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 九千年前中皇再現
王騰,被五大域的年輕英傑稱為北帝,幾乎沒有一個人敢與他攖鋒,所有人見到後都繞著他走.

而今,東荒的那個妖孽來了,竟差點斃掉他的弟弟,這讓很多人都驚異.

當世"年輕一代也許唯有那個一巴掌就拍死一個王體的人,可與王騰一爭高下,這是很多人的看法,稱其為中皇.

北帝曾化名狼神,行走于北原與東荒間"十五歲時就已同輩無敵,又經過十年的積累與沉澱,無法預料達到了何等的境界.

且"所有人都知曉,他秉承天地大氣運,連九秘都得到了手中,天知道他還掌握有怎樣的古術.

自此進入奇士府後,無人敢攖鋒,而他卻也一直在坐關,很少出現,就算走出來也只去府後的大能閉關處.

至于中皇,有人說他根本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具體如何無人詳解,嚴格來說當世只有一個王騰,無敵年輕一代.

"大哥,你要替我報仇."王沖搖動兄長的胳膊,唯有這個時候才像一個孩子,沒有了凶氣.

"他搶走了我的兵車,還打傷了我,且對你不敬,一定要殺了他!"王沖掛在那條手臂上,不肯下來.

這是一處古洞,地處奇士府中,平日間沒有一個人敢進來,這是王騰的坐關之地,被其他聖子視為禁區.

洞府中,靈藥能有數十幾株,皆超過了萬載藥齡,正中有一株藥王,芬芳襲人,株體剔透,爍爍生輝.

如果有人進來,一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株藥王竟是仙葬地出世的那六株之一,竟被栽種到了此地.

洞府中一切都很古樸,沒有一點奢華之氣,藥王的旁邊有一張玄玉,床,王騰盤坐在上一動不動.

他英姿偉岸,黑發披散,臉如刀削,劍眉入鬢,眸子中有無盡星辰幻滅"深不可測"如古帝複生.

"大哥,你怎麼不說話幫我去報仇呀!"王沖開始撤嬌.

"你這樣下去,早晚有一天會死在外邊,即便我是你兄長,也沒有辦法保住."王騰平靜開口.

"大哥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母親大人說了,出門在外,你要照顧好我."王沖抱著他的手臂,不滿的皺鼻子.

"你該收斂一些了."王騰伸出一指點在少年的眉心"道:"我〖鎮〗壓你一年,性子不磨平,不得出關!"

他一指點出,古洞內一片晶瑩真龍,神凰,白虎,玄武相隨"不斷和鳴"神聖祥和如神靈出世.

"啊,不要!"王沖大叫"想要逃走,但卻掙紮不動,被定在當場……

他無比的沮喪,道:"大哥"那可是一個聖體啊值得你親自去殺他."

"所謂的體質算不得什麼"在我眼中只是活人與死人不臻至大成,與這芸芸眾生沒有什麼區別."王騰神色平淡.

"你是天下第一人可你弟弟我不是啊"不殺死他,會成為我心魔的,都沒有辦法靜修."王沖叫道.

"好好去閉關,反省一年!"王騰伸手一點,化龍第四變的王沖沒有一絲反抗之力,大叫著倒飛進一座石室中"石門落下,被封在當中.

"烏古力,金烏朵你們進來."

"拜見主人!"洞府外,走進來兩個高大的生靈.其中一個高有一丈,通體銀光閃爍,覆蓋鱗片,生有四臂,充滿了力感,銀發披肩,眉心有一只豎眼.

另一個,高有兩米,通體金光閃爍,生有一對金色的神翅,每一寸肌體都密布黃金鱗片,金發中生有一對鹿角.

"你們去將那個名為葉凡的少年的頭顱給我摘回來."王騰率靜的開口.

"是……,那個聖體?外面傳的沸沸揚揚"成長起來,可力壓太古的王."其中一今生靈吃了一驚.

"何必在意他人體質,強者當自信,惟,我,獨尊.若是不能證道,縱然是仙人轉世又如何?不過是死人與活人的區別."

"主人教誨的是."

王騰道:"他修有一些古術,還有一些禁忌秘法,可戰聖地太上長老級人物,你們兩個同去,確保萬無一失."

"這樣的實力,我們去一個人就足以殺他幾個了."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我不想有意外發生,去吧,將頭顱摘來."王騰冷淡的說道.

"是!"

兩今生靈不敢再多說什麼,退出了洞府"輕聲議論.

"主人修的那種天功快成了,到時候中皇都不是他的敵手了."

"中皇根本不是這個世上的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主人已經是天下第一了."

奇士府,秀麗山峰一座又一座,每一位弟子都有一處靈地,平日間互不打擾.

"那是……太古生物!"

有人發現了兩今生靈,不由的變色,在遠處驚呼出聲.

"早就聽說了"王騰深不可測,曾經深入東荒絕地,收太古生物荊r"竟是真的!"

許多人聞訊,在秀麗山峰上遠觀,莫不動容,不敢靠近.

一金,一銀兩道虹光破空而去,消失在了天際,眾人許久才回過神來,對王騰的洞府更加敬畏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

近來,有人在奇士府山門前刻了一段話"著實引發轟動,很多人站在石壁前思索,縱為府中大能也曾前來觀看.

這些詞句,並不是具體的修行法門,只是在闌述道的本體,雖無秘術,卻也讓人深思."這件事,引起一片轟動,傳到了外界,許多人稱奇,幕名而來,認為奇士府內果然有不凡之人,所論所述"值得思索.

葉凡得悉,第一時間趕來"運轉神眼,很快在人群中發現了龐博,心中無比激動.

他秘密傳音"而後兩人先後離開,前往無人之處"在一片山峰中相見.

自從在東荒分別後,他們已經兩年多未相見了,在這樣一片浩瀚的世界,一個地域動輒就要飛上十幾年,二十幾年,能夠重逢,很不容易.

"狗日的黑皇"把我傳進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掉進了一個死火山中,……龐博講述經曆,對大黑狗詛咒連連"充滿了怨念.

墜落進火山口內也就罷了"卻是一處絕地,刻有無盡陣紋,龐博差點被煉化在那里.

"是不是一個上古洞府,有寶藏吧?"

"毛都沒有"把我的血肉活活煉下去八十斤,別讓我見到那只狗,不然非吃了它!"

龐博,在那里被困將近兩年之久,唯一的收獲就是不得不日以繼夜的修行,對抗陣紋,不然必成飛灰.

"兩年半的時間,修行到了化龍第四變,這是很大的收獲了."葉凡笑道.

"那只該死的狗,我出去又足足飛行了半年,才從無人區來到繁華之地……"

兩人各自述說經曆,龐博自然知道葉凡近來的遭遇,將打神鞭送了過來,道:"這個寶貝很奇怪"可隔絕氣機,有它在身,就不用怕神算子的高足推演了."

"還有這等妙用?"葉凡驚訝"當下不客氣,重新背起了打神鞭.

他想了想"將身上的寶貝都取了出來,首先將悟道古樹剖成的木板送給了龐博,包括幾枚石釘.

"坐在上面修行,事半功倍,這可是不死天皇想保持不朽而築成的神棺."

"這就是那尊太古的聖人?"龐博驚異"見到葉凡的一堆寶貝後,對那塊封印有一個老人的神源塊尤為吃驚.

"奇士府中到底有什麼?"

"可能真的有通向域外的道路,我近來正在探查呢,也許我們可以從那里回家."

葉凡將九神兵送給了龐博"道:"你沒有趁手的兵器,這個收好,留著保命用,但千萬不要讓缺德道士知道."

"我不需要這些,你現在處境不妙,這九把兵器對你有大用."龐博不接受.

"這就是我為你准備的,九神兵配合你的妖帝九斬最適合不過.

放心,我這里還有趁手的兵器可用."

葉凡的確擔心龐博的安危"上一次柳依依被捉,若非他精心算計,關鍵時刻渡劫坑殺了所有人,必死無疑.

他隱約間覺得"多半有一位"故人"在出手,當日雖然死了很多人,但終究是未找出真凶來.

葉凡將這些都告訴了龐博"兩人琢磨了很長時間,覺得有必要防范,那個"故人"可能會相當的危險.

雖然送出了九神兵,但是葉凡的鼎已經交織出法則,可堪大用了.且,他還有一個葫蘆,是從紫府聖子手中奪來的,光是葫塞,就可打出混沌光,很有可能是一件王者之兵.

兩人談了很多,而今葉凡以打神鞭隔絕氣機,不用擔心被人尋到了.

他從龐博口中了解到不少關于奇士府的信息,可能存在一條通向域外的道路,這是讓他最為激動的.

此外,他詳細了解了一些高手的情況.

有一些人認為"在王騰與中皇之外,還應加上一個南妖以及一位來自須彌山的神秘強者,可惜那兩人難以見到"沒有多人認同.

"葉子,咱還是先努力修行吧,我們只修行了幾年而已,與人相比有很大差距"有些人不服不行,你知道那個中皇是誰嗎?"

"是誰?"葉凡不解.

"他根本不是當世的人,他叫向宇飛."

"有些耳熟"驀地,葉凡睜大了眼睛,一下子想了起來.

在洗劫段德時,曾在他身上得到一塊長生鎖,為佛陀鑄造降魔杵的余料"後被數位羅漢鑄成護命神鎖,最後一位主人就走向宇飛.

九千年前,中州大地上曾出現一個蓋世奇才,名為向宇飛,年不過十九歲就成為了皇主級人物"所向披靡,生具古之大帝之姿.

可惜"天妒英才,他剛滿二十歲就早逝了"長生鎖也無法為他延命.

相傳,最後關頭,向宇飛將自己葬進了一口冰棺中,沉眠在一座雪峰上"他想避過死劫,日後複活.

九千年過去了,段德將其身上的長生鎖都給盜了出來,他怎麼又複活了呢?

"你確信中皇就走向宇飛?"

"確切的說,是二十歲的向宇飛,九千多年過去了,可是歲月並未能在他身上留下一道痕跡!"

"這怎麼可能?!"葉凡心驚,不久前他還在感歎天妒英才,為華個人覺得可惜,可是如今卻再生世間了.

"中皇,就是九千年前的向宇飛,不會有錯!"龐博無比肯定"說出了一些隱秘,一切都是奇士府做的.

雖然,奇士府閉府一萬年了,但是在這個過程中,他們並不是什麼也不關注,做了不少事.

"他們為什麼這樣做?"葉凡不解.

"因為,那個時候妖帝剛死去一千年,向宇飛縱為大帝之姿,在那個特殊時期也無法證道成帝,需要避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