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五章 萬劫
葉凡跳下萬丈玉台,兜著那此人的屁圝股追了下去,帶動萬丈雷海而動,誰見誰暈菜,全都拔腿飛奔.

天劫如汪圝洋,一望無垠,電芒閃爍,勾動九天,淹沒大地,無比可怖,所過之處土石焦灼,山峰崩塌,聲震長空,耳骨將裂.

這是一幅末日一樣的景象,茫茫一片,無窮無邊,沒有盡頭,電海橫掃一切,什麼都不複存在.

葉凡所過之處,大地快速成為焦土,生機絕滅,沒有什麼可以留下來.

即便這片空間鎮圝壓神力,難以運轉,但他也幾乎足不沾地,如飛而行,快速追趕神抿念,雷光千萬道,傾瀉而下.

如果在平日,別說是他,諸多大能一起上來都難逃一死,這是不死天皇的惡念化形而成,恐怖無比.

可是,面對天劫,這尊魔沒有一點脾氣,跟一只受驚的小白兔一樣撒腿狂奔,根本就不敢抵圝抗.

神袱念,傳說是神靈的惡的一面的體現,本體死後才化生而出,難以磨滅.

然而,世間是否有神明根本不得而知,到了現在可以確信,古之大帝若是死後也可誕生出神抿念,眼下是最好的證明.

不過,這種生靈q已忘記了前生,如今只是一種莫名的存在,空有徑大的神能,但卻是一尊名副其實的魔.

如果是一個真正的人族,達到了這種強大的地步,完全可以掉頭殺回來闖進雷劫中斃掉葉凡.

但是,偏偏神披念不行,他縱然實力再強大無用.因為,他是逆天而生出的魔,是神靈或者古皇死後化生出的,與天地大道相悖,不允許他存世.

若是平日還好,一旦出現天劫引火到他的身上,必然是萬劫轟頂,大世界俱滅那種強大的雷罰.

只要他引動了天劫,根本沒有一絲可能活下來,肯定會形神俱滅,因此見葉凡追來,他沒有了往昔的霸氣,撒丫子逃遁.

遠山,眾人都駐足,見到這一幕都有些發怔,即便手持極道帝兵都不見得能夠奈何神抿念,不曾想此時他卻被葉凡追著逃.

"我覺得來一尊遠古聖圝人,都不一定能夠鎮圝壓這個魔鬼,可是他卻如此懼怕雷劫……"

"轟!"

天地暴圝動,雷光爍爍,摧枯拉朽,將一片山地炸平,成為了一片不毛之地,煙塵彌漫.

"嗷吼……"神抿念長嘯,滿頭紫發亂舞,駭人之極,他憤怒無比.

"砰!"

他徒手裂天,劃小出一道長達三十幾里的空間大裂縫,隔斷了後路,想要擋住葉凡的追趕.

遠處,所有人都毛圝骨圝悚圝然,這僅是隨後一劃啊,就有如此可怕的威能,在場的人上去絕對會被一擊斃掉.

"轟隆隆……"

葉凡緊追不舍,因為他也沒有辦法,現在不干掉神抿念,他多半就必死無疑了.

這個魔鬼早已鎖定了他,在其渡劫時死死的盯著那張從混沌龍巢中得來的古卷,眼中的貪欲是不加掩飾的.

葉凡不僅運轉行字訣,而且將皆字秘觸發了,十倍提升極限速度,但是依然追不上這個魔鬼.他心中悚然,真不知道這尊魔強大到了何種程度.

不過,就在這時天地有感,竟從他的雷劫中分化出一小部分,徑直劈向神袱念.

"轟……"

"嗷說……"

雷聲不絕,天地圝震動,魔鬼怒吼,他秉承至陰之氣而生,是古之大帝的惡念顯化,最怕天劫臨身.

"哧啦!"

這尊魔鬼身上冒起輕煙,像是冰雪消融一樣,哧哧冒至陰之氣,他亡圝魂皆冒,生怕惹來自己的天劫.

遠處的山巒上,眾人瞪目結舌,好半天都無語,葉凡就攆死狗一樣追神抿念,若是平日誰敢對這樣的魔鬼動手?縱然是有一萬條命都不夠殺.

"吼……"

神袱念一聲大吼,憑空躍萬丈,此地即便鎮封了,也不能阻擋他的無上偉力,一下子就來到了高台上.

因為,此時他感覺到了末日危圝機,天地大道似乎覺察到了他的存在,天罰即將降臨.

"刷!"

他化成一道烏光,一下子就沖到了五色堅冰前,跪伏圝在地,對著那張人皮叩首,他僅是從不死天皇的肉圝身中化出的一縷至陰惡念,深知原本的主體有多麼可怕!

"轟!"

天地被淹沒了,萬劫轟頂,從天而降,將高台籠罩,現在根本沒有單一的閃電之說!

那是一道通圝天之光,從永恒未知處降落下來,貫通了天上地下,古今未來,摧毀一切!

"天啊,萬劫臨頂,毀滅神被念的驚世雷劫出現了!"

"真是恐怖,這種雷光熔圝煉為一體,遠古聖圝人來了都要膽寒,當圝世還有誰可以擋住嗎?"

人們皆驚呼,這種天地大劫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未發生過了,他們只是在古籍記載中見到過.

大音希聲!

萬劫降世,卻沒有什麼聲音,唯有無窮的毀滅之力,要將這個世界都打碎.

"壞了,這個小子惹大禍了,他引動了這麼大的雷劫,即便劈死神抿念,但是這片小世界也要崩潰!"

"雞嗚……"

雷聲終于傳出了,竟然如裂天一樣,發出轟鳴,萬劫臨世,許多人都駭然,竟見到了成片的天闕,且有人形生物降落.

遠處,葉凡心中一驚,他上次對抗八十一條遠古天龍時,亦見到了古天庭虛影,不曾想今日天地又一次顯化,鎮圝壓神抿念.

"嗷說……"

萬丈高台上,神抿念大吼,充滿了不甘與憤怒,身圝體被雷光打的不斷抖動,變得虛淡.

"那是……"

突然,眾人吃驚,神抿念跪在五色堅冰前,不斷叩首,那里面的人皮竟流動出詭異的光華.

"死去無盡歲月了,最起碼有上百萬之久了,一張人皮還有大道法則流轉,這太可怖了!"

最終,神袱念虔誠地跪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出,將封有人皮的五色神冰高舉在頭頂上方.

"什麼,萬劫天罰在退卻!"

"過……就是不死天皇的威勢嗎?可號令天地,即便死去這麼久了,一張人皮還有如此威力!"

所有人都變色,這實在有些不可思議,很難想象他生前會多麼強大,難怪太古萬族將其視為超越神靈的存在.

不過,即便是這麼短暫的一瞬間,神抿念依然被打的差點形神俱滅,身圝體破敗不堪,隨時會散掉.

萬劫天罰消失了,那里漸漸恢複清甯.

"這就是古之大帝的威能啊,不走到那一步,永遠也不知道那些古皇與大帝有多麼可怕!"

另一邊,還在電閃雷鳴,葉凡的天劫還沒有過去,從某種竟義上來說他的雷劫比萬劫天罰看起來聲勢浩大很多倍.

因為,他掃平了一片又一片的山峰,所過之處盡成焦土,天地間到處是雷光,而萬劫天罪剛一出現就消退了.

"這個王圝八蛋沖著我們來了!"

遠處眾人驚怒,葉凡帶動無窮雷霆化成一片熾電的海洋沖了過來.

葉凡估摸圝著時間快過去了,現在可不能浪費一點光陰,他要借助電雷殺出去,不然被一幫絕頂人物堵在這里,凶多吉少.

"攔住他,天罰快消退了,不能讓他帶走神靈的棺槨!"

"古之大帝留下了一部古經,就在棺底上,一定要截下他!"

"其心可誅,引動天劫禍圝亂神土,當殺了他!"

"他身上有萬物母氣鼎,那等若極道帝兵的粗胚,為無價神物."

許多人在躲避,但是陰陽極還有青家的人卻在極力挑唆與慫圝恿,讓人們阻擋葉凡的步法.

"哼!"

葉凡冷哼了一聲,距離太遠聽不到,但是他生有神眼,見到了他們的口形,對這兩族人生恨.

"轟!"

他頭頂一望無垠的電海,筆直的沖向陰陽教與常家,都到這種境地了對方還想滅他呢,他也沒什麼好客氣的.

遠離萬丈玉台,橫渡過那條太陰河,許多人都可以初步飛行了,但是葉凡依然追了上去,行字訣天下無雙.

"這個混賬追過來了!"

縱然身為大能也變了顏色,更何況這外部地域還有一些半步大能等候,更有不少太上長老眺望.

葉凡首先沖蕭家追了過去,蕭云升還有繁志那是明言要對他抽筋扒皮的,此時他很想一舉斃掉這些人.

"莫要驚慌,都到我這里來!"王陽戰開口,頭上垂落下紅,黑兩氣,一枚古鏡沉浮,鎮圝壓這片小世界.

"他的天劫快過去了,我以這殘損的遠古聖圝人兵器足以攻殺進去."王陽戰傳聲道,這是一種威懾,其實他心中還是無底.

所有人都聚攏向陰陽教圝主,躲避殺星,當被紅,黑二氣護住後,眾人皆長出了一口氣.

"天劫過去後,活劈了他!"眾人咬牙.

"奪走他的萬物母氣鼎,將他做成火把,點天燈!"蕭云升咆味,他雙臂被葉凡打成了肉醬,雖然一念再生,但卻是一種恥辱.

"我將他的骨頭一根一根的抽圝出來,慢慢的敲碎!"蕭志亦怨怒,他身為半步大能,也吃了大虧.

然而,葉凡怡然不懼,徑直向王陽戰沖去,殺向這些人.

"他的雷劫不是快熄滅了,怎麼還敢過來?"

這時,葉凡眉心前,那尊金色的小人張口一吸,無窮雷光被吞了進去,如此對抗,天劫又猛烈了不少.

"轟!"

王陽戰心頭劇跳,一下子皺起了眉頭,而後……跑了,如飛而去,沒有敢祭出殘破的聖圝人兵器,生怕沾惹上天劫.

眾人一怔,這個活化石……竟然逃了!不敢讓遠古聖圝人的兵器曆劫.

陰陽教另外幾位大能還有一些太上長老,以及蕭家的人也是立刻狂奔,然而葉凡的速度太快了,行字訣運轉到極致後,觸發了皆字秘.

他本已經具有極盡速度,又快了十倍,瞬間就追了上去,這些人不是神抿念,根本不可能甩掉他.

"轟!"

雷海降臨,不少人遭雷劈!

但卻不敢拼死抵圝抗,怕惹來自己的天劫,只是被動的防禦.

葉凡重點盯住了蕭云升還有簧志,追著他們不放,而在這個過程中,陰陽教數位太上長老終于是引動了自己的天劫.

"啊……"

慘叫傳來,他們一生都沒有經曆過雷罰,這是妖孽資質的人的專屬劫圝難,此時對抗太上級天罰,竟然難以承受.

卷入當中的三人,時間不長就被劈成了灰燼,陰陽教三位太上長老死圝于圝非圝命.

"蕭志你哪里走!"

葉凡追了上來,在雷劫中持萬場弓射圝了一箭,當場引動一片雷光沖了過去.

"啊……"

蕭志對抗,觸發了自己的雷劫,那是屬于半步大能級別的天罰,相當的猛烈,他雖然在竭盡所能抗衡.

但是,終究不能抵住,時間不長,"砰"的一聲,他半邊肩膀被劈裂,白骨茬森森,血肉焦灼,可怖無比.

"轟!"

雷光再降,蕭志堅持不住,胸骨被劈裂,五髒都被震了出來,一片焦黑,慘叫連連.

"啊……姓葉的小子,我饒不了你!"

"安!"

又一道大天劫降落,半步大能蕭志的身圝子被活生生劈斷了,骨頭都焦黑了,但是還未斷氣.

"你不是要活刮了我嗎?"葉凡沒有一點憐憫.

"啊……"

"轟!"

五重雷劫同時降臨,轟五了蕭志的頭頂上方,他的頭顱頓時崩裂了,五雷轟頂而亡!

最後,蕭志只刺下一段焦炭,徹底的死圝于圝非圝命.

遠處,眾人倒吸冷氣,這就是恐怕的雷劫,天圝道羌情,毀滅一切.

一般的修士根本沒有渡劫一說,至死也不會遭遇天劫,只有極少數傑出之輩才會有劫圝難.

而今,從未渡劫的人,親身經曆天罪,這是一種無比可怕的事情,讓不少人膽寒.

"蕭志……"蕭太師眼睛都紅了,煞氣沖天,盯著遠處的葉凡.

此時,葉凡正在追逐蕭云升,這個人屢次責難,想要斃掉他,到了現在他自然不會放過.

"腦袋被門擠扁的那個家伙,你給我站住!"

蕭云升聽到這句話,氣的差點吐血,在萬丈高台上他以為可以碾死葉凡,結果卻讓對方將他的額骨給踩癟了.

此時,葉凡如此叫號,可謂打人打臉,罵人揭短,氣的蕭云升青筋暴跳,怒發沖冠.

"腦袋被門擠扁的那個家伙你聽到沒有,我說你呢!"

"小雜圝種!"蕭云升七竅生煙,從鼻子向外噴火,若沒有天劫,肯定會沖過去,活刮了對方.

"這就是東荒的那個妖孽啊!"

"葉遮天,葉凡,是同一個人,為當圝世聖體!"

遠處,所有人都驚歎,一個化龍秘境的修士兜著一位大能的屁圝股追殺,這可真算是一種奇觀.

"完了,蕭云升活不成了,他被雷劫追上了!"

今天兩章,共計八千多字,向三章靠攏了,那啥,兄弟們,我又開始努力了,你們手中如果有月票,也用圝力投來吧.

h︴

ο︴

2︴

3︴

中︴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