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一章 太皇
第五百九十一章太皇

古棺橫陳,生有一條半米多長的嫩枝,說不出的妖異,要知道這它存于世上百萬年了,竟還有生機.

混沌霧絲繚動,仙霧流轉,棺槨一動不動,在其側壁上有一些模糊的印記,許多人當場變了顏色.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大夏皇朝的人,每一個人都心神震動,充滿莫名震撼,這是該族的標記

"是……荒古前的——太皇"有人顫聲說出了這個名號.

人們心中凜然,難怪在堅冰上發現那些古字時,大夏皇族的人臉上出現波瀾,所謂的後來的大帝是他們的始祖.

"怪不得,我見到那些字跡覺得眼熟,曾在大夏的太皇殿中看到過"有人驚的恍然大悟.

大夏皇朝,為中州四大不朽神朝,是最古老與可怕的頂級大勢力之一,始祖為一位人族大帝.

太皇殿,是那位遠古大帝留下的居所,雖然人去樓空,但後世子孫以及一方教主還是有機會憑吊的.

棺槨上的痕跡雖然不清晰,但是卻可以辨認出,那是一條模糊的人形印記,而他的脊背卻是一條龍

獨一無二,世上唯有大夏的始祖以此為印記,後世子孫將其當成了不朽神朝的標志.

"太皇怎麼會在這里?"所有人皆震驚,同時望向大夏皇朝的人.

古來大帝能有幾人,一位人族大帝晚年不與族人團聚,卻一個人來到了此地,向一位神祗借棺,將自己葬于此.

這件事讓人感覺妖邪,透發著說不出的詭異,為何如此?

"太皇……生死之謎,無人知曉,撲朔迷離,竟在此地"

有人盯著大夏皇族的人,在提到太皇二字時明顯顫抖了一下,這個名號無人不畏,盡管離世無盡歲月了.

"始祖……據記載,他晚年時獨自離開,無人知曉他去了哪里,不想到了此地."大夏皇主悠然一歎.

眾人都有些發暈,一位遠古的大帝親手開創了不朽的神朝,統禦千萬里江山,天上地下無敵,古來最強者之一連塊葬地都找不到嗎?竟與一個死去的人搶棺材板.

不過,人們最終也釋然了,這是不死樹刻成的棺槨,有永生的傳說,除卻神靈外無人可得.

太皇搶了一個神靈的葬地,鳩占鵲巢,這個推論一出,讓人無比震動

不光是這口棺木,就連這個地方也一定大有講究,不然一位人族大帝怎麼會如此做呢,必有奪天地造化之奧.

"始祖,不肖子孫來接您了,恭迎您回家"一位老皇叔哽咽,以紫金龍袍撣去眼淚.

人們震撼過後,忽然覺得不對勁,老皇叔這樣說什麼意思?竟然想將一切據為己有.

這可是古之神靈留下的棺槨,他們如果都想搬走,那是不可能的

所有人都露出異色,不說一位大帝的尸體為無上仙珍,可煉成極道聖兵單說這具由不死樹刻成的棺木也絕世難求,悟道木是修士夢寐以求的瑰寶.

"這是我大夏的始祖,各位同道不會難為我們吧?"大夏皇主雄姿偉岸,頭戴九龍冠,沉聲問道.

沒有人搭茬,從lun理上來說,人家帶走祖先的尸骸,絕對是應該的,沒有辦法阻攔.

然而,這具尸骸太不一般了,是煉化成蓋世帝兵的無價仙材,舉世難求,沒有人不動心.


氣氛有些僵,沒有人說話,此地圍著的都是雄主級人物,可睥睨天下,不說來自諸子百教的大人物,光是中州其他三大神朝就可與大夏並論.

此外,還有南嶺的妖主與戰主,以及西漠的神僧,哪一個不是來曆嚇人的大勢力代表?

"昔年,太皇行走塵世上,萬古無敵寂寞,那是何等的風采,我等無不想一睹龍顏."

"不錯,歎萬古歲月,古來大帝能有幾人,我等無緣得見,今日若是有幸目睹太皇真容,縱死也值了."

有人打破僵局,其他人紛紛附和,大夏皇朝的人為難了,棺內尸體只要一見光,必然是流血大戰.

"祖先的尸體不容褻瀆"大夏的老皇叔白眉顫抖,厲聲喝道.

"不錯,始祖貴為人族大帝,豈能開棺驚擾"大夏皇主黑發亂舞,眼眸如電.

一位教主道:"此言差矣,我等瞻仰古之大帝的無上風姿,懷著虔誠與敬仰之心膜拜,怎能稱得上褻瀆?"

場內氣氛又有些僵了,多少有了一絲暴風雨將要來臨的征兆,一位大帝的遺體,足以讓人打個流血漂櫓,尸骨千萬.

不過,卻沒有一個人敢先動手打開棺槨,因為不僅忌憚其他人,還對這位死去的大帝害怕,因為他留下的傳說太多了.

太皇,震古爍今,開創有太皇經一書,是一部無敵的古經其中,攻擊篇章——皇道龍氣中州無雙,隱約間有當世第一之勢.

據說,在攻伐方面,唯一能與之爭鋒的是九秘中的"斗"字訣,可惜偶爾一現,幾乎斷了傳承.

太皇,是一個傳奇,行走在人世間,堪比神靈,有人說他可逆行伐仙,是一個了不得的蓋世人物.

當年,其攻擊力讓整片天地都為之戰栗,舉世無雙,皇道龍氣一出,天下地下都無人可與之爭鋒.

太皇,俯視天下,在人族古史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輝煌印記

盡管他死去了,但是人們擔心他還有什麼後手,怕一旦打開棺槨發生毀滅性災難,這不是沒有可能.

大夏皇朝的人蹙眉,他們明白想要帶走整具神靈棺木很難,全天下的教主都不會答應.

"好吧,我們打開棺槨,我們大夏只帶走始祖的遺體,棺木留給各位."大夏皇主直接言明.

"嘩"

現場一陣騷動,即便都是絕頂大能也不沉不住氣了,開棺後可能有流血大戰,每一個人都後退了幾步.

"太皇古今萬族共尊,龍顏不是每一個人都能夠見到的,一些閑雜人還是離去吧,以免褻瀆大帝."陰陽教的老教主王陽戰開口.

有人點頭附和,知道他是什麼意思,這是要清場了,古棺內大帝留下來的任何物品都為珍寶,這麼多人根本不夠分.

現在,將一些人逼走,只留下最絕巔的大勢力來討論仙珍的分配與歸屬.

蕭太師一行人與陰陽教站在一起,蕭云升似笑非笑,陰惻惻的盯著葉凡他們,道:"趁早走還能多活半天."

"你什麼意思?"葉凡無所謂的盯著他.

"在場的人都知根知底,唯有你們幾人來曆不清."蕭云升好整以暇,盯著葉凡幾人,露出一縷輕蔑之色,而後漫不經心的道:"我覺得有必要先將這些見不得光,上不得台面的人趕走."

這樣一位大能開口,頓時有人點頭附和,認為必須要請走一些人.

段德,東方野幾人皆怒,老瞎子也哼哼了兩聲,眼白翻的很厲害.


蕭云升不咸不淡的道:"此地,皆為大能,都是大有身份的人,你們幾個螻蟻還是趕緊離開吧."

連半步大能都止步在萬丈高台下了,沒有一個人跟上來,葉凡這樣的化龍秘境的修士實在顯眼.

葉凡伸出一根指頭,一點也沒有對大能的敬畏之心,指著他的鼻子,道:"你算什麼東西?"

蕭云升眼中殺機隱現,很想一巴掌拍死葉凡,可是在此地神力受禁,流動不順暢,寒聲道:"此地都是一方教主級人物,哪里有你們的立足之地,趕緊滾,我們要在此議事"

"你算哪根蔥?"葉凡冷笑.

蕭云升沉下了臉,道:"小雜魚你這是找死.各位同道,我們將他們請走如何,這只碗還是不錯的."

他再次鼓動眾人,盯住了段德的碗,在此地若是被摘走,葉凡他們幾個必然會形神俱滅.

早有人看出了此碗的不凡,一時間不少人意動,向前逼來.

"讓我你這根蔥能有多厲害"誰也沒有想到,葉凡突然出手了,主動向一位大能發動了攻擊.

"嗡"

他輪動大巴掌,非常的直接,抽向蕭云升的臉頰,罡風如雷,虛空扭曲.

眾人都是一呆,這個年輕人太沖了,敢這樣無禮掌摑一位大能,完全是一種羞辱,實在讓人吃驚.

畢竟,他只是一個化龍秘境的修士,這樣對一位大能攻擊,是赤luo裸的藐視.

蕭云升勃然變色,他縱橫天下這麼多年,還沒有一個人敢上來就扇他臉的人呢

他向後退去,雙手劃動,雖然神力被禁封,流動不是多麼順暢,但依然有如海一樣的精氣在澎湃,在其身前交織出一片法則,如五色光雨一樣,這是他的道行的體現.

"咚"

葉凡一巴掌抽在了他的法則光幕上,萬丈高台上一震,兩人都倒退了幾步.

"此子到底什麼來頭,純肉身之力能硬抗一位大能的如海道力,後生可畏"

在場的人都是雄主,吃驚過後沒有過多表現,也只能這樣議論了.

"就你這樣的一根蔥,也想把我請走?我讓你一只手"葉凡向蕭云升勾手,毫不留情面的擠兌,激他殺來.

"小咋種"蕭云升臉色鐵青,在場的都是絕頂大能,當著眾人的面,他被一個化龍秘境的小人物這樣蔑視與羞辱,讓他情何以堪.

"轟"

即便神力運轉不暢,他也在強行提升,身前的玄光如江海洶湧,法則交織,他頭頂一片禁器,下了死手

"胖子跟我沖"葉凡拉了段德一把,讓他幫忙護體,他將戰力提升到了目前的極限巔峰狀態.

"轟隆"

葉凡出手了,如人形的野龍一樣,舉手抬足,崩塌虛空,一雙手拍出,如拔山劈岳,勇不可擋.

他隱忍到了現在,終于尋到了這樣一個機會,自然不會放過,指破天穹,立劈下來.

"隆隆"

蕭云升身前的光幕被打裂,法則不斷崩潰畢竟神力被封,雖然能運轉,但根本不可能與平日法力滔天的景象相比.


"砰"

他一下子被震飛了出去,擋不住如野獸一樣的葉凡,沖擊力無比巨大與可怕.

"胖子,跟進"葉凡大喝,讓段德繼續幫其護體,他雙手結印,向前打去.

抱山印

他懷中抱岳,向外推去,掌指漆黑如墨,一座太古的的魔山壓了下來.

"砰"

蕭云升變色,被動出擊,右手交織法則阻擋,可是神光卻遠無平日雄厚,一下子就被打穿了.

葉凡以手為山印,結結實實打穿而過,擊在了蕭云升的手掌上,血光立刻迸濺了出來.

"啊……"蕭云升大叫,飛快後退,他的右手徹底變形了,骨斷筋折.

葉凡如鬼魅一樣追進,右手化成的黑色山印余力不熄,繼續沖擊,狠狠的向下拍落.

"噗"

鮮血沖出,蕭云升的右小臂都被打成了肉醬,骨頭渣子還有肉泥飛濺,驚住了所有人.

這是什麼體質?大能的肉身都不能抗,近身搏殺,立刻遭殃,吃了這樣一個暴虧

就在這時,葉凡運轉遠古神朝——天庭的秘術,詭異的拍出一掌,防不勝防,難以躲避.

"啪"

蕭云升結結實實挨了一個大嘴巴,下頜骨都被抽裂了,一長串血滴斜飛了出去.

所有人都驚住了,一位大能竟被一個化龍秘境的修士抽了一個大嘴巴

這簡直是天方夜譚,就像是一頭獅子讓一只螞蟻給絆了一個跟頭一樣,這根本不現實,不符合常理

然而,事實上是,眼前真的發生了,蕭家的這位厲害人物吃了大虧,下巴都快碎了.

沒有一個人不目瞪口呆,這太出乎人的意料了,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咋種"蕭云升肺都快炸了,此時下頜骨裂開,說話都很吃力,跟含著咸鴨蛋一樣,含糊不清.

"雜魚"葉凡神色冷漠,快速逼近,段德非常配合,定著破碗前行,為其護體.

"啪"

葉凡反手又是一巴掌,依然是天庭秘術,詭異而無法防范,如從天外突兀劈落下來的一般.

蕭云升懵了,他竟然挨了第二個大嘴巴,結結實實,清脆而響亮

血水順著他嘴角被抽出去兩米多遠,他的半張臉差點被扇下來,近乎變形了.

"啊……"在這一刻,蕭云升幾乎瘋了,堂堂蕭家厲害人物,卻受到了這樣的羞辱.

"你這根蔥"葉凡有一次跟進,吐出這樣四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