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零五章 神魔
第六百零五章神魔

金赤霄,紫衣男子等人來截殺葉凡,想要奪走稀世神物龍髓,可以說有恃無恐.

"紫龍髓世所罕見,這瓶神液價值在四百萬斤源以上,你可真是及時雨,知道我們很需要它."其中一人似笑非笑.

"共有十二滴神液,我們七人有些不好分配啊."另一人好整以暇,漫不經心的說道,早已將葉凡當成了盤中餐.

金赤霄從容不迫,背負雙手,慢慢踱步,似乎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中,道:"他身上未必沒有其他珍物,到時候可以清點一下."

旁邊的紫衣人氣定神閑,一臉的從容與鎮定,淡淡地掃了一眼葉凡,道:"先將他拿下,一會兒再做決斷."

"真當我是一個軟柿子想怎麼捏就怎麼捏嗎?"葉凡一聲冷哼,向前走去,一步一步逼向幾人.

此時,他對金赤霄幾人無所畏懼,所忌憚的只是那四名老人,皆超越了化龍秘境,乃是聖地太上長老級人物.

"有四位前輩在此,你還想負隅頑抗?真是不知死活"其中一人揶揄,搖頭冷笑不已.

金赤霄,紫衣男子等人向後退去,並沒有打算親自上前對決,想讓四位太上長老鎮死他,很是謹慎.

"早晨,在那家小餐館相遇時,我們還不知你是個修士,現在舊話重提,你要是為我們牽馬墜蹬,可以考慮饒你一命."

"這樣的人用著不放心,要是自廢修為還差不多,想活命的話先叩首求饒,我這個人喜歡看別人服軟."

七人站在遠處,從容而鎮定,出言羞辱,立身山石上俯視這里,嘴角皆帶著一縷冷笑.

"你們也只是嘴頭上說說而已,連與我一戰的勇氣都沒有,卻要請來四個老不死的出手."葉凡冷哂,道:"我看你們以後無論走到哪里,都要請個干爹或者干爺爺."

其中一人滿臉冰霜,道:"一會兒有你好看,讓你跪地求饒,生不如死."

另一人陰聲道:"你不過一個化龍第三變的人而已,在場的人哪個比你弱,只是懶的與你動手而已."

葉凡沒有理會,而是看向那四名老人,道:"四位老兄,這七人是你們的孫子嗎?"

其中一個人下意識的搖頭,但刹那醒悟,沉下臉來道:"逞口舌之利."

後方,金赤霄等人皆冷下了臉,其中一人寒聲道:"占我們便宜,一會兒讓你跪著死."

"原來他們與你們四人沒關系啊,都是誰家的孫子,自己的爺爺怎麼不來?"葉凡笑道.

七人的身份都不一般,何曾這樣被人奚落過,其中一人上前,目光陰鷙,道:"我來與他一戰,要親手收個奴仆."

"跟他一般見識作甚,請四位前輩鎮死就行了,沒有必要讓他的血汙了我們的手."金赤霄搖頭道,算是一種委婉的攔阻,怕有意外發生.

"不親手壓的他跪下來,我總覺得差點什麼,渾身不自在"他邊說邊向前走去,掌心晶瑩,出現一杆黃金三叉戟.

"刷"

僅有一寸長的的黃金三叉戟在其手中放大,達到了一丈,冷氣森森,黃金神光流動,光華四射,瑞彩萬道.

這是一把交織出天地法則的古兵,被他持在手中,殺光一道又一道的卷來,如一片驚濤海洋一樣.

"幾位前輩且靠後,讓我來親自收一個奴仆"他大步向前來,越過四位老人,而後進入場中.

葉凡很平靜的站在那里,什麼也沒有說,但是卻准備出手了.

"現在跪下來還不晚,我留你一命."這是北原一個極度強大與古老的世家的少主,修為在化龍第四變.

"既然你找死,我就送你上路吧"葉凡終于動了,身形飄忽,如謫仙凌空,輕靈卻也很迅疾,速度快到極致.

"哧"

這個少主手持黃金三叉戟,用力劈來,他周圍像是一片金色的海洋,一片璀璨與盛烈,殺光萬道.

葉凡左手化成一個金色的天碑,右手化成一個金色的磨盤,上面符文閃爍,如鐫刻有兩部天書一樣.

"鏗","鏘"

兩聲刺耳的金屬交擊之音傳出,金色的神碑還有磨盤,打在了立劈而來的黃金寶兵上,火星四射,穿金裂石.

三叉戟,光芒一陣暗淡,被擊斷兩根戟刃,只剩下了中間的神峰,從一杆大戟化成了一條黃金戰矛.

後方,所有人都變了顏色,葉凡徒手打裂了一把交織出法則的兵器,讓每一個人震動,想要阻止卻晚了.

"刷"

葉凡的速速何其快,右手化成的金色大磨盤拍落下來,上面各種符篆閃動,玄奧莫測,如在闡釋一部古經.

這個少主大驚失色,沒有想到過一個人的肉身如此強大,震斷了他的黃金寶兵鋒刃,欺身到了近前.

"砰"

他不得不快速反擊,舍棄近身無法揮動的"戰矛",一邊倒退一邊以雙手阻敵,為自己爭取時間.

"噗"

可惜,他的雙手剛揚起來,就被葉凡打爛了,連帶兩條手臂都寸寸折斷,化成一大片血霧.

"砰"

葉凡的左手壓了下來,這是一方金色的天碑,先天紋絡閃動,密密麻麻,刻在上面,力壓而下.

這個少主一聲大叫,根本擋不住,身子一下子矮了下去,如泰山壓頂一樣,他承受不住重壓,身子彎了下來.

"噗通"

他根本擋不住,被壓的動彈不得,雙腿差點折斷,剛一發軟,便不由自主跪在了地上,這是一個恥辱的姿勢.

剛才,他揚言要葉凡跪下來,結果才一個照面,就被對方打的跪倒在地,比殺了他都要難受.

"就憑你也想讓我做奴仆?"葉凡一巴掌拍了下來,金色的天碑讓這個少主的頭顱頓時成了爛西瓜.

而後,他將那杆已成為黃金戰矛的武器取了過來,向後退去,這個少主的死尸保持姿勢跪在那里,不過腦袋卻爛掉了.

後方的人都來不及阻止,四名老人如虎狼一樣撲了過來,催動如海一樣的法力鎮壓,但卻只捕捉到一條殘影,葉凡間不容發間沖了出去.

"還我兄長命來"遠處的一個年輕男子臉色鐵青,祭出一個紫銅葫蘆,葫塞拔出的刹那,鯨吸牛飲,吞噬十方.

葉凡持黃金戰矛沖了過去,像是被縮小了,向葫蘆口內貫沖而去,即將被收進去.

可是,就在這一刻,他的身體忽然劇震,如青龍擺尾,一躍而起,快速放大,手中的金色戰矛向前捅去.

"咔嚓"

這杆金色戰矛從葫蘆嘴插了進去,自葫蘆底穿透了出來,神峰不可擋,紫銅葫蘆碎成數半.

"噗"

黃金戰矛穿過紫銅葫蘆後,矛鋒速度更快了,金光閃耀,一下子沒入了這個人的胸膛,血光噴湧.

"啊……"這個男子大叫了一聲,胸膛前後透亮,五髒皆裂,神魂皆傷.

葉凡如一尊神魔一樣立在場內,單手持黃金戰矛將其挑了起來,而後用力一震,"噗"的一聲,鮮血噴濺,這具身體四分五裂,飛向八方.

肉塊,骨頭帶著大量鮮血墜落,此人魂魄被滅,黃金戰矛淌血,葉凡黑發披散,手持戰矛,大步向前走去,毫不停留.

"這是……"所有人都驚呆了,如此手段,乾淨利落,可怕的嚇人.

葉凡向前逼來,每一步落下,大地都震動一下,如一個巨人在出行,手中黃金戰矛向天,鮮血流淌,他黑發如瀑,像是一尊上古戰神一樣.

"哧","哧"……

破空聲傳來,四名老人沖至,又一次祭出如汪洋一樣的法力,光華彌漫四野,淹沒天地,要將葉凡煉化與鎮壓.

可是,留給他們的只是一道殘影,葉凡的速度太快了,他像是行走在遠古,與當世相隔,不受影響.

他手擎黃金戰矛,一步百丈遠,沖向金赤霄幾人,黑發倒舞,殺氣動八方,如掙脫枷鎖,從地獄中殺出用來的神祇.

余下的五名年強強者皆變了顏色,對方一躍如龍,湧動強大氣息而至,每一個人都不得不奮力對抗.

"啊……"

其中一個人大叫,曾經奚落葉凡是為他們送紫龍源而來,此刻持一把天羅傘擋向空中,將自己護在了後面.

"嗡"

虛空劇烈抖動,如一張破布一樣在罡風中作響,動蕩不止.

葉凡手持黃金戰矛,將它當作一把天刀,雙手握住,立劈而下,帶動著滔天的黃金神光,吞沒大地.

"咔"

葉凡揮動金色戰矛而下,摧枯拉朽,將那把交織出法則的天羅傘剖為兩半,斷口平整而光滑.

"啊……"

這名年輕強者大叫,眉心出現裂紋,迸出血花,眼中充滿了恐懼.

"噗"

葉凡手中的黃金戰矛,與天刀沒有任何區別,立劈而下,剖完天羅傘的同時,矛鋒切入此人的頭顱中.

鮮血狂湧,他用力劈下,金色矛鋒如一道閃電一樣,將這個人的身體劈成了兩半,非常的對稱.

大片的血水沖了出來,兩半身子分別倒向兩方,臉上寫滿了懼意,眸子中是無盡的恐慌.

"砰"

劈成兩半的尸體分別落地,葉凡居中而立,發絲漆黑如墨,手中的金色戰矛在陽光的照耀下更加璀璨了,鮮血淌落下來,他如一尊神魔一樣立在那里.

有點漏*點沒?如果有的話,就請將月票投來鼓勵吧,給我動力,積蓄你們的力量,到時候不斷釋放漏*點.

感謝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