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四章 太皇兩重劫
這一次,葉凡真的沒有想去坑人,天劫是順與自然而來的.他並沒有去刻意算計與引動.

不久前,他經曆了八十一道遠古天龍雷劫,這種天罰古今少有,讓他一舉突破到了化龍第一變的大圓滿之境.

而今,他手持菩提子,口含悟道茶葉,參悟太皇烙印下的天痕,原本就快邁入化龍第二變了,一朝突破!

天劫來的太突兀了,所有人都有些發懵,當明白發生了什麼後,這些大人物堅決而果斷,跟一群大白鵝下水一樣,噼里啪啦,一齊往萬丈高台下跳.

"真是個王八蛋,在這個時候渡劫,想害死所有人嗎?!"

"降下末日天劫,狠狠的劈死他吧!"

所有人都詛咒,但卻無比的果決,每一個人都是頭也不回的遠去,堅定不移的往下跳,沒有一點耽擱.

因為,不走的話可能連灰燼都留不下來,一個人渡劫,會連帶其他人跟著渡劫,遭受與己身實力相對應的天罰.

他們不可是一般的人,是一群絕頂聖主級大人物,每一個人所對應的天劫都大到無邊,這麼多人合在一起渡劫,光想想就嚇死人.

尤其是,此地有幾件遠古聖人的兵器,更有三件極道帝兵,若是將這些古兵牽弓進來,很難想象會有多麼可怕.

若是一把帝兵對抗了天劫,那多半會降下來古之大帝級的滅世天罰,那樣的話不要說是在場的人,就是這片世界都要完蛋.

極道帝兵肯定無恙它們早已隨古之大帝一起度過劫難了,在這個世界再也沒有力量可以傷損它們.

可是,其他的人與仙府世界就不司了,必會毀滅,什麼都剩不下方圓十數萬里都會成為劫灰.

"見過缺德的沒見過這麼缺德的,怎麼在這個時候渡劫!"

"這個混賬瘋了嗎想自毀也不要拉上這麼多人啊!"

所有人都給嚇跑了如同餃子下鍋,唏哩嘩啦的的從玉台上往下跳,神力被壓制無飛行有此人被摔的鼻青臉腫.

但是,他們根本不管不顧這些,撤丫子狂奔,顧不上所謂的絕世高手的風范了,全都亡命飛逃.

有人臨走前想奪走神抵所留的棺槨,但卻發現葉凡一坐了進去,盤坐在太皇烙印下的道痕上開始悟道.

很多人氣的牙根癢癢誰也不敢將他一起帶著跑,那樣的話純粹是將自己綁在了天劫上.

有絕頂大人物氣憤不過想要以遠古聖人的兵器出手,將其斃掉但上古吞天魔罐在沉浮,如古帝複生,快壓塌萬古諸天了,所有人都只能退走.

"這個混帳小子,他的怎麼那麼值錢,媽的,竟坐在了太皇烙印上,真是個天殺的!"

"這次沒完,等他度過雷劫再說!"

人們盡管很不甘,但也只能飛逃.

"你可真是個祖宗,早不度劫晚不度劫,偏偏選在這個時候."老瞎子也不能鎮定了,一邊搓手一邊翻白眼.

"葉兄弟對不住,時間來不及了,你還是自己在這里渡劫吧."段德一腳將古棺給踹了出去,遠離吞天魔罐.

"葉兄弟,給你這根聖人化道留下的聖骨防身吧."野蠻人扔過去一根金色的臂骨.

而後,幾人也逃之夭夭,不然的話讓上古吞天魔罐在此經曆天劫,麻煩就大了,這片世界連灰都剩不下.

"嘩啦!"

在出離極道帝兵保護范圍後,葉凡將一張古卷取了出來,晶瑩閃爍,像是以日月精華鑄煉而成,但卻非常柔軟.

它呈四方形,邊長能有一米五左右,鋪展開來,上面偶爾有星辰一閃而沒,輕靈而祥和,正是在狠人安息之地混沌龍巢中得到的仙珍.

至今,葉凡都不知道它是什麼,但是眼下顧不了那麼多了,只能以它抵抗此地的可怕威壓.

早在太古年間,猴子的老父斗戰聖皇就已收藏過它,而無盡歲月後又落入了狠人大帝的手中,肯定不是凡品.

果然,這張星辰卷一出,立時抵擋住了不遠處五色神冰中那張人皮溢出的絕世能量波動.

雖然這張古卷沒有什麼強大的氣息,但卻可以隔絕外界不死天皇的人皮帶來的影響.

"不是極道帝兵,像是一幅地圖……"

葉凡大吃一驚,在不死天皇的氣息流動過來,注入仙珍中後,上面出現了一些模糊的星域.

"轟!"

然而,他沒有時間去想這些了,天劫降臨了,鋪天蓋地向下打來,一瞬間將整座高台淹沒了.

葉凡走出古棺,盤坐在旁,盯著棺底板上的印痕,眼睛一瞬不瞬,手中的菩提子滾燙無比,助他悟道.

口中含的神茶葉讓他心中一片清甯,精氣神高度集中,肌體與神識達到了一個天人合一的程度.

此時,他陷入了悟道境中,他真切的見到了太皇經!

古棺底部,一幅人形痕跡如複生了一樣,像是萬古前的人皇逆天歸來.

在其背上,那條脊椎骨是一條大龍,昂首而鳴,栩栩如生,似貫穿了古今未來.

整幅圖皆是道痕,但是葉凡只盯住了那條大龍,這才是他最需要的東西,對應化龍秘境的玄.

就如同當年的西皇經一樣,他只見到了五幅道痕,並沒有一字一句,卻記載了最為本源的心.

眼前亦如是,這是一部古經,太皇晚年吹毛求疵,對其進行過改動,最終留在了棺中.

"轟!"

萬丈雷海打下,葉凡巋然不動,沐浴雷劫中參悟化龍卷的古經,無我無物,唯有一條大龍,心中一片空靈.

電閃雷鳴,萬丈雷海白茫茫一片,而後又紫芒芒一片隨後又赤茫茫一片各種顏色的雷光,爆閃個不停.

遠遠望去,那里徹底被淹沒了這是一片天劫的海洋,可怖電海浩蕩十方,摧毀一切.

那些大人物們站在遠處,全都驚異莫名,一個化龍秘境的修士竟然弓動來這麼可怕的天劫,實在有些不可思議.

"總算是沒有遠古聖人的兵器曆劫,更沒有極道帝兵參與當中不然我等皆不複存在了!"

萬丈玉台上葉凡將鼎祭了出來,共司接受雷劫的洗禮如此才能交織則,演化成為聖兵.

不管外界是否有人可以看穿雷海,他沒的選擇,只能如此,他想萬物母氣鼎進化.每次都要與他一起曆劫才行.

這一次,沒有再出現八十一道恐怖的遠古天龍,但也相當的可怕,各種巨大的閃電連續劈落,夾雜著混沌天雷.

雷光霍霍,天地震動,光華爍空,萬丈玉台若非古帝安息之地,早已被劈成碎渣了.

葉凡心神甯靜,盯著棺底的大龍,雙眼射出兩道龍形光束,連接到了道痕上!

他的雙眼一會兒迷蒙,一會兒空洞,一條天龍在盤舞,在其眼中幻滅了又新生.

到了最後,他的雙眼中映照出兩條大龍,再無其他,與此司時他的脊椎骨爆響,如龍吟動天.

這叮)過程足足持續了數個時辰,天劫不斷,葉凡極力抗衡,但卻也在不斷參悟古經.

"轟!"

最後一聲雷響,天地間終于複歸了清明,天劫停止了.

小境界的雷劫不如晉升大秘境時那麼可怕,但是卻也相當的駭人,且相比其他人的天劫來說大了很多倍.

遠處,眾人無不驚悚,眼見一切終止,所有人都向前撲去,想要重新登上萬丈高台.

然而,朗朗乾坤再次降下雷暴,一片雷海重新將那里淹沒了.

"轟……"

天劫又顯,摧毀萬物.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又開始繼續了?"

"天,這可真是一個妖孽,在上古年代也沒有幾個這樣的人,他又晉升了一個境界,在連續渡劫!"

人們吃驚的發現了一個事實,葉凡竟是連渡兩劫,讓人震撼.

"剛才天劫停息時,你們見到了什麼沒有,那是萬物母氣鼎!"

"沒錯,那是萬物母氣源根,萬重玄黃氣垂落,這樣說來他是東荒的那個小子?!"

所有人都是一呆,而後醒悟,也唯有他才會有這樣浩大的天劫降臨.

"葉遮"葉凡!"王陽戰怒吼,怒發沖關,白須飛舞,陰陽教的聖子與聖女都被葉凡斬了,讓這一無上大教丟盡了顏面.

且,蟠桃盛會時,葉凡更是弓動諸雄進入萬龍巢,讓他的繼承者一陰陽副教主死于非命.

"東荒的葉凡"蕭云升眼中閃動厲色,拳頭攥的嘎嘣嘎嘣響.

"原來是這個小子!"段德摸了摸鼻子,不可避免的想到了一些往事,當然印象最深的是挨狗咬的日事,最後咕噥了一句,道:"媽的!"

葉凡參悟太皇經化龍篇,連度兩重天劫,此時電閃雷鳴,但是他卻很沉靜.

這一次渡劫,他一下子晉升到了化龍第三變境界,實力暴漲,提升了一大截.

終于,又過了三個時辰,他將化龍篇烙印進腦海中,徹底悟道,讓其成為了自己的玄.

至此,他掌握了化龍秘境的最強經文!

"化龍第三變!"葉凡站了起來,心中澎湃,無比激動,他感受到了無以倫比的強大力量.

天劫還未停止,不斷劈落下來,打在他的身上,但卻難以出現焦痕,倒是萬物母氣鼎上出現了很多紋絡.

那是先天神紋,鼎交織出了自己的則,演化出了萬物母氣鼎的道痕,這是一種蛻變.

葉凡的眉心處,一尊如神靈一樣的金色小人盤膝而坐,寶相莊嚴,口中不斷的吞吐雷光.

這是他眉心的金色小湖化形而成,成為人形,曆經天劫,共同接受洗禮.

最終,金色小人張口一吸,將萬物母氣鼎吞了進去,隨著他的呼吸而出入,無比的神秘.

鼎,縮小到了指節大小,但卻更加璀璨了,隨金色的小人吞納而動,與葉凡不分彼此,合圍一體.

雷光繚繞,不斷淬煉金色小人還有那口小鼎,而葉凡的肉身更是雷海交融在了一起.

過了很久,葉凡才長出一口氣,吐出萬丈雷光,望向四方.

古棺並未被天雷劈碎,它無比的堅硬,因為它是以不死樹刻成的,擁有不朽的特性.

"神概念!"

葉凡心中一驚,他眸光掃向四野,發現了那尊魔,就站在萬丈高台下,眼眸如刀,正在冷冷的看著他.

"他盯上我了……"

不過,葉凡轉念一想冷笑了起來,此魔懼怕天劫,不然早已撲殺過來了.

他望向不遠處的五色神冰,很想這宗仙珍取走,但是不死天皇的人皮氣息太濃烈了,沒有極道帝兵很難將其收起.

也不知道過去多少萬年了,在太古前的歲月至今,那張皮還有晶瑩光澤,發絲呈紫色,很是油亮,人皮上沾染的血液則五彩紛呈.

最後,葉凡抬頭向更遠處的山巒望去,那里有很多道人影,以他的神眼可以清晰的見到他們的表情.

王陽戰臉色鐵青,陰陽教的人皆殺機畢露,全都在死死的盯著此地.

此外,蕭云升也在咬牙切齒,半步大能蕭志更是無比怨毒,口中在詛咒.

葉凡甚至能夠通過口形,洞悉那些人在說些什麼.

"他竟然連度兩重天劫,真是駭人,不過他活不成了,一旦下來,我要將他挫骨揚灰!"

"今天,我就是要扼殺天才,讓他形神俱滅!"

"姓葉的小子,我要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骨!"

"將他點天燈!"

這就是陰陽教以及蕭家的人的怨毒詛咒.

葉凡想了想,抱起棺材,帶動著滔天雷劫向下沖去.

神抿念第一個感覺不對勁,從未見過有人渡劫還這麼囂張的亂跑,很快他明白了,這是沖他來的.

這尊魔第一個行動起來,撒丫子飛奔,沒有了那種舍我其誰,君臨天下的可怕雄姿.

他如此強大,要是度起天劫來,必將會驚天動地,這個世界都要被打穿.

接著,陰陽教,蕭家的人也悚然,全都開始撒腿飛逃,其他人見狀也都大呼不妙,立刻遠遁.

"這個缺德的小子,弓動雷劫劈我們來了!"

呼喚月票幾幾幾毗~幾幾肌.

幫人做個廣告,《重生第一滴血》書號縫幽刃,重生殺手中極品蘿莉鋒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