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二章 截殺
落雪是有多背==

奇士府,雖然方圓不足千里,但卻壯麗而神秀,聚納十方祖氣,顯化一方人間淨土,為中州密地之一.

葉凡在外守候幾日,不時見到有人進出,可是卻未曾發現陰陽聖女以及燕云亂,他手中那張畫卷土圞共有十一人.

這些年強強者有中州的,也有南嶺的,還有西漠的,全都曾對李黑水出過手,極盡羞辱,將其胸骨踏斷,雙圞腿也踩折.

葉凡等了三日,終于見到一個目標出現,與畫卷上的一個男子重合,不過他卻沒有輕舉妄動,免得打草驚蛇.

第四日,龐博為他送來消息,了,府中的弟圞子要進行所謂的試煉,若無意外圞陰陽聖女,燕云亂等人會司行.

"好,趁此機會將他們一網打盡,如此折辱李黑水,那我就與他們來個了斷."葉凡氣質空靈'大袖一展,飄然遠去.

五日後,一行人走出奇士府,為首者正是燕云亂,他為府中的一個妖孽,實力強大,但上一次卻灰頭土臉,差點讓葉凡以天劫劈死.

"要斬殺的那個異獸是一條修行了九百年的老蛇,雖未化形,但卻也有仙台一層天的實力了,難度很大."

"我們這麼多人,布下先天陣紋,不信無法對付不了它."

五千余里外,一片山谷中圞出現一頭老蛇.那里瘴氣很重,獸骨遍地,人骨亦不少,一頭盤踞在此的異種,曆經九百載,終于修出了一定的道行.

它走的是獸王路線,並未嘗試化成圞人形'近來為禍一方,奇士府讓門下弟圞子去除掉,這些人被派往.

這些人離開奇士府四十余里,前方是一片開闊地,平野上有不少岩石塊,草木很少,多少有點荒涼.

"這是葉遮天的領地,誰能想到他就是那個葉凡,可惜當初錯過了機會,未能早點合力去圍殺他."

"我料定他活不長久,得罪了得上蒼眷顧的王騰,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不能親手殺死他,實在是一種遺憾,羞辱李黑水那幾人,依然不能出我心頭惡氣."

這些人路經這片地域,輕聲議論著,對葉凡都很敵圞視與沒有好感,不然也不會聚在一起.

突然,一條身影從天而降,沒有可怕的波動,也無強絕的氣機,但卻讓人心顫,擋住了去路.

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身穿紫衣,負手而立,截斷了所有人的前路,嘴角帶著一絲冷漠的笑容.

"你是誰,想圞做什麼?"一名年輕男子土前,沉聲問道.

"殺你們所有人!"葉凡一字一頓,吐出這五個字.

有人立時大笑了起來,還未曾聞有人敢獨對這麼多人傑呢,他們都是五大域的精英,是一方大教的傳承者.

"你吃了仙人膽了嗎,還是說吃錯了藥,敢這樣大言不慚,不怕風大扇了舌圞頭嗎?"

"不知死活的東西,出門也不看一看黃曆,是否走錯了方位,連我們也敢截殺?"

許多人渾然未放在心上,當圞世司代人中敢這樣囂張的沒有幾個,眼前之人不過十六七歲太過稚圞嫩了.

"他是葉凡!"燕云亂突然說道.

"沒錯,他就是東荒的那個妖孽!"陰陽聖女也露圞出了凝重之色.

此話一出,現場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那些說話的人全都閉上了嘴巴,東荒的殺星到了,正主堵住了他們.

不久前,他們從陰陽聖女那里得到了不少好處,在其攛掇下'踩碎李黑水圞多處骨頭,狠狠地羞辱了一番'但心中並不踏實.

葉凡冷笑了起來,他的百脈中聖血流淌,天靈蓋上一道粗圞壯的金色血氣沖天而上,掃視所有人.

"我很不理解'你們當中有些人並不認識我,為何會對李黑水出手?"他沉聲問道.

"葉凡你與天下人為敵,我們看不過你,對他出手了你又能怎樣?"一個以金箍束發的頭陀,臉上有一幾道刀疤,臉色很冷漠.

"你一個野頭陀,沒有一點出家人的慈悲心,傷及無辜,一會兒我超度你去佛圞陀那里懺悔."葉凡向前踱步.

"還是佛爺我超度你吧!"苦頭陀臉上的刀疤輕圞顫,顯得有些凶獰.

"一看你就是個野頭陀,該不會是被西漠某座古廟趕出來的棄徒吧?"葉凡笑道.

"你找死,佛爺我一會兒讓你去地獄見地藏菩薩!"苦頭陀披頭散發,高聲大喝,像是被說到了痛處.

有這樣一個強圞勢人物站出來'其他人也不怎麼怕了,全都做好了戰斗的准備,分別祭出法寶護身.

燕云亂是當中的領軍人,自然站在最前方,他上一次渡劫轟殺葉凡,卻不想反被劈的將死,不但未能沖關,且還差點就此廢掉.

他修養了將近半年,才再次做出突破,表現出了常人不可比擬的體質,還有修行方面近乎妖孽的天賦.

"葉遮天,今日圞你可敢與我光圞明正大的一戰?"

"你不行!"葉凡看了他一眼,僅三個字的評價讓燕云亂神色驟變,他何曾這樣被人輕視過"諸位,我們還等什麼,機會難得,聯手殺掉他,奪走萬物母氣源根!"陰陽教的聖女傳音道'她秀發如云,出落的花容月貌,但卻冷笑連連.

而今狹路相逢,說她心中無懼那是不可能的,但是眼下沒有什麼選擇,唯有聯絡所有人一起出手,不然她必死無疑.

"我殺了你們陰陽教的前任聖子與聖女,你這個候補聖女還不長記性,這次一切都是因你而起,今日再送你們老教圞主一個大禮,把你圞的圞人頭摘下."

"大家一起土殺了他!"又一人叫道'而今葉凡名動一方,除卻妖孽級人物外,誰也不敢與他獨戰.

"無需懼怕,斬他頭顱,聖體又的算了什麼,我們這麼多人足以殺他!"一個白衣秀士站出,眼神陰鷙,當先出手,祭出一片五色石,砸向葉凡.

他們沒有別的選擇,唯有聯手,不然獨自戰斗絕對會凶多吉少.

"哼!"

葉凡一聲冷哼,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一記金色的拳頭,將這片五色石全部打碎,眨眼就到了近前.

"不好,速退!"

其他人圞大叫,分別祭出法寶,攻向葉凡,解救白衣秀士的危局,然而一切都晚了.

葉凡有意給他們一個下馬威,行字訣天下無雙,瞬息而至,金色的拳頭打破神力光幕,就像震碎玻璃一樣容易.

"噗"

葉凡一拳將白衣秀士的胸膛打穿,輕輕一震,軀體分圞裂,墜落向四方,而他一身紫衣不染血,凝身而立.

一張大網火紅如云,熊熊燃圞燒,從天而降'落向葉凡.

一把五色羽扇,輕輕一搖,山崩海嘯,五色神光淹沒天地.

一口大鍾,用圞力一震,粉碎真空,鍾波萬重,洶湧而來.

這方天地間,幾近沸騰,所有人一起出手,司時攻殺葉凡'不想給他一點機會,不然在場的人就要死.

然而,戰局對他們很不利,葉凡如入無人之境,硬撼他們的法寶.

"味啦"

那張紅色的大網'如漫天星辰一樣,閃爍光華,碎裂在虛空中.

"當"

銀色的大鍾與金色的拳頭撞在一起後,鍾波萬道,但是最終卻是寶鍾裂成十幾塊,墜落下空中.

"啊.""

終于,又有一個人發出了慘叫,被葉凡一巴掌拍成了肉泥.

"發生了什麼,那是葉遮天?他在截殺燕云亂與陰陽聖女等人!"遠空出現一些人影,皆露圞出驚容.

此地距離奇士府不過四十余里,不時有外出的人經過,自然見到了這里的大戰.

"東荒的妖孽來了!"

自從葉凡身份曝光後,所有人都在猜測'他什麼時候還會再來,不曾想這一天如此之快.

"五大域的年輕強者幾乎都進入了奇士府,唯有他不曾來,而今終于又現身了,看一看到底孰弱孰強."

眨眼間,遠空出現數十條人影,全都在觀戰.

"啪!"

葉凡的金色大巴掌揮動,再次拍死一個強者,這下圍圞攻他的人心中都生出了懼意,很多人萌生退意.

終于,有人承受不住這種煎熬,向遠空遁去,有第一個就有第二個與第三個.

"誰敢逃?"

葉凡手持萬殤弓,拉開了弓弦,狀若滿月,實力提升到了巔峰,達到了八禁領域.

一道金虹射圞出,穿行數里遠'追土了目標,"噗"的一聲,迸出一串血花'那個人當場成為血霧.

接著,第二箭射圞出,又一道金光飛起'追上另一個人,又是一聲輕響,血肉與碎骨炸裂,那個人死圞于圞非圞命.

(TT這里有一句在一直和諧)

"一箭射殺一聖子!"

遠空,眾人全都震動,這樣的戰力讓人發怵,除卻那有數的幾人外,年輕一代還有誰可與攖鋒?

"大家不要逃,與他拼了,此地距離奇士府很近,北帝很快就會得到消息,到時候會親手殺他!"陰陽聖女叫道,現在如果分散,沒有一個人活的了.

"先送你上路!"葉凡嘴角掛著一絲冷漠,彎弓搭箭,對准了這個候補聖女,立時讓她花容慘變.

"咻!"

一箭飛出,如一道金蛇一樣迅疾而凌厲,"噗"的一聲,陰陽聖女的額頭綻放出一朵血花,箭羽穿透而過.

一張美麗的面孔,沾染點點血水,眸子中神采渙散,就此斃命'緩緩的倒了下去.

"不要殺我們,饒命啊!"

"與我們無關,我們只是被邀而去,並未出手."

除卻燕云亂還有那個頭陀外,其他人都求饒,出現惶恐之色,沒有人不怕死,尤其面對葉凡這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