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零九章 第二位聖人
第六百零九章第二位聖人

烏云遠去,繁星點點,月光灑落,矮山上很甯靜,一切都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葉凡一步一步來到老樹前,這株古松最起碼有四千年以上的樹齡了,主干中空,松針稀疏,早已快要死去了.

在樹根處,有一方青石,長不過一米六七,正好與那老道士的身長相仿,很是平整,有些不凡.

"偶來松樹下,高枕石頭眠.山中無曆日,寒盡不知年……"

葉凡怔怔出神,這個老道人還活著不成,人間幾度變桑田,他這樣感歎,到底活了多麼大的年歲了?

他大步向小道觀後面走去,來到黃土墳前,運轉源天神覺觀察,在這一刻他jī靈靈打了個冷顫.

在那黃土下,破爛的道衣還在,那根古舊的木簪子也還在橫陳,並不曾移動過一分一毫,依然保持在原位置.

"怎麼會這樣……"葉凡心中有些發毛,分明早已化道,不複存在,可是方才為何又見到了他的身影?

剛才絕能是錯覺,烏云浮現,老道士顯化,而後莫名消失,很真切,那些話語似乎還在回響.

"不是殘留的神識烙印,因為我聽到了真實的聲音."葉凡回到觀前,在矮山上走動,心中很是不解.

夜se如水,萬籟俱寂,除了夜鳥偶啼外,沒有什麼特別的聲音,感受不到一點陌生人的氣息,更不可能有神力bō動.

他心中充滿了疑問,但卻沒有辦法解決,最後也只能繼續打坐,他相信無論那是怎樣一個強者,應該都對他沒有惡意.

葉凡在此隱居了下來,一晃就過去了多半個月,每日靜坐道觀前,默默的悟道.

這是一片返璞歸真的淨土,遠離喧囂,但也沒有瑞氣繚繞,一切都很自然,如同一幅淡雅的的水墨畫.

白天偶有樵夫高歌,有時獵戶亦會從大山深處追出一些野獸,吼動群山,葉凡心中空靈,體味著這一切.

這些天來,他捕捉到了一種奇異的道痕,矮山蘊靈,還未服用龍髓,就已經有了一種玄妙的感覺,身心皆靈.

"化道之地,為世間神土,若是被某一大教得悉,一定會立刻占據,布下天羅大陣,成為外人不能涉足的禁地."

又一個深夜降臨,烏云滾滾,幾乎快壓到了山巔,漆黑不見五指,不多時電閃雷鳴,大雨傾盆而下.

天地間一片雨幕,葉凡站在道觀中,觀雨中世界,偶有電芒劃過黑暗的夜空,可刹那間見到一片光亮的雨界.

"轟"

閃電亂劈,一刹間,天地中出現一百多道銀芒,貫通天上地下,無盡的大雨瓢潑而下,水中的群山瞬息通明.

但緊接著,又陷入了無邊的黑暗,閃電消失,唯有大雨傾灑,其他什麼都見不到了,可怕的深夜,一個人獨立,有一種異常的氣氛.

"轟"

又是一片雷霆,成百上千道金蛇飛舞,讓浩瀚的天地間一片熾烈,遠處成片的山峰清晰可見.

"那是……"

葉凡站在窗前,一下子變了顏se,他又見到了老道人,依然是那身破爛的道衣,發髻間插著一根木簪子.

此時,他盤坐在大雨滂沱的夜空中,張口一吸,千百道電光全部沒入了他的口中,消失不見.

"轟"

大雨如瀑布垂落,天地間到處都是水,閃電更盛烈了,這一次萬丈雷電降世,成千上萬條一起劈落了下來.

"這麼多的閃電,堪比大天劫了……"葉凡自語.

然而,讓他吃驚的是,老道人依然是那個動作,張口一吸,成千上萬道閃電瞬間消失,皆沖入他嘴中.

"這也太……變態了"

葉凡變se,他曆經數次天劫,可以抵抗,並無懼意,然而卻也要付出代價,肉身常有被劈傷時,何曾像老道人這樣,一口全部吸掉?

這如天方夜譚一樣,沒有一絲雷電落掉,全被他張口吸進了體內,不像是天劫,倒像是在吸水.

"轟"

無盡雷光垂落,天地間白茫茫一片,各種雷劫紛呈,地,火,風,水大劫降世,且還有hun沌天雷一道道.

而在最上方,更是有一片古天闕浮現,有一些人形閃電出沒,交織在一起,在天穹上亂劈.

"難道還能把這樣的大天劫吞下去不成?"葉凡不相信,這種劫難的級數已經達到了不可想象的境地.

他曾經見到過閃電形成的天闕,有人形電芒走動,但卻沒有經曆過,深知有無盡恐怖,劈中定會成為劫灰.

然而,此時那個老道人依然如舊,任大雨澆下,閃電淹沒天空,他只是張嘴一吸,就將所有雷光全部納入了口中.

"這……還是人嗎?"

葉凡渾身寒毛倒豎,他渡劫時對抗天劫,無盡雷光最終都消散在了天地間,而這個老人沒有放過一絲,全部吸收了.

這讓人驚悚,不可以道里計,沒有一點道理,尤其是閃電形成的天闕,還有那一道道人形雷光,要多可怕有多可怕,卻也被吞了下去.

老道人憑空出現在破道觀前,快到無法理解,口中雷光無窮,化成一丹,滑入腹中,通體生輝,而後又暗淡平凡.

葉凡發怔,這老道人實在可怕,將那些雷劫化成丹了嗎?

天地間,閃電消失了,唯有大雨滂沱,雨簾在漆黑的夜空中墜落,到處都是水聲.

葉凡一動不動,靜靜看著老道人,他怕自己一出聲,人又如上次一樣突然消失.

"滄海成塵幾萬秋,道化黃發長生愁,一夢便是數千載,仙路崎嶇何處游……"

老道人輕吟,盤坐青石上,一動不動了,融入天地夜雨中,沒有光彩,更無神力,雨點灑落在身,卻不濕衣襟.

這絕對是一個高人,葉凡心中震動,他覺得可能遇到了一位聖人

他原以為當世只有一個老瘋子成聖了,不曾想中州亦有一尊,其所言高妙莫測,其境界無法估量.

"前輩……"

他走入大雨中,輕聲呼喚,很是虔誠與恭敬,不過那個老人卻紋絲未動,閉目如石.

葉凡小心翼翼,嘗試感應,發現瘦小的老道人坐在青石上,近在咫尺,但卻無法感應到他的存在.

"不對,不是精神烙印,卻也沒有實體……"他心中一驚,因為此時源天神眼睜開了,這是一片虛影.

忽然,老人站了起來,徑直向這邊走來,他頓時一驚,但卻沒有任何動作,一位聖人若是想出手,當世除卻老瘋子外,所有高手一齊來都擋不住.

"刷"

老道人徑直走向道觀,與他觸到了一起,如空氣一樣散開,貫沖而過,而後慢慢消失了.

"不是真人,他到底還是……死去了."葉凡發呆.

而後,他在大雨中仔細檢查這座矮山,發現了不少磁xing的岩石,是一座鐵礦山.

"是了,我明白了……"

他想到了在星空另一端見到的那些報道,古墓中現人影,大峽谷有古代士兵作戰,一切都恍若真實.

其實,所有這些畫面都只是昔日的重現,大自然中帶磁xing的岩體等,在特定的條件下可以回放這些"往事".

葉凡無比遺憾,他竟與一位古之聖人失之交臂,僅晚來兩年而已,就未能見到,這個人的道行到了不可思議的境地.

煉化天劫為丹,這種手段連古籍中都沒有記載,可想而知他強橫到了何種境地,那可是出交織出古天庭的天劫,可怕的程度無法想象

"一個聖人默默坐化在此了,沒有一個人知曉,五大域皆不知,除卻老瘋子外,中州還有一個聖人……"

葉凡長歎,這或許才是真正的高人吧,沒有所謂的雄霸天下之心,有這樣的蓋世修為,竟沒有一個人知曉,坐化于山野中.

"這就是聖人的境界啊"

相比較起來,其他修士就差的遠了,這樣的人早已看淡紅塵,無所記掛,只有一顆求仙的心.

葉凡洞悉為虛影後,更加的留意,在此長住了下來,若是能夠見到老道人修行的種種,那絕對是一場莫大的機遇.

時間匆匆,兩個月過去後,葉凡在靜修,默默悟道,煉化龍髓,突破在即,可能就在近期就會引動天劫了.

然而,就在這幾日間,他心中卻難以平靜,因為又見到了幾幅畫面,得到了一個驚人的信息.

老道士自語時,提到了九秘,其出身在一個古老的家族,掌握有一秘

當然,僅僅幾個詞而已,不足為證,葉凡是通過種種蛛絲馬跡串連起來的,是他推測的結果,並不一定為真.

可縱然是這樣,他心中還是生出了bō瀾,九秘幾乎斷了傳承,世上只還有三四種,而今意外在中州得到一秘的線索,事關重大.

"蔡家,中州沒有這樣一個古老的家族啊……"葉凡自語,在來中州前,他曾認真研讀過各大勢力的情況,並沒有蔡家.

"難道是一個隱世世家?"

"亦或是,萬年前那個鼎盛之極,卻突然衰敗消亡的蔡家?"

這幾日,天空中不時有雷云密布,葉凡覺得可能會踏出那一步了.

就在當夜,月朗星疏,他又見到了老道人的身影,前後不過見到了五六次而已,他格外的關注.

"若是能聽到他念出一段道訣,或者誦出九秘中的一種就好了."

葉凡祈盼,但卻知道,幾乎不可能,這個老道人坐化後,一字未留,足以看出其心態,實在太超然了.

"世間何事不潸然,得失人情命不延.適在家中廳上飲,回頭已見八千年……"

老道人這一次竟有了一絲悵然,不像以往那樣,黯然繞道觀行了三周,而後抬眼望向西方,最終來到道觀的後面.

"他的語氣……為何會這樣,怎麼像是要離世的樣子?"

葉凡心中震動,這個老道人最少活了八千歲,離家八千年了,這簡直有些嚇人

必定為一個聖人,絕不會有錯,不然絕不可能有這樣的壽元,而且是當中的巔峰存在.

老道人在小道觀的後方找了一塊空地,挖了一個土坑,平靜而自然,一步一步走了進去,就此葬了己身.

這與原來那個黃土墳恰好重合,是為一地.

"來是無跡去無蹤,去與來時是一同.何須更問浮生事,只此浮生是夢中……"這是老道人最後的幾句話,就此化道,消失在了天地間.

"這……就是古之聖人啊"葉凡也只能歎出這幾個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