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 叫囂天下
天劫猛烈,成千上萬道的雷光垂落,終干追上到了蕭云升,白茫茫一片.

驚天的電芒,將這片虛空淹沒,山峰倒塌,大地沉陷,成為一片焦土,沒有一點生機.

"咻"

與此同時,葉凡持萬蜴弓開箭,金色的長虹帶動無窮雷光向前飛去,讓雷罰越發的猛烈了.

"轟!"

終于,蕭云升觸動了自己的天劫,鋪天蓋地的電光傾瀉而下,猶如漫天的星河墜落,有一股滅世的氣機.

所有人都知道蕭云升完了,這樣的浩劫從天而降,必死無疑,竟是地,火,風,水大劫,像是在開天辟地一樣,混沌光閃動.

"不對,這劫難未免大的過分了!"

這是一種超級大天劫,不是一閃而過,而是全面降臨,地,火,風,水輪動,中心世界是一片混沌,演化開天之力,無可抵抗.

"一定是今日的天劫太多了,上蒼動了真怒,降下的劫難會一次比一次猛烈!"

所有人都確信,蕭云升完了,幾乎沒有一點生路,縱為一位絕世妖主上去也扛不住,比一般的聖主天劫大很多倍.

葉凡也心中凜然,這種大劫讓他都有些發毛,僅一條雷光落下就讓一大片山峰成為了飛灰,大地焦灼.

他曾見到過地,火,風,水小劫,但是與這種大劫比起來連皮毛都算不上,眼前所見,四大元素洶湧,混沌流動,開辟出一方小世界.

"轟"

雷海沸騰,千萬電芒閃爍,一片刺目,什麼都見不到了.

蕭云升大吼,第一重雷劫落下,他渾身的法寶都被打碎,一件都沒有剩下.第二重天罰降落,他渾身焦黑,骨頭露了出來.第三重天劫劈來,他的半邊身子被散架,骨頭漆黑,血液干涸.

就這樣,八重天劫過去後,一代大能連骨頭渣子都沒有刹下,被地,火,風,水大劫擊成了粉末,從天地間除名.

"壞了!"

葉凡如飛而去,他的天劫快結束了,再不走就來不及了.然而,這個小世界很繞,一時間竟沒有找到出口.

與此同時,一種莫大的威壓在波動,極道帝兵在複蘇,禁錮了空間,緩緩的向他壓制而來.

葉凡變色,天劫即將消失了,中州兩個遠古神朝不再忌憚,開始出手,阻攔他離去.

"留下太皇經!"大夏皇主神色冷漠,無論如何他也不會允許有人帶走始祖留下的烙印.不然,古經將不是秘密,有人可藉此開創出第二個大夏神朝來.

最後一道閃電消失,天劫徹底的退卻了,葉凡神色一變,出口在前,可卻有一條大龍橫空,盤繞虛無間,射出的每一道光芒都比一輪太陽還璀璨.

這是極道帝兵太皇劍,昂首而鳴,諸天皆動,萬古齊震,像是一劍穿透滅古今未來,攻擊力舉世無雙!

所有人都顫抖,極道帝兵在慢慢複蘇,古之大帝的氣息彌漫,縱然為一群絕頂大能也都快忍不住跪伏下去了.

葉凡知道,想要帶走太皇經,那肯定是不可能了,這是大夏神朝的命根子,是他們的傳承之源,無論付出多麼大的代價,也不可能讓它落入外人之手.

不遠處,又一股可怖的氣機升騰,一下子讓整片世界都抖動了起來.

九黎圖,這件極道帝兵可封印萬古,鎮壓三千大世界,足以煉化一切,防禦力古今無匹.

當中,山川錦繡,河海無疆,壯麗無比,遠古大帝的氣息非常的迫人,相傳曾收進去過兩尊可與大帝爭鋒的聖靈,被祭成了飛灰.


葉凡嘴角一歪,頭皮發麻,心中發怵,這還怎麼逃走?天劫沒了,極道帝兵的一縷仙威就可以讓他成為飛灰.

即便他擁有行字訣也不行,在這樣一個范圍內,根本逃不了,躲避不過,極道帝兵連世界都可力壓,更遑論是他.

"葉凡,葉遮天,我看你向哪里逃!"蕭太師神色冷漠的嚇人.

旁邊,陰陽教主也像是看死麼一樣盯住葉凡,嘴角露出一縷殘冷的笑容,一步一步的逼了過來."轟!"

另一邊,上古吞天魔罐複蘇,無窮帝威流動,震古爍今的狠人仿佛再生了一樣,一股莫名的氣息彌漫.

"古之天帝的兵器複蘇了!"

所有人都一陣緊張,吞天罐最是神秘,長時間分為兩半,幾乎沒有人知道它有多麼大的威力.

"噗通!"

遠山,在外部地域眺望的一些太上長老級人物,忍不住跪拜了下去,經受不住三件帝兵的威壓.

這並不是什麼丟人的事,因為連許多大能都快承受不住了,軀體不斷的顫栗,雙腿搖動個不停.

葉凡沖到上古吞天魔罐下,對于他來說,這是唯一的淨土了,外面的人都對他虎視眈眈,盯住了太皇經.

"葉兄弟,原來你就是東荒那個妖孽啊,怪不得把燕云亂給劈傻了"野蠻人湊上前來.

"你身邊那只大黑狗呢?"段德神色有些不善,黑皇過去差點將他胳膊給咬掉,叫囂要收他為人寵.

覺有情,白衣如雪,秀發如云,神色恬靜,如一尊菩薩,手持菩提綠枝,只是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將太皇留下的大道烙印交出去吧,不然大夏神朝會拼命的,不惜以極道帝兵對決"老瞎子開口.

"真是不甘啊,好不容易得到一部完整無缺的古經……"葉凡歎氣.

但是,他知道確實保不住,這是大夏的傳承之源,就是拼掉所有底蘊,該神朝也絕不能容忍外傳!

更何況,旁邊還有一幅九黎圖,該神朝的人也在虎視眈眈,帝兵複蘇,真要打起來,這片世界都要毀掉.

吞天魔罐的確強大,可是同時對上兩件帝兵,那將很艱難,僅靠老瞎子他們這幾人催動,遠遠不夠.

要知道,那兩方都有不少人,可以持續讓兩件帝兵保持在複蘇狀態,甚至可真正意義上的複活!

葉凡拔下來幾枚石釘,而後將棺底板拆了下來,抖手擲子出去,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錚!"

太皇劍祭出,諸天轟鳴,龍吟動蕩萬古歲月,一下子響徹時空.

"嘩啦啦"

另一邊,九黎圖抖動,封印了蒼穹,鋪展而下,也向下卷去,直取太皇經.

其他人雖然眼紅,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兩件帝兵動了,誰上去都是找死,在那種威壓下諸多絕頂人物連螞蟻都不如.

"九黎的皇兄,你們難道要如此相迫嗎?"大夏神朝一方傳音,太皇劍與九黎圖並沒有碰撞,隔空相對.

此時,人們無比緊張,一旦兩件帝兵全面複蘇,撞在一起,這片世界都將崩潰,不複存在.

老瞎子都流出了冷汗,全力催動吞天魔罐,以此自保,不然小世界潰滅後,除卻有極道帝兵守護的人外,其他強者都要死.

"太皇經為我族之秘,不能泄露,九黎的皇兄若是肯放手,我們可以考慮一起對付神抿念,奪得五色神冰,里面有不死天皇的人皮……"


"還有我們呢……",段胖子開口,提醒眾人不要忘記他們也有一件帝兵,有好處也需要得一份.

現場一陣沉默,眾人心思各不相同.

此時,葉凡心念一動,因為小世界的出口已打開,太皇劍遠去,正在與九黎圖對峙,他覺得可以離開了.

葉凡將金色的聖人臂骨還給野蠻人,而後扔下一大塊不死神木給幾人,他如飛而去,跑掉了.

現在的水太渾,多半很多人都在惦記他,畢竟在其身上有萬物母氣鼎,沒准死胖子段德也在算計呢,他覺得走為上策.

"追,不要讓他跑了!"

王陽戰第一個追了下去,他知道有三件極道帝兵在此,他很難得到什麼,遠不如斃掉葉凡,奪其聖物劃算.

"你納命來!"

蕭家的人也大吼,方才死了一位大能,全都拜葉凡所賜,自然不會放過.

然而,他們追出去後,葉凡早已蹤跡渺然,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化龍篇古經,沒有什麼可在意的了,倚仗行字訣遠遁而去.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五域震動,神被念,不死樹棺,太皇經,五色神冰,人皮,不死天皇……這些詞成為了世人議論的焦點.

葉凡離去,後來發生了什麼,他並不知曉,傳出了各種版本,沒人能說的清.

三件極道帝兵對決,神被念磨滅,不死天皇的人皮出世……各種傳言,難瓣真假.

更有人說,太古的王都被驚動了,趕去索要不死天皇的人皮,九黎圖,太皇劍,吞天罐差點一齊鎮壓而下.

同一時間,東荒也發生了大事,太初古礦噴薄煙霞,持續子半個月之久,諸聖地全都趕去了.

這一次,北原,東荒都沒有大勢力趕來,皆因太初古礦發生了異動.

這天下要亂了,眾人都覺得平靜的鄉月將被打破了,太古萬族將出世,各種仙府洞開,世間禁地異常,這都是某一種預兆.

外界,一片沸騰,世人議論紛紛.

半個月後,在中州堪與神朝並論的陰陽教發布告示,全天下追殺葉凡,但尼提供線索者,必有重賞.

然而,葉凡卻根本不怕,在當天就站了出來,鄭重警告兩大勢力,立刻取消必殺令,不然後果自負.

天下嘩然,一個化龍秘境的小修士,可真是敢說話,對中州不朽的傳承發出了警告,這到底有多麼大的膽子啊!

對此,陰陽教非常果決,必殺令連傳六道,高手齊出,要揪出葉凡,將他抽魂鎮壓.

誰也沒有想到,葉凡的反應更激烈,揚言要殺遍陰陽教年輕一代,讓他們再也不敢選出聖子與聖女來.

且,除非將所有行走在外的年輕弟子都召回去,不然見一個殺一個,見兩個殺一雙.

全天下嘩然,東荒的這個妖孽還真是成氣候了,敢這樣威脅中州一個不朽的傳承.

"我能殺一個陰陽聖子,就能殺第二個,能殺一個陰陽聖女,還能繼續殺!"

葉凡的叫囂,傳遍大半個中州,這是**裸的揭短與威脅,但人們相信他可能真做的出.

沒過幾日,陰陽教上下震怒,祖師陵園讓人給扒開好幾個墳頭,被賊光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