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零三章 超級拍賣盛會
清晨,朝霞噴薄,西壩城沐浴在金色的光彩下,烏黑的牆體都鑲上了一道道金邊,多了一股神聖的味道.

葉凡來到一個小餐館前,要了一碗豆腐花還有一籠小包子,坐下來邊吃邊看古街上往來的行人.

旭日初升,朝霞很柔和,灑在在人身上暖洋洋,沒有喧囂,沒有喊殺,沒有絢爛的法寶,更沒有鮮血,有的只是甯靜與樸實.

這幾年以來,葉凡的生活節奏一直很緊,出生入死,見慣了利刃斬頭顱,鮮血染長空的畫面,徘徊生死間,此時他覺得很安謐.

對一個凡人來說,這僅是一個很普通的清晨,也許還有人會抱怨朝霞有些刺眼呢,可是對葉凡來說卻是一種享受.

燦爛的朝霞,溫暖的旭日,潔淨的瓷碗,瑩潤的豆腐花,還有那路過的一個個行人,讓他覺得樸實而生動自然.

"修行者,都是一群非人類,難以感受紅塵的美,太枯燥了."葉凡輕歎.

在這個時間段,許多修士應該正在深山崖壁間,古洞前吐納,遠離塵世,更有很多人在閉死關,終年不見日月.

凡人羨慕飛天遁地,卻不知道那需要多年的積累,一個人在枯燥中忍受煎熬,默默獨自修行,卻不見得有成.

葉凡近期要閉關,打算以那瓶龍髓沖擊化龍第四變,這些日子以來放松心境,感受紅塵,到時要一舉沖關渡劫.

街道突然抖動了起來,地上的青石板輕顫,城門方向十幾匹異獸沖了進來,每一頭都無比神駿,有的狀若麒麟,紫光閃爍,有的宛如龍駒,通體烈火燃燒.

他們一沖而過,整條古街都一陣搖動,隆隆作響,而後進入本城最大的一家客棧.

不多時,又有一些人駕云而來,從天而降,而且不止一兩批,不時有人趕來,進入西壩城內.

這是中州十大古城之一,有很多強大的修士在此隱居,更有不少修行者常在此出沒,百姓早已見慣,並沒有出現慌亂.

"兩個月一次的超級拍賣會要開始了,這一次在九黎神朝的寶闕舉行,許多人都是連夜趕來的."

"不知道又有什麼神物出世,多半會來不少皇主級人物."

不遠處的桌位有人輕聲議論.西壩城每兩個月舉行一次大型盛會,由各大拍賣行輪流而動,常引來聖主級人物.

清晨的安甯被打破,天際不斷有人飛來降落城中,城中一些人推測,這次多半會有不同尋常的法寶,不然怎麼會引動這麼多人.

蹄聲大作,傳來風雷之響,城門口又有六七騎馳來,如幾道流光一樣,速度很快.這些坐騎皆是異種,有的肋生雙翅,通體發光,有的鱗甲森森,蹄足碩大.

所有異獸都踩踏在虛空中,離地半尺高,足不沾地,但卻震出風雷音,比踏在青石地上聲音還大,一個個神駿無匹.

最前方的是一頭黃金神犼與一只紫色的麒麟獸,黃金神火與紫色天火熊熊燃燒,令坐騎上的兩人神威凜凜.

"這是奇士府的人英,也湊熱鬧來了,都是五大域的最傑傳人,日後這里少不了他們的身影."

奇士府萬年一開,而今注定要讓此城更繁華,這些人絕不會缺少源,大多都是未來的一教之主.

葉凡眼睛眯縫了起來,他見到了一位故人,黃金神犼的的騎士身穿金色戰衣,雄姿健碩,虎目生輝,黑發披散.


金赤霄,北域黃金家族的傳人,體內有流淌有太古王的鮮血.

葉凡沒有想到會在此見到這個人,上一次在東荒聖靈殞落地——火魔嶺,十三位聖子級人物圍攻他,就有這個人.

"我引動天劫殺了一群人,當時大衍聖子逃走了,事後卻也被我斃掉了,想不到他也是一個漏網之魚."

參與設局,想殺死他,葉凡對此人自然沒有一點善感,若不是身在這西壩城中,他肯定會向對方出手.

六七匹異獸停了下來,所有人都下了坐騎,徑直來到小餐館前,顯然要在這里吃早飯.

"叮"

一枚銀塊落在葉凡的桌上,發出一聲輕響,滴溜溜轉了幾下才停穩.

"去,將我們的坐騎牽到前面的那家客棧去."

說話的人與金赤霄並列走了進來,身穿一身紫衣,只冷淡的掃了一眼葉凡,並沒有多看,徑自找了個座位坐下.

"喂,對你說話呢,聽到沒有?"旁邊一人見葉凡沒有動,露出異色,一個凡人而已,對銀塊竟不為所動.

"嫌少嗎,只是讓你走幾步而已."金赤霄向這邊掃了一眼,丟過來一片金葉子,落向葉凡的臉頰.

"叮"

葉凡伸出兩指夾住金葉子,隨手扔在了桌子上,眼中射出兩道清輝,望向幾人,緩緩開口道:"想使喚我,將金葉子砸向我的臉?"

這幾人詫異,立時明白,這並非一個凡人,不然絕不敢這樣與他們說話.

"金葉子都不要,我們另找人牽馬."其中一個人奚落.另外幾人都未再說什麼,怕惹出是什麼是非來.

葉凡彈指打出幾片金葉子,落在金赤霄與說話的那個人的身前,道:"賞你們的,清淨點,不要聒噪."

"你……"幾人大怒,騰的站了起來.

金赤霄神色一動,道:"算了,先吃飯,一會兒休息下,還要去九黎神朝的寶闕呢."

"這位朋友對不住,既然你不願,我們剛才打擾了."那個紫衣男子也開口,顯然不想鬧出事情來.

"既然你們這樣說了,那就算了."葉凡站起身來離去.

"你……"其中一人很不甘,但卻也沒有發作.

九黎,為中州四大不朽神朝之一,傳承古老,勢力如海,在各座古城都有兵器殿與拍賣行等.

此刻,這片寶闕前,摩肩擦踵,人山人海,不少人趕來,參加這次的超級拍賣盛會.

九黎天闕,相當的宏偉,占地極廣,如一座城中城一樣.


步入當中,有一道光門,每一個人進入時它都會閃動一下,能顯示出一個人的實力,會有人根據光華來接引.

葉凡嘗試掩藏,發現光華還是閃了幾下,一個少女出來將他引入一片空中樓閣中,細心看可以發覺此地都是化龍秘境的修士.

最終,他提出要求,要了個包間,坐在懸空的殿宇中,俯視前方的的拍賣大廳,一覽無余,一切清晰可見.

"希望有絕世龍髓,那樣的話我可以立刻沖關了."葉凡坐在樓宇中,關注拍賣大廳中的一切,交易已經開始了.

"六千載的靈藥一株,底價一萬斤源."

"一萬一千斤源."

"一萬兩千斤源."

……

最終,這株靈藥以兩萬斤源成交,是九黎天闕中的第一筆交易.

拍賣大廳中不溫不火,但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中,還沒有出現什麼特別的珍物.

"離火劍一口,底價十萬斤源."

終于,下方的大廳中一陣騷動,不少人被吸引了,立時開始報價.

這把劍赤紅如血,噴薄煙霞,離火陣陣,灼熱難擋,這是一把交織出法則的古劍,是聖主級兵器.

"十五萬斤源!"

"十八萬斤源!"

"二十萬斤源!"

……

最終,離火劍被拍出一個嚇人的高價,落入一名年輕人的手中,許多人驚訝,那是奇士府的一名弟子.

隨後,拍賣大廳中氣氛越來越熱烈,一件件寶物亮相,引來一陣陣驚呼,而成交價格越來越驚人了.

當一塊潔白如玉,如羊脂一樣無暇的鐵塊被人放在玉盤內,送入大廳中時,將拍賣會引向高潮.

"羊脂玉神鐵一塊,底價五十萬斤純淨源."

"轟!"大廳內沸騰,很多人都站了起來,閃目向前觀看.

那是一塊人頭大的神鐵,如雪一樣潔白,沒有一點瑕疵,根本沒有一點金屬的特質,如同一塊羊脂玉一樣.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一塊奇珍,縱然是聖主為自己煉兵,祭煉時加入一點也足夠了,非常稀珍.


據說,這樣的珍料都可以用來祭煉王者兵器了,是各種王體大成後所需要的,極其罕見.

"六十萬斤源!"

"七十萬斤源!"

"八十萬斤源!"

許多人都很激動,一次加價十萬斤源,都想得到手中.

葉凡咋舌,有源的人可真多,他雖然為源天師傳人,但也沒這樣一擲數十萬斤源不當一回事的時候.

"一百五十萬斤源."忽然,一個年輕人平靜地開口.

現場所有聲音都消失了,此人從百萬斤源一下子提升到了一百五十萬斤源,顯示出了志在必得的決心.

"他是誰?這種東西雖然稀珍,但煉器風險很大,容易廢掉,一文不值,他還真敢出手."

"徐子軒,中州年輕一代的羽化王,足有一萬五千年未出現過這種體質了."

"若非中皇太過駭人,身為中州年輕一代強者的他大名早已傳遍天下了."

最終,羽化王以一百七十萬斤純淨源,拍下人頭大的羊脂玉神鐵,他身畔一個老人幫其支付.

很顯然,他有強大的背景,有一個古老的家族支持,不然憑他自己不可能拿出這麼多的源來.

"下一件拍賣品,王者兵器一件!"

"嘩"

這一次,引來一片喧嘩聲,所有人都站了起來,最終竟拍出了這種東西,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手持一件王者之兵,可以橫行天下,獨抗一群同階強者都可以,威力絕倫!

葉凡也震動了,他持有過九神兵,真切感受到過那種可怕的威能,無堅不摧,所向披靡.

而今,他身上還有一件寸許長的黑色戰車呢,為王者兵車,同樣恐怖,在王沖手中時他是以九神兵才壓制住的.

這是一口小鍾,不過嬰兒拳頭大,鍾體碧翠,是一口神玉鍾,如綠瑪瑙一樣.

王者之兵,看起來晶瑩溫潤,但是卻有無以倫比的恐怖威能,牽動了在場每一個人的心神.

"這件兵器,我一定要得到!"金赤霄開口,眸子中出現一縷縷金光.

縱然是在中州,在這樣的超級拍賣盛會上,也幾乎不可見到王者神兵拍賣,因為太稀少了,但凡得到都會自己溫養起來,與血肉交融,而不會賣掉.

"真是一件瑰寶,估計將會是天階,我還想買龍髓呢,估計買不動這個寶貝."懸空的樓宇中,葉凡輕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