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一十章 渡劫得髓
葉凡默立良久,想到了很多,這個老浦人終究是點出了九秘的去向,也許能夠尋到.

蔡家,這是一個關鍵的線索,一定可以尋出.且,老道人辭世前,繞小道觀行走了三周,最終望向西方,意有所指.

"適在家中廳上飲,回頭已見八千年……"

所有這些串連在一起,指出了一條隱約可見的路,只要用心去追尋,一定可以得悉九秘在何方.

一位聖人長眠于此,死時很超脫,一言一行,皆有妙理,卻不為人知,這或許才是真正的高人.

葉凡常住于此,半個月後他將龍髓全部煉化,體悟當中的法則碎片,脊背沖起出一條大龍,突破在即,龍吟動九天.

"不行,不能在此渡劫,雷光降落,矮山將不複存在,這片化道之地他日可讓一個大教鼎盛起來,不能因為而毀."

葉凡沖向遠空,他要尋一個荒無人煙的地區,不想讓人見到他渡劫,途中越過無盡的山」大地.

終于,他飛行了三千里,來到一片無人區,這是一片大野,多湖泊與沼澤,水霧彌漫.

他如一條青龍一樣,口中發出嘯音,橫空躍過,進入這片湖澤大荒間,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飛這麼快急著投胎啊!"有人大聲呵斥.

"大膽,何方狂徒,敢沖撞尋龍上人!"

成片的沼澤地,一個又一個大湖,水汽迷蒙原本並無人煙,早已不知多少年未有人踏足了.

今日,除卻葉凡飛過外,竟還有一隊修士乘風而行,見到葉凡從他們頭上躍過許多人大喝.

"將他給我拿下,敢從我們頭上躍過不知死活!"

葉凡驚異向下看了一眼,道:"好大的口氣,如果有一個仙飛渡而過你們是不是也想轟殺下來?"

下方的人出手狠辣,並沒有多說什麼,各自祭出了法寶,光華閃爍,向天空中打來.

葉凡冷笑了一聲,他將要突破,沒有時間與這些人糾纏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際不見了蹤影.

這些人一怔,這樣的速度讓他們非常吃驚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追上,皆露出一縷憂色.

"那個人該不會是沖著祖根而來吧難道說消息走漏了,有人將要來爭奪仙珍?"

"不見得,現在還不能確定地下祖根中是否誕生了稀世龍髓,也許他只走路過而已."

"尋龍上人您覺得,此地會有龍氣化成神髓嗎力"有人恭敬的向一輛龍車中的人請教.

葉凡又飛行了五百余里,才在無人區停下來,立身在湖澤間,他沒有立刻渡劫,而是先觀察了一下地勢.

他若渡劫,必將驚天動地,根本沒有辦法隱藏,說不定會弓來什麼仇敵也說不定,他自語道:"還是做些准備吧."

他以源術禁法在幾個神源塊上認真戈刻,耗時足足一天一夜,用盡了精力,而後又將玄玉台仔細檢查了一下.

"渡劫時,打神鞭多半也不能蒙蔽天機了,那個時候有人多半可以推演出我在什麼地方."

葉凡有心去陰陽教渡劫的,但是想了想沒有去做,在中州這樣高調行事,也許會惹出殺身大禍來.

單憑雷劫多半奈何不了一個頂級大教,頂多讓他們雞飛狗跳而已,世上絕不止無始大帝所留下的一種欺天陣紋.

依黑皇所述,類似的神紋有四種,其中兩種已經流傳了出去,不少大教都有掌握,若是陰陽教有一種法陣,去那里渡劫的話多半要悲劇.


葉凡用了三日,才准備充足,確保萬無一失,而後飛上高天,選了沼澤地僅有的一片山脈,站絕巔,開始渡劫沖關.

"轟!"

萬丈雷光自天外而降,不多時就將此地淹沒了,化成了一片閃電的汪洋,將群山都覆在了下方.

浩大的天劫,雖然不像突破大秘境那樣誇張,降下九九八十一條天龍,但卻也極度可怕,不時有混沌閃電劈落.

葉凡將萬物母氣鼎祭出,容納雷海攻擊,摹刻大道的印記,而今它已經開始演化天地法則了.

司時,他眉心的金色小湖中,也沖出一個金色的小人,張口吞吐閃電,淬煉強大的神識.

沒有幾個人敢這樣做,以強大的天劫洗禮神識,動輒就會陷入萬劫不複之地,神識是一個人存在的根本所在,損傷一點都是致命的.

肉身受創還可以修複,可神識一旦碎掉,很有可能就是丟掉一段記憶,失去一部分人格,非常的致命.

不過,葉凡倒也不懼怕,前後經曆數次了,早已有了一定的經驗,逐步遞進,並未嘗試撼動所有雷海.

此時,他立身在虛空中,無盡電海洶湧,形休,鼎,神識共動,一起接受洗禮,弓動無窮雷光而來.

無盡電光,震耳欲聾,混沌氣繚繞,萬物母氣鼎在沉浮,處在天劫中心,被打的飛來沖去,刻下一條條天地的紋絡.

而葉凡的肉身,亦是如此,沐浴最可怖的劫電,每一寸肌體都剔透了,天劫劈在天靈蓋上,貫沖而下,從腳心沖出這是一副很可怕的場景,無窮閃電,每一根都能劈碎山峰,全都打向一點,葉凡成為了一輪太陽.

根本不知有多少閃電從他的天靈蓋沒了進去,一片刺目,從他腳心沖出的雷光,跟汪洋一樣,將下方的山脈掃平了.

原本盤坐在眉心的金色小人,此時沖向萬丈高空,來到了天劫最猛烈的地方,張口吞吐,弓動下更加強大的閃電.

各種電芒,沖向他的口中,將其淹沒,神識化成的金色門,人,不斷的淬煉己身,向不滅神念轉化.

葉凡一聲長嘯,雙眸射出兩道數里長的神光,將閃電都擊穿了,吼動山河.

萬物母氣鼎與他齊鳴,一同將天劫震潰,在天穹中沉浮,烙印上了繁奧的各種道痕,越發的神秘了.

而神識化成的金色小人,也在長嘯,比之肉身的音波還要猛烈,震塌虛空,雷海因此而沸騰!

他沖關成功,終于進入了化龍第四變,實力大幅度提升,伸臂,展腿,強勁有力,可一拳打碎一座山峰.

"化龍第四變,我感受到了這種強大的力量!"

葉凡張口一吸,將鼎收了回來,金色的門,人也自動飛回.坐入他的眉心中,三者合一,利用閃電進行最後的淬煉.

下方的那片山脈消失了,連大地都被打沉了上百丈,成為一片可怕的大峽谷,浩大無邊.

"咳……,發生了什麼?"

"天塌地陷了嗎,怎麼會這樣,我們差點被活埋!"

大地下,有人氣急敗壞,一邊咳嗽,一邊怒吼.

"媽的,怎麼回事,有人……在渡劫!"

"該死的,是天劫劈碎了這片山脈,又將大地打的沉陷了,我們尋龍髓,遭了無妄之災."

一群人憤怒,平白無故遭了這樣的劫難,沒有道理.

葉凡驚訝,在無窮雷光中感應到了這一切,頓時樂了,正是三天前見到的那批人,當時揚言要取他性命.


"是他……"

有人認出了葉凡,三日前從他們頭頂飛過,現在更過分,在他們頭頂上方渡劫呢.

"快離開雷海,將尋龍上人帶出來,別沾惹到天罰!"有人大喝,向眾人傳音.

他們躲在大地下,不敢上來,生怕觸到雷光,跟著渡劫,那多半就沒有活路了.

"你們在尋龍髓嗎?"葉凡心中一動,帶著無窮閃電,降落下來.

"該死的,快逃!"

眾人驚恐,大地當時就被打沉了,裂谷又一次崩塌,根本擋不住電海的轟擊,刹那成灰.

這些人快速逃遁,沿著地脈從地底逃向遠方,如避魔鬼.

"你是什麼人,敢與地師一脈為敵,搶奪我們發現的龍髓?"

"老朽尋龍上人,這個梁子記下了."

"此前,就沖撞了我們,而今又搶我好發現的神髓礦,日後定要讓你以命償還!"

那些人極其不甘,自地下的通道逃走了,沖向四方.

"聒噪,你們此前狂言要殺我,而今是在還因果."葉凡降落了下來.

雷海打入大地下,自動為其開道,葉凡沿著他們挖出的礦脈前行,一路來到地底深處.

"這種地勢,與蘊含神源的龍脈相近,兩者相通,可以相互對照."

葉凡驚訝,中州的尋髓人所掌握的奇術與東荒的源術多半有共通之處.

前方,前路斷絕,他們直挖到此地而已,並沒有尋到奇珍異髓呢.

"如果按照源術來推測,此地當有神物,但卻也是一處凶地,有莫名生物!"葉凡吃了一驚.

不過,他並沒有退縮,如今天劫加身,正好可以利用,藉此挖開這條髓礦,得到奇珍.

"轟!"

萬丈閃電,不斷劈落,盡管快要停止了,只是最後的余劫,但依然還很恐怖,打的地脈不斷沉塌.

當叉前行了千丈後,地脈深處,一對巨大的石門擋住了去路,橫亙前方.

"咦,地底還有這樣的古門,這顯然是有生靈居住."

葉凡並未止步,攜帶無窮閃電,來到石門前,片刻間煙塵四起,古老的石門被天劫轟撞上百次後破碎了.

這是一座古礦,早在也不知道多少萬年前就有人類來過此地,洞中有不少枯骨,葉凡沿著古洞前行了數百遠,終于到了盡頭.

"寶髓!"

前方,有一個髓池,不過一米見方,有無盡龍氣吞吐,當中有三十六滴晶瑩透亮的液休,如內蘊小龍,來回游動,絢爛奪目,芬芳幾乎讓人醉倒.

"嗷……"

讓人頭皮發麻的叫聲傳來,髓池旁出現三頭銀色的生靈,聖光跳動,如三尊聖靈一樣,死死的盯住了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