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三章 太皇劍,九黎圖,吞天罐
第五百九十三章太皇劍,九黎圖,吞天罐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去解釋,段胖子威脅人的方式與眾不同,張口挖人家的祖墳,閉口掘人家的陵墓.

所有人都無語了,沒見過這麼樣的人,見過說狠話的,卻沒見過拿死人來威脅的.

一言不合,去挖你們家墳頭,誰受的了?特立獨行,這種報複讓人暈菜.

**,這死胖子什麼來頭?這是很多人的心語,心中犯嘀咕.

然而,眾人心靜下來時卻更加的驚懼了,半件極道帝兵橫在空中,壓的人幾乎要窒息.

狠人大帝,可以說是古今最驚豔的人,關于他或她有著太多的傳說,所有評價都難以概括.

段德頭頂上方,吞天魔罐的蓋子上面,那個鬼臉印記掛著淚痕,但卻也有笑容,憂傷中有陽光.

似哭非哭,似笑非笑,淚水模糊笑顏,這或許就是狠人大帝的一生,是他或她的內心體現,也許沒有一個人了解.

就是這樣兒童塗鴉一樣的痕跡,卻讓每一個人都膽寒,想到這位大帝的一生與手段,莫不懾服,全都忍不住倒退.

"他怎麼有極道帝兵?"這是不少人的疑問.

半件極道武器,雖然無法複蘇,不能發揮出蓋世仙威來,但不是用來對付古帝,橫掃眼前的人,普通的威勢就足夠了.

"你那把破鏡子有什麼好顯擺的,頂多也就能留給女人梳妝打扮用."段德挺著胖肚子向前走.

在其頭頂上方,上古吞天魔罐的蓋子,垂落下成千上萬道烏光,如雨簾一樣密集,絲絲縷縷.

所有人都避退,半件極道帝兵那可不是隨便說說嚇人的,自古至今,不過幾件而已.

帝兵,一旦催動起來,即便不能複蘇,也可以大殺四方,誰能擋住?

"把你那破鏡子沖我這英俊無匹的臉上照來試試看,讓我瞧瞧是不是又變帥了."段德頂著陶蓋向前走.

陰陽教主王陽戰一臉的晦氣,其他人也都覺得倒黴透頂,跟出門踩了一腳狗屎一樣,這個猥瑣的胖子太招人不待見了.

"見我好欺負是嗎,胖爺不發威你們真當我是病貓了"段胖子磨嘰,瞅瞅這個,瞧瞧那個.

最後,他盯住了額骨被葉凡踩癟的蕭云升,道:"**,那個腦袋被門擠扁的家伙,剛才不是讓道爺滾過去嗎,你現在給我滾過來"

這缺德的胖子許多人心中詛咒,說話太不是東西了,屬于那種打人專打臉,罵人專揭短的混蛋.

蕭云升的臉都給氣綠了,但是卻也沒轍,他還真怕這死胖子出手,半件極道帝兵祭出來,誰都暈.

"還有那個老白毛,你不是想要碗嗎,繼續搶奪啊?"段德又盯住了王陽戰.

陰陽教主跟吃了個死耗子一樣,鬧心的要命,他不知這胖子修為如何,但里面有個老瞎子,以活化石級修為催動這個蓋子,絕對可以橫殺一切阻擋.

"咚"

段德從來不是一個吃虧的主,剛才被人數落了半天,此時祭出半件極道武器,向前鎮壓.

一股壓塌萬古的氣息彌漫,吞天魔罐的蓋子化成一口黑洞,吞噬天地萬物,向下壓落.

蕭云升二話沒說,將斷腿繼續上,頂著十幾件禁器,直接從萬丈高台上跳了下去.

王陽戰以那殘損的古鏡裹帶幾位大能,化成一抹流光也是一退數百丈遠,遠離了中心區域.

半件極道帝兵,一片朦朧,如同有生命一樣,上面那個鬼臉印記,淚痕居然在流動.

眾人毛骨冰寒,相傳這魔罐的蓋子是以狠人的頭顱煉化而成的,是帝兵的精華所在.

有人說,鬼臉印記是這位大帝年幼時所繪,那是他或她最快樂的時光,從此以後他或她與天下為敵,很不開心與憂傷.

縱然無敵天下,他或她印象最深的還是那短暫的幼年記憶,因此成為了其獨有的標記,烙印在了魔蓋上.

"**,你們過來幫忙,這蓋子快將我吸干了."段德傳音.

葉凡與東方野上前,向他度了一道神力,而老瞎子則傳音道:"別逞強了,這帝兵所耗甚巨,我們能自保就夠了,那些人乃是這片大地的主人,不可能都壓制住."

"鏘"

不遠處,一套黃金戰衣浮現,閃爍沖霄的光芒,出現在古華皇主的身畔,它呈人形,手持黃金聖劍,背負黃金神弓,竟有生命波動.

絕世神衣通靈,為傳世聖兵,以神物鑄成,可永世長存下去

葉凡心中凜然,他見過這件神衣,古華皇朝為了采摘不死神藥,在荒古禁地前曾經祭出過此衣.

"不愧是遠古神朝,帶了一件無缺的神衣"許多人倒吸冷氣.

它形狀似人,黃金神光絢爛,仿佛是一尊活著的遠古神明,讓人發自內心的敬畏,忍不住想跪拜下去.

"轟"

神力洶湧,朝氣蓬勃南嶺妖主的身邊,出現一日一月,璀璨奪目.

日輪一動,如龍吟九天,一片刺目,照破萬物.月輪一動,似鳳鳴九幽,清輝如水,溢滿天地.日月雙輪如真正的日月當空.

這亦是傳世聖兵,可以不朽,早已有了生命波動,為南妖一脈十五萬年前的一位蓋世聖人所留,人間罕見.

"刷"

另一邊,佛光沖霄,西漠一位神僧頭頂上方,出現一尊一米多高的佛塔,共有七層,為岩石築成,卻可鎮壓天地萬物.

這是一位菩薩證道的兵器,不僅塔身是辟地仙石,為罕有神物,且菩薩坐化留下了七顆舍利子,都封入了塔身中,每一層置入一顆,讓這七層石塔成為了不朽的傳世聖兵

且,它的威力恐怖絕倫,沒有幾件比得上,為佛教自古至今的無上聖物之一.

一下子出現三件真正的遠古聖人的兵器,且都是在人族古史中赫赫有名的神物,沒有人不動容.

到了現在,很多人都自覺倒退,根本沒有辦法去爭奪了,因為一件聖人兵器就足以掃了他們.

最終,大夏,古華,九黎,神州四大神朝,南嶺妖族,西佛佛教,段德他們等,共計十幾股大勢力來到近前,余者皆退卻了.

持有三件聖人兵器的大勢力,以及段德他們的站的最靠前,沒有人反對與多說什麼,現在實力就是硬道理.

人們仔細研讀棺壁上的文字,生怕錯過一個字,因為這是太皇所留,記錄了一件驚人的秘密.

此棺原來的主人,竟然是不死天皇,為太古時期以前的一位無上存在,在太古萬族心中超越神明.

"不死天皇真的存在……"佛教的一位神僧動容.

關于太古往事,人族早已失傳了,只記載了下來點滴,所有的一切都消散在了曆史長河中.

不死天皇,這一名諱連太古的王都要頂禮膜拜,最為神秘與古老,人們沒有想到所謂的這個神祇竟是他

所有人都望向那塊五色神冰,里面有一張人皮,流動出的氣機堪比帝兵複蘇,讓人無法承受.

"天啊,那是不死天皇的人皮,如果讓太古種族知道,這個地方必將成為他們的神地"

"如果那些古生靈知曉,不死天皇葬尸于此,恐怕會天下大亂,所有太古王都會出動,趕到此地"

這絕對是一件捅破天的秘辛

太古萬族膜拜的神明,竟然在葬在這里,他並不是虛幻的,而是真實存在過.

"他是不死天皇啊"

人們的驚憾難以平息,心中的滔天駭浪無法止住.

"萬古前的存在,傳說中的神,後世的種族頂禮膜拜,從來都沒有確鑿的證據說明他存在過,而今卻被我們見到了"

人們驚歎,也唯有無盡歲月前的不死天皇有這樣的大手筆,砍伐悟道古茶樹,以一株不死樹為自己做棺槨.

他存于遙遠的太古前,沒有敵手,天地間靈氣濃郁,不死藥可尋,唯有他可以做到這一切.

而太皇卻也是真夠可以的,動手將不死天皇給搬了出去,自己進入棺槨中沉眠.

只是,為何不死天皇只剩下了一張皮,而太皇又去了哪里,怎麼不見了?

可惜,棺壁上再無記載,只有那幾行文字而已,說明了此棺原主人的來曆.

"到底還是不能證明仙存在世間啊"人們歎息,知曉來曆後,不知是解脫還是失落.

不死天皇,雖然在太古種族心中超越神靈,但是終究只是一位無敵的古皇,只是神化了而已,並不是仙與神祇.

世上到底有沒有仙?到了現在,這些大人物們都迷茫了,一切跡象表明,似乎不存在.

"砰"

突然,有人出手了,開始搶奪古棺,爭奪驚世仙珍.

棺底有太皇留下的一幅刻圖,那是大道烙印,沒有人不動心.

段德沒有去湊熱鬧,震動吞天魔罐,化成黑色的深淵,一下子將棺材蓋收了過來,這是悟道木,無論多少神源都換不來.

"拿到手中的東西才算是自己的,才是真"段胖子相當的滿意,別人爭奪道圖,他先搶到了最實在的無價神物.

這樣一塊棺材板,盤坐在上面修行,可以很容易進入悟道境,就是切下來一小塊拿出去賣也價值連城.

"砰"

有人催動神力,但是根本無法將不死樹刻成的棺槨震裂.最後,南嶺妖主拔出幾根石釘,將外槨拆開.

"那是不死天皇祭煉的石釘,曆經漫長的太古時代到現在都沒有毀掉,肯定是仙珍"

所有人都眼紅了,但是八根石釘都落入了南嶺妖主的手中,沒有人奪到,因為他持有遠古聖人的兵器——日月,無人敢靠近.

"砰"

外槨的木板被人搶奪,最終落入了古華皇朝與西漠神僧的手中,一方持有絕世黃金神衣,另一方持有菩薩證道的石塔,無人可攖鋒.

其他人都焦急了,爭搶里面的小棺以及那幅太皇的大道烙印,大打出手.

"棺木任你們拿去,但棺底板留下,任何人都不得損毀太皇留下的道痕,不然別怪我大夏出手無情"大夏皇主開口說話了.

他們並未持有遠古聖人的兵器,但是卻相當的沉穩與鎮定,掃視所有人.

"憑什麼,誰能得到歸誰"有人不服,代表了各方大勢力的心聲.

"那是始祖為我大夏留下的,你們如是不服,盡管動手"大夏皇主冷喝,就在這時他的頭頂上方出現一片璀璨光芒,浩蕩天地的波動震出,許多大能差點伏倒在地上.

接著,一聲龍吟傳出,一把龍劍飛出,像是可以震塌諸天萬界

龍頭劍鋒,九爪劍紋,龍尾化作劍柄,縱然萬輪太陽聚在一起,也沒有它的光芒盛烈.

"噗"

有的大能都忍受不住這種威壓,縱然有禁器護體,也咳血倒退了出去,難以承受.

極道帝兵————太皇劍出世了,大夏神朝的人竟將其帶到了此地.

一聲龍吟響徹萬古,它如一道永恒之光,懸在大夏皇主的頭頂上方,讓所有人都幾乎要頂禮膜拜下去.

在這一刻,眾人噤若寒蟬,太皇劍出世,鎮壓諸天,誰人可抗?擁有舉世無雙的攻擊力

"嘿嘿……"

突然,讓人毛骨悚然的冷笑聲傳來,不遠處一個道魔影矗立,眸光冷冽,盯著所有人,神祇念又出現了

所有人都從頭涼到了腳,所謂的神祇念一定是不死天皇的惡的一面的體現,這是一尊魔鬼,聖人不出,無人可敵.

"還好,有太皇劍在此"

太皇劍,幾乎可壓塌萬界,化成一道天龍,盤旋在空中,無盡光華照耀天宇,淨化每一寸空間.

"轟……"

突然,又是一聲震動,天宇搖動,一張古卷從九黎神朝皇主的頭顱中飛出,懸在半空中,遮蓋了天地.

"天啊,這就九黎圖,中州不朽神朝九黎的極道帝兵"

這張古卷,包容天地萬物,收納三千大世界,可將一切鎮壓與煉化,讓一些大能皆倒退,口中噴血.

一日間,驚現兩件無缺的極道帝兵,震撼了所有人,沒有想到這兩個遠古神朝在關鍵時刻祭出了始祖遺下的仙珍.

太皇劍與九黎圖針鋒相對,並沒有去鎮壓那尊魔鬼,而是要火拼一場,毫無疑問是要爭奪太皇的大道烙印.

"兩件極道帝兵交戰,方圓多少萬里都要毀于一旦,不要說此地,就是仙府世界都要崩潰."老瞎子開口,道:"不得已要自保了"

"轟"

他張口吐出一個罐子,非常的古樸與普通,看不出什麼,但是卻懾人心魄,讓人膽寒.

"小子我們合作"老瞎子拍了拍段德的肩膀.

所有人都傻眼了,這是北域第七大寇塗天的上古吞天魔罐,被第二大寇借來了,此時將與魔蓋合一

"轟"

滔天帝威沖起,根本沒有人催動,魔罐自己就合一了,震的所有人都恐懼,人們聽到了一聲歎息.

"天啊,這魔罐是狠人的身體煉成的,不會有他的靈魂吧?"

遠處,神祇念都被驚的倒退了幾步,可想而知此罐合一後的威壓,宛如一尊古帝複生了一樣

"狠人一生,舉世皆敵,驚豔萬古,其極道帝兵重新歸一了,她不會複活吧?"

在這個過程中,唯有一人始終平靜,那就是葉凡,他手握自熒惑古星得到的菩提子,口中含著悟道茶葉,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棺內的太皇道痕,不斷的體悟.

"轟隆隆……"

天上雷鳴,震動萬丈玉台,一道道粗大的閃電劈落下來,接著無窮雷海傾瀉而下.

"**,誰度劫了?"

"哪個混蛋啊,誰在這個時候引動了天劫?"

所有人都變色,忍不住罵娘.

最終,人們見到了,雷電劈向葉凡,他短暫的悟道,將開始渡劫了

兄弟們,大聲地,鄭重地要月票,現在太少了,請兄弟姐妹們給力些啊,不然感覺昏昏欲睡,木有漏*點.有票請投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