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零四章 九天碧落鍾王
王者神乓,每一件都會耗去無窮天材地寶,傾盡一個大門派的所有也不能鑄成,也唯有聖地與神朝以及最頂級的大勢力才可擁有.

可以想象一下,絕代神王姜太虛祭煉一生的兵器,有幾人能夠得到與持有?

任何一個人持在手中,都可以橫掃同階一群人,所向披靡,難逢敵手!

鍾體,不過嬰兒拳頭大,翠綠欲滴,剔透通亮,一望就知是瑰寶,忍不住想持在手中把玩.

"碧落鍾……"

九黎天闕中,主持拍賣的老人剛說出這個名字,還沒有說底價是多少,大廳中的人們就沸騰了.

"竟然是傳說中的那口鍾王!"

整片殿宇中都一片嘈雜,很多人神情震動,全都議論了起來,更有不少人向前擠去,想要看個仔細與究竟.

只因"碧落鍾"三字,拍賣大廳中一片混亂,眾人神情激動,許多大人物都走出了包間,運轉神目觀看.

碧落鍾,昔日名動天下,是一宗神妙而強大的兵器,鍾聲一響,天地皆寂,人雄殞落,萬物粉碎.

兩萬年前,中州出現了一個碧落王,就如同當今東荒的神王姜太虛一般,為一個無敵之王,他祭煉一生的兵器,可想而知多麼的珍貴!

碧落,為道家第一層天,碧霞滿空,叫做"碧落"敢以這樣的名號稱王,自然有獨步天之處.

碧落鍾,被稱作鍾王,與一萬五千年前的羽化王祭煉一生的九神兵一樣出名,在中州許多古籍中都有確切記載.

"碧落王,羽化王,為中州強大的王體,所留兵器世間罕見,具有無量價值!"

"這口碧落鍾王,恐怕沒有幾人買的起,當年也不知耗費了多少珍料,最終才以九天碧落神玉鑄成"

"最關鍵是它的威能,若持在一位聖主級人物手中,在沒有古聖人的年代,在沒有大成王體的歲月間,可以無敵天下"

眾人心中思量,莫不動容,知道肯定是天價,除非遠古神朝與聖地出手,不然沒有人買得起,太珍貴了.

"七十萬斤純淨源起拍!"

當人們稍微平靜下來時,那個老拍賣師大聲宣布了底價,此話一出,短暫的靜止,而後一片嘩然.

"這怎麼可能,才七十萬斤純淨源?!"

幾乎沒有人敢相信,這可是傳說中的碧落鍾,為一個無敵王者以一生心血煉化的寶貝,怎麼可能這麼低廉?

"假的吧,這肯定不是真正的碧落鍾!"

"這難道是一件仿品,並不是古籍中記載的那口鍾王?"

許多人質疑,不相信一口神鍾的底價會這麼低,認為有詐,並非珍品.

"諸位,稍安勿躁."九黎寶闕中,老拍賣師輕輕敲了一下鍾體,頓時發出一聲清冽的鍾音,滌蕩人的魂魄.

"是那口鍾王,但卻出現了一道汙痕……"

嬰兒拳頭大的碧落鍾,被翻轉了過來,人們發現在鍾的內壁上有一塊血痕,像是一塊汙清一樣,暗淡無光澤.

"怎麼回事?"

"不久前,有人在一片凶地中發現了碧落王的遺體,躺在一個血窟內……"

眾人聞聽此話,立時知曉怎麼回事了,祖根生龍髓,亦可產生汙穢,縱為戰寶長時間浸染也會被化掉.

在一處大地汙血源地浸染兩萬年,碧落鍾沒有徹底毀掉已經算是奇跡了.

"可惜了,一件神物就這麼廢掉了,想不到碧落王安寂在了一座血窟中"

"這可真是難以估量的損失,傳說中的安落鍾就這麼的磨滅掉了."

眾人搖頭,熱情一下子減退了.

"諸位,這可不是一般的兵器,乃是以九天碧落神玉鑄成的,要知道這是可以用來鑄造聖人兵器的神材,遠古的聖人都尋覓不道.若是尋到絕世地乳,或者頂級龍髓,完全可以洗掉血汙,讓碧落鍾恢複.且,繼續溫養下去,必會萬邪不侵,永世難以磨滅."

許多人又心動了,心思活躍了起來,但依然有不少人搖頭.

"算了吧,代價太大了,地乳,龍髓本身就價值連城,還需要最頂級的,誰花費的起?"

"八十萬斤純淨源!"

"八十五萬斤純淨源!"

雖然有很多人口中說代價太大,但是在競拍時卻還走出手了,而且很激烈.

"一百二十萬斤純淨源!"葉凡也開口了,他覺得碧落鍾很不凡,應該可以化掉汙痕.畢竟,為九天碧落神玉鑄成,好生溫養,不僅能恢複,應該還可以不斷成長.

他一下子提高了數十萬斤純淨源,頓時讓人一陣例目,很多人都一陣猶豫,不知是否要繼續加價.

"一百五十萬斤純淨源."另一個聲音傳來,非常的鎮定與平靜,正是黃金族的金赤霄,流淌有太古王的血液.

"一百五十五萬斤純淨源"又一人開口.

"一百八十萬斤純淨源."葉凡繼續加價.

"二百萬斤純淨源"金赤霄面不改色,一副要定了的樣子.

"瘋了嗎?碧落鍾已經出現汙痕了,還能這樣被爭奪,這可真是源多氣粗!"眾人吃驚.

一百八十萬斤純淨源是葉凡的底線,但見到是金赤霄在競爭,他覺得有必要推波助瀾一下.他倒也不是成心要坑此人,而是一會將有龍糙拍賣,他覺得車必要讓其消耗多一些,免得到時候又跟他競奪.

"二百一十萬斤純淨源."葉凡語氣不堅定,似是咬牙喊出的這個價格.

"二百三十萬斤純淨源"金赤霄非常的強勢,一口氣加了二十萬斤源.

"二百……四十萬斤純淨源."葉凡似乎更猶豫了,報價時有些遲疑.

"二百六十萬斤純淨源!"金赤霄非常的干脆.

"金兄太過了,碧落鍾出現嚴重汙痕,早已不複當年的神秀,威力不及當年一成,一百八十萬斤源就是極限了"

旁邊,那個身穿紫衣的男子勸道,奇士府的另外幾名弟子也認為不值,紛紛勸阻.

"我要定了,我們黃金族有大地神乳,完全可以洗盡汙痕,讓這.鍾王複原."金赤霄秘密傳音.

"什麼?"幾人心驚,無比羨慕,若是能複原,花再多的源也值得,可再現無敵之王的風采.

最終,大殿中的人麻木了,葉凡一點一點加價,硬是將碧落鍾推上了三百萬斤源的天價,不敢再加了,怕驚退對方.

"咦,不對,他志在必得,還可以出價."葉凡以源天神覺觀察,心中一動,感受到了對方的情緒波動.

"三百一十萬斤純淨源!"

"三百二十萬斤純淨源!"

葉凡溫火煮肉,將價格推到了三百五十萬斤純淨源.不再理會.

最後,連金赤霄都急眼了,他身上並沒有這麼多源,跟九黎天闕的負責人溝通後,得到可日後付款的允許後,一口氣將價格推到了三百七十萬斤源,成為最終得主.

"這個王八蛋!"金赤霄咬牙,這個代價太大了.他盯著葉凡所在的包間,內心有無盡殺意,而後冷笑了起來.

拍賣大廳中一片嘩然,實在是天價,極其瘋狂,讓人都覺得不真實.

而後,又拍賣了一件珍品,為上古雙子王的手劄一卷,記載了部分悟道經過,雖然只是殘篇,但卻具有無法估量的價值.

葉凡想了想,又參與了進去,這一次又忠實的做了一回"托"依然是每次喊價都猶豫,卻不斷的往上推價格.

"該死的托,你的戲演的太糟糕了!"

"太可惡了,抬價太明顯了!"

最終,這卷殘缺的悟道手劄,也被推上了一今天價,惹的天怒人怨.

"下一次你自己玩吧!"

"惡托去死!"

許多人詛咒,怒不可遏.

葉凡自然是故意的,他就是要將托做到底,讓這些人明白他的作用,為競拍龍猛鋪路.

而後,他果然惡習不改,又"托"了兩件珍物,一直頂到天價.

"最後一件珍物,紫龍糙一瓶,共有十二滴,底價一百二十萬斤純淨源,不過要以等價的神源競拍."

大廳中又一片嘩然,終于將壓軸的龍糙呈現了上來,這可是絕世神物,不僅可以延壽元,還能輔助悟道.

一件通透的玉瓶,里面的一切清晰可見,共有十二滴龍猛,綻放神華,讓大廳中一片紫芒芒,芬芳醉人.

每一滴都有拇指肚那麼大,互不相容,晶瑩透亮,紫霞閃爍,如紫氣東來一樣,大廳中一片氤氳,香氣直傳入人的魂魄中.

十二滴,每一滴的保底價都有十萬斤源,堪稱嚇死人的天價,再財大氣粗也覺得肉疼.

"僅十二滴呀,底價就一百二十萬斤源,怎麼不去搶啊?!"許多人都喊貴,最為重要的是要以神源交易,擋住了太多的人.

"一百三十萬斤源"就在這時,葉凡開口,語氣依然是那麼的不堅定.

大廳中瞬間沉寂子下來,而後一片咒罵聲.

"死托,又演戲了!"

"太缺德了,你們自己玩吧,我們都不競拍了!"

"一百三十萬斤源第一次,一百三十萬斤源第二次……"

"砰"

木錘落下,眾人光顧著詛咒了,無人競爭,葉凡以一百三十萬斤源拍下龍髓,成為得主.

大廳中一片寂靜,而後一片詛咒,人們相信這就是一個托,這次沒坑到人而已.

"死托,你們太貪婪了,不想拍賣就算了,何必這樣?"

旁邊,這處拍賣行的負責人淚流滿面,無語哽咽,剛才還對葉凡無比"崇敬"呢,現在想一鞋底子拍死他.

尼瑪的,這是一瓶龍猛啊,舉世難求,本來是壓軸大戲,必會競拍到一個嚇死人的天價,結果讓這個本來看著挺順眼的"托"按在了地板價上.

"托!"

拍賣大廳中眾人咒罵.

拍賣行的負責人欲哭羌淚,想掐死葉凡.

原本估測,成交價最保守估計也在四百萬斤源以上,因為這次的可不是下品的龍猛,一百萬多斤源絕對拍不下來,價值無法估量.

在很多人憤憤的叫罵聲中,拍賣行的負責人捶胸頓足,差點被一.氣憋死.

當大廳中所有人都散盡,冷冷清清後,葉凡才在貴賓包間內支付神源,將那瓶紫龍猛揣進了懷中.

"合作愉快,日後我會常來棒場的."

"你不嫌虧心啊?那可不是一般的龍髓,你一百三十萬斤源就給按在了地板上?"拍賣行的負責人氣急敗壞.

"要不怎麼說我們合作愉快呢,前幾件珍物,我給你們抬到那樣的高價,你們根本不虧,最後一件就當是我的報酬好了"

"我們童叟無欺,從來不會找托,那樣是敗壞我們的名聲."拍賣行的負貴人憤憤不已.

"不就是一瓶嗎,又不是一鼎"

"你知道那是什麼龍髓嗎,那可是紫龍祖根中挖出的來的東西,你知道為了這十二滴神液死了多少人嗎?那是一片絕世凶地,有可怕生靈守護,高手傷亡慘重!"

葉凡心中一動,道:"在哪里挖出來的,地下龍脈中有上古生靈守力?說不定我們可以合作一把,說來聽聽"

"說什麼說,沒你什麼事,趕緊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了!"

"老人家別上火,說一下又不費什麼,我對山川地理很有研究,到時候說不定能幫上你們大忙."

"你趕緊走!"

最終,葉凡被一群老家伙趕子出來,幾個老拍賣師跟他吹胡子瞪眼,將他列為最不受歡迎的客人.

"老人家,以後你們會請我的,普天之下,唯有我能幫你們身後的大勢力."葉凡磨嘰.

"走,走,走,不要讓我們再見到你."

"九黎神朝的月靈公主去請高人了,你這個小騙子趕緊離開!"

葉凡心中驚訝,九黎神朝的月靈公主乃是中州的第二美女,豔驚天下,名氣極大,年輕一代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不知她會請動哪些高人?"他摸了摸鼻子,第一次被人這樣狼狽的趕出來,轉身離去.

不久後,葉凡離開了西壩城,准備找地方閉關渡劫.

"該死的陰陽教,再敢出現在我的眼前,去你們老巢渡劫,將你們的祖墳都給炸平!"

葉凡遠離西壩城,向一片山脈中走去,他要選擇一個無人區坐關.

"你終于來了,我們等你多時了."一個滿不在乎,一切盡在掌控中的聲音傳來.

"將我們的紫龍髓送來了?"另一個人奚落,哈哈大笑了起來.

周圍,出現七道身影,正是金赤霄一行人,出現在四方,遠遠地將他圍在當中.

"我覺得,是你們為我送碧落鍾來了,我對那口鍾王可是念念不忘呢,你們很熱情"葉凡道.

金赤霄笑了笑,慢慢地搖了搖手指,道:"你沒有什麼機會"

無聲無息,在四方各自出現一個老人,封堵了天空,將葉凡困在中心.

"可惜,你只拍下來一瓶龍猛,若是將雙子王的手劄也競拍下來,那可就是兩份驚天大禮了."

"做人要滿足,壓軸拍賣的龍髓,是無價神物,我們該知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