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七章 霸氣
陰陽教的祖墳讓人給挖了,被賊光顧,這個樂子可太大了.驚掉一地下巴,許多人嘴角抽搐.

王陽戰得到消息後,掀翻了桌子,一巴掌拍塌一片古殿,頭發都倒豎了起來,鼻孔向外噴白煙.

這是哪個賊干的?實在太損了,見過窮凶極惡的沒見過這麼缺德的,掘墳盜墓,禍害祖墳,這誰受的了.

"肯定是那個胖子!"陰陽教主一下子想到了段德,想到了當日的種種.

他差點抓狂,原以為那個段胖子只是滿口亂語,胡說八道呢,沒有想到這個家伙這麼極品,真動手了.

外界,一片嘩然,不少人慕名而至,去陰陽教的陵園觀看,氣的該教許多名宿都差點殺人.

"別發火,看一眼就走!"

"滾!"

"這麼大一把年紀了,氣大傷人,別動火啊."

"滾!"

"這哥們可真是個能人啊,你們看那個盜洞,集納大道神韻,氣象非凡."

"滾!"

陰陽教的古陵園前,每天都有人慕名而來,守陵的人都罵罵咧咧,不勝其煩,幾乎得了狂躁症.

許多人很不厚道,指指點點,盡說風涼話.

"這是誰做的,多少有點過了,讓陰陽教情何以堪,你去偷活人的東西也行啊,盜人家祖宗的家當……"

不少人都無言了,實在想不出這是哪尊神干的,行事風格讓人暈菜.

當然,更多的人在偷笑,這麼一個極品,還真是缺德的有點可愛.

三天後,又有消息傳來,蕭家的祖墳也被人扒了,讓幾位大能暴跳如雷,滿世界追殺喜歡打洞的人.

"還是人家陰陽教鎮定,雖然被盜了,但也沒這樣沉不住氣啊."

"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這賊太氣人了,留字離去."

人們驚訝的了解到一個事實,那個賊在扒開的墳頭前刻寫了一行字:樞門,連個像樣的陪葬品都沒有,比陰陽教差遠了.

這句話一流傳出來,不僅蕭家人抓狂,連陰陽教也受不了,滿世界追殺,想要將段胖子給揪出來.

"絕對是那個死胖子!"

一群牙疼,肺騰,胃疼的人,一邊嘬牙花子一邊詛咒,但卻也沒轍,找不到人,動不了手.

說起來,他們對段胖子的恨,那真是"嗖嗖"的向上飆,簡直快將他與葉凡並列了.

你大爺的,沒見過這麼報複人的,這是一群牙根癢癢的人的心語,想活錄了他.

的確,這一切都是段胖子做的,說到做到,一點都不帶拖泥帶水的.

這就是他的性情,從來都不是一個吃虧的主.且,報仇不隔夜,沒有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那一說法.

他連狠人的道場都光顧過,丟了九條命,將吞天魔蓋都給挖出來了,還有什麼古陵不敢盜呢?用段胖子自己的話說,進蕭家祖墳如履平地,根本算不了什麼.

人們想到近來的一切,都覺得陰陽教倒了八輩子血黴,遇上兩個極品,一個偷墳掘墓,對付老的,另一個更是發狠,揚言要殺他們的小的.


"刨墳郡主已經消停了,估計出完氣了,東荒那個妖孽肯定不能善了啊."

"他膽大包天,與陰陽教對上了,不知會有怎樣的風波呢."

葉凡與陰陽教的恩怨早已傳到了中州,絕不可能善了,他殺過該教不少人,聖子與聖女也就罷了,連雷教主都死在了萬龍巢.

這是不可調和的矛盾,不死不休,尤其是葉凡為聖體,陰陽教不可能讓他成長起來,不然的話將來會壓的他們喘不過氣來.

葉凡離開了仙府世界,曾以另一哥面孔進入過廬城,見到蕭家的人重新入主了.而後,他又去了荒廬,也見到不少可疑的人,很顯然在等他出現.

他並不懼怕,掌握有行字訣,天下皆可去,沒有幾人知曉他的速度到底有多快,這是他的一大底牌.

荒廬,有一位大帝晚年在此隱居,多半就是太皇,葉凡已經得到了化龍篇的古經,對此不是多麼在意了.

他並未離去太遠,在奇士府兩千里外的一座絕崖上閉關,餓了吃松子,渴了和山泉,倒也很愜意.

"玉塊碎了……"葉凡摸了摸下巴,這是黑皇給他刻的陣紋,可隔絕天機.

當初,人世間與地獄這兩個遠古殺手神朝圍到他,是因為他們有天機神算者,可推演其位置.

不久前,他渡劫時,其中三枚玉塊碎了,當時悟道入神,忘記收起,只來得及護住六塊.

葉凡琢磨,不知是否有人會因此而推算出他身在何方,若是有這樣的高手,多半會有麻煩.

"這些天來,**日悟道,這樣枯坐關已無用了,他們若找上門來,我就與他們大戰,正好磨練!"

一晃又過去了半個月,清風吹動,山崖上松濤陣陣,清泉叮咚,葉凡盤坐一株古松下,心神空靈.

這些日子以來,他默默體悟太皇經,體會到了一種博大精深,淬煉人體大龍,有多天造化之妙.

"難怪大夏的皇道龍氣攻擊力舉世無雙,跟化龍篇有莫大關聯,這是很關鍵的一部分力量之源!"

人休大龍複活,配合皇道龍氣運轉,將會有驚天地泣鬼神的殺傷力,咋凡認真揣摩,他雖然只有這一秘境的心法,並無那些攻擊聖術,但是足夠了.

因為,他有斗戰聖訣,這一秘可以不斷演化下去,沒有盡頭,只要他能夠悟,可以不斷接近斗戰本源.

如今,太皇經化龍一卷到手,與其配合,可以說威勢會更感,攻擊力會加大,因為都側重攻伐!

"人體大龍複活,九次涅盤,一躍望仙……"

化龍這一秘境,很是不一般,葉凡每次入定,都會一動不動枯坐數日之久,時常會神游太虛外.

是的,這一秘境非常奇妙,他的神念化成一尊金色的小人,駕駐人休大龍沖入蒼冥,而後俯視大地,呼嘯而過,見到了許多奇異的光與彩.

"那是游蕩在天地間的魂魄嗎?"他的神識在天穹中駕馭大龍而行時,驚疑不定.

"刷"

突然,一聲龍吟動天,大龍俯沖而下,沒入他的脊背中,而後一尊金色的小人坐入他的眉心內,葉凡心生警兆,蘇醒了過來,刷的睜開了眼睛.

遠山,無聲無息的出現一道身影,負手而立,正在以強大的神念掃視整片山脈,蔓延過每一寸空間.

"一位大能!"

葉凡心中一驚,他見過此人,乃是陰陽教的一位絕頂人物,竟尋到了此地,發現了他的蹤跡.

"小孽畜,我看你往哪里走!"

很快,這位法力嚇人的大能就發現了他,大袖一揮,呼的一聲兜了下來.


葉凡橫移千丈遠,在山崖上留下一道殘影,出現在另一座山巔上.

"嘩"

大袖遮天,一下子將方才那座千丈山崖收入了袖子中,而相鄰的幾座山峰則崩塌.

葉凡變色,大能的道法果然可怕,法力一出,滔天卷地,可以輕易鎮壓與煉化天地萬物.

"小輩,你還想走嗎?"這位大能一步邁出,天地法則齊震,各種道紋交織,化成一條金光大道,鋪展向葉凡那里,大道通天術!

"刷"

他如一道流光一樣,瞬息而至,五指齊張,五條粗大的黑線射出,在虛空中演化,成為一座烏光閃爍的牢籠,落了下來.

"這就是大能的道行,他肉身不及我,但是法力滔天,演化法則,卻可將我煉化掉."

葉凡眸子中光芒幻滅,若非有行字秋,根本不能擺脫,他的步法如夢似幻,又橫移出去數千丈遠.

"你是如何尋到我的?"

"你真以為逃的了嗎,今後天下再無你容身之地,我們請出了神算子的高足,無論你逃到哪里都可推演出來!"

葉凡一怔,果然是因為黑皇給他的玉塊碎了三枚的原因,無法隔斷天機了,想到這里來他轉身就走,不再耽擱.

突然,又一只大手探來,比山岳還大,從荒脈中飛出,化成一座五行山,狠壓而下.

"又一位大能!"

葉凡心頭一跳,腳下步法繁複,如一顆流星一樣從五行山下飛走,逃了出去.

"蕭家的人也來了!"

兩位大能,十幾位太上長老級存在,從四面八方出現,圍堵而來.

"你們追殺我一次,我滅你們一處人馬!"葉凡留下這樣一句話,左沖右突,幾次險遭不側,但最終還是消失在了青冥中.

"他的步法……"

兩位大能殺機斂去,都露出一絲凝重之色.

就在當日,消息傳出,葉凡將蕭家一處封地給挑了,將三位化龍第八變的高手一巴掌全部怕死.

兩個時辰後,他闖入陰陽教的一處古城中,將化龍第九變的城圭給滅了,揚長而去.

中州與東荒不司,各大教都是築城蓄養龍氣,成為修行淨土,因此各大勢力都掌握有古城,而非選什麼靈山大」.

"東荒的妖孽出手了,果然不一般啊!"

"兩位大能去追殺他,都未能捉住,他轉身就滅了兩個大勢力幾位高手."

在接下來的半個月里,陰陽教與蕭家,兩位大能,四位半步大能,還有八名太上長老不斷追殺葉凡,共計五次.

結果,都讓他逃走了,並未能將其鎮壓,只有一次擊傷了咋凡,讓其吐出一口血來.

而後,葉凡凌厲反擊,將陰陽教的五座城池給拔了,打成一片焦土,五位化龍九重天的人斃命.

同樣,蕭家的封地也有五處被夷為平地,寸草不生,什麼都不複存在了.

"噬!"


消息一傳出,很多人倒吸冷氣,覺得葉凡真的成氣候了,很有可能一直戰到聖主去,走向大成之路!

要知道,這可是一位聖休啊,荒古後唯一打破詛咒的人,若舉世皆敵,一路大戰下去,說不定真的會超聖主,躍神王,聖體大成.

葉凡被大能追殺多次後,漸漸發覺,黑皇給他的玉塊,刺下的六枚還有作用,對方並不能精准的尋到,每次都是以方圓兩千里為范圍搜索.

"聖體他活不成了,有神算子的高足推演,我教大能出動,親自追殺,他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陰陽教聖子,帶領十八位年輕人走出奇士府,參與到了圍刹咋凡的行動當中.

這位聖子,自然是新選出來的,陰陽教為了臉面問題,硬是以龍髓將他的修為提升到了化龍第四變.

要知道,聖子級別人物捉升到這個境界相當恐怖了,因為他們可以跨幾個小境界逆行伐上位者.

陰陽聖子在奇士府中拉攏了一批人,都是一方的翹楚,得悉咋凡出現在奇士府附近,一起去圍殺.

有十八位年輕強者跟隨,而這片地域還有陰陽教的大能出沒,他自認為可以向攆狗一樣追殺葉凡,一振聲勢.

的確,不說那些大能,單論他與這十八名來自奇士府的年輕人傑,絕對就可以殺死任何一位同代人了.

山脈荒涼,草木稀疏,野獸嘶吼,此地距離奇士府四千里,陰陽教與蕭家的強者正在搜索.

陰陽聖子與那十八位年輕人傑也趕到了,這些都是聖子級人物,各個實力非凡.

遠處,一座絕懸崖上,葉凡雙目如電,看到他們的口形,得悉了一切,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刷"

他一閃身,躍空而至,來到一座山峰上,擋住了這些人的去路.

"葉凡,葉遮天!"有人大叫.

"你們是來殺我的嗎?"葉凡俯視下方,神色冷漠.

"不錯,就是殺你的,像攆狗一樣追著你殺!"陰陽聖子大喝,他不相信,葉凡可以一個人大戰十八位奇士府的翹楚.

他相信,年輕一代十八位聖子級人傑聯手,司代中沒有一人可以擋的住,要知道當中可是有妖孽級存在呢.

"你可真是找了不少的人手啊!"葉凡並未在意.

"大家一起上,斃掉他,他身上有萬物母氣源根!"陰陽聖子眸子陰鷙,他相信只要殺死葉凡,他這個聖子位置就牢固了.

"就憑你也想殺我!"葉凡眸光幻滅,他一步就踏了下來,一只大腳踩碎虛空.

"轟"

陰陽聖子沖天而起,張口吐出一片古寶,然而卻發現一種大道氣機鎖定了他,別人還沒有來得及相助,葉凡就到了近前.

"砰!"

葉凡一腳就踏了下來,無比的凝實,力透虛空,踏碎幾件古寶,穿透而至,將陰陽聖子雙臂震斷.

他從天而降,粉碎六件法寶,破滅一片法則,蹬在陰陽聖子的胸膛,一腳將他從天空中踏了下來,霸烈無比,踩在了地上.

"噗"

陰陽聖子咳血,幾乎不敢相信這一切,一只大腳從天空中踏著他,一直踩到了地上,這是何等的霸氣?但卻不屬于他!

感覺這腳霸氣的話,你們也霸氣的投出一票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