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二章 吞天魔蓋現
"蕭云升被一個化龍秘境的修士掌摑,徹底懵了,口中怒吼.如受傷的凶獸一樣.

葉凡跟進,右手捏印向下按去,這一次直取他的眉心,要剖開他的頭顱.

蕭云升伸左手阻擋,眉心若是被打碎的話識海必毀,那樣的話縱為絕頂大能也活不成了.

修為到了他這等境界,縱然〖肢〗體斷掉也可以再生出來,唯獨神識不能有傷,靈魂印記一滅,這個人也就不複存在了.

"砰!"

葉凡打出的依然是抱山印,一往無前,右手漆黑如一座山峰,震裂那由神力交織成的法則,攻了進去.

"咔嚓!"

蕭云升的左手痙攣,而後扭曲變形,發生了嚴重的骨折,劇痛讓他臉色猙獰,冷汗冒了出來.

"噗"

葉凡的右手化成的黑色山峰不斷下壓,勢猛力沉,這是純肉身的對抗,蕭云升的掌指終于破爛,成為一團肉泥.

一位大能的肉身何其堅固,但是在葉凡面前也不夠看,被他巔峰的肉體力量給打爛了.

啊"蕭云升一聲大叫,身子倒仰,躲避那將剖開頭顱的一擊.

葉凡右手下壓,幾乎快貼到了他的額骨上,蕭云升亡魂皆冒,顧不得什麼顏面,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就地翻滾.

"砰"

葉凡三步跟上,右腳輪動起來,猛力劈砸了下來,重若千萬鈞!

"啪嚓!"

這一腳可以說相當的凌厲,尤為狠辣,腳掌踏在了他的胸膛上,十幾根胸骨當時就折斷了.

"噗"

蕭云升張嘴就是一大口鮮血,在這一刻他五髒皆裂,這一腳差點貫胸而過,將他蹬穿.

"砰!"

葉凡繼續出腳,這一次毫不留情,踏向他的額骨,很顯然是想一擊碎掉他的頭顱,讓其斃命.

這一切都發生在一刹那間,快到人們無法阻止,所有動作都是一瞬間發生的.

"住手!"

旁邊有人大喝,蕭太師頭頂十幾件禁器,怒發沖冠,如一頭老獅子一樣撲了過來.

"砰!"

葉凡不為所動,右腳猛力跺下,踩向蕭云升的眉心處,如果踏中"即便是絕頂大能也會死透.

"噗!"

關鍵時刻,蕭云升吐出一口先天精血,化成一方麒麟盾,擋在了額骨上方.

葉凡一聲大吼,用盡力氣踏了下來,砰的一聲踩在血盾上,萬丈玉,台一陣搖動,可想而知這一腳的力量有多麼大.

血色的麒麟盾四分五裂,而後砰的一聲炸開,葉凡的腳掌被阻去大部分力量,但卻也最終落了下來.

"咚"

如悶鼓轟鳴,蕭云升的頭顱癟下去一塊,那是被葉凡生生踩下去的"不過終究是沒有剖開,血肉模糊.

這個時候,蕭太師到了,雙手一劃,一幅錦繡山川圖出現,要將葉凡給收進去.


"砰!"

葉凡震指,這一次他捏成了人王印,以君臨天下人族共主之姿硬撼山川圖.

"轟!"

葉凡肉身無雙,而蕭太師法力雖然被壓,依然有移海之能"一聲劇震,兩人都蹬蹬蹬倒退.

"你給我去死吧!"

這個時候"葉凡的身後,同被段德那個破碗護在下方的野蠻人出手了"手中的大棒子輪動而出.地上,蕭云升驚怒交加,快速翻滾,躲避這驚人的一擊.

"當!"

野蠻人的肉身也很恐怖,狼牙大棒幾乎可捅破天,打的萬丈玉台一陣劇烈搖動,若非神靈安息之地,恐怕早已成為一片劫灰.

"砰!"

蕭云升躲避過第一擊,卻沒有躲避過第二擊,一聲慘叫,雙腿被東方野砸斷,血肉模糊一片.

"你敢……"

蕭太師震怒,見到野蠻人的大棒子開始掄向自己親弟弟的眉心,他奮力出手.

可是,葉凡卻擋住了他,不讓他上前,不斷與那幅山川圖碰撞,指裂蒼穹,打的這幅古圖差點碎掉.

"刷"

陰陽教的人出手了,一位大能吐出一道匹練,上前將蕭云升救走,不然必會葬在野蠻人的狼牙棒下.

同一時間,陰陽教的老教主王陽戰親自出手,向前逼來,要對付眼前的幾個人.

原本就是他說的要清場,而今盟友遭難,他自然要立威,這是一位活化石級的存在,年逾三千歲,讓所有人都忌憚.

他速度不是很快,但卻相當的迫人,背負雙手,斜睨幾人,那種一切盡在掌握中的姿態讓人生畏.

他俯視幾人,右手探出,直取空中的破碗,要一把抓走,讓幾人失去護體之物,死于非命.

可以說,他的確有這樣自負的資本,身為一個活化石,縱然是絕頂聖主都不是他的對手.

"哼!"

老瞎子一聲冷哼,右手拍出,同樣具有莫名的可怖法則力量,不弱于陰陽教的老教主王陽戰.

"砰!"

兩人一聲碰撞,神力漩渦出現,詭異莫名,時空都像是發生了更迭,一片混亂.

周圍,眾人廣陣心驚,很多人到了此地神力都被禁封了,但是活化石級存在王陽戰卻還能有這樣的手段,果然是高人一截.

而那個不起眼的老瞎子竟然抵住了他的攻勢,方才沒有人看得起他,不曾想是一個世外高人.

"是你北域第二大寇一天瞎老人!"王陽戰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道:"你還沒有呃……"……"

"你都沒有死,我怎麼會死."老瞎子嘿嘿的笑著.

"到"

雙方快速分開,都倒退了出去,皆很忌憚對方,誰也沒有再輕易出手.

蕭云升獲救,但是卻相當的淒慘,兩條手臂被葉凡給拍成了肉醬,兩條腿讓野蠻人活活砸斷.

尤其是額骨"塌癟下去一塊,清晰的印著葉凡的鞋底子印,這種羞辱讓他發狂,眼中的目光無比怨毒.

"太皇乃是人族大帝,古今未來"萬民共尊,身為人族一員,我等為何不能瞻仰,難道你們將其他人看成異族不成,還是說你們自己心存異心?"


葉凡給陰陽的人扣了一頂大帽子.有不少人注定要被劃分到清場之列,聞聽此話全都贊同與附和.

現場一陣騷亂,大夏皇主排眾而出,道:"我們只帶走始祖的遺體"其他不動,現在開棺吧."

經過方才的一番沖突,還真沒有人敢輕舉妄動了,看似最弱小的一股人有兩個野人一樣的存在,還有北域的第二大寇,出科了眾人的預料.

此時,葉凡幾人的眼神也怪怪的,萬萬沒有想到老瞎子來頭這麼大!

"哧哧哧………

一道道神光射出皇道龍氣被注入古棺上的印記中,棺蓋作響,慢慢掀開了一道縫隙.

"轟!"

本源混沌氣沖了出來,響聲如驚雷,所有人都快速倒退緊張的望著古棺.

這是一位遠古大帝的葬身之所,誰也不能確定他是否留下了後手,人們皆很忐忑.

混沌流盡棺蓋無聲的浮起,露出了棺內的一切,眾人一起向前沖去.

空空如也!

竟是一口空棺,並沒有尸體,不見太皇的蹤跡.

"怎麼回事,太皇的遺體呢?"

"為什麼是一口空棺,古之大帝的遺體去了哪里?"

很快人們發現在棺底有一幅人形的印記,這是一尊古帝的身影烙印在了棺材底板上.

"太皇化道了嗎,將自己化于天地中,""

"不對這是一種大道烙印,並不是化道的痕跡!"

在這一刻,人們無比激動,這是一位人族大帝留下的道痕,當中蘊含有怎樣的奧義,不用想也知道是無上古經.

太皇去了哪里?這是所有人的疑問.

忽然,有人指著棺壁,道:"上面有字!"

"不死天皇……"有人念道,但是很快就被人打斷了,此地殺機爆發.

此刻,這些人終于不再隱忍了,想爭奪古棺,都要據為己有,不僅有人族大帝的道痕,似乎還有其他秘密.

"不要妄動,這樣會毀掉烙印的!"有人大喝.

這具棺槨一旦四分五裂,上面的烙印將不複存在,沒有人可以得到.

"老夫早就說過了,閑雜人等退去!"陰陽教的王陽戰舊事重提.

南嶺妖主,中州皇主,西漠神僧等上前,將不少人逼了出去,人們無法靠近.

"還有你們,趕緊離開!"王陽戰身邊,一位大能對葉凡等人喝斥,神色森然,有恃無恐.

"忘記剛才的痛了吧?"老瞎子冷笑.

"這個地方不是誰都能呆的地方""王陽戰說到這里,頭頂上方生死氣顯化,出現.

紅,黑兩氣繚繞,如一方青天沉降了下來,要將所有人〖鎮〗壓,每一個大能級人物都有窒息的感覺.

"遠古聖人的兵器!"

很多人臉色蒼白,縱然為聖主級人物也是心中忐忑,萬萬沒有想到有人祭出了聖人的兵器,絕對可以橫掃一片.


那種威能,幾乎不是人力可以對抗的,在聖人難以誕生的年代里,手持這種兵器幾可天下無敵.

"這是傳說中的陰陽鏡嗎?"人們想到了這件近乎神話傳說中的兵器,無不變色.

這是一件傳世聖兵,傳于世間二十幾萬年了,一直不朽,為最可怕的遠古聖人兵之一.

並不是每一位聖人都可祭煉出與己身境界相匹的兵器,因為那種材料太難尋了.

就如同大帝尋找凰血赤金,萬物母氣,仙淚綠金一樣,可遇不可求.

遠古聖人以普通材質祭煉的兵器,少則能存世幾萬年,多則十萬年左右,就會磨滅在歲月下.

唯有絕世神物祭煉出的超級聖人兵器,才可以長存不朽,被稱為傳世聖兵,世間難尋.

"不對,不是那件傳世聖兵,沒有摧毀萬物的無敵氣機."

"是五萬年前陰陽教仿制的古鏡,雖出自一位聖人之手,但並不是絕世神物鑄成,數萬年過去了,已經半毀了!"

"不過,還是有很強大的聖人氣機,其他兵器絕對不能相抗!"

人們皆倒退,許多人臉色慘白,知道肯定爭不過陰陽教.

陰陽教的人雖然有恃無恐,但卻未敢對不朽神朝的人不敬,那走出過人族大帝的傳承,底蘊不可測.

不過,他們對葉凡等人就不假辭色了,與他們站在一起的蕭云升更是咬牙,喝道:"滾過來!"

"老瞎子,我這受損的聖人兵器,即便是在這個壓制神力的特殊地方,也足以斬滅你們所有人."陰陽教的老教主王陽戰漫不經心的開口,道:"看在傳奇人物老不死的面子上,我任你離去.不過,他們幾人必須死."

他盯住了葉凡,東方野,段德,而後更是鎖定了那個破碗,要據為己有.

萬丈玉台上,一下子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知道,即便是在歲月的力量下早已受損的聖人兵器,也可以殺死很多絕頂高手.

"那個胖子,把你的碗拿來!"王陽戰冷漠無情,索要幾人的護體寶物.

在這生死關頭,段德神色變幻莫測,一會兒咬牙,一會兒又目光閃爍.

"你們幾個蟻蟲都死定了!"蕭云升咬牙,無比的怨毒,道:"那個死胖子,趕緊交出碗來."

"媽的,真以為吃定老子了?"段德咬牙,最後下定決心,他頭頂上方的破碗流動出可怕的氣息.

"喀嚓!"

破碗龜裂,上萬道烏光沖出,一個古樸的陶蓋露了出來,在虛空中沉浮,在上面有一個鬼臉印記是如此的醒目.

"那是"…"

"看起來很眼熟,與某種古籍中記載的一則傳聞很像!"

"我想起來了,鬼臉……那是吞天大帝的印記,這個陶罐蓋子是帝兵."

"上古吞天魔罐……是東荒的極道武器.天啊,失傳已久的魔罐蓋子出世了!"

很多人悚然,都忍不住倒退,這讓人毛骨皆寒,一個破敗的碗竟然蘊有半件極道帝兵!

"不用怕,半件極道武器無法複蘇,除非聖人來了,不然沒有人可以催動,發揮不出大帝仙威來."

"那你去試試看!"

"發揮不出帝威來,也可力壓遠古聖人的兵器了!"

萬丈玉台上一震騷亂,沒有一個人不驚,全都倒退而去.

葉凡也是張口結舌,黑皇念念不忘的上古吞天魔罐,其最關鍵的部位竟然在段德手中,藏在破碗內.

"拿了一把破鏡子就敢在我面前顯擺?"段德挺胸抬頭,鎮定了下來,道:"你們完了,將我得罪透了!日後,你們祖宗的墓我要挖各遍,你們自己的陵園留繪我孫子去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