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八章 古帝幼弟
陰陽聖子大口咳血,一只大腳踏在他的胸口,幾乎將他的身子跺裂,這是何等的屈辱?剛一出手,直接被人一腳從天空中踩在了地上.

他目光陰鷙,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他知道聖子的位置完了,就是性命多半也不保了,雖恨不得將葉凡凌遲,但卻也只能心中想想,咬咬牙而已.

"住手!"

共有十八位聖子級人物跟來,有些人大喝,分別祭出法寶向前打來,其中一人搖動一枚紫玉鈴,飛出一只紫鳳撲殺而至.

葉凡並指如刀,戳向天空中,噗的一聲輕響,紫鳳灰飛煙滅,而後他連續拍打,八件法寶全都破裂,化成八道流光消失在空中.

無聲無息,遠處的山脈中飛來一條高大的身影,探出一只大手劈蓋了下來.

"轟!"

法則交織,道力洶湧,一手遮天,下方這片山崖"砰砰砰"響個不停,接連八座全都崩塌.

大手漆黑如墨,如一片鳥云一樣籠罩了天空,將葉凡遮蓋在下面,下方的大地跟著沉陷十幾丈,人為壓塌,成為一片深谷.

"隆隆隆……"

亂石穿空,十八名翹楚人傑全都在第一時間退走了,生怕被卷入進去,這是有大能出手了.

葉凡提著陰陽聖子一躍三千丈,再渡五千米,幾個閃滅出現在遠空中,見到了一個青衣老人,正是陰陽教的一位絕頂高手.

"放下他."這位大能平靜的開口,站在山峰上,清風吹過,長衣獵獵.

他知道聖子參與這次行動,且是他點頭司意的,想以此來引出葉凡,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僅一個照面就被東荒這個妖孽踩在了地上.

這對于陰陽教來說是一種恥辱,聖子是未來的希望,結果在在葉凡面前不堪一擊,一腳踏了個半死,這等于在抽他們的臉.

"你說讓我放就放?"葉凡倒提手中俘虜,讓其頭下腳上,就像是在拎著一條死魚一樣.

"你…"

"這是…"

"葉凡,殺人不過頭點地,你太過分了!"

四野,露出出現一些身影,見到這一情景全都變色,聖子代表了陰陽教的一種顏面,被人像是拎著一只雞鴨一樣,這是對該教的一種無情嘲諷與蔑視.

"放下他,不然日後我教比會抽你三魂七魄,永鎮海眼,煉化千年!"

"葉遮天,你不要把事情做絕!"

葉凡聽到這些話語,哈哈大笑了起來,道:'你們滿天下追殺我,還有臉說這種話嗎,值得一說嗎,淺會照做嗎?!"

"惜你為聖體,千百世難出,我也不想扼殺奇才."陰陽教那位絕頂人物向前慢慢踱步,道:"投依我教,免你不死,化身為陽子,一切恩怨皆消."


"陽子……被你們奴役嗎?"葉凡臉當時就笑了,該教的陰女與陽子都是無情的殺戮機器,受人奴役驅使.到了現在,對方還這樣俯視他,說出這種話來,真是渾沒有將他當成一根菜.

"放下聖子,不然你知道的,神算子高足出世了,算盡天下,可推演出一切,你根本沒有生路可逃."

"神算子的高足,裁必會去找他的."葉凡倒退.

"放下聖子,保你肉身與神念皆不死,化身護教陽子."一群人從四野逼來,出現在各座山峰上.

"讓我成為你們教的陽子都算是恩賜了嗎?"葉凡將陰陽教的聖子舉起,而後猛的擲了出去,投降他們.

有人出手想接下來,可是陰陽聖子卻大叫了一聲,他半途四分五裂,熊熊燃燒,而後成為飛灰.

葉凡當著這些人的面斃掉陰陽聖子,轉身就走,沖向遠空.

"追!"

一位太上長老大喝,怒不可遏,又一位聖子被殺了,且都是司一人出手,不想也知道會成為笑柄,傳遍各大教.

這太丟人了,前後兩任聖子都被葉凡殺了,還有比這更損顏面的事情嗎勺近百年來都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哈哈……"葉凡大笑,道:"我期待你們選出第三個聖子來!"

"追,不要讓他跑了!"一位半步大能命令道,平日間都一今後輩哪敢與他們這樣說話,而今這個小妖孽卻屢屢挑釁.

"不用追了,方圓千里都被布下了絕陣,這一次他插翅難逃."陰陽教的青衣老人開口.

葉凡飛行向遠空,只見天際灰蒙蒙,無盡的霧靄流轉,陰陽二氣交融,封鎖了四方.

"山」上烙印下了陣紋!"

他心中一驚,這可不是一般的陣紋,不然絕不可能這麼浩大,將方圓數百里都納在了當中.

"葉遮天!"

不遠處有人大叫,奇士府的十八名高手出現在不遠處,其中一個人大喝,帶動所有人一起向前沖來.

葉凡對付陰陽聖子時還沒有注意,現在終于發現有一個妖孽級人物,身穿寬大衣衫,遮掩住了矮小的身體.

這是一個**歲的孩童,白白嫩嫩,雙眼很有神,與那些年輕人站在一起很怪異,年齡太小了.

這是奇士府那個最小的妖孽,不過九歲而已,就達到了化龍秘境,當時進府時將一群老輩人都驚動了.

"你也憩來殺我?"葉凡笑了起來.

"不許笑!"這個九歲少年很霸道,神色冷了下來.

"脾氣倒不小."葉凡放聲大笑.


"我說了,你不許笑,不然小爺我鎮丵壓你!"九歲少年相當的驕橫,伸手點指葉凡.

"小屁孩一只,回家吃奶去,我可沒空哄孩子."葉凡的嘴巴有點毒.

旁邊,其余十七人也都差點笑出聲來,但全都忍住了,他們深知這個孩童來曆嚇人,不敢得罪.

"聖休你敢對我不敬,過來叩首賠罪,恕你不死!"九歲少年王沖喝道,站在一座山石上,高高昂著頭顱.

葉凡從還從來沒有見到過這麼跋扈的孩童,當場一怔,這個少年比金翅小鵬王還要狂妄,比夏九幽還要囂張.

"小屁孩你家大人真是將你寵壞了,今天裁替他們管教管教你,將你的屁股拍成十六瓣."

"葉遮天,你活不成了,將我惹怒了,這個天下都沒有人救得了你!"少年王沖寒聲道,無情的神色與他的年齡有些不符.

他一躍百丈,沖上高天,其他人見他要出手,全都躲向一旁,心有忌憚.

王沖雙手捏龍印,如一條真龍一樣,竟發出了響徹九霄的龍吟,九條青龍真實浮現,搖頭擺尾,猙獰凶狂,撲向葉凡.

"砰","砰"……

葉凡拍出九掌,每一掌都金光萬丈,金色血氣澎湃,如一座太古時的火山在噴湧,讓其他人全都變色.

然而,九只金色的大手印在虛空中,並沒有將九頭龍拍散,青色龍鱗閃爍,龍軀有力,如鋼鐵長城一樣,卷動而下.

"呼……"

罡風撲面,九條青龍蒼勁有力,一躍千百丈遠,有的探爪,裂開山崖,有的張開血盆大口,將一座山巔都給吞了進去,還有的神龍擺尾,砰的一聲,將一條山脈都給抽塌了.

葉凡吃了已經,與九條青龍對抗,他沒有想到這個九歲少年這樣強大,比起一般的聖子都遠高很多.

這個孩子如此年齡,但卻達到了化龍第四變,且遠不司階的人強大很多倍,絕對可殺化龍第九變的人.

葉凡驚異,難怪被稱作一個妖孽,這才多麼大啊,天縱之姿,遠勝那此天才,根本沒法比.

"傲…"

龍吟動青冥,九條青龍生有血肉,氣息強盛,一爪就將一座山峰給抓碎了,驚的旁邊的那些人都倒吸冷氣.

"噗"

青龍吐息,一片青光落下,四五座山巒消失,一片焦灼,成為一片不毛之地.

"就.

葉凡金色的大手,印在虛空中,將一條青龍震斷,但是鮮血淋漓間,它又重接斷體,又一次俯沖而下.


其他八條青龍,更是吼塌了地上的所有大山,全都撲殺了下來,九龍搏殺,吞天裂地.

"你以為你是聖體就天下無敵了,少爺我是天生為殺你們這些王體,聖休而生的!"九歲少年王沖大喝,不可一世,雙手捏龍印,驅動九條龍大戰.

"這個妖孽真是可怕,太才九歲啊,將來如果成長起來,誰人能制他?"旁邊有一位聖子級人物小聲道.

"他是一個有大機緣的人,幼年時墜入了龍洞中,得到了莫大的好處,有人說吞過龍血,還有人說他吃了大量的龍髓."

"奇士府一位大能研究過他的休質,說他最起碼能活上五千年以上,這是最保守的估計,真不知道他掉進龍洞中到底得到了怎樣的仙葬."

"不過,他如此年歲,這種性情太過了一些."

"沒有辦法,他少年得志,還有那樣一個讓年輕一代所有人都要躲避的哥哥,誰敢惹?"

"葉凡,葉遮天,我管你是聖休,還是仙體,今天你死定了,我要屠你九遍!"王沖大叫.

"呼……"罡風更猛烈,九條青龍,橫轉蒼勁龍軀,如九道山嶺一樣,同時撲了下來.

九龍噬帝!

王沖手捏龍印,露出冷漠無情的神色來,以九龍大戰,壓制葉凡,想要將他絞碎.

"這是龍印中一種必殺聖術,九龍噬帝,可跨幾個境界殺人!"後方,眾人例吸冷氣,全都變了顏色.

"他可真是一個有大氣運的人,墜進龍洞中,得到的好處太多了!"每一個人都無比羨慕.

"小屁孩,沒工夫陪你玩了!"葉凡忽然躍起,迎著九頭龍沖了上去.

"噗"

一條青龍被他抓住,而後猛力一扯一下子就斷了,血雨紛飛,簡單而直接,非常的暴烈!

"你有大機緣,墜進過龍洞中,今天將你的一切都送給我吧!"葉凡冷笑道.

"噗!"

這一次,他一把抓住三條青龍,一聲大吼,雙手用力一震,血光噴湧,幾條青龍被扯成了九段.

"你……"王沖驚怒,捏龍印,奮力打出,九龍吞天,重現而出.

"你從龍洞中真得到了仙葬嗎,很是不凡,我替你收過來吧."葉凡沒有將他當成的一個孩子,凌厲出手,右手化成一面金色的天碑,鎮丵壓而下.

"砰"

金色天碑,一下子砸在了王沖的背上,將其打入亂石堆中.

"完了,聖體這次死定了,打了王沖,他那個哥哥肯定會出世,號稱古帝轉世啊,誰能能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