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一章 九秘云動
"這是什麼生物?"葉凡大吃了一驚三頭生物皆生具人形,不過卻都被銀色鱗片覆蓋,脊背上生有一條條骨刺,長達多半尺,怎麼看都不像是善類.

可是,銀光閃動,卻讓他們看起來頗為神聖,並不像死靈.每今生物都生有一對銀翅,銀光閃動,揮動間,可裂虛空.

"太古生物嗎,不應該,它們大多都在東荒.這……像極了飛天神夜叉,傳說乃是上古不世高手死後所化,每一個都強大的讓人膽寒."

葉凡心頭劇跳,如果真是如此,這就是三尊魔,具體修為不好估量,絕對不是他能招惹的.

不過,眼下卻大不相同,他有天劫在身,這種惡靈根本不應存于世間,最懼怕五雷轟頂,天生被克制.

葉凡向前逼去,奇珍異髓對他太重要了'內蘊法則碎片,可讓他悟道晉階,只要充足,就可不斷破階,是無價的聖物.

聖光閃動,三頭銀色生靈一齊出手,皆張口噴出一團銀色的火焰,周圍的岩壁一瞬間就成為了岩漿,而後蒸發了.

"這麼熾熱!"

葉凡大吃一驚,仙台一層天的人來都得成為灰燼'佧麼神力,道法也擋不住,古寶都要燒裂.

"吼……"

一頭銀色的生靈撲了過來,所透露出的氣息如一片星河一樣'將整座古洞都要震塌了.

葉凡揮動雷光,向前劈去,天劫萬道,閃電無窮,震耳欲聾,垂落下來,將前方的礦道打成了齏粉.

這只銀色的生靈眼中露出懼意,不斷倒退,天劫是他的克星,上古惡尸化成了飛天神夜叉,不容世間,因為其一生早應結束了.

"吼……"

另外兩頭銀色生靈大叫,如悶雷一樣,震的地底世界都在劇烈抖動,可想而知他們的強大.

葉凡冒出了冷汗'他這是在虎口奪食,飛天神夜叉不退讓,讓他心中打鼓'這種生物真正實力大的嚇人.再耽擱片刻間,天劫消失那就壞了,想到這里,他攜帶無窮雷光向前沖去,一往無前.

"吼……"

最終,三頭飛天神夜叉大叫,極其驚怒,天劫在逼近,他們發自本能的膽寒,內心驚懼,天生相克.

他們盡管非常不甘,但是卻也沒有別的選擇,一旦觸動雷劫,必成飛灰,不容許他們逆天活兩世.

這個世界有自己的規則,一旦死亡,即便你的尸體通靈逆天複生,也注定都要經受磨滅之難,不容法則外的生命出現.

三頭可怕的生靈,帶著怒怨'最終逃走了,不敢觸碰雷光.

"這種生物看似聖潔,但卻專門吸食人類陽氣,若是逃出去,恐怕會是一場大禍,可惜我無法消滅他們.

"天劫將盡,葉凡不敢追下去,只能就此止步.

"刷"

相隔還有很遠,他祭出了萬物母氣鼎,將那三十六滴寶髓收了進去,不敢靠近,怕雷光將之毀掉.

"奇珍寶髓,足足有三十六滴,有了它們'就可坐四望五,再一次蛻變了!"

葉凡心中激動,中州的大地下生有天地的祖根,誕生出的這種神液對于他來說,擁有無量價值.

這些液滴'互不相溶,每一滴都如一顆小夜明珠,綻放神輝,流動異彩,隱約間仿佛見到內蘊小龍,輕輕顫動,皆成淡金色.

"這是靈物,一滴就價值十幾萬斤源!"

當然,他這是最保守的估計,真正拿出去拍賣這只能算是底價,天知道可以競拍到多高.

髓池中,光霧氤氳,龍氣不斷溢出'這是一條祖根的入口,龍髓是它孕育無盡歲月化生出來的.

"不對啊,不僅是入口那麼簡單,這是一口龍池!"

龍髓,人世間罕見,可遇而不可求,比其更珍貴的神髓也有,但千百世都難得一見'傳說已通靈,化成了生物,堪比不死藥.

葉凡吃驚,當得悉龍髓的重要後,他曾花費精力收集了不少書籍詳細了解,極品龍脈祖根有時會孕生出不可思議的仙珍.

首先,必須先演化出龍池來,才能在里面孕生有生命的神物,眼前這個一米見方的小池子絕對是一口龍池,因為在其內壁竟有龍鱗一樣的斑紋.

這是最明顯的特征,為龍池生出的標志,一片片青鱗,爍爍生輝,但卻沒有了生命波動.

"在那遙遠的過去'這里誕生出過夢幻級神髓……"

他很快想明白了這一切,難怪此地有人類尸骨,過去這里發生過大戰,仙珍被人采摘走了,只余龍池,漫長歲月過去後,又衍生出了幾十滴龍髓.

"想來三個飛天神夜叉就是那個時代殞落的恐怖強者!"

葉凡一聲輕歎,離開了地底世界,昔日這里必有驚世大戰,不知是何等人物得到了神髓,可惜太過久遠了,一切都理滅在曆史中.

他來到地表,轟踏一片岩地,將這里淹沒'也許千百世過後去還能誕生出奇珍來,畢竟這里有一條祖根.

這時,雷光衰弱,最後一道閃電一閃而沒,天劫徹底消失了.

葉凡不敢久留,化成一道流光,瞬息數十里,眨眼消失不見.

半刻鍾後,天空中出現一道域門,無聲無息的打開,十幾道人影沖了出來,強大的神識掃視十方.

"神算子的高足推測出了精確位置,就在此地!"

陰陽教與蕭家的人出現,殺氣騰騰,光大能就來了四位,其他人也都是仙台一層天的老輩強者.

"他在此地度劫了!"

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消息,距離上一次不過幾個月而已,葉凡又突破了,進境快的嚇人,讓他們全都變了顏色.

"找這樣下去,用不了幾年就要登仙台了……"

他們都震驚,未曾料到葉凡如此妖孽'進境實在太快了,不差中皇多少,將來多半可追趕土來,又一個"北帝王騰".

更遠的天空中,一道金色身影與一道銀色的身影並肩矗立,這是兩只強大的太古生靈,眸光明滅不定.

"又讓他跑了,主人讓我們摘下他的頭顱,都已經過去三個月了,還不能追到他的蹤跡."

不久後,葉凡回到了矮山上的小道觀中,在此又隱修了半個月,徹底穩固了境界.

黃昏時,吾起了一陣紅毛旋風,矮山土又浮現幾幅畫面,葉凡並不太在意了,這個老聖人太超然了,什麼都沒有留下.

他覺得無論怎樣,對方都不可能誦出什麼經文過多關注也無大用了.

"不對,那起……"

突然,他吃了一驚,在那株古松下見到一今年輕人,一身藍衣飄逸出塵,整個人空靈如謫仙,站在矮山土與天地合一.

"華云飛!"

狠人大帝留有吞天魔功一部,威動古今,過去這麼多年了,依然是一個禁忌,無論誰得到,都必遭天下共殺.

昔年,華云飛掩藏的很深,意外被葉凡知曉,這才暴露世人面前,然而兩年多前一戰過後,他就消失了,再也尋覓不到.

"他竟來到了中州,在此地出現過!"

葉凡大呼不妙,這是磁性山岩對往事的"回放,"華云飛比他先來到此地,肯定也知道了蔡族的九秘.

甚至,老聖人留下了一些東西,也被他收走了,古之聖人功參造化,所祭煉的任何器物都是至寶.

"壞了……"

葉凡在此地什麼也沒有發現,以為老聖人未留一物,現在看來情況有變,很有可能被華云飛得走了.

"蔡族在何方?"古樹下,華云飛自語,面向西方.

葉凡聽聞這句話後稍微松了一口氣,對方沒有在此得到九秘'但是緊接著他心中又是一沉,華云飛比他早來'很有可能早了兩年多,這期間很難說他是否尋到了蔡族.

"他有這樣的大機緣,得到了吞天魔功,現在連九秘可能也要到手了."

葉凡窒眉,已經過去快三年了,不知這個可怕的敵手成長到了什麼境地'絕不能以常理來推論,因為對方可吞噬其他人的本源!

一旦肆無忌憚,一個無敵魔主很快就會成長起來,誰也阻止不了.

"我要一邊修行一邊去尋找蔡族,他若是捷足先登,那可就壞了,大事不妙!"

萬化聖訣'一念花開,君臨天下,種種手段,世間無雙,若是再有九秘相助,華云飛吞噬其他人的本源,積累到一定程度,真的會有無敵天下的一天.

葉凡算了算日子,快四個月了,該去見龐博了,順便與他相商一下,看一看能否借助奇士府尋到蔡族.

兩日後,葉凡重臨奇士府,紫氣蒸騰,山崖壯麗,靈泉汩汩'古藥飄香'土萬條大龍騰空,這是一片通天之地.

按照約定的時間與地點,他在一片山脈中靜等,不久後龐博出現.

"你突破了!"兩人幾乎司時說道,而後皆大笑了起來.

盤坐悟道古茶樹的棺材板土'煉化龍髓,口含悟道茶葉'可以說具有神速,讓龐博都有些不敢相信.

葉凡將三十六滴晶瑩的寶髓封在三個白玉瓶中,遞給了他,道:"我們必須要快速提升實力."

"這麼多龍髓!"龐博吃了一驚,不肯接受.

"不用推辭,我可以在聖主級拍賣會土得到,只要有足夠的神源,這根本不成問題口此外,中州大地下,多龍脈祖根,將來我會入地下尋找,絕不會缺少,也許會得到夢幻神髓."

龐博想起了一件事,道:"中州第二美人,九黎神朝的月靈公主,號稱沉魚落雁之姿,閉月羞花之貌,不久前曾尋訪地師,他們似乎發現了一處超級祖脈."

地師,乃是對山'地脈有研究的奇士,想要進入地下龍脈中尋奇珍異髓,少不了這類強大的人物.

葉凡點頭,道:"我也聽說了,那是一座古礦,可能內蘊夢幻神髓,有強大的生靈守護口據說,那片地下有三位大能殞落了,其他高手更是死傷無數.過段時間,等我閑暇下來去親自看一看."

他對源天書有強大的自信,所謂的地師觀勢法,與他所學的源術觀地篇很相近,可以說二者相通.

且,他曾聽到過傳聞,東荒五位源天師當中的一位'晚年發生不祥後,橫渡虛空,來到了中州,也許可以在這片大地上尋到他的線索,得悉他最終是否擺脫了宿命.

"一定要小心,祖根中的守護生靈,都是一些不可思議的東西,甚至比太古生物還要可怕很多."龐博提醒.

葉凡點頭,而後談及近來的經曆,讓龐博幫忙在奇士府中收集蔡族資料,看一看能否什麼線索.

奇士府,傳承古老,擁有無盡典籍,對天下各派的來曆多有記載,甚至很有可能直接尋出九秘的去向.

"華云飛他又出現了……到時候我跟你一起去干掉他!"龐博點頭.

"希望他沒有得到九秘,不然很不妙."葉凡道.

"對了……"龐博毫眉,說起了一則慪火的事情,李黑水被人打成重傷,差點死掉.

"什麼?"葉凡大怒,李黑水對他很夠意思,當初在神城賭石時,一路相伴,幫了他很大的忙.

龐博道:"我想出手,斃掉那些人,可是李黑水他們不讓,怕我身在奇士府,暴露出來有危險."

奇士府有一個王騰坐鎮,力壓年輕一代所有人,讓人喘不過氣來,若是知曉龐博與葉凡的關系,他必有大厄難.

"不錯,你千萬不要沖動,還指望你隱忍下來,尋找通向域外的星空古路呢,交給我來做就行了."

"李黑水重傷,躺了一個月才好,姜懷仁等人也受傷了,我感覺很憋氣,幾次都忍不住出手."龐博捶拳.

"都有誰出手了,我來將他們一一斃掉!"葉凡語氣堅定,殺意流露.

"還能有誰,陰陽教的聖女,弓來八九人,還有燕云亂,一起對李黑水他們動手,擊成重傷."

"他們活膩了,我在奇士府外等他們出來,一個也別想活了!"葉凡知道,這絕對是沖著他而下手的,肯定得悉了幾人與他的關系.

"李黑水被打斷了很多根骨頭,現在才能下地."龐博恨聲道.

"好,我靜等他們走出來,你現在回去吧,幫我收集資料."葉凡道.

不久後,葉凡來到奇士府外,在山們前靜心等待,自語道:"出來一個我殺一個'出來一對我殺一雙!"

他手中持有一張畫卷,上面共有十一個人'都曾出手,將李黑水險些打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