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章 戰王騰
王沖眉心出現世界之門,飛出一輛金色古戰車,龍,鳳,白虎,玄武四象和鳴,光華萬丈,沖霄而起.

號稱古帝轉世的王騰,站在金色古戰車上中心,如紫微巡天,天帝降世一樣,被神抿一樣的四靈環繞.

葉凡站在百丈外,心中驚異莫名,這個人好大的氣場,讓人瞠目結舌,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那種旺盛的氣機,如一片星河在湧動,淹沒天地,恐怖絕倫,光華遮天蔽日,難以正視.

"他怎麼能從王沖眉心沖出呢?"葉凡不怎麼相信,睜開了神眼仔細打量.

後方,那十幾位聖子級人物,早已變了顏色,早已見過這尊神,但此時依然心中生畏

四靈擁簇,如天帝轉世一樣,神華絢爛,血氣洶湧,讓他們全都發自內心的恐懼,生不出抵抗之力.

"不是真身,是一部分神念!"

葉凡用源天神覺觀測後,心中凜然,這根本不是一個血肉之軀的人,而只是一道強大如海一樣的神識而已.

"他到底有多麼強大,才會化生出這樣一縷神念,居住在自己弟弟的眉心內……"

葉凡第一次這樣吃驚,從來沒有見到過如此可怕的年輕敵手,徹底超乎了想象,如紫微帝尊一樣.

一縷神念化成天帝,有四靈環繞,以金色戰車承載,這就是他神識的形狀,自古有幾人這樣化形?!

"怪不得會有雷光,這道神識經曆過十數次天劫了,最保守的估計也早已超越了化龍秘境."

葉凡心中劇震,這個人難道可與聖主比肩了不成門想到這個問題,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

十五歲就無敵北原年輕一代,十年過去了,他會成長到什麼可怕的階段?沒有人能說的清.

從號稱古帝轉世這一說法,可以看出一二,這個人的成就絕對是駭人的,能與人族史上的同齡大帝並論了.

王沖很吃驚,沒有想到兄長的一縷印記常住他的眉心中,叫道:"大哥,幫我殺了他!"

"轟!"

葉凡無比凝重,眉心的金色小湖,化形成一個金色的小人,盤坐在虛空中,張口吞吐天地精華,璀璨奪目.

司一時間,他的四周出現幾大異象,一片壯麗河山沉浮,一尊仙王高坐九重天,一株青蓮相伴身邊.

這些並不完善,本應是一種異象,但卻還沒有演化完全,分為幾種上古最強異象而出.

金色的神海在腳下洶湧,浪濤擊九天,一幅陰陽目在其背後轉動,生死二氣流轉.

前方,王騰雄姿勃發,英姿偉岸,天人合一,一呼一吸,神光淹沒天地,被無窮光華籠罩,如一尊大帝從遠古走來.

他並未出手,眸子深邃,有星辰在幻滅,神色漠然,沒有任何表示,外界的一切似乎似微不足道,難動他根本心.

王沖見到葉凡的幾種異象後,吃了眙驚,道:"大哥,這是不是你說的那種苦修一輩子也很難成型的異象?"

金色戰車上的高大男子依然沒有開口,平淡而冷靜,可是眸子中星辰幻滅的速度都更快了.

葉凡心中一驚,金色血氣沖霄,讓渾身精氣沸騰了起來,隔絕了外界的一切,因為他感應到了一種莫名氣機.

"天眼心靈之眼!"

他一下子想到了這種可能,眼前這個男子多半生出了天眼,在觀其身體的秘密.

葉凡心中悚然,若真是這樣,這個男子就太可怖了,二十幾歲就生出了武道天眼,這是何等的嚇人.

王沖雖然對外人囂張,但是面對自己這個大哥,卻像是小貓一樣乖順,見他不說話不敢亂開口了.

"隆隆……"

突然,金色戰車動了,碾壓過高空,向著葉凡沖撞而來,王騰手捏龍印,如天帝伏魔一樣,鎮壓而下.

"轟!"

旺盛的氣機,可怖的波動,如一片星域墜落了下來,與王沖不可司日而語,一下子打出了九九八十一條真龍.

龍吟動四野,山」大地皆搖,響徹乾坤,震耳欲聾,八十一條天龍,每一條都如一條永桓的神明,蒼勁而可怕.

"砰!"

葉凡打出了人王印,傾覆天地,人族共主降臨,睥睨天下,震向八十一條天龍,風雷陣陣,響聲不絕.

天際爆響,如山嶺一樣大的天龍,還有人族共主在劇烈搏殺,雙方爭斗不休,各種光芒粉碎真空.

最終,金色戰車止住了,無法再前行,上面如神魔一樣的身影,巋然不動,渾身都是金色光彩.

王騰依然是一臉平淡,沒有一句話語,真龍,神凰,白虎,玄武繚繞,光華千萬道,拱衛中央天帝.

"鏘!"

九神兵沉浮,繚繞在葉凡身畔,每一把都溫潤晶瑩,發出輕鳴,他將一杆三寸長的赤玉矛拈在手巾,向前逼去.

同時,他周圍各種異象紛呈,清晰浮現,即便眼前的敵手再強大,也不過是一道神念而已,他想一舉屠掉.

"我大哥度過十幾次天劫,這道神念與雷光交融,早巳不滅,真身雖然未至,但卻足以斬化龍秘境的所有修士!"王沖叫道,死死的盯著葉凡,准備在他戰敗後下死手出氣.

遠處,十幾位聖子級人物都臉色蒼白,與這樣的人物司生一個時代實在是一種悲哀,無論你多麼耀眼,都只是一朵綠葉而已.

"鏗!"

突然,王騰將背後的一把金色的聖劍緩緩拔出,每出現一寸,就迸射出上萬縷聖光,一片刺目.

司時,有一種瀚海一樣的威能沖向四面八方,遠處那些聖子級人物皆變色,忍不住例退,感受了到了一種無以倫比的強大戰意.

這是一種舍我其誰,惟我獨尊的可怕意念,像是要主掌整片的天地,一切盡在手心中.

"與天哥一起度過天劫的神物一天帝劍!"王沖很激動,叫了起來.

一種極度冷冽的氣息彌漫,赤金天帝劍每升高一寸,就會沖出上萬道神威來,讓遠處的群山大崩裂.

這並非神念所化,而是一道金色的聖劍,最終鏘的一聲巨響,出現在王騰手中,他立身在古戰車上,用力向前劈來.

"轟!"

天翻地覆,葉凡持九神兵而動,向前沖上,應戰手持天帝劍的王騰,各種光華爍爍,大地被切裂,山峰在例塌,高天在崩潰…….

這里成為一片毀滅之地,什麼不見不到了,唯有光華還有破敗的虛空,快化成了混沌之地.

"鏘鏘……"九神兵閃爍,力壓而下,同一時間,仙王臨九天等異象也如神靈一般俯沖了下來.

"刷"

在這一刻,王騰一把拉起王沖,與金色古戰車飛去,馳向天際,畢竟只是一縷神念,不可能持久大戰.

"大哥……雖然只是一道神識,但卻是天劫中成長起來的,可滅化龍秘境的所有強者,難道聖休的戰力超越化龍第九變了嗎?"王沖非常不甘.

"哪里走!"

葉凡持九神兵,將仙王臨九天,還有金色神海,混沌青蓮的等異象都呈現了出來,要一舉斃掉這個敵手.

後方,眾人一怔,竟然有人敢追殺王騰,這是一個讓老輩人物都悚然的絕頂高手,卻退走了.

不過,細想也釋然了,畢竟只是一道強大的神念而已,真身未至,要走到來的話沒有人知曉他有多麼可怕的戰力.

葉凡的速度何其快,幾乎要追上了那輛金色的古戰車,然而就在這時,虛空中出現一個黑洞,戰一沖而入,消失不見了.

他站在原地,怔怔出神,這是一個無法想象大敵,現在就有了超越老輩人物之勢,將來的成就不可限量.

"最保守估計也要超越化龍啊……"

葉凡琢磨了一會兒,持九神兵向回殺去,那里還有十幾位聖子級人物,都是圍剿他而來的.

"你們哪里走!"

這一次,他出手相當的凌厲,幾件玉器,秀小而美麗,紫玉劍,碧玉刀,白玉盾,赤玉矛,墨戟等全部飛出.

葉凡如殺神一樣,手持碧玉刀,連劈十二件法寶,他一刀斬下一個翹楚的頭顱,鮮血沖空而上.

原本這些人就無心戀戰,見到一種人的頭顱高高飛起十幾丈,就更加的凜然了,四散而去,沒有一個人願意拼命.

其實,這是一股非常強的戰力,可惜毫無戰意,全都想遁走,因此葉凡如入無人之境,紫玉劍祭出,將另一人活劈為兩半.

"噗!"

葉凡再出辣手,赤玉矛飛起,劃出一道妖豔的血光,洞穿一人的頭顱,將其釘在岩壁上,死于非命.

"嘩"

一片嘩然,這些人四散飛逃,眨眼不見了蹤影,葉凡在後追殺,又斃掉了四人,這才收手.

而此時,陰陽教的大能也到了,方圓千里都被封鎖了,他們不急不緩,見葉凡又一次遁走,並不擔心.

因為,陣紋在收縮,范圍會漸漸變小,那時葉凡就插翅難逃了.

天際,灰蒙蒙一片,陰陽二氣流動,葉凡蹙眉,最終決定冒險,以行字訣向前沖去.

響聲震耳,各種光刃劈來,電閃雷鳴,陣紋浩大,他到底還是觸動了,不過行字訣到底還是發揮了作用.

葉凡遭受攻擊,強行闖過,又以九神兵開道,艱難前行數十里,漸漸擺脫了陣紋.

一只黑色的大手拍來,虛空被擠滿,漆黑如墨,法則交織,打向葉凡,大能被驚動,第一時間趕來.

"鏘!"

葉凡以蠻力破陣紋,終于是打通了最後一道封鎖,點射而去,沖出了封鎖區.

"什麼,葉凡連殺了七八名聖子級人物,連王騰的弟弟都差點殺掉?"

"這個葉遮天,果然是百無禁忌,敢與號稱古帝轉世的人動手,這件事難以善了!"

"這就是東荒的那個妖孽啊,他雖然沒有出現在奇士府中,但到底還是來到了中州."

奇士府,諸多年輕人傑得到消息後,都極其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