.

"九秘源自東荒,被人拆散,其中一秘竟落在了中州,可惜其他幾秘似乎真的斷了傳承."

然而,更讓葉凡心中難以平靜的是,蔡族的分崩離析,究竟是何人出手,可讓一個不比神朝若多少的古世家滅亡?

當年的各種古籍,都沒有明確的論斷,因為沒有一點證據與線索,找不到蛛絲馬跡,是一樁無頭公案.


葉凡翻看這些資料,發現當時沒有什麼結論,但時隔數千年後倒走出現了很多推測,觀點各不相同.

有人說,是大夏神朝出手,挾太皇劍之極道神威,一劍將蔡族打了個灰飛煙滅,還有人說九黎神朝以極道兵器煉化了這個古老的傳承.

也有人說,是東荒的人做的,持極道帝兵而現,為了收回九秘,將中州蔡族抹除,未留痕跡.

更有人說,此案系西漠佛教所為,須彌山很神秘,不可揣度,有不世人物坐鎮,可以做到這一切.

"斗戰勝佛嗎,不對,時間對不上."

而後,葉凡又見到了很多推斷,全都說的很有理.

"真成為曆史遺案了,難鼻窺透."

最後,葉凡發現見到一篇野史,夾在資料堆中,內有一則驚人的推論,與此前的觀點大不相同.

"不是一群人去殺戮,而只是一個人相隔萬里輕彈了一指,就覆滅了一個不朽的傳起……"

葉凡讀到這里後,激靈靈打了個冷顫,僅憑一個人的力量,彈指就抹除了一個古世家?

這等未免駭人聽聞,要知道,當年的蔡族不比神朝若幾分!

這篇野史並沒有點明是誰,但是卻隱約間的指向了一個人,這樣的恐怖戰力,自古至今,也就那麼幾個人,而在那個時代……則呼之yu出!

青帝!

萬載前,有一位大帝活在世間,如果真有這樣一個人,必是青帝無疑.

"牽扯到了一位大帝在當中,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真是青帝出手嗎?"

葉凡發怔,這可是驚人的推論,這個世界最後一位大帝,為什麼要這樣做,值得青帝出收,有什麼隱秘嗎?

"各種推論,難以辨析啊……"他輕歎,過去了太久遠的歲月,而今一切都成mi,也只能luan猜而已.

西行三十幾萬里,葉凡來到了一片古地,見到了無盡的荒涼,無盡古木環繞這一片廢墟四野蔥郁,成片的原始森林綿綿無盡,唯有居中的這塊地方寸草不生,幽寂而冷清.

"這就是蔡族的遺址……"

只剩下少許的斷壁殘垣,烏鴉盤踞,呱呱淒涼,昔日的鼎盛,而今的的淒冷,鮮明的對比.

一各巨大的深淵,長達百余里,傳過這片不之地,瓦礫等皆在深淵邊緣,可以想象,昔日無盡的天宮被打沉了,墜落了下去.

"這片巨大的峽谷,才是昔日蔡族的淨土,不過卻沉陷了."

葉凡飛上高空,以源天神術觀測,刹那間心中大動!

深淵並無規則,看起來可怖無比,然而修有源術,可複原山川地貌,能夠jing准推測地勢的變遷.

他的眸子中光華閃爍,明滅不定,反複推演,jiao織出了昔日的種種地貌.

深淵不斷變化,而後化成一個有規則的形狀,長達百余里,深不可測!

"這是一條手指印記!"

葉凡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百余里的神源像是被人一指彈出來的,後來又抹除了!

"真的是青帝出手嗎,他為什麼要這樣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