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九章 古帝王騰
第五百九十九章古帝王騰

金色天碑鎮壓而下,砸在王沖的背上,將他打入亂石堆間,巨石翻滾,煙塵四起,一片凌亂.

"嘩啦"

九歲少年王沖奮力一掙,將一片石林夷為平地,衣服破碎,披頭散發,雙目噴火,他少年得志,何曾吃過這樣的大虧.

"葉凡"

他雙眼都立了起來,額頭青筋劇跳,神色駭人,雖然不過九歲,但是卻有一種猙獰之色,無比凶戾.

"嗷……"

龍吟此起彼伏,他雙手捏龍印,足足化出十八條青龍,比方才多了一倍,且每一條都粗大了很多,如十八道山嶺橫空,氣勢壓人.

"轟"

十八條青龍莽莽無際,雄壯有力,同時撲殺,同噬葉凡,還未沖至,大地就裂開了成百上千道.

每一道大裂縫都長達數里,景象嚇人,這片焦灼之地似乎要沉陷,徹底不複存在了,一片末日之兆.

"小屁孩還不死心"葉凡在青龍間行走,舉手抬足,皆為妙理,如演化一部道書,玄奧無比.

"噗","噗"……

他一掌將一頭青龍頭顱打成血泥,抬腳將另一頭青龍踏斷,巨大的龍軀鮮血淋淋,墜落下高空.

葉凡以金色的大手印,不斷出擊,連劈十八掌,將十八頭青龍全部斃掉,而後一步一步向王沖逼去.

"轟"

突然,王沖張口吐出一輛戰車,不過一寸高,可是卻發出了震耳欲聾的聲響,隆隆隆,向葉凡碾壓而來.

葉凡神色一凝,隱約間覺得不對勁,倒退向旁,而後抬手打出一枚锃亮的鋼圈,如一道閃電一樣擊了上去.

"當"

锃亮的金剛琢,打在了那放大到一米多高的戰場上,然而卻在刹那間被撞飛了出來,且發出碎裂的聲音.

"這是……"葉凡眸孔收縮,金剛琢乃是他從搖光奪來的法寶,交織出了道與理,卻被這兩古車一撞成為了兩半.

"轟隆隆"

那輛古戰場快速放大,長達三丈,銘刻真龍,通體呈黑色,如一片洪水洶湧而至,帶著無盡可怖氣機.

"砰"

葉凡左右雙手分別推動一輪日與月,渾身溢出金光,日月大如磨盤,隆隆而動,他如一尊神明在巡天一樣.

烈日與銀月,光華如瀑,向外奔騰,照耀的這片虛空都一片晶瑩,全都打在了古戰車上,發出一聲巨響.

"轟"

銘刻真龍的黑色古戰車停止了,但葉凡手臂也有些發麻,這是他第一次以肉身攻法寶而被阻住,很難想象這輛戰車有多麼的強大.

"王級戰車"

葉凡心中一凜,這是一件王兵,乃是一位絕代王者祭煉出的來的,超越聖主級兵器,難怪金剛琢一下子碎了.

"隆隆隆……"

黑色的古戰車,又一次沖來,可怖氣息更濃烈了,猶如一尊太古凶獸,發出陣陣烏光,轉瞬及至.

葉凡橫移三百丈躲閃向一邊,然而戰車如幽靈,瞬息沖至,完全鎖定了他,如洪水滔天,烏光淹沒了天地.

"轟"

王者神兵氣息如虹,擋者披靡,亂石,崖壁快速化為塵埃,若是一般的化龍強者早已被碾碎了,這如同一只神魔的大手壓了下來.

葉凡第一次對上這樣的兵器,他的肉身雖然堅固,但是這輛古戰車複蘇後,交織了法則光華,他無法攖鋒.

他一退十幾里,下方一片山脈都被古戰車碾塌了,倒在了無窮塵埃中,沖起漫天的煙塵.

這種古車摧枯拉朽,幾乎沒有什麼可以阻擋,這是姜太虛神王一個層次的不世存在遺留在世上的王者之兵.

"葉凡你不是聖體無雙嗎,今天我就當著所有人的面將你自傲的肉身碾成肉醬,讓你在車輪下成為一地爛泥"

王沖人雖然不大,但是性情卻相當的暴戾,站在黑色龍車上,極速而行,沖撞而來,神色猙獰,氣焰滔天.

"王者神兵,所耗甚巨,你能催動到幾時?"葉凡微微一笑,不與其爭鋒,快速倒退.

"我想將你碾死在車輪下是足夠了"王沖立身在古戰車上,取出一個小玉瓶,拔起瓶塞,頓時芬芳流動,倒進口中一滴液體.

當中,有十幾滴龍髓,每一滴都有葡萄那麼大,互不相融,如一顆顆金色的瑪瑙一樣,晶瑩醉人.

許多人看在眼中,覺得這個少年的機緣太逆天了,為了殺葉凡,隨便用龍髓來補充神力,天知道他掉進龍洞得了多麼大的好處.

原本,葉凡想等他耗盡神力,無法催動古戰車時出手的,可是見到他要揮霍龍髓,當下不再耽擱.

"鏘"

在其身畔,浮現出九把兵器,碧玉刀,紫玉劍,赤玉矛,墨玉戟,白玉盾……九把玉兵,每一把都不足三寸長,溫潤晶瑩,發出一股懾人心魄的氣機.

"刷"

葉凡拈其一把兩寸長的紫玉劍,沖向前去,用力一劈,一道紫光通天,將這大天地一下子剖為了兩半.

大地上,轟隆隆作響,一條長達二十幾里的大裂谷蔓延向遠方,無堅不摧,山峰與荒嶺皆毀.

"當"

黑色的戰車,被劈中後一下子停了下來,王沖身體劇震,嘴角溢血,葉凡換了一把玉兵,右手捏起三寸長的墨玉戟,從天而降.

"轟"

戟鋒摧枯拉朽,剖開烏光,刺入古戰車內,葉凡從容降落,立身車上.

"你……什麼兵器?"王沖大吃一驚,戰車是王者之兵,屢試不爽,殺化龍秘境的修士如撕畫一樣容易.

不曾想,今日被人攻了進來,且如此之近,墨玉戟幾乎快刺到了眼前.

"不要以為唯你有王級兵器,戰車雖好,但還不是你能駕馭的,留給我代步用吧."葉凡收起九神兵,金色的大手印向前拍去.

"砰"

這麼近的距離,王沖避無可避,伸出一雙小手阻抗,可卻被震的虎口崩裂.

葉凡驚訝,他以為足可以將對方全身的骨頭震斷,沒有想到只是虎口裂開,鮮血長流而已.

"肉身還可以,再試一試."

葉凡掌指化成了赤金色,更加才璀璨了,通體如七彩琉璃一樣生輝,金色血氣沖霄.

"砰"

這一次,王沖一聲大叫,口中噴血,雙臂折斷,再也擋不住了.

"我真是很好奇,你小小年齡肉身怎麼能鍛煉到這種境地?"葉凡向前逼去.

後方,那些聖子全都變色,傳聞王沖喝過龍血,年齡雖幼,但卻有金剛不壞之身,連佛教一位神僧都曾點頭稱贊.

然而,此刻還是被葉凡拍斷了骨頭,根本擋不住聖體的肉身一擊,這讓人驚駭.

"啪"

葉凡的金色大手印又拍了下來,這一次用了八成力道,少年王沖大口噴血,骨頭斷裂了七八根.

"果然是有些門道,換成半步大能來,都早已被我打成肉泥了,你卻還能堅持."

葉凡是在稱贊,可是王沖聽到這些話卻臉色赤紅,血脈噴張,憤怒無比,他覺得這是一種羞辱.

"我哥哥會替我報仇的,到時候你死無葬身之地"王沖眼中噴火,不服不屈.

"啪"

葉凡在他腦袋上拍了一巴掌,道:"還嘴硬,你哥哥比得上大能嗎,他們都殺不了我."

"他們算什麼,我哥哥號稱古帝轉世,一根手指頭就能滅了你,不要以為你跑的快,縱然你逃到天涯海角都能將你揪出來."九歲少年王沖叫道.

"啪"

葉凡在他的頭上又蓋了一巴掌,道:"我等他來找我,現在還是先解決你吧,將所有奇珍都拿來吧."

他開始赤luo裸的洗劫,劈手先將那瓶玉髓奪到了手中,而後將王沖震出車外,光華一閃,古戰車化成一寸多高,出現在他的掌心,抹掉印記,收了起來.

"你還我,那是我的寶貝"王沖氣急敗壞的大叫,直到這一刻才像個丟了心愛之物的孩子.

"還你個頭"葉凡一把將他拎了過來,探索其輪海還有道宮等地,取出一堆寶貝.

珍品很多,超過萬載的古藥不下十幾株,都可用來保命用,而龍髓更是有三瓶,每一瓶都有十幾滴,色澤金黃,一看就是上品.

此外,還有一塊玉碑,刻有真龍印一幅,繁複奧妙,一望而知是一種不傳世的神術,需要認真揣摩與參悟.

"真是一個好孩子,這麼多瑰寶,我都不知如何感謝你了."葉凡微笑.

古戰車乃是王者兵器,與九神兵一樣珍貴,具有難以估量的價值,拿出去拍賣的話聖主都要搶,殺傷力大的嚇人,難以攖鋒.

龍髓,內蘊有法則碎片,化龍秘境的修士悟道時,若以其相輔,可事半功倍,具有無窮妙用.

真龍印,與抱山印,人王印等一個級數,葉凡隱約間覺得,可能還會有某種聯系,為瑰寶秘術.

"葉凡,你即便殺了我,自己也活不長久,等著吧,我哥哥必然會將你永鎮幽冥,生不如死"見葉凡抬手向下壓來,王沖大聲的叫嚷.

"這麼小就如此暴烈,我還是早點除掉你這個小禍害吧."葉凡伸出一指,向他的眉心點去.

"不好,要是那位知道我們眼睜睜的看著他弟弟死掉,恐怕也會對我們出手"

後方,所有人都變了顏色,許多人出手,各種法寶一起向前打來.

"叮"

葉凡隨手自環繞在身畔的九神兵中,拈起一枚兩寸多長的碧玉刀,向空中掃去,發出一聲玉器輕鳴.

一道碧綠的刀光如一片碧海一樣,橫掃而過,天空中十一件法寶,全部成為了齏粉,簌簌墜落而下.

另有兩人慘叫,被剖為兩半,死于非命,尸體墜落下高空.

"他身上有王者兵器……根本擋不住,怎麼辦?"一干人臉色發白.

"我們已經盡力了,他哥哥說不出來什麼,沒法怪罪了."一些人快速倒退.

葉凡的金色手指點向王沖的眉心,還未接近,指力就已經透出,閃動金輝.

王沖的眉心上,裂紋出現,血痕溢出,他臉色蒼白,一動不能動.

"轟"

突然,一股強大的氣機沖出,王沖的眉心發出萬道神光,如一扇世界之門打開了,瑞彩千萬條.

葉凡快速倒退,他感受到了一種危險的波動,以九神兵擋在了身前.

這是一幅很神秘的畫面,王沖的眉心,敞開一扇世界之門,一輛金色的古戰車飛出,上面矗立著一尊高大的身影,如一尊神魔一樣.

"是他,古帝王騰"

"他怎麼會在王沖的眉心中?"

那些聖子級人物驚呼,在遠山停了下來,皆露出驚容.

金色的古戰車隆隆作響,飛了出來,上面的那尊身影黑發凌亂,臉如刀削,皮膚呈古銅色,身姿雄健有力,通體被沖霄的金光籠罩,如天帝降世一般.

此外,在其周圍,有九條真龍,九只神凰,九頭白虎,九只玄武,閃動神芒,化成四象,將他環繞.

這簡直就是一副天帝臨世圖,以星空四象守護,王騰亂發飛揚,居于中央戰車上,光華萬丈,雄視天下,如在巡天.

葉凡吃驚,這個人的氣息太強盛了,老輩人物都無法相比,這是一種內在的強大潛能.

龍凰和鳴,白虎嘯天,玄龜拓海,金光萬重,璀璨一片,王騰立身在古戰車上,巋然不動,眸光深邃.

"真的是他來了"那些聖子級人物都變了顏色.

王騰,號稱古帝轉世,生于北原,早在十五歲時就無敵于北原年輕一代,而今十年過去了,幾乎沒有人知道他達到了何等境界.

所有人都稱,他簡直就是一位大帝轉世,因為他的成長軌跡,與人族史上的大帝太像了,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的天資,但凡了解者,都吃驚到感覺可怕,沒有一個人不悚然,若與之對比,會覺得己身是一種悲哀.

且,此人有大氣運,十幾歲時曾入世曆練,只身來到了東荒,只走了一遭,就得到了九秘中的一種,回到了北原.

這僅是外界所能知曉的,而他究竟都掌握什麼樣的古術,沒有一個人盡知,連其族人都不能明曉.

葉凡心中凜然,在個號稱古帝轉世的人,極度神秘與強大,有一種逆天之氣機,讓人悚然.

金色的戰車上,光華萬道,將其映照的如一尊古帝一樣,九條真龍,九只神凰,九頭白虎,九只玄武,將其護衛中心,四象生靈竟有可怕的雷光閃爍,這是曆經十數次天劫才有的恐怖氣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