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九十章 仙人?
中州強者為主,西漠與南嶺也有一些人,各憑手段登上了萬丈玉台,全都是一方巨頭.

而此時,葉凡他們顯得相當突兀,因為幾人無論如何也算不上強者,但卻憑一口破碗上來了.

"這個碗不錯."蕭云升陰惻惻,伸出一只大手就來摘碗,想要奪走.

此地有無窮壓力,如果破碗被奪走的話,幾人必將瞬息成為塵埃,形神俱滅.

蕭云升他們幾人頭頂上方有十幾件禁器,組合在一起,擋住了天盛,此時他有恃無恐.

葉凡右手一劃,向上輕挑,人王印自然而出,如萬岳齊搖,戳向前去,抵住了無盡法力,擊向那只大手.

"轟!"

一聲劇震,兩人同時倒退.眾人驚異,葉凡的肉身強度超出了他們的預料.

在這萬丈玉台上,任何人的法力都被封禁,肉身強大,占據了絕對的優勢.

"諸位,這可真是一什寶貝,說不定有人聖人的法則烙印在內."蕭云升目光陰鷙"盯著那只破碗.

這句話一出,所有人都望了過來,葉凡幾人頓時成為了各種眼光的聚焦之所,不少人露出異色.

毫無疑問,這對葉凡他們很不利,一會兒若是有混戰發生,恐怕有不少人會關注他們"搶奪這只碗.

幾人一旦失去破碗的庇護,在這高台上必然會立時形神俱滅,蕭云升想借他人之手置他們于死地.

葉凡,東方野幾人皆生怒,盯著那幾人,很想撞碎他們頭上的那些禁器,讓他們先嘗嘗那種滋味.

可惜,蕭云升,陰陽教老教主那里聚集了數位大能,真要動手的話,幾人的實力太單薄了.

"在此碗失去前,我必會斃掉你!",葉凡盯著蕭云升"平淡開口.

他剛進入化龍秘境不久,在這些人面前根本不夠看,然而此地特殊"卻讓他有了說這種的話的資本.

這樣威脅一位大能,讓不少人覺得荒謬,但卻也是心中凜然"若是被他斬殺,那可真是太冤了.

蕭云升露出一縷冷笑,現在沒什麼可說的,一旦下了這座萬丈玉,台,他將以雷霆手段抹殺葉凡.

這時,眾人的目光重新聚焦棺特上,這才是他們爭奪的焦點,是無上仙珍!

"怎麼動不了那口棺!"段德焦急,他頂著破碗,在玉台上邁步"早已布下了鎖棺之術,可是卻沒有任何效果.

"這是神靈的古棺,豈是凡力能撼動的,你那些墓葬學根本不頂用,別費力氣了."老瞎子道.

棺特古舊,在虛空中沉浮,有仙氣化成的真龍與神凰等,栩栩如生,成千上萬條,在此環繞.

"啦……"眾人倒吸冷氣.

仔細觀察發覺"古棺竟然有勃勃生機,活力無比的旺盛,比眾人的精氣還要足.

"這是怎麼回事,古前的神靈還沒有死嗎?",棺特沉沉浮浮,並不是很穩定,當它落下來時,眾人發現了異常,棺蓋上竟生有一枝嫩葉.

"不是神靈未死,而是棺木還未干枯!"

棺材板上,生長出一米多長的枝條,青綠欲滴,上面有幾片葉子,旺盛的精氣正是它發出的.

這怎麼可能!這應該是上百萬年以前的棺木,如此漫長的歲月,它怎麼吐出了嫩芽?

"過……是以一株神木刻成的棺接!"南嶺的妖尖道出了玄機.

此時,沒有一個人不動容,心中震撼,神樹,不死藥可遇不可求,自太古後幾近俱滅了.

卻有人以一株不死樹刻了一口棺材,在他們看來就簡直就是暴玲天物,實在太浪費了.

"我知道了,神靈不甘,想要永生!"有的大能悚然,想到了一些古老的傳說.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震動了,他們想到了一些秘辛.

相傳,天神以不死木為棺,可萬古不朽,有一天也許會複活的!

在這個世間,唯有不死藥與不死樹可與世長存,不會被歲月磨滅,以不死木刻成的棺接,自然保持了一些特性.

存世稀少的珍本古籍中,有些許記載,神祗為了不朽,臨死前會尋到不死樹葬掉自己.

可世上能有幾株不死樹?只有一兩個神靈做過這樣的事情,因為根本沒有辦法成行.

當然,這樣的記載沒有人相信,自古至今,都只見傳說,不見神祗臨塵,無仙論早已成為了大多數人的共識.

然而,今天見到了不死樹刻成的棺抹,所有人都震動了!

毫無疑問,這是顛覆性的,證明某些孤本古籍的記載也許是真的,在那無盡歲月前,早于太古時期,也許真的有仙!

"這是……悟道古茶樹!"

終于,有人認出了棺木的材質,那條嫩枝上,幾片葉子如瑪瑙一樣晶瑩,顏色與形狀各不相同.

"太奢侈了!"

眾人驚呼的同時,也松了一口氣,悟道古茶樹如今還活著,就在不死山中,沒有絕可以想見,早于太古的年代,有人截斷不死樹,為自己刻成了棺接,但卻留下了神根.

漫長的歲月過去了,悟道古茶樹已經恢複,而這棺木也沒有腐朽,還保留一縷生機.

"連這口棺材都是寶貝!"

人們想到了這個問題,這具棺木拆了後,不僅是煉器的神物,也是悟道修行的瑰寶.

這具古棺太奢華了,古往今來,恐怕也唯有一兩個神做過這麼出格的事,其他人想都不用想.

"刷"

有人出手了,一片煙霞飛出,想先下手為強,將棺木拉了下來.

"安!",人們吃驚,並沒有想象中的恐怖氣機,沒有毀滅性的波動潔蕩下來,這有些不合常理.

不死樹鑿成的古棺,平穩的降落在了玉台上,神聖而又祥和,無比的甯靜.

"不對,這莫大的壓力,還有絕世恐怖氣息並不是它發出的,難道說還另有他物不成?"

這座平台非常廣闊,且有仙霧與混沌氣繚繞"人們先入為主,根本沒有去其他地方捏索.

這時,西漠的一位神僧慧眼如炬,盯住了一片迷蒙之地,道:"阿彌陀佛!"

"一具尸體!"

人們驚悚的發覺了恐怖源地,與不死木刻成的棺鋒一點關系都沒有"而是在另一邊.

那里,五色霞光流動,一塊堅冰也不知道存在多少歲月了,里面封印有一具古尸!

這塊冰很特別,雖有寒氣,但並不刺骨,流動有五種光彩"散發出驚人的生機與活力.

然而,這種祥和的氣息卻全被冰中的尸體沖散了,他仿佛屹立在萬古之絕巔,傲視古今未來,一切都匍匐在他的腳下!

"這是一具仙尸嗎?!"人們都呆住了,沒有去搶棺木,而是死,死的盯住了這具尸體.

萬丈玉台上,向四野波動出去的無上天威,都是源自他,是一切力量的根源!

同時,人們注意到了一絲異常,這塊堅冰的形狀與古棺很像,似乎原本置于棺內的.

人們心中一動,沒有道理只是一塊冰,也許真的原本就在棺中,眾人很快想到了這種可能.

冰中迷蒙,眾人以各種絕世禁器護體,懸在頭上,頂著莫大的壓力向前,觀看這個逝去的神靈.

"不是遺體"沒有肉骨!"

眾人張口結舌"當來到近前"終于徹底看清五色神冰中的身影,皆露出不解的驚容,充滿震撼.

這並不是一具完整的尸體,而只是一張人皮,沾染著五色血液,流動出絕世可怖波動.

"怎麼會這樣?!"

紫色的長發,平滑的肌膚,閃動寶輝,至今還有光澤,脊背有一道裂開,是從這里錄出了里面的肉與骨,沾染的血液很夢幻,與人族的大不相同,共分五色,光華絢爛.

"這就是太古時期以前的神靈嗎,他的血肉哪里去了,怎麼只剩下了外表的一層皮?"

"古茶……有仙,這是例證嗎?!",人們圍在近前,全都震動.

不管他是不是神靈,這張皮都偷值連城,堪比大帝聖物,因為這種波動太可怕了.

然而,卻沒有一個人敢輕舉妄動,這張仙皮快比得上複蘇的極道武器好氣機了,壓的人要崩碎.

即便,他們以各種神物護體都不行,竟有堅持不住的感覺.

"這真的是仙皮嗎?!","會不會是極盡大帝之皮呢?"

"咦,這里有一行古字!"

突然,有人發出驚呼,在堅冰的另一側發現了一行字,鐵鉤銀劃蒼勁有力,如天地大道被嵌在了那里.

在這一刻,每一個人的表情都極為精彩,這些字很沖擊人們的想法,大意是有一今後來者,欲借古棺一睡,葬己身,多有得罪.

"連棺材都借……"許多人都無言了,向神靈借棺,會是另一個神祗嗎?

"不對啊,這是人族的古字"友古時期以前都是神文,不可能是這種字體!"有人叫道.

眾人驚醒,方才太過沉迷了,忘記了這今天大的異常之處.

"人族的強者借神袱的棺接沉睡,葬掉己身,這會是一位遠古的大帝嗎?!"

所有人的寒毛都立了起來,精神高度集中,一齊望向那口古棺,有人安眠在里面……

"這些字,如天道一樣,且恍惚中有一絲熟悉,在哪里見到過!"

"不錯,似曾相識,絕對在世上流傳過,當是匆匆一瞥過!"

眾人心中震動"這到底是誰?

他們沒有立刻對五色神冰出手,再次來到了不死樹刻成的棺接前,准備先打開這口古棺看一看.

"這里……後來者的印記!"人們見到了一些模糊的符號,全都吃驚,這代表了那個人的身份.!~!